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1亿美金 赎回集中营里错过的爱情 /

1亿美金 赎回集中营里错过的爱情

1亿美金揭开的秘密

1905年,24岁的毕加索创作了《拿烟斗的男孩》,画面集中展现了一位表情有点忧郁的青春期男孩,他身穿蓝色服装,头戴花冠,手里拿着一支烟斗,画面的背景是两大束色彩艳丽的鲜花。

这幅画被誉为“具有达芬奇《蒙娜丽莎》似的神秘,梵高《嘉舍医生的画像》似的忧郁的唯美之作。”它也是毕加索一生中很有代表性、也很经典的作品之一。

这幅画在2004年伦敦举行的苏富比拍卖会上以1.04亿美元的价格被一位神秘的收藏者所得,打破了14年前梵高名画7800万美金的记录,创造了世界名画拍卖史的新纪录。

2004 年11月20日,一位德国富商的辞世,让这位神秘收藏者浮出了水面。直到这时,人们才惊奇地发现,这幅名画背后有一个凄美的故事。

《拿烟斗的男孩》是毕加索走过蓝色时期(1901 ~1904),进入了粉红时期(1905 ~1906)的代表作。

蓝色时期的毕加索刚到巴黎,看到他的好朋友卡萨吉马斯为情自杀,因此陷入了情感低潮。于是蓝色这一代表孤独和悲伤的色彩,主导了他这个时期的作品。

几年后,毕加索遇到了他的初恋奥利维亚,这才逐渐从忧郁的情绪中走出,进入到了他艺术创造的第二个重要时期,粉红时期。

在这幅《拿烟斗的男孩》中,毕加索用粉红的背景,衬托身着蓝色衣服的小男孩,正好体现了从蓝色时期到粉色时期的过渡,成为毕加索艺术创作的经典代表作之一。

战争中,一列火车分离青梅竹马的爱情

几经转手,这幅画最后被德国的犹太巨富格奥尔格先生收藏。

格奥尔格先生有一个世交好友,名叫里查·霍夫曼,是一位来自美国的瓷器商。霍夫曼先生的爱女贝蒂,比格奥尔格的儿子史蒂夫小一岁,两人从小青梅竹马。

那时,贝蒂一直以为史蒂夫,就是这幅《拿烟斗的男孩》的模特。因为画中的少年与史蒂夫,无论是相貌还是神态气质上,都太像了。

为此,贝蒂还为史蒂夫画了一幅,手持烟斗站在画前的素描,送给史蒂夫。史蒂夫第一次吻了他心仪的女孩。

贝蒂总爱把自己的愿望写在小纸条上贴在《拿烟斗的男孩》的背后,而史蒂夫看到后总是努力实现她的愿望,有一次,贝蒂在这幅画后的纸条上表示:“我想要去维也纳听音乐会。” 为了实现小恋人的愿望,勇敢的小史蒂夫竟带着她坐了12个小时的火车偷偷去了维也纳。结果一下火车就被他父亲派来的人带回了柏林。那年,史蒂夫13岁。

1937年1月,战争的乌云笼罩了德国上空。在柏林的犹太人,更是被大批地送进了集中营。然而,此时的格奥尔格先生,一时难以脱身。情急之下,决定让贝蒂一家人带着史蒂夫,先撤离德国。

但是他们到了登车时才发现,史蒂夫的名字,竟被调到了下一趟火车的旅客名单上。不管霍夫曼先生如何同军方交涉,史蒂夫还是没有被获准与贝蒂登上同一辆火车。无奈,霍夫曼先生决定先到伦敦,等着史蒂夫。

一对少年情侣在车站洒泪告别。火车渐行渐远,史蒂夫把右手贴在了前胸,示意贝蒂无论发生什么,他的心都永远跟她在一起。

可是,第二辆火车没有开出柏林。

回到美国后的霍夫曼一家,在时刻关注着战局的变化。战后,霍夫曼与女儿马上奔赴德国,开始了寻找格奥尔格一家的艰难旅程。

父女俩几乎走遍了德国境内所有犹太人安置点,然而,一无所获。贝蒂再次带着破碎的心,离开了德国。

1949年,贝蒂嫁给了长她六岁的约克·格鲁尼。1950年,贝蒂跟随新婚的丈夫,以美国驻英国大使夫人的身份,来到了伦敦。

一天,丈夫告诉贝蒂一个消息,最近苏富比拍卖行正在举行拍卖,有许多犹太人为了筹备资金,纷纷拍卖家族的艺术藏品。

格奥尔格家族是德国著名的巨富,艺术藏品甚丰。贝蒂想,也许能在那里碰上格奥尔格家族的成员,打听到史蒂夫的下落。于是,贝蒂就来到了拍卖现场。

遗憾的是,贝蒂并没有得到任何史蒂夫的消息。

正当贝蒂准备回家的时候,她忽然惊异地听到了一幅画的名字:“毕加索《拿烟斗的男孩》,曾经的所属人不详,是盟军从德国缴获的战利品,一万美金起价。”

贝蒂只觉得头 “轰”的一声响。透过泪眼望去,那幅画虽然经历过战争的创伤,却依旧完好无缺。

于是,贝蒂想都不想,就举起了牌子。最后,竞拍的价位被提到了2.8万美金,就当时的世界名画拍卖来说,这个价位已经到了无人问津的高价。第三声询问过后,木棰落下,这幅画终于落到了贝蒂的手中。

贝蒂捧着画回到家中。一路上,她的眼泪没有断过,她很清楚这幅画的遭遇,正是史蒂夫一家遭遇的缩影。而自己捧着的,正是那少年的心。

直到五年后,格鲁尼先生结束了任期,回到波士顿时,这幅画才跟随着格鲁尼夫妇,回到了美国。

“你好吗?我的小贝蒂”

十年之内,贝蒂的三个孩子相继问世。她活跃于美国上流社会的社交界,用自己和丈夫家族的声望,来影响更多的美国人,关心犹太人的命运和他们战后的重建事业。贝蒂自己还亲自担任了 “流亡美国犹太人委员会”的顾问。

贝蒂的人生开始变得充实而快乐,战争的阴影正一点一点地,从她的心里驱散。虽然在梦里,她依旧会见到她儿时的恋人,但是,已经成为母亲的贝蒂,更希望史蒂夫在天国里,能够幸福、快乐。

1965年10月里的一天,正在花园中修剪花草的贝蒂,看见仆人带着一位陌生客人到了自己的面前。他用大海一样深情的眼睛看着贝蒂,然后缓缓地摘下了帽子,微微地向贝蒂鞠了一个躬。他轻声地对贝蒂说道:“你好吗?我的小贝蒂。”

听到他说的德语,贝蒂的脸失去了血色,手中的花剪掉到了地上。那声音虽然已经不是她熟悉的少年的嗓音,但是那种称呼她的方式,只属于一个人的!

是的,28年前没能从柏林火车站驶出的命运火车,今天开出来了。

他就是史蒂夫 · 格奥尔格。在波兰的纳粹集中营里,他目睹了父亲死在纳粹的毒气室里,母亲死在了纳粹的机关枪下。最后关头,他居然在死人堆里,被美国士兵解救了出来。

由于史蒂夫当时染上了肺病,生命垂危,被送往波兰的一家医院。一年后他用顽强的毅力战胜死神,并返回德国。

史蒂夫用了两年时间,试图挽救家族在战争中失去的巨大财产。同时,他开始自学经济和法律。

1955年,他在伦敦出差时,无意中在《泰晤士报》上,看到了美国驻英国大使夫妇,为爱因斯坦举行追悼会的照片。他敏锐地从照片上感到,大使夫人就是他的小贝蒂。

他辗转打听到贝蒂的情况,知道她已成为了母亲,丈夫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绅士,史蒂夫心中既欢喜又怅然。他知道他们已经分别了近十八年,虽然对于自己来说,战争是永远无法愈合的创痛,但是对于贝蒂来说,也许她更想忘记那一段历史。

史蒂夫忍痛没有去美国寻找贝蒂,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家族事业的振兴上。然后十年后的一天,他在与朋友闲聊中,突然得知格鲁尼夫人,收藏了一幅毕加索的名画《拿烟斗的男孩》。

可以想象史蒂夫在听到这个消息时,内心有多么震撼。他再也忍不住了,第二天,就办理了去美国的签证。

当泪水把他们两人的衣襟打湿之后,贝蒂挽着史蒂夫的手臂来到了书房,给他看那幅《拿烟斗的男孩》。

他见到了格鲁尼先生,两个男人虽然第一次见面,却有一种老友重逢的感觉。他们只迟疑了一秒钟,然后就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而史蒂夫对格鲁尼所说的第一句话是:

“我从懂事起就有一个心愿,那就是希望贝蒂一生幸福,而你做到了,我也许没有资格说这句话,但是我很想说谢谢你。”

格鲁尼夫妇试图挽留史蒂夫,在家里多住几天,但是史蒂夫执意早日返回柏林。临行前,贝蒂坚持把那幅画还给史蒂夫,史蒂夫这样说道:你有两个理由必须拥有这幅画:

一、你替我的父母保全了这幅画,使它避免落入他人手中,他们一定非常欣慰;

二、对于我来说这幅画里有太多的记忆,它在你的手里,意味着你没有把我忘记,至少这是我活下去的理由和勇气。

1996年,格鲁尼先生辞世。两年后,贝蒂的健康严重恶化,她再次致电史蒂夫,希望他能够在活着的时候,收回他家族的画。史蒂夫亲自到美国看望了贝蒂,并且说服她打消了这个想法。

由此,贝蒂留下遗嘱:如果在她死后,史蒂夫先生依旧拒绝接受这幅画,那么她的孩子们可以将这幅画拍卖。

拍卖收入三分之一留给她的子女,三分之一捐给世界残疾儿童基金会,三分之一捐给以史蒂夫 · 格奥尔格先生命名的任何慈善机构。

2003年底,贝蒂辞世一年半后,她的后人决定拍卖此画。1.04 亿美元的天价,成为当时世界上最贵的油画。但是,收藏者却长久地缄默着。

直到 2004年11月史蒂夫辞世,他的后人奉他的遗嘱,将一封有史蒂夫亲笔签名的信,转给贝蒂的后人时,人们才知道那神秘的收藏者正是史蒂夫本人。据说,在史蒂夫走向人生尽头的日子里,他常常凝视着这幅画......

那是一段13岁少年意气风发,带着小恋人坐十几个小时火车前往维也纳听音乐会的恋情;

那是一段在战乱中凄美悲凉的离别;

也是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