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30万中国年轻人现在决定“提前退休” /

30万中国年轻人现在决定“提前退休”

已经实现Fire的公子京一家

陷入倦怠,却没存款彻底“躺平”,

只能工作、赚钱、消费、继续工作……

疫情后,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思考如何打破这样的循环。

去“Fire”(英文“财务自由、提早退休”的缩写)

摆脱996,过向往的生活

30万年轻人心怀这样的期待涌入豆瓣Fire小组,

渴望利用这个来自国外的理论,

降低物欲,过极简的生活,

快速攒够每年生活开支的25倍,

以4%的理财收益承担生活支出,

实现财务自由,提早退休。

但同时也有无数的担心,

父母养老、孩子教育、未来生活的可靠性……

我们采访了几位Fire小组内的人,

他们未必真正做到了定义中的“Fire”,

但通过他们的故事,

我们也想进一步探讨,

人和工作、和物品、和自己的关系。

4年前,一条曾报道过“Fire运动”在中国的先驱者,当时这个概念还鲜有人知。

如今,在经历了疫情、裁员、生活低欲望后,豆瓣Fire小组迅速膨胀起来,有将近30万人活跃在群组里。

组内探讨的问题非常具体,比如:

“北京户口有编制,要Fire回老家吗?”

“二线城市,500万现金加一套房,能退休吗?”

“90年未婚,税前收入15万,40岁前能否Fire?”

“不知道出家算不算Fire?”

……

大家或严肃或自嘲地袒露自己进退两难的生活。

 

伴随着组员规模的增长,这个本该最通透、心态最轻松的豆瓣小组,变成了一个“赚钱理财小组”,充斥着:理财、股票、25倍的年支出……等字眼。

Fire成了996以外的另一个“框”,是另一个需要上的“岸”。

很多人以为只要积攒够本金,就能实现Fire重获自由。究竟什么是Fire?自己到底想要什么?这些最关键的议题却未被讨论。

不过也有一部分践行者跳出了这个框,用自己的方式定义Fire。

01

“上班3年,我重新反思了工作的意义”

穷Fire:指储蓄仅够最低支出,需要尽量压缩开支的人,他们往往过着极简的生活。

我本科学习园艺,后来通过司法考试,来到上海工作。辞职前,我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做律师。

每次开庭前我都很焦虑,有一次5:30醒来打车赶到法庭外,我突然觉得难受,趴在垃圾桶边吐出了血,吐完继续开庭。因为前一天晚上,我的大脑一直在疯狂运转,法官和对方律师会问什么问题?还有什么细节没有关注到……

但问题的关键是,我其实是一个对自己要求特别低的人。我会觉得生活过得去就行,但我又发现,要做好任何一份工作,其实都需要付出很大的责任心和耐心。

我负责的案子几乎从没败诉过,我也很擅长沟通,即便如此,我依然没法在工作中获得很高的成就感,我觉得任何一个人读些书,勤奋些都干得了这个活。

瓜条爱好广泛,喜欢尝试新鲜事物,

她也自学了陶瓷制作,成了家里的摆件

后来我越发觉得职场也并不公平,努力得不到匹配的报酬,也过得不快乐,那工作到底为了什么?我觉得他们只想要一个可以当牛做马的年轻人,而不是一个正常人。

离职后我度过了快乐的4个月。后来找工作,我发现自己就像一个放在市场上任人评价和挑选的大白菜。回想自己3年多的职场生涯,竟然找不到一个“榜样”,周遭所有人给出的范本都不是自己想要的。

既然我天生就不适合职场,不如去过我想过的生活。和老公商量后,他很支持。

瓜条平时很喜欢画画

图中是她创作的“拇指姑娘”

她用绘画的方式为她创造了一个世界

前阵子,我写小说赚了800块钱,也会继续探索未来的生活方式。

我现在不用带着忧虑醒来,小猫蹭我一下,我就觉得它好爱我,洗澡洗多久都没人管我。我就觉得人需要多少钱呢?真正宝贵的是你身边的人。

在消费方面我也没有很大的欲望,我每个月花不到1000元。一年只会买一两件衣服,买东西也会去看打折券,每次逛淘宝要筛选400多件才会下单,但是我买回来的每样东西都是我珍贵的宝贝。我肯定会一直用。

瓜条和老公在外野餐

Fire后,我也进了豆瓣小组,其实很多现象都让我生气。我原本期待看到大家分享自己的生活,每天看的书,思考的问题,Fire之后打算去做什么。

但里面的人几乎都是公布资产状况求分析的,很多人不过是在寻找某种精神安慰和精神麻痹。

但我依然觉得豆瓣的Fire小组有可取之处,大家不会觉得你逃避是可耻的。有一天有一个人发帖问:“大家难道不会觉得这样是在逃避社会责任吗?”有人回答:“逃避不可以吗?”

很多人质疑我,这是“向下的自由”,还有人不断告诫我,现在离开职场,以后后悔都来不及,但我觉得,只要有选择,就是自由的。

开始Fire后,瓜条开始认真对待一日三餐

我虽然Fire了,但还是觉得年轻人做出这个决定要慎重。我也知道肯定会有人质疑我能Fire是因为有老公撑腰。其实Fire需要综合考虑你的情况,攒够钱是其中一个因素,还要考虑自己的性格、生活状况,甚至运气,比如身边人的支持。

也有很多人想等到30、40岁再Fire,但我怕到那时候我已经被职场洗脑变成另一个人了。那些总是想等到攒够资金和资源再Fire的人,可能是猫系性格,而我就是狗系性格,我就会为当前的一点点快乐摇尾巴。

02

Fire就是积累到一定程度,

自然实现的状态

肥Fire:指那些储蓄较为充裕,财务状况比大多数正常退休者更好的人。

我算是比较典型的Fire实践者,也是个保守的长期主义者。确定这个目标后,我坚持了十几年。

20多年前,我就接触到了Fire理念。我毕业后就进入外企工作,周围有很多同事都奉行极简的生活观,想攒够钱在35岁前退休。

只有我铺张浪费,在外都住五星级酒店,有一次去泰国,甚至请了私人豪华汽车来接。

后来我想,工作不就为了财务自由然后退休无忧吗?那为什么不提前准备?

王林的Fire计划

我开始反复揣摩这个理论,所谓准备好年支出25倍的资金,我认为远远不够。当时美国、新加坡已经是发达国家,他们的房价、利率水平已经很稳定,而中国还处在快速发展中。

未来的通货膨胀速度会很快,仅仅存够25倍的钱肯定会击穿底线。

我是学经济学的,2000年,中国房价开始起起伏伏,但我判断:房子是一项有价值的投资,于是在毕业5年后,我就买了房,此后几年,我连续投资房地产,也买了不同的理财产品。

除此之外,我也开始节省生活开支,用积分兑换酒店和机票,出门住民宿,不买名牌衣服、精简护肤。也不再注重手表的装饰作用,只买有投资价值的。

我是很慎重的,在决定正式Fire前的两年里,我开始认真记录自己的支出和被动收入。

我甚至画了很多表格,反复测算每笔收益的稳定性是50%还是90%,直到算出房产、股票、基金,每个方向上的被动收入都足够覆盖支出了才放心。

别人Fire都是想30多岁退休,但我其实挺喜欢我的工作的,所以一直工作到40多岁。后来是觉得既然钱够花了,那就没必要工作了。

王林热衷旅游

Fire后我最大的感触是,我开始真正为自己活了,以前都是为别人活的。我开始去全国各地旅行,结识了很多有趣的年轻人。

本以为自己会被嫌弃,没想到和年轻人很投缘,他们教我去闲鱼上买低价门票,打折电影票,虽然省不了多少钱,但我觉得很开心。

我现在看着那些琳琅满目的商品,就是不想花那个钱。我也喜欢上了二手的东西,前两天刚向邻居淘到一个50块的鞋柜。以前可是会买800块的。

旅途中碰到的年轻人也会向我请教Fire心得,我觉得想Fire,一定要学习投资理财知识,并且尊重内心的感受。

提前想好Fire之后你要过怎样的生活,比如要旅行还是要写作,要提前开始学习。生活方式的改变需要心态和行动上的过渡,没法那么自然衔接。

03

有家庭有房贷,也可以Fire

咖啡师Fire:指那些辞去传统朝九晚五的工作,但仍在努力攒钱的人,他们大多是自由职业者。

我自认为是比较典型的普通人奋斗范本。我出生在农村,后来去大城市上学、工作、白手起家积累积蓄买房结婚。

在Fire前,我已经在房地产行业工作了9年,辞职的时候,我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做高级工程师,年薪30万,如果继续这种“典型”的人生剧本,应该过得不差。

2016年,我收听了一档知识付费课程,了解到了Fire和财务自由的概念,那时我就想,“不想为了赚钱而出卖自己的时间,做自己并不喜欢的工作。”

有了孩子后,我依然为工作奔波,有时候回到家,妻子和孩子已经睡着,陪他们的时间越来越少,我慢慢意识到“家庭”才是我想要的,想为之付出的。后来我终于下定决心,要换一种生活方式。

公子京正在陪女儿读书

我制定了激进的目标:7年攒够1000万,然后Fire。

当时的想法来源于一本畅销书《财务自由之路》,书的副标题是“如何在7年赚到1000万”。我就是参考了书里的框架,主要就3个步骤:储蓄、投资、再投资。

书里给了一个公式:财务安全资金=月总支出*240,比如我的月支出是12000元,财务安全资金就是1.2*240=288万。我想更稳妥一点,就定了1000万的目标。

我进行了严格测算,工资每年能有10%的上涨幅度,还可以出售一套房产,加上股票投资,如果按照15%的平均收益率,7年能存够700万,按照20%,7年能有823万。

至于剩下的100多万,因为我当时已经在做自媒体,也考虑创业,预期从中获得一些收益。

公子京一家三口

我主要通过三个路径快速积累本金,首先是换了一份时薪更高的工作,从央企辞职去了民企,收入涨了50%。

其次,利用手头有的东西,卖掉一套四室的房子换成了两室,置换了一些现金用于投资,也算赶上了当时房地产最后一波红利。

我又把套现的钱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用来投资另一套房,另一部分投资股票。

7年存够1000万,现在想来还是太天真。

想要快速攒够钱退休,时代红利是绕不开的,我以前还列过一个公式,Fire的可能性=(Fire的生活观*清晰的规划*坚定的执行)^时代红利,无论是房地产红利、互联网红利,一个人不能绕开这些只谈努力。

2020年疫情,存够200万后我就想辞职了,我妻子还在一家事业单位上班,因为当时孩子两岁,她担心未来现金流不稳定。

但我们商量了很多次,也算了一笔账,即使完全没有收入,也能坚持3年。最后她支持了我的想法。

Fire后,公子京有了更多时间下厨

他正在为家人做荔枝烤鱼

现在每个月我们还要还房贷,月支出1万5左右,我们俩的收益刚好可以覆盖。

很多人觉得单身或者丁克才能Fire,有了家庭和孩子就难了。比如要考虑孩子的教育问题。

但我没考虑学区房、也不会送她去课外辅导班。兴趣班的话,也会量力而行,把预算控制在我们能接受的范围内。其实我觉得Fire,定性一定是大于定量的。

我现在在运营一个与Fire相关的公众号,这也算是我Fire之后,为社会创造价值的方式之一。

凡是选择,必有代价,所以有一点很重要,就是要想好不工作后要做什么。我觉得Fire,并不是单纯地吃喝玩乐,关键在于不为钱工作后,如何继续创造自己的价值。

04

离开都市,去小镇实现Fire

咖啡师Fire+穷Fire

我今年34岁,已经Fire 6年了。我选择Fire的时候还不知道这个概念。辞职前,我在金融行业工作,有了一些积蓄,但也没有积累到日常支出25倍。

2011年,碰到浙江的借贷潮,眼看着身边很多朋友、顾客、熟人,跳楼、跑路。后来周围很多亲戚朋友生病,自己的身体也出了些小问题,我突然觉得生命真的很无常,就决定辞职。

我觉得大家讲Fire的时候,其实讲的是“逃离”,就我观察到的现象来看,很多时候他们是闲不下来的,一两年后很多人还是会返回职场。只是想给自己放个假。

乳山银滩的海边风景

如果严格来讲,我也不是Fire,我还在做一些工作,只不过没压力。躺平不代表躺尸。

但是这几年我最深的感受是,像我这样一批人的价值被社会忽视了。

我住在山东威海一个叫乳山银滩的小镇,常住人口7、8万。当时政府建设了一两百个住宅区,利用率低,所以房价很低。

政府想通过建设工厂或者学校来吸引年轻人,但是没有想到通过互联网来吸引一批自由工作者。

事实上,在一个体制的规划中,我们这部分人变成了一个盲区。其实在这个时代,这样的自由工作者、数字游民越来越多,但是大家没有看到他们的价值。

余晓曾居住的浙江建德某农村

事实上,我Fire的时候也没有太清晰的规划,也是战战兢兢的。自己想要什么生活,都是慢慢摸索出来的。

Fire,不是痛苦的反面,如果没有解决思维上的事,工作中的痛苦只会以另一种形式呈现出来。

基于对自己的了解,我是一直想过清静生活的,而且我本人很内向,不喜欢和太多人打交道,所以辞职后去浙江建德一个农村住了几年。

余晓在自驾的路上

2020年,我又去自驾游了半年。途径很多农村,发现很多老人家一年到头也用不了多少钱,生活照样在过,那为什么我不可以?

后来我也去建德农村一个寺庙住了半年,每天在庙里打坐思考,去周围的树林散步,其实就图清静。

乳山银滩来往大多是游客,很多人来这里,花3万买一个房子的车库,随便装修一下就入住了。再在门口种点菜,一年的生活费也不过几千块。我现在租房只要375块,水电一共50,其他方面除了一日三餐几乎没有开销了。

我也没有刻意去过极简生活,我的消费观一直是这样,而不是为了Fire强行改变自己。

我也没有彻底和外界失去联系,在各个平台开设了账号,会跟大家交流关于Fire、以及小镇房价这样的问题。每个月自媒体的收入大概600到800元。然后把之前工作的钱放银行里,就是保本理财。

余晓曾居住的浙江建德某农村

我现在生活非常平静简单。早上起来吃完饭,我会泡一杯茶,下午去海边散步,偶尔看看游戏直播,骑自行车运动一下。

我也会拍视频,记录当地的风景,文章就是写生活流水账,可能提到自己腰痛、我做核酸碰到的人、我吃的午餐和我看到的游客。

对大部分人来说,日常是很琐碎的,但对我来说,意义不一样,因为我不想忘记,想给自己留下回忆的线索。

我发现生活被放大了,我对每个人每件事的感受力都更细腻了。

或者说,以前我的日常中,会用金钱衡量一件事的价值,但现在一件事已经无所谓重不重要,因为我吃饭就是吃饭,睡觉就是睡觉,我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它就是生活本身。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
  • 您已点过赞
    Fire的可能性=(Fire的生活观*清晰的规划*坚定的执行)^时代红利,无论是房地产红利、互联网红利,一个人不能绕开这些只谈努力。

    这句非常精辟。

    高收入,快速发展的时期,大家都对未来非常乐观,兼且工作繁忙的状态下,萌生fire的想法,并从budget的数据上验证了可行性,是非常正常的。

    但随着当前高通胀,高利率,房价和股价双跌的情况下,许多规划中的投资,都是损失大过回报。这会严重影响很多fire簇拥者们的短期与长远规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