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河南银行丑闻考验 管理正当性受挑战 /

河南银行丑闻考验 管理正当性受挑战

河南村镇银行爆发弊案,数千名帐户遭冻结的受害者日前聚集在郑州“维权”,却遭不明的“白衣人”殴打。纽约时报19日报导指出,中国共产党重视稳定和控制住威胁的能力,这起弊案对中共的统治正当性构成严峻考验;他们曾经承诺替人民创造“更好的未来”,如今爆发丑闻,也对其统治核心带来沉重打击。

纽时分析,这件事让中国社会大众体认到自己的钱有多么不受保障,即使只是把钱存进储蓄帐户这种看似平常的交易,其实也未必安全。随著中国的经济逐渐衰弱,中国统计局数据更显示第二季GDP年增率仅0.4%,也让财务金融议题在中国越来越敏感。

看到地方政府面对丑闻的冷漠,甚至彻底地展现出敌对态度,让很多人十分不安。这起弊案涉及五间贷款机构;据警方说法,这些机构可能十年前就已遭犯罪集团和帮派把持,银行资金就这样被非法转入其他帐户。

然而,官方几乎不愿意承诺会把钱归还给存户,反而主张部分存户也有涉入诈欺。民众到银行外“维权”,却在警方在场的情况下被不明人士攻击,有些人更表示后续也遭到警察骚扰。26岁的商人孙颂(Sun Song,音译)接受纽时电话专访时感叹,“政府拿了我们纳税人的钱,然后又打我们。我的世界观崩塌了。”

对孙颂来说,原以为选择信誉良好的大型国营银行较有保障,再加上受高利率的诱因吸引,让他甘愿把相当于60万美元的存款全放进去。想不到后来帐户突然被冻结,存款全领不出来;他表示,自己有卡费和车贷要缴,还有两个儿子要养,“他们都在等”。

39岁的王晓萍(Wang Xiaoping,音译)则失去了相当于9万5千美元的存款。为了争取应得的权益,她也来到郑州参与维权抗争,换来的却是下巴被“黑衣人”殴打受伤;去报警的时候,警方却要她去别的区报案。王晓萍这样告诉警察:“我可以死在这里。这是我全部的身家,全部的收入,就这样全没了。”

纽时指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想在今年秋天的二十大会议上进一步巩固权威,因此对中共而言,维持公众信任在今年特别重要,但人民对政府的信心早已受到挑战。严格的疫情清零政策,导致经济成长停滞;本来蓬勃发展的房市,如今面临政府的严格管制措施。河南村镇银行的弊案,进一步暴露中国金融体系的系统性问题,例如贪腐,以及乡村银行的管理和监督不力。

香港大学金融学教授陈志武提出质疑,“人民已经不相信房市,如果现在他们也无法再相信银行,这对民众对生计的安全感会造成什么影响?”陈志武表示,这种焦虑在中国人民之间弥漫并快速增长,不利于社会稳定。从村镇银行弊案引发的大规模抗争潮看来,这种焦虑情绪格外明显。

河南村镇银行存户抗争的影片在社群网站疯传;在民众看来,中国政府可说是辜负了人民的信任。尽管中国社群网站持续控管贴文内容,但禁了一个标签,民众就会再创造出新的标签。

监管单位日前紧急宣布对部分存户展开垫付,但公告中写道,“对于额外渠道获取高息或涉嫌违法和犯罪的资金,暂不垫付”。纽时报导指出,此一作法呼应警方的主张,亦即把部份存户视为跟犯罪人士有关。一名在杭州执业的律师黄雷(Huang Lei,音译)认为,有些民众因为使用了非法的网路平台,在不知情的状况下变成违法骗局的一部分,但这些人也应有权获得垫付。黄雷表示,当局想把这件事形塑成非法,如此一来就不用负责任。

陈志武则指出,中国的县级和村级政府时常对地方银行施压,迫使银行提供风险较高甚至有诈欺疑虑的贷款。过去中央政府通常愿意出手协助出状况的银行度过难关,但近期状况已经不是如此。陈志武判断,河南村镇银行不是特例,接下来还会有更多乡村银行爆发类似情况。

据纽时报导,中国的金融体系恐怕隐藏著更广泛的债务危机;过去几十年来,中国看似挡不住的经济成长,也助长了投机的借贷行为。尽管如此,中国中央银行仍试图淡化危机,声称“绝大部分中小银行的央行评级均处于安全边界内”。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