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读博三个月 海归老板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 /

读博三个月 海归老板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

这是我的老板,学校曾经花了几百万引进的海外人才。

这是我的师兄,一个有着院士发型的博士后。

我们在的实验室所在的这栋楼,建它的时候还没有俄罗斯。

我老板出国读博的时候是申的全奖,老板的老板是美国科学院院士,老板的老板所在的实验室是诺奖级别,我老板博士读了 8 年发了三篇 PNAS。

本来可以留在美国继续做博士后,离他的 CNS 梦想触手可及。

但国内这所名不见经传的大学花了几百万把我老板引进回去了,学校指望着他像在美国的实验室一样批量产 CNS,然后 15 年过去了学校也没等到我老板的 CNS,前两天老板问我 Frontiers 组个专刊是不是比较好发文章。

老板回国的第一年没有学生,系主任专门拨了几个研究生给他带,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带的,反正听说带着鼓捣了好几年什么 CNS 级别的大成果。

把学生都耗毕业走了好几波,也没见到他的大成果,连个什么水刊,中文的毛也没见过,不过还好那个时候研究生毕业还不用发什么 SCI,那个时候的青椒也不会因为达不到“非升即走”的考核要求被清退。

我老板有一句口头禅,就是“我当初在美国的时候,……”比如:

“我当初在美国的时候,我们是每天都要 meeting 一下,或者开个午餐会来讨论课题的。”

“我当初在美国的时候,我是我们实验室最优秀的,我老板极力挽留我留下来做 PI。”

“我当初在美国的时候,是非常看中动物伦理的,一旦被举报稍有不符合动物伦理的地方,整个实验室都会被停掉做动物实验的资格。”

对了,现在我老板为了省养动物部的笼位费,让我们在郊区租了个平房养小鼠,我都看到好几次有野鼠进来偷吃鼠粮了。

大概也是出于同样对美国的向往,我那个因为托福永远考不到 70 分的的大师兄在申请美国的博士无望后,读了我老板的博士。

大师兄读了我老板的博士以后真是一拍即合,两情相悦,三生三世,四代同堂。

据说我师兄博一的时候就和我老板设计了个课题,商量着去申请个国家重点的项目,发顶刊,申专利,开公司搞成果转化,然后走上科研的巅峰,当院士,拿诺贝尔奖。

我是怎么知道他俩当年是这么商量的呢?

因为我博一没课题做的时候,我师兄把他和我老板规划的这些伟大构想都和我重复了一遍,听得我心潮澎湃,差点就信了。

直到我打开大师兄给我发的项目书我才发现这个项目书最后修改的版本是 2012 年 10 月。

大师兄博士读了五年,在那个博士毕业不需要发表高水平 sci 的天临元年以前的年代,这是不太常见的。

大师兄博士做了很多的课题,什么 ckit, GPCR,什么分子生物学,材料,化学,都有涉猎。

但是大师兄说都是因为国内的实验条件不够好,不足以实现他和老板的伟大构想。

虽然实验受挫,但是大师兄毕业的时候也是发了一篇当年 5 分多的杂志,虽然师兄一直觉得这离他的远大目标来说是很伟大的,但足以让他申请到一个他梦寐以求美国的博士后了,当然,五年过去了,师兄的托福终于考过 90 了。

再后来,那个 5 分多的杂志被踢出 sci 了,师兄的美国博士后梦破灭了,师兄在老板的极力挽留下留在组里继续他们的伟大事业。

这就是中国式的老板,中国式的可敬又可怜的老板卑微地伟大着。

大师兄留下做博后的时候组里已经人丁兴旺了,虽然老板也没中什么重点项目,也没有像后来引进的人才一样发了很多篇 CNS,而且还那么年轻,但是要读博的人多,博导却少,组里进得人多走得人少,可不就人丁兴旺了起来么?

当年老板回国的时候,的确是国内什么设备条件都匮乏的时候,如果当年老板去他所愿,真的留在美国,可能他真的发了 CNS,然后成为一个真正的科学家,申专利,开公司,人生圆满,就像他嘴里经常提及的他的那些曾经远不如他的师兄师弟一样。

或者是他在现在这样一个国内各项条件都能和国外比肩的时候,年轻的他从国外回来,有资金,有设备,有指导,他是不是就不会怀抱着他的 CNS 梦想遗憾一生呢?

如果是这样,那该有多好。看着眼前的老板,总让我想起电影棋王里的台词:他这种奇才啊只不过是生不逢时,他应该受国家的栽培,名扬天下才对,不应该弄得这么落魄。

太遗憾了,真的是太遗憾了。

我问老板有没有这么想过?

他说:从来没有。

这样的心态让老板成为了我们实验室第二快乐的人。

第一快乐的人是大师兄。

所以你看,这个世界上第一快乐的人是不后悔的人,第二快乐的人就是有梦想的人。

遗憾谁没有呢?

人往往都是快死的时候才发现,人生最大的遗憾就是一直在遗憾过去的遗憾。遗憾在电影里是主角崛起的前戏,在生活里是让人沉沦的毒药。

我生在一个充满机遇的时代,我理应度过一个比老板更为饱满的人生。

今天老板还在走在自己的 CNS 路,这条长长的路最终会通往何处呢?

我突然对未来充满希望。

那天大师兄出站答辩,晚上喝多了,老板对我说:“你还你记得你问过我有没有后悔么?”

我说:“我记得。”

老板说:“我踏马怎么可能后悔,我当年回国就有编制,还是副教授,人才引进的经费直接打到卡上,又不要考核,又没有什么非升即走,不用自己做实验,家属小孩安排工作入学。你再看看你师兄,博后出站了想去个好一点的二本人家都不要他,好不容易有个学校要他了,6000 多一个月还那么一大堆的考核要求。”

“等你毕业,就业就更难了~”

我释然了,下定决心退学。

读博三个月,老板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