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佩洛西“窜”或不“窜” 某些巨变都正发生 /

佩洛西“窜”或不“窜” 某些巨变都正发生

墙内自媒体海边的西塞罗文章:她会不会去,何时去?此后的中美之间又将发生什么。

美国的政治权利架构中,众议院议长是一个很微妙的地位。美国国会由参众两院组成,而参议院议长由副总统兼任。所以从政治地位上说,众议院议长似乎是仅次于总统、副总统之后的第三号人物。

但在实际权力运行过程中,众议院议长的身份似乎又远没有总统、副总统那么重要。

这是因为众议院议长自身其实也是众议员,而美国众议员们是每两年改选一届的,众议院议长今天可能还高高在上,但如果在大选或中期选举中落败,所在党失去了众议院多数党的地位甚至自己都失去了众议员的资格,那么他就必须交出法槌,沦为众议员少数党领袖、普通议员,甚至被赶出国会。

这种“刺激”的大起大落,导致了美国众议院的议长们(其实不仅是议长,议员也一样)会比参议员、政府内阁成员更积极更高调的做一些“秀”,来彰显自己的政治主张,进而在选民那里刷存在感。

从这个角度说,现任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确实是个非常“对口”她的职位的人——她在川普执政的中期选举中重获众议院法槌之后,当着川普面撕过他递来的文件,骂过川普是“最糟糕先生”。每每总是走在出风头的浪尖上。而且看的出,她非常享受这种“刺激”的感觉。

很难说佩洛西的性格是否真的如川普所言,就是个“疯婆娘”,只能说她的这个职位,以及美国民主党目前民心不保的地位,导致了这位众议院议长“疯”一点,对其党派似乎更有利。

而如果具体到外交上,众议院议长这种“官方”又不那么“官方”的身份就更让其作秀的自由度很大了。因为外交属于行政权的管辖范围,而美国外交部又是由国务卿领衔的,从出访重磅程度上讲,分量最重的当然是总统或(其实意义相近的)副总统访问,其次则为国务卿。这三巨头到访一个国家或地区,是标志美国本届政府的政策将发生转向的。

相比之下,“众议院议长访问”算是个什么等级呢?

众议长没有外交权,到了一地,没法与当地领导人真正谈成什么国家政府间的协调合作(请牢记众议长是立法权体系中的),更何况这个众议长两年可能就要一换,甚至(赶上今年这样的中期选举年)再过几个月马上就有可能换。所以众议长出访的态度,就真的是一场秀——甚至都不一定是国家的秀,而只是议长个人的秀。

但当国际环境和条件,让佩洛西能表演这种秀,而美国国内的民意势能又让她觉得这样“秀”有利可图的时候,她就会自认为理所应当的这样做——尤其是今年,美国中期选举在11月就要进行,佩洛西已经宣布参选了。

但民主党由选情不妙。以佩洛西那种十处敲锣九处有她的性格,此时若是不把其身份的微妙属性发挥到极致,反倒是奇怪了。

这就是近期闹得沸沸扬扬的佩洛西开启亚洲行,并有可能窜访中国台湾地区的原因所在。

以目前美国官方做出的种种表态来看,虽然拜登政府放了足够多的烟雾弹,一方面说佩洛西去台湾的行程只是“暂定”,一方面又说即便她去了也只代表她个人。但综合看来,佩洛西这一趟最终去台湾地区的可能性依然是极大的。

因为你要注意美国官方的用词,行程表上的台湾行程虽然只是“暂定”(tentative),但在英语中,这个“暂定”与很多中文媒体在翻译时误用的“待定”(pending)是很不一样的。

tentative意味着只要不发生什么必须改变行程的突发事件(地震、海啸、瘟疫、彗星撞地球、核大战爆发……),这个行程就不会在行程单上被抹去。所以这个词在力度上与“待定”根本不是一个概念。

所以目前情况很不乐观。

而从个人性格这个层面分析,佩洛西从来是以她的“敢想敢干”(低情商说的,就是川普说的“疯”)著称,并以其“疯”吸引好她这一口的选民。作为外交的“局外人”,佩洛西其实只关心美国国内的选民们对她去这一趟会怎么看。

而从美国国内来说,佩洛西窜访台湾将在美国政坛上引发的争议,其实要小于她前几年公开撕川普递给她的文件。当年那个事儿她都敢干,如今这个事儿,是找不到什么理由能吓住她的。

窜访台湾当然会造成中美关系极度紧张,但在佩洛西的算法里,给此事擦屁股这个活儿,是拜登和(国务卿)布林肯替她干的。对她个人来说,这趟去了她几乎零成本,不去则会毁掉这位老太太一辈子为自己经营的“拼命女三郎”的人设,还会给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等竞争对手留下话柄,骂她是“胆小鬼”。

实际上在佩洛西上飞机以前,与她在众议院相爱相杀多年的麦康奈尔早就放出话来了,鼓励她“大胆行动”,还说若她这趟不去,就相当于在中国面前示弱——这就是把佩洛西架在火上烤,这老太太只要不想被她这位老对手烤熟,横竖总要想办法在台北桃园机场落地的。

更毋宁说,此次佩洛西领衔的众议院团队,想要籍此拜票的可不只有她一个人,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在出访团队名单中,至少还包括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格雷戈里·米克斯等重量级议员,也就是说此行带有美国议院群体意志的色彩,在窜访台湾的行程已经被“tentative”的情况下,想要催动行程改变所需的政治动量将是极大的。拜登现在亲发“十二道金牌”去拦估计都未必管用,因为在美国的政治架构中,议员们并不听总统的,反倒是弱势总统经常要围着本党议员的意志转圈。

所以综合分析下来,目前没有足够的理由,证明佩洛西对台湾的窜访能在最后一刻停下来。

实际上,从佩洛西此次东亚行,先新加坡,马来西亚,再韩国、日本的行程安排看。就很像是在为其落地台湾地区预留足够的空间。佩洛西窜访台湾的时间可能发生到韩国前或韩国后,也就是8月3日或5日,当天去当天走,然后前往日本或韩国,将此行的爆炸性做一定程度的“掩埋”。

当然,以上仅仅是基于“政治力学”所做的分析,时间不到,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如果佩洛西在最后时刻取消了这个计划,中美之间能规避掉这场外交地震,当然对两国关系和国际整体政治格局是最为有利的。我们希望能如此,这样大家都能再多过几天安生日子。

只是我必须提醒的是,此次佩洛西来,无论到不到中国台湾去“窜”这一趟,中美之间未来很多事情都会发生,究其原因,是因为此行意味着当年中美建交时,两国为彼此关系擦碰所预留的“模糊地带”正在急速消失。未来双方不得不都把自己的态度搞得更加明确,而明确了,就一定难免发生冲突。

非常巧,中美之间上一次出现类似的趋势,是在1996年第三次台海危机之后。

1997年的夏天,时任美国众议院议长的金里奇也曾窜访台湾,李登辉亲自接待。当时考虑到国力和香港回归等因素,中方的表态是极为克制、隐忍的。

可是此行之后,中美之间的高风险性冲突依然急速增加。

1999年的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炸事件,2001年4月的南海撞击事件,将当时的中美两国几乎推向了类似美苏古巴导弹危机时代的关系危机边缘。

如果不是2001年发生的911恐袭彻底改变了美国当时的战略方向,我方领导人又第一时间致电慰问释放了足够的善意,中美两艘巨轮之间的空间重新拉开。那么中美之间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中国又能否赢得之后二十年、整整一代人和平稳定的发展时间?这本来都是未知数。

所以从政治力学上看,911事件,确实是一场改变全球所有人,尤其是中美民众命运的“意外推动”。

而如今,距离上一次金里奇窜访台湾,整整25年过去了,历史的轮盘又播回到了当初的那个节点上,无论佩洛西的这次窜访能否成型,接下来中美两国之间将要发生,似乎不那么难以猜测,又让人不敢那么轻易的去想去猜。

行文至此,我突然想问一句:25年前,当上一个美国众议长窜访台湾时,您当时在做什么?

25年前,我还是个刚上小学的孩子,当时的我,并不知道此生等待着我的是什么。

而如今想来,我很感谢这25年,感谢在我的青春时光中,迎接我的是和平、稳定与发展,而不是动乱、对抗,甚至战争。

25年,弹指一挥间,当年的孩子们都已经长成了父母,父母们又有了自己的孩子。作为亲历了中国有史以来可能发展最为迅速,人民生活幸福指数最高的一代人,我想每个人都发自内心的希望,这种幸福能够持续下去,直到我们的孩子,我们孩子的孩子,也能这样平和、幸福的成长、相爱、平静的过完此生。

小筑暂高枕,忧时旧有盟。

呼樽来揖客,挥麈坐谈兵。

云护牙签满,星含宝剑横。

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

这两天在家,想起了老乡戚继光,就引他的这首诗以明心志吧。像佩洛西这样的政治人物,也许会有意追求刺激并“贯彻到底”,以谋取自己的利益。

但对于我们这些太平日子轻易就会被打碎的升斗小民来说——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

戚武毅公不是升斗小民,却有这份体恤民情的心意,真的难得,所以他无愧为英雄。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