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国际人才逃离香港,资本航船驶离中国 /

国际人才逃离香港,资本航船驶离中国

旅外人士交流网站InterNations每年均会评选出对外籍人士最宜居的国家,台湾因其优良的健保体系排名第三,香港则由于高昂的生活成本以及缺乏创造力的工作环境而排行倒数第三。分析指出,由于香港效法北京执行新冠清零政策,加之国安法的实施,令“一国两制”大打折扣,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受到挑战,使这座城市失去对人才的吸引力。而中国大陆国门依然紧闭,国内执行严格的清零和封城措施,人员和资本流动受到限制,加之俄乌战争以来政治不确定性陡然增加,令外国资本加速撤离中国。

根据旅外人士网站InterNations近期公布的外籍人士最宜居国家排行榜,过去两度蝉联榜首的台湾今年排名第三,居于墨西哥和印度尼西亚之后。该网站从生活品质、个人财务、就业、适应难度、生活成本、自然环境、社会交友、文化等多维度进行评比。外国人普遍对墨西哥和印尼易于定居和良好的个人财务状况表示满意。台湾因低廉的健保体系、安全的社会环境和高水平的生活质量而表现出色。尽管70%在香港的外籍人士对职业前景表示满意,但68%对生活成本不满意。排在香港后面的新西兰和科威特生活成本高昂,此外在科威特的外国人认为在当地交友困难。

香港人才外流

香港追随北京的清零政策并强推国安法的实施正在加速人才外流,使香港面临1997年回归中国通知以来规模最大的移民潮。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也表示,人才流失是不争事实。今年年初以来,有报道传出多家在香港的外国金融机构有意将人员和业务转移至新加坡。

据彭博社报道,猎头公司表示,投资银行和律师事务所的初级人才也更难找到和留住,全球招聘公司Ambition报告称,与大流行前相比,入门级职位的候选人下降了40%。Ambition公司的一名经理表示,过去她的电子邮箱总是会塞满各种入门岗位的求职信,从去年开始,她不得不主动寻找,因为毕业生不再寻求香港的机会。

招聘公司Page Personnel香港区域总监Ellen Lai表示,该公司发现,在香港毕业并留下来工作的亚洲以外的国际学生人数下降了30%。她说,只有出色的工作机会才能阻止这类毕业生离开香港。

外籍人士离开中国

有分析指出,外国人对居住在中国大陆和香港的兴趣正在降低,加剧了中国的人才流失,而台湾和印尼因此从中获益。目前,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取消或放松了针对新冠疫情大流行的旅行限制,而中国则对内继续执行严格的清零政策,对外国门紧闭,仅有少数外国人得以取得中国签证并入境,同时中国公民因为“非必要不出境”政策难以办理护照。

据统计,去年非中国籍人员出入境人次相比新冠疫情爆发前的2019年降低了95.4%,中国公民出入境人数下降比疫情前下降了79%。据中国欧盟商会的估计,自疫情爆发以来,已有半数在华外国人离开中国。该商会的调查还显示,74%受访者认为新冠清零政策影响人员招聘,难以留住外籍高技能员工,33%受访者表示高级经理和关键人员拒绝在中国的工作机会。

严格的新冠清零政策令各行各业受到影响,特别是在大城市上海,当局执行严厉的封城前所未有,激起了社会的普遍不满。尽管当局在封城后表态允许一些重点企业和大型外资企业在闭环中复工复产,但不少外资企业纷纷“躺平”,认为当局将防疫压力转嫁给企业,不愿接受政府提出的复工条件。另外,严格的清零政策下,人员和物流均面临重重困难,实际复工规模极为有限

教育行业自去年起面临重重困境,课外辅导机构受当局政策限制纷纷关停。此外多地国际学校停止招生,当局严格限制中国籍学生就读国际学校,有报道指很多外籍教师离开中国。中国教育部要求外籍人员和国内富裕阶层子女就读的国际学校不得使用外国名称,例如北京哈罗英国学校因此改名为北京市朝阳区礼德学校。

在华投资的不确定风险

面对不断加剧的地缘政治冲突,国际资本不再将中国视为具有诱惑力的蛋糕。价值310亿美元的投资公司Ruffer LLP的马特·史密斯(Matt Smith)对彭博社表示,该公司最近关闭了有十多年历史的香港办事处,原因是对当地股权的研究需求萎缩。马特·史密斯说:“西方资本的超级油轮开始远离中国,当你发现清零看不到尽头以及地缘政治风险的回归时,现在把中国放在一边更容易。”

现任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上台初期,外国投资大幅增长,习近平多次表示将扩大开放力度和范围,同时承诺全面取消外资准入负面清单之外的限制。彭博社的分析认为,中国制定该政策的意图在于鼓励引进外来资本,同时保留对资本流出的限制。

互联网、金融等新型行业曾经被认为是利润最为丰厚的行业,当局对一些科技企业采取打压手段,限制科技企业赴海外上市,同时以国家安全为由对部分公司展开调查。互联网行业裁员潮已经初现。当局的一系列手段令投资者费解,加深了国际资本的不信任。彭博社在一篇报道中指出,全球投资者现在不再讨论何时买入中国资产,而是更多地关注减少多少风险敞口。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在讨论内部业务时表示,在美国客户的压力下,一家总部位于伦敦的对冲基金减少了中国多头头寸。一位驻苏黎世的投资经理表示,由于地缘政治和治理风险不断上升,一些欧洲养老基金和慈善机构不再希望将中国纳入其投资组合。

彭博社报道指出,花旗集团在亚洲的研究团队发现,他们的客户在中国的参与度“低得惊人”,分析师在报告中指出,目前客户主要集中在印度和韩国市场。

彭博社的报道说,在中国赚钱开始变得困难,衡量风险更加重要。沪深300指数较17个月前的峰值下跌了约27%,落后于标准普尔500指数的26%。中国高收益美元债券的投资者今年迄今损失了34%,甚至比去年的回报还要糟糕。该报道指出,Ruffer LLP将通过美国、欧洲和日本的股票来判断中国经济,另外有投资者选择对拥有大量中国订单的西方消费品公司和日本自动化公司进行投资。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