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新疆独库公路变成“堵哭公路” 草原上... /

新疆独库公路变成“堵哭公路” 草原上...

“民宿一晚17000元”“独库公路变成‘堵哭公路’”“夏塔古道骑马要等2小时”......近日,新疆因游客暴增引发的诸多现象频繁登上热搜,有网友笑称“草原上的人终于比羊多了。”

7月18日,资深旅游博主山鹰告诉极目新闻记者,近期到新疆游玩的游客数量,可能是他从业十几年以来见过最多的一次。但目前到新疆,成本是平时的几倍不说,体验感也大打折扣,“这个时间段不推荐大家到新疆旅游。”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旅游研究院院长邓爱民认为,新疆今年暑期面临的问题与当年的“云南热”有些相似,突然爆火的旅游热对新疆的接待能力提出考验,必将促进其综合服务水平的进一步提升。

“堵”出圈的独库公路

独库公路沿途美景(图源:兵团在线)

今年暑期,到新疆旅游的人数暴增。据新疆文旅厅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5月全区5A级旅游景区日均接待游客1.90万人次;6月攀升至5.73万人次,环比增幅达201.08%;而7月以来,接待量更是增势迅猛,日均接待游客突破11万人次。7月以来,那拉提、喀纳斯、天池、赛里木湖等景区每天实际购票人数都在1万人以上。

作为新疆自驾游的必玩之路,独库公路串联了多个知名景区。但今年暑期,不少游客还没到景区,就被堵在了独库公路上,“100公里路程走了8个小时,独库公路变成了‘堵哭公路’。”不少游客这样吐槽道。

来自北京的朱女士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她和丈夫在独库公路南段没有遇到堵车,但他们的朋友就没有那么幸运,7月12日晚不到10点钟,朋友从那拉提上了独库公路,直到13日凌晨六点多才到达目的地,比以往多用了近2个小时。7月19日18时20分许,记者用手机地图查询时发现,全程353公里的路程,中间仍有多段显示红色拥堵路段,通行时间需要6小时34分。

“独库公路的神奇之处在于一天经四季,十里不同天。”旅游博主山鹰告诉极目新闻记者,独库公路从克拉玛依市独山子区穿越天山到达库车市,全长560多公里。一路上会经过“百里画廊”唐布拉、“空中草原”那拉提和“九曲十八弯”的巴音布鲁克等著名景区,6月底,他刚去自驾游玩一次,但没想到7月份的独库公路就堵上了热搜。

极目新闻记者注意到,6月10日,2022年独库公路通车节在新疆尼勒克县乔尔玛检查站举行。山鹰表示,根据每年的气候变化,独库公路一般在6月份开放,10月份左右就会封闭,每年开放的时间约有4个月。

从业十几年,山鹰去过十几个国家和地区,国内大大小小的景点他几乎玩遍了。自驾独库公路已经有四五次,但他每次都是错开高峰期出行,所以几乎没被堵过。6月下旬,他们一行9人自驾到新疆玩了10天,人均消费6000多元,但目前相同的路线,人均消费却要涨到15000元左右,租车、酒店、机票全都涨价。他6月份租一台越野车的价格在600到800元一天,而现在相同的车型已经达到1600元到1800元之间,因此,他不推荐大家这个时间段到新疆游玩,“等到8月中旬再去,错开高峰期,我的许多朋友已经临时改了期。”

山鹰认为,导致独库公路堵车的原因有几个,最主要的是车流量的突然暴增,特别是7月8日至13日,古尔邦节放假5天,外地和自治区的游客加在一起(电视剧),数量成倍增加。另外,有的游客喜欢边开车边看风景,甚至遇到好的景色还会停下车拍照,而独库公路是双向单车道,车流量大时就容易形成拥堵,“去年旅游旺季的时候独库公路也堵,但是没有今年这么夸张。”

近期带着父母在新疆旅行的刘女士说,因为看到了网上独库公路的拥堵消息,她在旅行计划中直接避开了这一路段。

极目新闻记者了解到,自7月12日开始,独库公路已经采取了限行措施,每小时通行车辆不超过800辆。

“贵”出圈的民宿酒店

此前一晚17116元的民宿平台标价直降16096元

除了“堵”出圈的独库公路,这个暑期新疆还有“贵”出圈的民宿酒店。据每日人物报道,在新疆禾木景区内的木屋民宿,已经涨价到了17000多元一晚。

7月19日,极目新闻记者致电在禾木景区与白哈巴景区经营多家民宿的老板郑女士,她告诉极目新闻记者,目前她经营的民宿价格是680元一晚,去年同期也是这样的定价,淡季的时候是480元一晚,而到9月份旺季的时候是1080元一晚。据她了解,网上标价17000元的民宿有8个房间,其实是明码标价的独栋别墅,可能网友把它理解成了一个间房。

极目新闻记者在某旅行平台检索发现,此前网上标价17116元一晚的禾木诺瓦木屋,现在的标价仅为1020元,单价直降16096元。对此,郑女士表示,这个标价应该是该民宿别墅中一间房的价格。

来自北京的朱女士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他们于6月13日抵达新疆自驾游,目前已经游玩近40天,她统计的费用清单显示,古尔邦节期间约一周的住宿费用,大约与他们此前一个月的花费差不多。

刘女士和父母一行三人在新疆多地游玩了5天,最贵的一晚住宿是在赛里木湖的星空房车营地。那一晚三人的住宿费共花了她3269元,但她觉得物有所值,因为他们看到了赛里木湖绚丽的晚霞和星空,他们还有幸看到雪山之巅露出一片湛蓝天空的奇景,这些都是他们从未体验过的。

“5天一共花了约12000元。”刘女士说,她和父母都是第一次在新疆游玩,感觉总体性价比还能接受。

7月18日,极目新闻记者在某旅行app查询刘女士住过的赛里木湖西海神木房车营房,发现时隔一周,她住过的星空房车的价格已经涨到了3887元,比她入住时贵了约600元。19日,仅隔一天后再次查看,该平台就已无星空房车标价,只剩前一日标价为3647一晚的美式房车,而它当天的标价也已涨为4276元一晚。记者致电该房车营地,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近两天的房间已经全部订满。

除了一晚3000多的湖边酒店,刘女士住的民宿多在500到800元之间,她表示现在看最新价格也都有几百元的上浮。

专家:“新疆热”似曾相识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旅游研究院院长邓爱民认为,“新疆热”的现象似曾相识,1999年左右,全国兴起云南旅游热,那个时候到云南去,各地热门景区也是一房难求,现在的“新疆热”很像那时的“云南热”。

邓爱民表示,瞬间涌入的大量游客,远远超出了原先的承载能力。突然爆火的旅游热对新疆提出了考验,也必将促其旅游基础建设和综合服务水平的进一步提升。

对于此次新疆暑期旅游热的原因,邓爱民认为,疫情之下国外旅游受限,风景优美、地广人稀的新疆,自然成为很多国人旅游的首选。

邓爱民认为,目前的新疆旅游热是国内热,将来新疆应该向着世界热门旅游地的方向发展布局。极目新闻记者通过查询百度迁徙地图发现,近10日内,从距离较近的酒泉、成都迁入到新疆的人口占比一直占据前两位,近10日从北京迁入到新疆的人口占比呈持续增加的趋势。其中,7月18日,从北京迁入新疆人口占当日迁入新疆人口的6.62%,位列第三,已经逼近排名前两位的酒泉和成都。在迁入来源城市占比排名前20的城市中,有12个为省会城市,由此可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全国各地有越来越多的人正在涌入新疆。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