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残疾二舅和正处级大伯,都有光明的未来 /

残疾二舅和正处级大伯,都有光明的未来

作为一名食评人和时评人,我发现生活美食领域和社会公共领域的从业者,有一个共同的毛病,都喜欢拿原生态说事,一个是加工原生态的食材,一个是加工原生态的苦难,而且都能加工成美味,甚至是营养品。这当然跟受众的认知能力和个人喜好分不开,公众本质上都喜欢心灵鸡汤,本质上又都分不清鸡精和真鸡,本质上这二者其实也没什么区别,我甚至隐隐感觉这种所谓的心灵鸡汤,就是当年的人血馒头。

不论是虚假的心灵鸡精汤还是真实的人血馒头,都有大把的人喜欢喝喜欢吃,不论是被骗也好,还是愚昧也罢,这两件事就像是鲁迅他家门口的两颗树,其实是一种树。公众越来越傻,而骗子则越来越真诚,也对,你都这么傻了,我还需要遮遮掩掩费那么大劲干什么,骗子不仅不需要遮掩了,还越来越坦诚相待了,而且还形成了自己的一套理论依据,这就像普华商业集团董事长翟山鹰说的那样,“如果有人说我是个骗子,我是挺高兴的。这说明我比你有智慧,也说明你以后真要学会用自己的理性去控制你的贪婪跟恐惧。”简言之就是,你被骗,一是因为你贪婪,二是因为我比你聪明。“你是被骗的,不是被抢了,不是被强制性的,肯定是你自己主动掏钱把钱给了骗子。所以你想一想,骗子是不是比你要有智慧?”这句话就更好理解了,我不骗你,天理难容。

像翟山鹰这样真诚的人不多了,江西国资委的周劼算是一个,只不过一个在外人看来是骗子,一个是傻子。看了周劼的朋友圈截图,我一度以为他是不懂微信是一个怎么样的互联网产品,也不懂朋友圈是一个什么样的应用,他就像雷锋一样,一边把朋友圈当日记本用了,一边又怕大家不知道他干的那些好事。又或者,他真的把朋友圈里的人当朋友了,家长里短,互诉衷肠,“父亲的副局长没问题了”“省厅人事处的人刚打了电话给我爸”,“感谢家族的所有人(三伯、大伯)”,“第一次见到江西省副省长……,我激动的快眼泪出来了……”,“现在见厅级干部麻木了,处级干部家人全是”,真有点“一门三进士,父子两探花”的意思。不知为何,他还把他爹带上,自比了一下江西老乡“严世蕃严嵩”,严世蕃未经科举步入仕途,以严嵩的名势,先入国子监读书后为官,难道他上大学、进国资委,也是未经正规程序吗?组织上应该找找这对父子和大伯三伯什么的,来个“一门三处长,父子两谈话”。虽然现在组织上还没给出调查结论,但我想江西国资委应该是留不下这个人了,在这样的部门,你可以是个废物,但不能是个傻逼。

我说周先生是个傻子,真不是想侮辱他,而是为了安慰我自己,如果他是个正常人,那我会很难过,他们连装都不装一下了,这种被轻视被无视的感觉,就像新闻联播里再也没有人民群众了,就像逢年过节再也没有干部送粮油米面下乡了,就像翟山鹰这样的骗子,再也不辩解自己不是骗子了,我们做人彻底失败,人格彻底破产。

如果说我迎面挨了周先生一记正处级的重拳,那么来自农村的二舅又从后面给我了乡村振兴般的一闷棍。就像新京报评论里写的那样,“他真诚地面对着生活带给他的种种磨砺,带给旁观者一种直击人心的力量。”力量很直击,只是“真诚面对磨砺”这是什么鬼东西,“真诚”是你想象的美味佐料吗?这评论写的就像是一名美食工作者问高铁乘务员,你们这碗紫菜蛋花汤,是用两年的跑山鸡小火熬制半宿而成,再冲泡霞浦头水紫菜做的吧?

“二舅”本身当然没有问题,他活得好好的,只不过是突然冒出个“外甥”把他拍成骗子还是片子用来教育全国人民。他外甥说,“我北漂九年,也曾有幸相识过几位人中龙凤,反倒是从二舅这里,让我看到了我们民族身上所有的平凡、美好与强悍。都说人生最重要的不是要胡一把好牌,而是打好一把烂牌。二舅这把烂牌,打得是真好。”这个词整的挺烂的,首先你二舅是你二舅,民族是民族,哪个民族也都有你二舅这样的人,那些落马的毫无“四个意识”背离“两个维护”的人也是这个民族的。其次,按照你的描述,你二舅先是抓了一手好牌,被人为破坏了,成了一把烂牌,还不得不继续把人生这场牌局打下去,看结果其实也输的很惨,只是没有输的家破人亡而已,谈何“打好一把烂牌”。

视频作者说,“我四肢健全,上过大学,又生在一个充满机遇的时代,我理应度过一个比二舅更为饱满的人生。”作者这哪是说自己啊,分明是在打当下年轻人的脸,你们四肢健全,又上过大学,而且在这样一个充满机遇的时代,你不珍惜应该吗?你过不好怪谁呢?再不珍惜,就别上大学了,减少大学招生的数量,再过不好,就送你们上山下乡,去跟着“二舅”学习改造,减缓城市就业压力。即便真的是说自己,那么“理应”二字又从何说起,说的又是什么理,倘若换成周劼,他才配得上理应二字,“我理应进国资委上班,你理应失业”“我爸理应当副局长,你二舅理应当修理家”“我家五百万的别墅理应涨到一千万,你理应买个烂尾楼”。

我是不愿意把“二舅”的一些行为拔高的,我更相信那是他无从选择,不得不为的结果,这个过程是异常艰辛的,这种艰辛不是让我们去赞美的,是应该让我们去反思的。苦难不值得歌颂,苦难里的人性光辉或许很耀眼,但正常人没事也犯不着老希望他人耀眼给你看,他人又不是烟花。就像所谓的多难兴邦,这难降临在谁头上,这邦又为谁而兴?这个问题同样适用于二舅笔记本的第一页摘抄的一句话: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争取胜利。问题在于,谁下定决心,不怕牺牲谁,谁排除万难,争取胜利的又是谁。

不出意外的话,未来会有更多感人的事情涌现出来,大家时不时的就要感动一下,这感动不能说是廉价的,因为它从他人的苦难里生出来,苦难如何定价?它又是廉价的,因为你的感动很廉价,这种廉价又使得苦难的根源被蒙蔽遮盖,于是苦难也变得廉价。这些年,我发现大家一直在坚守一个原则,那就是绝不问这苦难从何而来,只是感动就行,谁要是发问打破这美好的氛围,就将他绳之以法,这很变态,也很常态。你觉得你的二舅治好了你的精神内耗,我却怀疑你这精神病还会复发,苦难不是精神病的疫苗。

周劼的正处级大伯和你的残疾二舅,在你们的各自描述里,像极了1998年修订版《新华词典》里的那个梗,“张华考上了北京大学;李萍进了中等技术学校;我在百货公司当售货员: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只是现实不是朋友圈,现实不是短视频,现实就是活着,做个人吧。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