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以"统一教"为由清理安倍派 岸田重新组阁 /

以"统一教"为由清理安倍派 岸田重新组阁

当地时间8月10日下午,日本(专题)政府公布阁僚名册,这意味着第二届岸田改组内阁即将启动。当晚,首相岸田文雄将带领新内阁成员,身穿燕尾服在东京的首相官邸隆重亮相。

新内阁共有19名成员,其中9人为首次入阁,包括总务大臣寺田稔、环境大臣西村 明宏、法务大臣叶梨康弘、文部科学大臣永冈桂子、地方创生担当大臣冈田直树、农林水产大臣野村哲郎、国家公安委员会委员长谷公一、少子化担当大臣小仓将信、复兴大臣秋叶贤也。

有5人属再次入阁,包括厚生劳动大臣加藤胜信、防卫大臣浜田靖一、经济产业大臣西村康稔、数码担当大臣河野太郎以及经济安保大臣高市早苗。至此,包括确定留任的内阁官房长官松野博一、财务大臣铃木俊一、外务大臣林芳正、国土交通大臣齐藤铁夫、经济再生担当大臣山际大志郎,岸田新内阁阵容最终确定。

◆岸田新内阁成员名单出炉

8月10日上午,备受关注的日本执政党自民党四大要职人事方案也基本确定。由远藤利明出任自民党总务会长、萩生田光一出任政务调查会长、森山裕出任选举对策委员长,副总裁麻生太郎、干事长茂木敏充继续留任。

8月10日,日本自民党重要职位人事方案确定。

此刻的日本政坛正在经历多事之秋。不久前的7月8日,前首相安倍晋三在奈良街头演讲时遇袭,不幸身亡。日本政府决定在今年9月为其举行国葬。因此当下,日本议员们的口头禅是“国葬之前停止攻击”然而,一场激烈的混战早已开启。

日本企业(中国)研究院执行院长陈言向“全球报姐”表示,安倍遇袭后,岸田内阁在参议院选举中大获全胜。岸田想通过改组内阁的方式,确立其在自民党内的权威。“在政治范围内,岸田希望能强化其所在的宏池会(岸田派)的作用,并有意削弱清和会(安倍派)的势力。”

参考安倍的组阁方式,与“统一教”撇清关系

从宣布内阁改组到予以实施,岸田仅用了4天。

8月6日,他在广岛市出席原子弹轰炸77周年纪念活动期间宣布,将重新改组内阁,“以提振民众对日本政府的信心”。他在列举了新冠疫情、物价上涨、俄乌冲突、台海局势及强化防卫能力等政策议题后说,决定于8月10日大规模改组内阁。

闪电般的人事变动让日本政界颇感震惊。此时,死于非命的安倍仍处于丧葬期。

据悉,打算大变身的岸田对周边人说“一切都由我来决定”。当他告知联合执政的公明党这一消息时,后者以“突然进行人事调整会导致执政党内部混乱”为由表示反对。但岸田坚决表态说:“这是已经决定的事情。”

据岸田周边人士解释:“如果时间太晚,首相很难按照自己的意愿进行人事调整了。当下的时机是为了确保首相的自主选择权。”

岸田此次参考的正是安倍2017年8月进行过的内阁改组方式。当时,由于内阁支持率连续下跌,自民党在之前的东京都议会选举中惨败;为了提振政权,安倍将原定日程提前,通过大规模改组更换了内阁成员。

作为日本最高权力者,岸田之所以急于进行人事调整也源于舆论环境:对安倍进行国葬的决定导致民间批评声高涨,舆论不断曝出自民党与“世界和平统一家庭联合会”(即“统一教”)的密切关系。与此同时,日元贬值导致物价高涨、新一波疫情来袭都给岸田政权带来强烈的危机感。

这些因素导致其内阁支持率不断下跌。日本《读卖新闻》8月5日至7日实施的全国舆论调查显示,岸田内阁的支持率为57%,相比于上次参议院选举后的舆论调查(7月11日至12日)下跌了8个百分点。

日本众议院前议员小池政就向“全球报姐”分析道,如果等到“统一教”与自民党之间的关系变得更清晰,岸田政权支持率将会进一步下滑。“9月还将举行安倍的国葬,在此之前,岸田希望能降低国民对现政权的疑虑。”

“我个人与该团体没有关系。”岸田文雄在8月6日的记者会上撇清与“统一教”的关系。岸田还说,要求内阁成员“不管是被委任还是已经在任的内阁大臣、副大臣,都要诚实审查和汇报自己与该组织的关系”,以打消民众对政府的疑虑。他甚至放出狠话:“一旦发现虚假申报,此人将立即被罢免。”

岸田要求内阁成员要汇报自己与“统一教”的关系。

由于安倍的外祖父、前首相岸信介与“统一教”关系密切,安倍生前领导的派系中亦有不少政治家与“统一教”有牵连。改组前的官僚中,萩生田光一、末松信介、二之汤智、岸信夫、山口壮、小林鹰之、野田圣子等7人已明确与“统一教”有交集。因而在最终名单中,这7人均未进入内阁。

不过,就在新内阁名单正式公布前,候任厚生劳动大臣加藤胜信、候任经济再生担当大臣山际大志郎、侯任总务大臣寺田稔和候任环境大臣西村明宏接连承认,自己与韩国“统一教”之间存在关系。有日本网民批评称:“岸田在人事上完全失误了。”

有分析认为,岸田是为了避开在秋季临时国会上被在野党追责,所以更换了与“统一教”有关的阁僚,以谋求重新提振政权。陈言坦言:“安倍派的大量成员都与‘统一教’有关联。近几日,岸田经常谈论‘统一教’问题,实际上是想借这个机会削弱安倍派的气焰。”

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王新生向“全球报姐”评价说,此次岸田内阁改组,一方面是要与“统一教”划清界限,起用更多新面孔;另一方面也要照顾到左、中、右各方势力,为将来自己离开首相之位做出布局。

安倍胞弟被撤换,新任防长刚窜访台湾(专题)

安倍遇袭后的内阁改组,安倍胞弟、前防卫大臣岸信夫是最先被换掉的人。

岸信夫

最直接原因是岸信夫的身体出现了问题。“他从一开始靠一根拐杖走路,到现在变成两根拐杖,最近不得不坐轮椅出行。国会因此为他设立了专门的答辩席。此外他时常口齿不清、声音嘶哑。”官邸相关人士透露,“可以明显看出,他的病情恶化了。”

更多的传言是他患上了一种与脊髓有关的罕见病,走路出现障碍是因为神经系统受损。“别说留任防卫大臣了,就连参加下届众议院选举都难。”上述人士说。

此前,安倍与岸信夫一起向岸田内阁提出“要落实顺应时代的防卫政策”的要求,安倍还多次表示希望胞弟的任期能够延长,结果未能如愿。最终,岸信夫被任命为负责国家安保事务的首相辅佐官。

今年年底前,日本将修订包括《国家安全保障战略》在内的三份安保文件。在台海局势日益紧张的背景下,秋季临时国会的一大焦点将是安保领域。接任岸信夫的人,并非是早先传出的前首相福田康夫之子福田达夫,而是曾担任过防卫大臣的浜田靖一。

浜田靖一

就在7月底,浜田靖一与另三位国会议员窜访中国台湾,就所谓“台湾有事”与台有关方面交换意见。陈言分析道:“浜田靖一在对华问题上一向十分强硬。未来,在日本增加军费以及对华关系上,他与岸信夫时期不会有太大不同。他的存在只会让岸田内阁调整对华关系的可能性降低。”

陈言还提到,在其他内阁成员中,出任经济安保大臣的高市早苗也将在经济安保方面,特别是半导体、电池、尖端医疗、供应链等领域强调与中国“脱钩”。“与此同时,留任的外务大臣林芳正近期在台湾问题上的表态令人失望,不过这也反映出宏池会(岸田派)如今的对华态度。”宏池会过去被视为自民党内的“鸽派”,一向重视与中韩等东亚周边国家的关系。

高市早苗

由此来看,此次人事调整几乎考虑到各派系的意愿,平均分配了人选。舆论一度怀疑,这样的安排是否做到了人尽其才?

对此,一位官邸相关人士解释道:“岸田的人事方针就是重视平衡。虽然不排除关照某个特定派系,但内阁人事安排是以自民党党内稳定为优先考虑的。”

从名单来看,本届内阁中共有四位安倍派成员,分别是西村明宏、松野博一、西村康稔和冈田直树,人数与上届内阁持平。小池政就对此分析道:“此次人事安排优先考虑了自民党内各派系间的融合。特别是为了防止安倍派不满,将四位安倍派成员安排入阁。另外,给予有可能成为下届自民党总裁的河野太郎和高市早苗一个级别较低的大臣之位,也是在试图打压他们。”

王新生分析称,岸田虽说以与“统一教”划清界限为借口,试图对安倍派进行打压,但依然让安倍派成员松野博一留任官房长官这样的重要位置,也表示出对安倍派有所顾虑。

不过,他指出,如今安倍派改为7人集体领导体制,其势力难以发挥出来。与此同时,防卫大臣浜田靖一在自民党内属于无派系,在党内影响力其实不大。或许岸田这么做也是防止防卫议题被某个派系所左右。此外,日美7月底刚刚举行了经济版“2+2”会谈,此时安排对华强硬的高市早苗出任经济安保大臣,也有顾及美方感受的考虑。

努力团结自民党,拉拢最小派阀

8月9日,岸田在长崎市举行的记者会上直言:“为了突破困局,政府和执政党的团结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此次内阁改组将在这一认识之下进行。”

对岸田而言,相比于改组内阁,更难应对的是自民党内最大派阀安倍派的内部动荡。岸田一面想在人事安排中体现“岸田色彩”,一面为了保持政权的稳定运营,不得不做出艰难取舍。

岸田更难以应对的是自民党最大派系安倍派的动荡。

自民党共有七大派阀,按照当前人数规模,分别是安倍派(清和政策研究会,97人)、茂木派(平成研究会,54人)、麻生派(志公会,50人)、岸田派(宏池会,43人)、二阶派(志帅会,43人)、森山派(近未来政治研究会,7人)和无派系(87人)。

其中,备受关注的是被视为安倍继承者的萩生田光一的命运。安倍曾向周围人说,“希望他有一天能够继承派系。”此次他虽然被踢出内阁,却被委任为自民党四大要职之一的政调会长。

◆萩生田光一

在安倍派中,萩生田光一的议员经历较浅,只当选过六次众议院议员。此前担任经济产业大臣期间,他也未能处理好诸如应对能源危机、处理福岛核废水问题以及推进去碳化等多项议题。

岸田之所以重用萩生田光一,也是借此表达对安倍派的重视。毕竟,他需要保守势力在安倍去世后起到稳定政权的作用。萩生田光一也能借此机会提高自己在党内的存在感。

但让资历尚浅的萩生田光一担任要职,恐怕会让安倍派内部产生不和谐的声音。有自民党人士认为,“这也是岸田的目的。如果安倍派分裂,对他是有利的。”

此外,岸田还起用了党内最小派阀首领、前自民党国会对策委员长森山裕担任自民党选举对策委员长。这被视为有意拉拢党内“非主流派”,以示团结。森山裕与前首相菅义伟、前干事长二阶俊博走得很近,与岸田则保持距离。一位二阶派干部透露,8月9日一早接到了森山有意任职的电话,“总体而言这是一个平稳的人事安排,预示着政权将会稳定下来”。

日本共同社解读道,岸田此次改组内阁及调整自民党高层人事,重视团结党内不同派系,尤其党内第一大派系安倍派,以及在去年党首选举中支持对手而备受冷落的非主流派,包括前干事长二阶俊博领导的二阶派、森山裕领导的森山派和无派系的前首相菅义伟等人。此前有知情人士透露,岸田最初寻求让前首相菅义伟担任副首相,但菅义伟在8月8日录制电视节目时明确表示“没有入阁的考虑”。

由于安倍突然离世,自民党内发生了不小的地震。也有看法认为,岸田在自己的“岸田笔记”上写满了人事构想,却未注意到近十年间,自民党正是因为安倍这样一位“领袖人物”才维持了稳定。官僚出身的岸田,很难发挥像安倍那样的围拢作用。而一旦安倍派瓦解,或将导致整个自民党“空中解体”。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