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星巴克宣布:不再做美国的“公共厕所” /

星巴克宣布:不再做美国的“公共厕所”

你在美国有过“到处找厕所”的经历吗?据说十有八九,我们都去过星巴克“救急”.....

01星巴克是怎么一步步成为“美国公厕”?

事情是这样的......2018年星巴克身陷“种族歧视”风波,星巴克不得不做出决定,实施“对外开放卫生间”政策。当时星巴克的宣传语为:“无论你是否在店内消费,欢迎任何人使用星巴克的场地,包括卫生间、休息厅以及露台。”

2018年4月12日,两名非裔男子进入了费城市中心18th街和Spruce街之间的星巴克门店,他们约好了与朋友在此见面。其中一名男子向店员问询希望可以使用店内卫生间,店员拒绝后,发现二人并未在店内消费却一直逗留于店内,随即要求他们离开,随后竟因此报警。警察到现场后,将两名非裔男子逮捕。

整个过程被网友拍摄后发布于社交平台,引起轩然大波,人们纷纷抗议投诉星巴克“种族歧视”。随后,更多星巴克“种族歧视”视频如不允许非裔使用店内卫生间等,频频被发布至社交平台。

这不是星巴克第一次因明显针对和排斥某些种族而遭民众抗议。早在2016年,洛杉矶(专题)有3家星巴克门店拒绝向大量无家可归的人开放其店内卫生间。2007年,一名女子被从星巴克门店中赶出,店内管理人员称她是无家可归,类似的事件频频被曝光,大大影响了企业口碑。

“如果你想使用星巴克的卫生间,那么如果你穿着西装或是昂贵品牌的衣服,或是穿着得体的白人,这似乎不成问题,你可以去向店员要钥匙。但是对于有色人种或是无家可归的人来说,事情并非如此简单。我看过几次非裔人员去要钥匙,然后店员打量他们后询问他们是否在店内消费,并称店内卫生间仅供客人使用,”天普大学教授(Temple University)布莱恩特·西蒙说道。他曾写过一本书,名为Everything but the Coffee: Learning about America from Starbucks,(从星巴克看美国)来讽刺星巴克存在“种族歧视”现象。

最终为了可以平息民众的怒火,星巴克发言人公开道歉,且不得不做出决定,实施“对外开放卫生间”政策。

(星巴克无奈将所有密码直接公开)

02星巴克宣布:不消费、不能使用厕所!

近日,星巴克(Starbucks)首席执行官霍华德·舒尔茨(Howard Schultz)表示,公司正考虑修改一项运营政策,未来或将不允许未在店内消费的顾客使用店内卫生间,即“不对外开放卫生间”政策。

也就是,之后必须在店里买一杯咖啡、或者其他消费,才可以使用星巴克里的洗手间。

舒尔茨(Schultz)称,“由于疫情原因以及日益严重的心理健康问题,我们必须制定政策以限制非消费者进店人数,我们需要考虑员工安全问题。我们的门市店铺现在存在安全隐患,因为太多人把我们的店铺当成了公共卫生间。”

在买单时,才会在购物单上,附上密码门的密码。

“我不知道,我们是否还应该维持‘对外开放卫生间’政策,现在,我们需要做的是为员工提供安全保障。”

“人们在听到这个宣布的反应,就好像是星巴克取消了一项公共权力一样。正如书中说的,我们的门店是了解美国的'窗口',我们意识到自己处于这样一个位置,那么,我们更需要给顾客创造一个友好和安全的环境,实现公司现代化转型。”

本月,星巴克表示关闭了美国16家店铺,理由则是综合考虑到员工以及顾客安全问题,并在一封概述星巴克采取保护措施保护员工的公开信中表示,公司美国领导团队成员已将“关闭公共卫生间”列为极力要争取做到的一部分。

这是霍华德·舒尔茨(Howard Schultz)自今年4月份重新担任星巴克临时首席执行官以来,首次公开谈及该公司“开放卫生间”政策问题。2018年,当星巴克宣布“对外开放卫生间”政策时,时任星巴克执行董事长的舒尔茨(Schultz)就曾表示,他并不打算把星巴克门店变成“公共卫生间”,但考虑到公众舆论当时不得不做出开放卫生间的决定。

03美国为什么这么难找公厕?!

不仅仅是星巴克面临这样的问题,很多企业门店都出现了类似的“种族歧视”。其中还有另外一个潜在性系统问题——如今,很难在美国找到公共卫生间,所以一些企业被迫弥补了系统“空白”。说白了,是美国立法者在转移责任!

美国城市尤其缺乏公共厕所,立法者并没有直接解决这个问题,而是满足于让星巴克和其他连锁店承担责任。

20 年前,纽约(专题)前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以转移公众压力来解决洗手间问题而闻名,他打趣道:“美国有足够多的星巴克,可以让你使用洗手间啊~”

(截图自CNN)

在华盛顿特区,一个倡导团体对公共设施进行了一项调查,发现整个城市仅有2个全天候公共卫生间。他们还对市内85家市区餐厅进行测试并统计数据,询问是否可以使用店内卫生间。2014年至2015年,其中43%的店铺表示,允许外来人员使用卫生间。而到了2017年,仅有11家店铺表示可以,这些数据可是在新冠疫情之前。

早在20世纪中期,公共卫生间在美国还比较常见。当时,人们需要投币打开“坑位”,而男性小便池则免费。随着20世纪70年来,女权主义情绪的高涨,人们开始意识到这种安排属于“性别歧视”。下接下来的10年中,基层组织委员会成功的结束了美国“付费公共卫生间”的时代。

“付费公共卫生间”的消失给人们带来了意想不到的结果。公共卫生间虽然向所有人免费开放了,但几乎从美国城市中消失不见了,人们很难再找到公共卫生间,因为城市发现维护公共卫生间既昂贵又困难。剩余的可见公共卫生间,要么不干净,要么年久失修,它们反而吸引了一批“非法人员”的注意。

58岁的Max McEntire已经无家可归大约10年,他表示大多数商店和企业都不允许他们使用店内卫生间——这甚至发生在疫情前。“有时候,你看到人们在草丛中解决生理问题,在那一时刻,人们已经失去了尊严。”

城市公共卫生间的减少,表示城市也失去了宜居性。美国人煞费苦心的建立了有关狗狗粪便清理的新规,但却在管理人类排泄物方面倒退了,露天排泄物已经成为了对公共健康的威胁。

受苦的不仅仅是无家可归的人,还有一些不得不在外奔波的人,包括出租车司机、送货员和一些游客。

其实,社会学家已经提出诸多解决办法,例如像咖啡馆或者停车场这样的企业,如果同意将店铺卫生间作为公共卫生间,那么政府可以支付一笔津贴来帮助维护。再或者,一些企业可以在窗户或应用程序中添加广告,广告商可以获得流量,增加收益从而支付一笔费用。然而,不利的一面是,人们怀疑企业是否会公平对待所有人,这些类型的项目需要如何进行监督。

“人们去星巴克或是麦当劳,他们不得不选择使用他们的卫生间,因为它很干净。然后出门时,买一个汉堡或是一杯咖啡,其实也很合理,因为卫生间的维护也需要人力和财力。”社会学家说道。

公共卫生间的问题仍旧需要政府来解决而不能让公司来解决,维护一个普通的公共卫生间是非常麻烦且昂贵的事情。

04星巴克考虑不再对外开放卫生间,网友们怎么看?

对于星巴克宣布未来恐怕不能再向未消费顾客提供卫生间这件事儿,网友专门在社交媒体中发帖,询问了大家的看法!一些网友表示,有时会看到星巴克门店卫生间门有密码锁;有时则需要钥匙才可以打开。

让我们一起来看看,网友们怎么说!

#1 我并不觉得星巴克(或者任何其他私营企业)限制未消费顾客使用是不合理的。话虽如此,当我跑到星巴克(或麦当劳,或者任何地方)并且急需使用卫生间时,我并不想先买一瓶苏打水或其他东西,因为这里有一个紧急的因素。

#2 我发现,星巴克的卫生间真的很脏,因为人们需要使用卫生间的时候总是先想到去这里。

#3 星巴克卫生间上有密码,而且密码就在上面。

#4 关于密码锁,可以阻止无家可归的人/瘾君子,去那里“做生意”或睡觉,这样是为顾客保留使用权...然后又意识到,可能并不需要,因为店内并没有太多无家可归的人或是吸毒的人,所以将密码贴在上面,而不是换锁?再或者,他们在晚上的某个时候会将密码拿掉?

#5 不知道为什么星巴克会有密码锁,但是我工作的地方(廉价商场/高盗窃),我们就有一个密码锁,以防止有人从里面拿走东西。需要员工按下按钮为顾客开门。也许,是不是这个星巴克门店也有类似情况?

#6 我(咖啡师)所在地的星巴克会有密码,因为是在市区。即使是这样,仍有人在里面吸毒,在水槽上留下未知粉末状物质。人们把卫生间变成了垃圾,太恶心了,如果这些人走后不需要我清理就好了。

#7 最近,我们不得不处理多个人在我们店卫生间内吸毒问题,他们注射完毒品后把针头留在那里,然后大摇大摆在大厅内走来走去。(不,我们没有碰它们)

#8 诶,我们这最近有个家伙就在店内卫生间注射毒品,还有2人每周四晚上都会来,然后在同一个卫生间内逗留20来分钟。

相关报道:星巴克沦为“美国公厕”的背后是美国公共服务的缺失

20年前,时任纽约市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被民众建议修建更多公共厕所,而他当时的回答预测了美国大多数人几十年来使用公厕的方式:“这里有足够多的星巴克,可以让你用卫生间。”

事实上,星巴克等众多私营企业多年来也确实参与了公共服务事业,提供他们的公共厕所,地方和州政府实际上是把公共服务外包给了私营企业。然而现在,这家咖啡连锁店公开拒绝成为美国的公共厕所。

上个月,星巴克临时首席执行官霍华德·舒尔茨表示,公司可能无法继续开放卫生间,“很多人来星巴克上厕所,导致员工出现了日益严重的心理健康问题,并对顾客构成了威胁”。舒尔茨说:“我们必须加固门店,为员工提供安全保障。出于安全考量,未来星巴克的厕所可能将不再向非店内消费者开放。”

由此一来,星巴克的表态更凸显了美国地方、州和联邦政府对于扩建公共厕所的迫切需要。

美国人公共场所“内急”问题难以解决,公厕数量短缺严重

据报道,在美国,连上公告厕所的地方都不够,更不用说干净、安全、资源齐全的设施了。对于那些流浪汉、在路上奔波数小时的快递员,以及有健康问题或残疾的人来说,缺乏公共厕所是一个可怕的问题。女性在卫生间排队的时间通常也比男性长。

对此,联合国卫生与全球水资源首席执行官卡塔琳娜·德·阿尔伯克基(Catarina de Albuquerque)表示:“这是一场持续的卫生危机,它凸显了美国的不平等和边缘化问题。与食物、水和住所一样,获得安全的卫生设施也是一项基本人权。”

2011年,德阿尔伯克基为联合国评估了美国的水和卫生服务,研究发现,尽管美国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但“公共厕所的供应严重不足”:平均每10万人只有8个公厕,其数量与博茨瓦纳相同,而冰岛以每10万人有56个厕所的数量位居世界第一。

星巴克在厕所问题上的立场

几十年来,这家咖啡连锁店一直是那些急需上厕所的人的“最佳解决方案”。2004年,《纽约时报》的一名记者为参加纽约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的人们写了一篇半开玩笑的指南,他称:“没有公共厕所是这座城市的耻辱。建议游客像当地人一样去星巴克上厕所。”

对于星巴克来说,向公众开放卫生间有助于星巴克品牌为更多人知晓,同时也是吸引潜在顾客的好方法。坦普尔大学(Temple University)历史学家布莱恩特·西蒙(Bryant Simon)直言:“星巴克靠维护厕所赚钱。他们受益于政府在公共服务方面的缺失。”

但允许免费使用洗手间往往会给星巴克员工带来负担。2011年,《纽约时报》曾报道过星巴克咖啡师因“厌倦了顾客和一些非顾客的人把厕所弄得一团糟”,就直接把厕所锁起来不让使用。这也为如今星巴克不愿开放卫生间埋下了隐患。

美国公厕危机仍在继续

长期以来,公共厕所的数量都是美国的政治战场。而美国是如何陷入这个难题的,目前仍没有明确的答案。

19世纪末20世纪初,公共厕所开始在美国兴起。在此之前,美国随地小便很常见。在城市里,酒吧厕所往往是唯一的选择。历史学家彼得·鲍德温(Peter Baldwin)曾在一篇期刊文章中写道:“男人随地小便,是街上的日常景象。女士们在人行道上经过时,经常会看到一些不雅行为。”

鲍德温说,在1920年禁酒令生效之前,美国不少城市竞相修建公共厕所,以防止酒吧关闭带来的不便。在随后的几十年里,由于高昂的维护成本、预算不足、犯罪和其他因素,地方政府便关闭了很多公共厕所。

随后,私营企业开始填补这一空白,比如加油站、麦当劳,以及像星巴克这样连锁店纷纷开设公共厕所,人们疯狂涌入这些店里解决自己的“内急”。但现如今,公共厕所的问题又摆在了政府的眼前,是扩建厕所数量,还是继续联合其他私有企业解决人们的需求?无论如何,这场“厕所之战”仍将继续。

新闻来源: 洛杉矶华人(专题)资讯、九派新闻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