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他靠吃软饭吃到传奇 骗富婆2亿遗产 /

他靠吃软饭吃到传奇 骗富婆2亿遗产

今天的瓜,多少有点颠覆以往的认知。现在大家喜欢调侃的“年少不知富婆香”,是男主角杨寅早就玩剩下的。要知道,他不仅傍上了富婆,还带上老婆孩子一起住进富婆的别墅!

这则横跨十余年、金额超两亿的跨国诈骗大案,在今年6月终于落下帷幕。

案发于新加坡,在本地沸沸扬扬,以至于热心的新加坡网友做了百科页面来连载吃瓜——

《杨寅传》。

仅仅高中毕业的杨寅,用三年时间,骗取了2亿遗产。《寄生虫》和《安娜》的编剧要是看到这个真实故事,都得叹息自己的脑洞还是不够大。杨寅,一个前中国导游,以一己之力成为了新加坡人心中的“传奇”。

110万元为新币,约合人民币(专题)550万元

1

不做道德判断的话,杨寅是很可以夸一句“天道酬勤”的。

时间回溯到2006年,当时32岁的杨寅还是杭州的一个导游。

仅有高中文凭的他,凭借导游业务能力过硬获得了外派到新加坡参加展会的机会。也正是这一次外派,让这个总是做好准备的人,遇到了命中的“机会”。

〓 杨寅年轻时候

在新加坡,八面玲珑的杨寅认识了很多新加坡华人(专题),其中就有富婆的好友张碧贞。经她引荐,杨寅见到了富婆钟庆春。

网友所做的《杨寅传》中,张碧珍的角色介绍

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杨寅有眼力见地猜到了富婆的爱好,他告诉富婆自己很热爱(电视剧)绘画,富婆随即邀请他来参观了自己的豪宅

富婆在新加坡的豪宅位于杨厝港日落通道,占地面积约1500平,到过这个豪宅的人回忆说,豪宅的两间画廊的墙壁挂满画作,桌椅上摆满艺术品,还有很多古董家私,只留下窄窄的路让人走,“我不懂鉴赏艺术品,但光看就觉得价值连城”。

不知道杨寅第一次踏进这座豪宅是不是同样的感受,但这位优秀导游的敏锐嗅觉,一定已经嗅到了财富的味道了,此时富婆已经79岁,无儿无女。

一年后,2007年,富婆的老伴过世,伤心之下,富婆来到中国散心,理所当然地选择了杨寅当导游,这次的接触,正式开启了杨寅从穷导游到富少的财富篇章。

富婆在中国旅行的行程,杨寅安排得十分妥帖,全程精心照料。据好友回忆,富婆一直赞不绝口。

富婆回到新加坡后,杨寅便趁热打铁,不停给富婆寄信。他在信里写道:

“两人的心紧紧地贴在一起(电视剧),永不分离”。

坚持通信一年后,杨寅以要来探望富婆为由,请富婆帮他办理新加坡签证。

顺利来到新加坡后,他便直接住进了富婆的别墅。

富婆价值约合1.8亿人民币的豪宅

此后,杨寅唯一的工作就是讨取富婆欢心,家里的仆人和外人经常看到杨寅搂抱和亲吻富婆,在单独的房间里谈话,并自称自己是乖孙。

自此,杨寅便过上了锦衣玉食的生活。

每天,杨寅睡到早上10时后才起身,“除了刷牙洗漱外,都由女佣照顾”。

这一住,就是6年。

转眼,富婆已经83岁了,杨寅说自己能帮她管理财产。在“乖孙”的连哄带骗下,富婆同意了,甚至还修改遗嘱,把财产继承人改成了杨寅。

2012年的时候,富婆又签署了持久授权书,杨寅成为了富婆的法定监护人。这一来,遗产可谓是牢牢把握在手里了。

得了便宜还卖乖

三年之内稳握2亿遗产,如此大的成就已经足以让杨寅自豪了。但作为一个“顾家”的男人,他的野心不止于此。

实际上,杨寅在国内是有家室的,有妻子和两个小孩。但他从来没对富婆提起过,富婆对此也一无所知。

到新加坡的5年间,他的出境记录达43次。后来,可能是觉得往来太折腾,杨寅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接老婆孩子过来!

杨寅告诉富婆他要接国内的朋友过来玩。富婆深信不疑,还秉着来者都是客的礼仪,还嘱咐家里佣人一定伺候周到。

就这样,杨寅把一家人都送进了别墅。并且以主人的姿态,大摇大摆使唤家里的佣人。

为了不被揭穿,杨寅开始隔绝富婆的社交圈。以前,富婆的家门常常打开,好让邻居们来探望,但杨寅来之后,包括富婆的闺蜜张碧贞,都被拒之门外。

至此,杨寅可谓是意气风华。

上亿财产,妻儿团聚,全靠三寸不烂之舌就轻松得手。

他在微博上炫耀:

“让财库朝5000万进军!”

富婆当时已经84岁高龄了,杨寅梦想中财富自由的日子,指日可待。

2

然而,天不遂人愿,《杨寅传》故事才进行到第三集,美梦就中断了。

2012年,介绍杨寅给富婆认识的富婆好友张碧贞,得知杨寅获得富婆的监护权,并已经获得新加坡的永久居留权后,终于忍无可忍,设法联系到了富婆的外甥女莫翠玲。

富婆的外甥女也是个果断的人,听闻此消息,当即就拍板要把自己的姑姑解救出来,并起诉杨寅。有了真正的家人,杨寅的假把式很快就原形毕露了。

法庭记录显示,骗取财产的过程中,杨寅可谓榨干了富婆的每一滴利用价值。

他的骚操作很多,首先,是伪造居留文件。

为了把握住这个衣食无忧的机会,杨寅以要一直留在新加坡照顾富婆为由,向富婆表示想要移民(专题)新加坡。

对于多数人来说,移民的路径只能是在当地找到工作、待满年限然后拿永居。但是很显然,高中生杨寅除了哄骗富婆,并没有这样的能力。

正常路径走不通,杨寅便让富婆出资为他开设了一个舞蹈公司,他成了联席董事。这样一来,不仅他可以很快拿到新加坡永居资格,他的妻儿也可以共同获得永居资格。而这个公司完全就是空壳,靠做假账来满足移民要求。

新加坡当局还发现,在他提交的移民申请资料里,学历为北京财经贸易学院的全日制本科,然而这个学校是一个完全的野鸡学校,而且学历时间也明显出现了造假,很有可能,他一天都没去过。

其次,除了伪造居留文件以外,杨寅还先将能挪用的资金都转移回了国内父母的账户上,共涉及110万新币,约人民币550万元。

而最初,杨寅是以热爱绘画为由头参观的富婆的豪宅,后来杨寅也称要帮富婆收藏画作,他砸约人民币250万元购买了六张画作,其中一幅号称是徐悲鸿的《饮马图》。

他被捕之后这幅画在他的行李箱里被翻了出来,不仅画名是错的,马还少了一条腿,这幅“名作”被他整整齐齐叠了五折放进了信封里。

还有更多的手脚,因为没有确凿的证据无法成为呈堂证供。

据富婆的外甥女所言,在他的代持之下,富婆的银行存款和单位信托投资原本多达274万新币(约人民币1350万),他被捕后发现账户上已不足一万新币。

且豪宅里的名画古玩大量不翼而飞,不过杨寅对此拒不承认,此前称“热爱绘画”的他说,自己对这些东西的价值一无所知。

对于遗嘱里他要继承的豪宅,他说自己只知道豪宅是富婆的,但不知道有多大。

可能是财富来得过于简单,以至于被捕之后,杨寅还很委屈,说自己拿富婆当亲人,想一辈子对她好。简单来说:杨寅觉得自己是清白的,一片孝心。

他的不知廉耻很可能是一脉相承,杨寅被捕后,杨寅父母对媒体说,自己儿子为了到新加坡照顾他口中的“奶奶”,牺牲了家庭和工作。

而他的妻子更是大义凛然,称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歪。

是的,富婆只是差点失去了2亿财产,而杨寅可是付出了5年躺在豪宅的青春啊。

3

年迈的富婆好骗,法官可没有那么好忽悠。

被起诉后,为了洗脱罪名,杨寅打起了亲情牌,讲述他对富婆多么的孝顺,每天陪她聊天看电视节目,每周一起上超市,还拿出一张他为她剪脚趾甲的照片:

可惜杨寅的文化水平可能没有让他意识到照片的时间是可以追溯的,这张照片被发现是他被起诉期间才临时拍摄的。紧接着不断的铁证出现,杨寅没有更多可以辩驳的,于是转为求情,求法官念在他认罪,又是初犯,又上有老下有小,减轻刑罚。但法官并没有接受,杨寅显然是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才选择认罪,且他的父母年迈,富婆又何尝不是,杨寅的欺骗行为非常恶劣。

但因为诸如变卖豪宅画作等证据难以收集,杨寅最终只以做假账、失信富婆110万新币、伪造移民文件这几项罪名被判处8年2个月的的监禁,并返还富婆110万新币。

所以虽然2亿遗产梦碎,实际上,还有500多万新币(约2000万人民币)不知去向,富婆的侄女称是被杨寅转移回了国内,她将持续追究这笔款项。但实际上,因为跨国,追回来的希望,非常渺茫。也就是说,哪怕没有成功继承遗产,杨寅在14年时间里,也净赚了2000万人民币,而其中前6年在别墅中锦衣玉食,后面8年哪怕是在新加坡监狱,也不至于很苦——新加坡监狱中,犯人每天可以有一个小时玩桌游或者看电视,每天5点,还可以玩一个半小时的平板电脑。而饭菜,还有“普通,无肉,软食,无辣椒,低嘌呤,无糖”等任选。说是他富贵险中求,都对不起险这个字。杨寅入狱后,有网友翻到了他早年写的17条致富箴言,那会他还是一个勤奋的导游,每日起早贪黑带着游客在西湖游览,梦想着早日通过拼搏实现财富自由。

一共16条,其中第6条赫然写着“天下无事不可为,但商人有所为有所不为”。但年少时期许下的诺言还是没有走捷径那么诱人,同样是动动嘴皮子,哄富婆可比当导游轻松多了。今年6月9号,杨寅出狱回到中国,剩下对他的制裁,只有中新两国的旅行社将他列入黑名单,不再允许他接待团体游客,但这个惩罚对于他获得的2000万来说,不痛不痒。

而本案的最大受害者富婆钟庆春,得知杨寅出狱的消息,看起来很淡然,只说了一句“庆幸他终于离开”。

虽然钱拿回来了,但是受的伤害再也无法弥补。对于垂垂老矣的她,钱财只是身外之物。杨寅入狱后,富婆钟庆春决定把豪宅卖出,所得收益在她死之后全部用于慈善。

富婆的身边人形容她是“一个安静的人”。不论是杨寅在的日子还是杨寅被捕后,钟庆春都没有透露过太多自己的情感。没有人知道她平静的外表下是否有着波涛汹涌的痛苦。

回过头来看,其实杨寅的骗局算不上多高明,但富婆依旧深陷其中,因为杨寅完全把握了孤寡老人孤独的心理,稍加哄骗,老人就愿意付出全部的信任。

而这个案子之所以让新加坡全国瞩目,是因为每个新加坡人都代入了钟庆春的角色里,随着新加坡老年化加剧,谁也不知道自己或是自己的亲人,会不会成为下一个钟庆春。

骗子可以以一个极小的代价,获得极大的收益。而骗子戳中的,正是人性普遍的弱点,谁也没办法说自己就能够经受考验。

其实,在国内,类似新闻也不鲜见——老人热爱买保健品,对保健品推销员比对子女还亲。

老人们愿意相信推销员的谎言也不肯听子女的劝导,是因为推销员给了他们想要的关怀和耐心,哪怕这些关怀是虚假的。

但如果在亲人身上感受到了同样的关心,他们又何尝会相信一个陌生人?

老人们愿意沉沦在这样的骗局里,因为用钱就可以换到在子女那得不到的情感支持与陪伴。

论坛里,大家都在谴责杨寅,而有一个网友站在了钟庆春的角度。或许,对于老人来说,她未必不知道他在骗她。

只是,她更愿意在沉浸这个美梦里,永远不要醒来。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