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冲上热搜!江西一国企员工炫富 国控回应 /

冲上热搜!江西一国企员工炫富 国控回应

本文综编自金融界、新京报,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20万元一斤的茶叶,欧米茄手表、LV皮带......一位江西国企员工的微信朋友圈火爆网络,让各路网友惊呼这也实在是太......!

7月24日,一个微信名为“周吉利”的男子在朋友圈炫富、秀权、炫耀家族实力、炫耀后台引发舆论关注。周某自称在江西省国有资本运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江西国控公司)上班,父母为处级干部。

江西一国企员工炫富、大秀家族实力

这位“周吉利”,真名叫周劼(jie),90后,是江西省国有资本运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一名员工,但是在他朋友圈的字里行间,无不透露着并不属于普通国企员工的自大和土豪气息。

比如,喝茶要喝20万元一斤的陈年白毫银针。

去开会,因为穿戴过于高调被领导提醒,“被迫”换上华为和比亚迪,真的好委屈呢。

和副省长吃饭,省长还给他递了根烟,烟要价1200元一条。

在办公室里,刚说了一句空调太冷了,办公室主任立即鞍前马后,照顾周到。

前面那些虽然让人不爽,但好歹没直接反映出原则性问题,但接下来这个,就很难解释了:

第一张图片说的,是自己的父亲升职当副局长了,升职没问题,问题是评论区里,感谢了一大堆家族成员,包括爷爷、大伯、三伯,还说什么“祖上积德”、“家族传承”。

第二张图,是第一张图的补充,说父亲的职位有赖于某位领导的帮助,还用严嵩和严世蕃自比,不是一点点的嚣张。

根据上下文,他说的“单位一把手”,应该就是江西省国有资本运营控股集团的领导,国企领导能够影响政府部门副局长的职位,这不就是妥妥的官商勾结吗?

这下,网友们也没心情吃瓜了,纷纷留言转发,要求相关部门给个说法。

江西国控:依法依规进行处理

7月25日,江西国控集团发布情况通报,员工周劼在本人微信朋友圈发表的不当言论引发关注。公司高度重视,第一时间成立了调查组进行核查处置。现将初步核查情况通报如下:

一、周劼于2020年3月入职我司,现为我司股权管理部普通员工。

二、网上转载内容为周劼于2019年9月至2020年6月在其本人微信朋友圈上发布,后被他人截图转发。

三、当前,我司正在对周劼作进一步核查,依法依规进行处理。有关情况将及时公布。

官网简介显示,江西国控集团是经江西省人民政府批准设立、省国资委履行出资人职责并授权经营的全省层级最高、最具有典型性的省级国有资本运营平台,主营业务为资本运营和产业投资。拥有全资企业10家,控股企业8家,参股企业27家。江西国控并表新钢集团、建工集团、江盐集团、江咨集团等4家省属企业股权,并代持华润江中股权。

其前身系2004年作为省属外贸系统国有企业改制平台成立江西省外贸资产经营控股有限公司。2009年作为服务省属国有工业企业改革发展平台,公司更名为江西省省属国有企业资产经营(控股)有限公司。2022年3月,为构建江西省产业投资大平台、组建现代产业发展引导基金,经江西省人民政府批准,更名为江西省国有资本运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据江西省政府官网显示,江西国控资产规模也于2020年底跃居江西国资系统第一之后,再上新台阶,成为江西国资系统首家资产超2000亿的企业。

江西国控旗下基金搅动A股风云

江西国控作为江西国资的主力,在A股市场多路出击,斩获颇丰。作为资本市场的老手,江西国控对杠杆的理解和运用颇深,其出资60亿元,撬动其他资金40亿元,共计100亿元成立国资创新基金。而国资创新基金则在A股市场搅起一阵风云。

据江西本地媒体报道,国资创新发展基金通过资金支持等方式,协助江西企业收购了新元科技、沐邦高科、凤形股份等三家上市公司并迁入江西。

而这三家上市公司走势则妖色十足,特别是凤形股份割韭菜的能力给股民留下了深刻印象。

2021年6月份,在低位盘整良久的凤形股份突然爆发,在不到两个月内,凤形股份股价从18元低点一路涨至43.87元高点,大涨超140%,股民还在喜出望外之际,凤形股份却上演了突然大变脸。从8月9日开始,凤形股份连续5个交易日跌停,股价近乎腰斩。

在这5个跌停板过程,砸盘一方异常凶悍,开盘后就果断出货,将股价迅速砸至跌停板。

巧合的是,在凤形股份此轮拉升的过程中,股东陈晓披露并筹划了股份减持事项。2021年6月28日,公司股东陈晓计划以大宗交易或集中竞价、协议转让的方式减持公司股份合计不超过916.2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不超过10.41%。

7月19日披露,股东陈晓披露拟通过协议转让一举出售10%的股份,接盘方分别是自然人陈玉华和私募机构华臻睿远。但是8月13日凤形股份公告,股东陈晓与华臻睿远和陈玉华终止协议转让股份事宜。

本人回应:父亲并非副局长,言论有夸大,很后悔

7月26日,周劼回应新京报记者称,自己只是公司股权管理部行政办公室的一名普通员工,父亲是江西省某单位非领导岗位的科级干部,母亲是一家企业已退休的经理,朋友圈的一些言论存在夸大不实的成分。

周劼还表示,对于自己的不当言论给单位及其他人造成了不好的影响,自己感到十分抱歉和后悔。

周劼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进入江西国控公司是经过相应的“组织程序”,未向任何单位及领导、个人进行经济行贿。“我最近因为这件事情没有去单位上班,单位也没有对我进行停职。后续事宜听从组织的安排。”

周劼表示,关于他父亲升任副局长一事,“纯属自己吹牛”。他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的父亲是江西省某交通系统的一个非管理岗位的科级干部,母亲是一家企业已退休的经理。至于朋友圈提到的其他亲属,自己的大伯今年70岁,目前已经退休,退休前是江西高速集团的一个副总,在行政级别上是处级干部。自己的三伯今年61岁,退休前是江西高速集团一个子公司的副总,属于副处级干部。

本文综编自金融界、新京报,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