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手术被别人抢先了 这回马斯克输麻了! /

手术被别人抢先了 这回马斯克输麻了!

马院士又输了?在Neuralink还在用动物做脑机接口实验时,一家澳大利亚初创公司Synchron完成超车,在美国完成首例人体植入手术,而同样的手术,他们早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还在纠结会不会错过元宇宙和web3浪潮?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副教授胡翌霖,这次给你讲个透!

马斯克两年前吹过的牛,被一家澳大利亚初创公司实现了!

7月6日,纽约的一张手术床上,一个医生把一条1.5英寸(3.81厘米)的电子元件植入了一位患者脑部的血管里。

这是这家名为Synchron的公司首次在美国为患者完成植入手术,实际上,该公司在澳大利亚已经为4名患者完成同样手术提供了支持。

什么?马斯克输了,还不止一次?

这条1.5英寸长的电子元件上布满了电极和电线。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小玩意儿能让这位患有渐冻症(ALS)的可怜人过的有尊严一点。

没有脑机接口技术,患有ALS的人将不能说话、不能移动,永远丧失和人沟通的能力。

而有了这一小块电子元件,他就可以用意念上网、发邮件、发短信。

脑机接口技术就是这么神奇,它能识别人的想法和意识,并变成指令交给电脑完成。

而给这场手术提供技术支持的,是初创公司Synchron。而在西奈山的这场手术也不是Synchron第一次这么做。

此前,他们曾将脑机接口设备植入了4名澳大利亚患者的体内。

而从结果上来看,成功率高达100%。截止目前,4位患者没有出现任何副作用,并且最初安装设备的目标也都成功实现了——他们能发短信、在网上购物等等。

而一开头提到的ALS患者,则是Synchron在美国进行的第一台相关手术。

毫不夸张的说,Synchron这波把马斯克压爆了。别看马斯克天天有事儿没事儿脑机接口,但人家Synchron就是实实在在的领先了。

负责执行这台手术的外科医生Shahram Majid表示,“这次在美国的手术十分特别。不管从影响力的角度还是未来潜力的角度,都是巨大的。”

Synchron厉害在哪儿?

我们有必要好好了解一下Synchron这家公司。毕竟,能在技术上领先马斯克,可见还是有点东西的,东西还不少。

2016年成立的Synchron,刚出道就被脑机接口这个领域“关注”了。

这么说可能有点怪,但实际上,Synchron研发的设备简直就是为了脑机接口技术量身打造的。

Synchron研发的stentrode可以直接插入大脑,而不需要把颅骨切开,造成组织损伤。

stentrode实际上就是一种能植入人脑的东西,这是一种圆柱形的空心金属网。小编也没有找到合适的译法。

不管怎么说,有了它,医生就可以在患者的脖子做切口,然后通过导管把strentrode送到颈静脉,最终送到运动皮层内的血管。

运送到位,再把导管撤掉以后,stentrode的网状结构就会舒展开,并和血管的外缘(也就是血管壁)结合。

Majidi表示,这个过程很像植入冠状动脉支架。而且别看说着复杂,整个过程估摸着也就几分钟。

接下来就到了第二步。

医生用电线将stentrode和患者胸部的设备相连(胸部这里的设备在之前就已经植入完毕)。

这步其实并不简单。因为stentrode已经植入了血管里,医生就必须在病人的皮肤下面给电线弄个通道出来。同时,还得给皮下植入的设备弄个“口袋”装起来。

就像给心脏起搏器做容器一样。

之后,stentrode就会读取脑部神经元发射的信号,胸口的计算设备放大这些信号,然后通过蓝牙传输给电脑或者智能手机。

听起来是不是没那么容易,甚至还有点吓人?

其实,用stentrode甚至比目前最先进的犹他阵列技术(Utah array)所造成的创伤还要小。

用犹他阵列不仅需要切开头皮,还要钻到颅骨里面去,在大脑中放刚性针头,最后才是把针头连接到头顶上一个石头大小的设备上。

之所以说这次的手术影响力会很大,是因为美国对这类手术的政策要比澳大利亚更加谨慎。Synchron公司经过多年的努力才获得了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批准。

这名患有ALS的美国人是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资助的六人1000万美元试验中的第一位,该试验由卡耐基梅隆大学机械工程教授Douglas Weber和西奈山康复创新主任David Putrino领导。

因为脑机接口技术仍处于早期开发阶段,所以该试验会更多关注人体对植入物的反应,以及大脑信号的清晰度,而不主要关注一个人使用脑机接口设备以后可以干什么。

植入运动皮层的支架使用16个电极来监测大脑活动,并记录一个人在思考时的神经元发射情况。

随着时间的推移,信号强度会得到改善,因为该设备会更深入地融合到血管中,并更接近神经元。

在脑机接口领域,人们对技术的吹捧由来已久,而这些技术最终会因为种种限制而无法广泛使用。

正因如此,这位美国患者要求匿名,并拒绝和媒体讨论手术相关的情况,以免在充分了解Synchron的设备之前盲目宣传。

目前,支架的计算能力有限,意味着设备不能做整句输入和翻译。相反,植入该设备的病人将会在屏幕上逐一挑选字母,而脑机接口设备会将患者“是或不是”的想法转换为命令。

虽说一开始的脑机接口设备基本都是用在渐冻症患者身上,但是人们认为这项技术也应该用在患有中风、脊髓损伤和多发性硬化的患者身上。

Thomas Oxley是Synchron的CEO,同时也是澳大利亚的一位神经科学医生。他在澳大利亚开发了这项技术,之后把Synchron搬到了布鲁克林。

他表示,“我希望在美国的首次手术可以证明,脑机接口技术和给心脏安支架或者起搏器是类似的,全世界的医生都可以完成。”

目前,Synchron已经筹得了7000多万美元。

当然了,Synchron公司研发的设备也不全都是优点。因为stentrode是放在血液里的,所以从距离上讲和神经元远一些,发射的信号可能不如Neuralink清晰。

Oxley表示,在未来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里,Synchron的主要目标是缩小stentrode的尺寸,并增强设备的计算能力。

如果有可能的话,未来将能在病患的大脑不同部位放置多个设备,从而实现更多功能。

马斯克两年前是怎么吹的?

往小了说,Synchron这种手术,确实为患者带来了实实在在的福音,放在大洋彼岸,收个一堆“悬壶济世”的锦旗是没啥问题的。

往大了说,将电子元件植入人脑,这个成就堪称“脑机接口的一小步,人机共生的一大步”。

不管怎么说,这家初创公司也算是完成了一个无数人梦寐以求的目标:

终于跟上了马斯克吹过的牛。

来看看当时还不是院士的马院士,在两年前是怎么吹的。

2020年9月,在Neuralink的技术展示活动上,马斯克称,Neuralink早期设备之一为“大脑里的Fitbit”,可以很快治愈瘫痪、耳聋、失明和其他残疾。

Neuralink这个新设备只有硬币大小,就像个大脑里的Fitbit,可以用手机App控制,而且你看起来很正常,只是头发下面多了一个小创口。

“就像你的头骨下面插了一个Fitbit,但是带着电线。”

白天能用一天,晚上充电就行。

手术时,把一个硬币大小的头骨弄出来,用“超级胶水”一粘。然后手术结束后就可以到处走了。

马斯克宣布,这个植入手术已经在小猪身上成功完成,植入芯片两个月后,小猪依然活蹦乱跳,一切正常。

手术设备也是Neuralink自研的,一台可以自动植入芯片的机器人。

机器人的工作原理是使用一根硬针将 Neuralink 芯片发出的柔性电线刺入人的大脑,有点像缝纫机。

未来的目标,是将这个设备植入人的头骨,电极呈扇形分布到他们的大脑中。芯片位于耳后,而电极则穿入大脑。

这些“线”配备了 1024 个电极,能够监测大脑活动,并且理论上可以用电刺激大脑。数据通过芯片无线传输到计算机,供研究人员研究。

按照Neuralink当时的说法,植入了这个芯片,你就相当于和外界建立了一条高效的信息交互渠道。

不仅能治病,还能提高学习效率,甚至控制情绪、提升人脑机能等等。

妥妥的黑科技。而且,植入芯片小猪已经活蹦乱跳了,Neuralink又拿到了FDA的人体实验许可,似乎“黑客帝国”的实现真的不远了。

Neuralink多年内乱:负责人离职,科学家走了大半

后来呢?没动静了。

此前有报道指出,在2020年那次引发广泛关注的发布活动之前,Neuralink就已经陷入了旷日持久的内部冲突。

在马斯克的督促下,Neuralink制定的项目时间表过于仓促,而科学研究的进展不是马斯克在推特上吹吹牛就能加速的。二者之间发生冲突不可避免。

2020年,四名Neuralink前员工表示,这家表面风光无限的明星公司的内部文化一片混乱,马斯克的公司好像都有这个毛病,比如突然提出强烈要求,项目执行和推进流程匆忙、杂乱,上项目快,撤项目更快。

据报道,当时Neuralink的最初的八位创始科学家中,仍在职的只剩下了三位。

2021年5月,Neuralink联合创始人、自成立起一直担任公司负责人的Max Hodak在社交媒体上宣布,已经从Neuralink离职。

据两名前员工称,公司研究人员长期以来一直在私下讨论需要全面收缩,专注于更简单、更有针对性的技术应用,以取得更快的进展。

搞脑机接口,离不开动物实验环节,而就是在动物实验上,Neuralink也遇上了麻烦:虐待猴子。

2022年2月,美国医生医药责任协会指控Neuralink和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在2018年至2020年间对23只猴子进行侵入性和致命的大脑实验,违反了《联邦动物福利法》。

对此,Neuralink在官网和Twitter回应称,Neuralink团队尊重动物。在缺乏语境的条件下,医疗记录和研究数据所反映的信息可能有误导性。

这条回应也成为Neuralink推特的最后一条内容,自今年2月以来,其官推账号再无新内容发布。

目前,Neuralink的类似芯片植入人脑的实验仍在等待FDA的批准,目前仍处于动物实验阶段。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