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中国高校1900万聘23名菲律宾博士 /

中国高校1900万聘23名菲律宾博士

2022年7月17日,湖南邵阳学院官网发布的一则引进博士待遇公示引发关注。

引进的23名博士,清一色的菲律宾亚当森大学哲学(教育学)专业,就读时间都在2019年8月至2021年12月。

每人引进花费84.4万,包括引进费、科研启动费、过渡性租房补贴、不需解决配偶工作增加引进费,总计花费1900多万。

邵阳学院可不是野鸡高校,正经八百的“省属双一流”“高水平应用”特色学院。

好家伙,易烊千玺如果能进国家话剧院,薪资不见得比这个高。

再看亚当森大学,到底是何方神圣?

有记者发现,菲律宾亚当森大学为一所私立大学,曾于2021年11月被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列入“学历学位认证加强认证审查”名单之中。

凭着教育部给的这个“认证”,这所学校含金量究竟怎么样,大家心里应该都有数吧。

英国负责教育的国际高等教育咨询公司QS,专门做世界大学排名,在亚洲大学排名中,新加坡国立大学第一,北京大学第二。

2021年,亚当森大学排名第601名列其中,到了2022年,已经651+。

要注意这个+号,意思并非亚当森就排651,而是人家的排行榜只收纳前650名。

这…QS排名属实不给面子,感觉还不如不上榜呢。

最搞笑的是,这23名博士就读的是哲学(教育学)专业,却分别就职于该校机械与能源工程学院、理学院、经济与管理学院、体育学院等多个“专业不对口”的二级学院。

哲学专业去教体育、机械几个意思?

只能解释为亚当森大学的博士博大精深,一通百通。

就在人们冷嘲热讽的时候,校方的解释来了。

原来,在这23名博士中,除1人为外校引进外,其余22人都备注为“毕业返校”。

意思就是这些博士原来就是学校的老师,在职攻读博士学位。

学校鼓励这种行为,是为了申请成为硕士学位授予单位作准备——教师中拥有博士学位的比例,需要达到25%以上。

这一现象并非孤例。多位国内二本院校老师表示,学校都在鼓励本校教师攻读博士。

除了出于达到硕士点、博士点等硬性考核标准的目的外,一所高校教师的博士比例越高,学校越能在争取经费、项目中赢得优势。

问题是,中国是全球生产博士的第一大国,为什么要不远千里跑去菲律宾去读呢?

2022年,中国博士招生人数将突破13W,预计到2025年将超过15W。

这是什么概念,相当于美国的3倍,德国和英国的6倍多,绝对的世界第一。

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个博士学位好混啊。

国内的博士内卷“太严重了”,考博要求越来越高,毕业也越来越难,压力非常大。

而欧美高校的博士,但对英语水平的要求非常高,并且毕业也不容易。

相比之下,申请亚当森学校,不需要考托福、雅思,入学时的英语测验难度大概在六级水平。

学习时间也不长,菲律宾读博士通常只需要3年,2年时间完成学业,1年时间写论文,容易“混”到学位。

并且,还可以通过在线网课等形式完成学业。

邵阳学院某学院院长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介绍,2019年6月,学校20名老师前往菲律宾攻读博士。新冠疫情暴发后,他们陆续回国,之后通过在线网课的形式完成学业。

这些其实都是业内心知肚明的潜规则,已经形成一条产业链。

菲律宾留学中介均向南方周末介绍,申请亚当森学校的博士,中介报价读完全程在8-18万元不等。

目前去菲律宾读博的中国人,大部分都是希望能提升学历的高校教师。

专业选择上,留学中介建议选择热门专业,如教育、公管、计算机等,“中国学生凑齐一个班或者凑齐大部分的可能性还是高的”。

据南方周末记者采访,邵阳学院学校教师今年博士毕业的,远比目前已公示的23人多,可能有100多人。

有好多学校都在招东南亚毕业的博士,只不过邵阳学院运气不好,才被注意到。

当然,邵阳学院有不少老师是反对的,因为谁都知道这个博士的水分有多高,这样对其他老老实实在国内读博的老师“不公平”。

除了鼓励本校教师在外读博,另一种提高博士占比的方式,就是引进高层次人才。

根据邵阳学院官网上公布的名单,2022年前6个月,学校已引进高层次人才65名,引进费用总计约5700万元。

除了为学校争取经费、评比荣誉,留洋博士的身份就是压了别人一头,评比职称、晋升、申报课题等等,处处占得先机;甚至已经成了很多学校评教授的必要条件。

难怪那么多老师要纷纷出去,渡个洋学历回来。

对于这种现象,我觉得真没有必要太诧异,这是“闭环操作”的必然。

甚至它越荒诞无稽越好,这样你才能把它的本质彻底看穿。

因为我们现在的高校和科研单位,它并不是面向消费者、面向市场服务的;它基本上所有的经费都来自于财政划拨。

所以,它所有的游戏规则都是自娱自乐的“封闭循环”,既然是“封闭循环”,也无所谓合理,无所谓不合理。

你待在里面,就要遵守这个游戏规则,无须抱怨。

因为谁也没有捆着你,绑着你,腿长在你身上,广阔市场等着你。

你不愿意走,就说明你并不愿意跳出舒适区,你还眷恋体制。

你不能双标,一边逃避残酷的市场竞争,享受着各种福利待遇;另一边喊着“不公平”,要怎么怎么改之类的。

读个洋文凭镀金,本来就是知识界的传统。

钱钟书的《围城》中,学业未成的方鸿渐在外国混日子,回国前从一个爱尔兰文凭贩子手里买了个“克莱登大学”的假博士文凭。

你别说这一招还真见效,小方不仅回了国,并且顺利在大学找到了教职。

当然人家有自知之明,从来不敢大肆宣扬,主动说什么克莱登大学的事,怕被人揭穿。

可能唯一的例外就是陈寅恪,他没有什么一纸文凭,却在清华大学建院之时被聘为教授,名列“四大导师”。

前三位都是大名鼎鼎,有各种头衔和文凭:师王国维,曾开创以甲骨文研究殷商史;梁启超,著作等身,戊戌变法核心人物;赵元任,从哈佛回来的汉语言学大家。

所以,邵阳学院留洋读博的老师,只不过是在现有的游戏规则之下,做了“最聪明”的投资而已。

比菲律宾博士更奇葩的事情多着呢,至少人家老师读博士还是自己花了钱的;多少科研课题不光是不说人话,白白浪费纳税人的钱还祸害民众的?

随便给大家搜几个奇葩博士课题。

看完上面的硕博题目,确实让人忍俊不禁,感谢这些研究生和导师给大众带来的快乐。

当然,这些奇葩课题也只是浪费纸张,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更多的课题那就是“祸国殃民”了。

你去随便搜索一下社科类的论文、研究课题,满满的就是两个字:管制。

管制、管制、管制….这些砖家学者都是人类工程师,在他们眼中人就是不是人,都是供他们下棋的“棋子”,满足他们“挥斥方遒”的癖好。

最好的方法就是彻底认清他们,让舆论促使高校和科研机构的市场场化革。

退而求此次,一分钟不要去理他们,冷眼看他们演戏,看他们出丑,越荒诞越好。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