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从“全网最假”到圈粉 他在新疆经历了什么 /

从“全网最假”到圈粉 他在新疆经历了什么

他大概是近日引来最多网友“打假”的主播。

视频里,远处的山隐现在云雾中,眼前的河流清澈见底,岸边是翠绿的树。

就在这样一幅美如画的景象里,一个黑衣小伙冒了出来,猛地将手中的水桶抛进身后的河里——

“你这背景太假了?你再说!假吗!”

帅不过三秒,他就转身踉踉跄跄地冲进水中,去追漂走的桶↓↓

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证明:水是真的,桶是真的,自己的背景也是真的!

网友更来劲了:“水是真的,后面的树和山和云都是假的。”仅这句话就引来93万点赞量。也有人灵魂拷问:“你是怎么做到和背景格格不入的?!”

·视频下的网友评论。

于是,一出“背景打假连续剧”持续上演,也捧红了故事的主人公。

·网友制作的玩梗图片。

小伙名叫刘元杰,是一名在新疆卖蜂蜜的主播。风吹日晒养成的黑皮肤、下巴留着的山羊胡,使他看起来格外老成,但他其实是个“95后”,今年25岁(真的)。

他告诉《环球人物》记者,网友之所以会质疑背景,可能是因为自己粗犷的外形和唯美的风景“太不搭了”。

“不是我的背景太假了,是新疆真的太美啦。”

·刘元杰,主播名为“疆域阿力木”。

背景假?

或是因为曝光严重,或是因为背景虚化,或是因为人的画风和背景差异太大……总之,在刘元杰的视频里,网友们总觉得他把背景拍得“好假”,怀疑是不是后期合成的。

于是,他们决定自己动手。“反正你的背景看起来那么假,不如我们给你整一下!”

刘元杰没想到,自己开始出现在各种“花式”场景里。

有人给他PS了一片熔浆,让他蹦进“火坑”里↓↓

有人给他弄来一堆伴舞,原地成立街舞“男团”↓↓

有人直接把他送上太空,连服装都整到位了↓↓

还有人把他放进“绿幕”摄影棚里,假装这才是他“真实的拍摄场景”……↓↓

“我看到第一条的时候,觉得蛮有趣的。看到第二条,觉得真有创意啊。结果突然冒出来好多条,我就觉得一发不可收拾了。然后才想着,我不会是真的火了吧?(笑)”

电话那头,刘元杰的笑声突然卡顿起来,得缓上一会才能听清人声。

记者对此已有心理准备。他一早就打过招呼:“我在山上,信号不好。”

随后,他给记者发来一个定位:巩乃斯镇,位于新疆和静县。

又甩来一个视频:从他的视角望去,灰蒙蒙的云压着成片的高山。

此地平均海拔近2000米。他被质疑的“假背景”,正是在这。

回想起来,他觉得自己红得很“奇妙”。新榜数据显示,他近一周全网涨粉超过360万。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说我像被抠进背景里的,还说我自带‘羽化’(PS术语,指图片边缘与背景间的渐变虚化)效果。”

之前还发生过一个小误会。

刘元杰的主要工作是直播售卖蜂蜜。为了向买家介绍当地情况,他常在户外开播,一般是从下午播到晚上。

“眼尖”的网友发现,到了夜晚时间,他的背景却还是阳光明媚的,就立马跑来留言:你这背景是假的吧!

其实,这是因为新疆纬度较高,夏天日落时间较晚,才造成了“还在早上”的错觉。

而事情发展到现在,他在哪里、什么时间,都已经不重要了。“背景太假”成为了捆绑在他身上的固定标签。

他用自嘲的语气说:“大概是我的‘颜值’和这么美的景色反差太大了,所以看起来不像真的。大家真正关注的是新疆的美景。”

为了让网友看到更多“背景”,他变成一个导游,开始四处打卡。他出现在碧色的河流、漫山的油菜花田中,指着路过的牛羊、远山和白云,特有底气地说:“这是假背景?”

他也不介意网友们的调侃和创作。“随便剪,你可以把我剪到那朵云上面,那座山上面,那个树上面。”

被新疆治愈了

让刘元杰有点哭笑不得的是,除了背景,他还要不断向网友证明另一样东西是真的:自己的年龄。

好几次,他直接掏出身份证,将“1997年”醒目地亮在镜头前。可是,网友又甩出新的疑问:“身份证也可能是假的吧……”

这大概就是有着与年龄不相匹配的老练与成熟?用他的话来说:“都是因为在太阳底下干了太多粗活。”

相比起同龄人,他确实经历了许多事。

虽然是在新疆火起来的,但他不是新疆人。他祖籍在贵州,从小就跟着打工的父母去了江苏。小时候家庭条件不好,他记得,一家人只能挤在一个10平米的出租屋里。

16岁那年,为了减轻家庭负担,他选择辍学。

那时他只想着能快点挣钱。为此,他去过工地,进过工厂,什么都干。直到接触了互联网,他敏锐地意识到,这里将有更多“商机”。

然后,他去学软件开发、学策划,找到了对口的工作。他还抽出时间写网络小说,意外地被平台签了约,生活也仿佛渐入正轨。

但是,成功并不只是需要努力,有时也需要一点运气。

2020年,他尝试创业,没过多久就失败了。辛苦存下的钱,也被掏空大半。

就在这时,他遇到了新疆。

这个失意的年轻人只是想找个地方散散心。在朋友介绍下,他兜里揣着3000元,来到离家4000多公里外的新疆南疆。

一路向北,他很快确定自己来对了。

“路上好多牛、好多羊、好多马啊,太震撼了。”

来到新疆,“好美”两个字他已经说累了。这儿的一草一木,好像都在治愈着他。

·刘元杰关于“新疆太美”的视频。

还有件让他很开心的事:“新疆的水果太好吃了,走在路上都能摘到很多野果子,甜得很。”

他还发现,这里的香梨品质很好,却卖不出去。由于当地人不懂互联网,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传统的销路受阻,一批批货只能在仓库里滞销。

互联网?这事他熟啊。有了这个念头后,他决定试试。

于是,香梨成为他在新疆创业的第一个农产品。他打开摄像头,一连直播了大半个月。久违的运气好像来了,几十吨梨一售而空。

也是在那时,他发现,网友对新疆的风土人情十分感兴趣。为了让大家“看个够”,他才开始不停更换直播的场景。

·刘元杰视频截图。

草原、戈壁、山谷、沙漠、河畔……事实上,他也是个初来新疆的“游客”,同样对眼前的景色充满好奇。

更重要的是,他在这广阔的天地中,找到了自己的容身之处。“我本来就是农村出身的,和农民、农产品打交道,我觉得特别亲切。”

“不是谁都受得了的苦”

蜂蜜是刘元杰选择的第二个农产品。

和静山区海拔高、日照强、花的种类也多,都是养蜂的利好条件。去年,在一位维族大叔的介绍下,刘元杰初尝当地蜂蜜,就被口感惊艳住了。

考察过后,他再次发现:蜂农们年纪偏大,有的人一辈子只会做酿蜜这件事,完全不知要怎么将产品卖出去。“我当时觉得,自己也许可以帮帮他们。”

不过,养蜂可就不止是尝口蜂蜜那么简单了。

“一天少说要被蜇个七八回。”为了在直播时展示养蜂的真实环境,他必须学会和成群的蜜蜂打交道。最严重的一次,他感觉整个脸都被蜇肿了。

但没过多久,他就觉得自己“产生了抗体”,可以一边直播一边淡定地拔出蜜蜂尾刺。

他黝黑的皮肤也不是一开始就有的。因为养蜂要追逐花期,他跟着蜂农一起上山放蜂、摇蜜,风餐露宿成了常态。

从去年7月起,除了入冬后极冷的那段时间,他每天都坚持在户外直播。他常常是自己一个人,选一个喜欢的背景,架着台手机,对着镜头说上五六个小时。

新疆的日照究竟有多充足,他大概很能感同身受。久而久之,他才晒成了现在的肤色。

“为什么不找个人帮你呢?”记者问他。

“这份苦不是谁都受得了的。”他说。

今年初,他当选为尉犁县养蜂协会会长,是该协会史上最年轻的一个会长。在他看来,“农民的想法没有那么复杂”。乡亲们看到他确实能帮大家卖出蜂蜜,做实实在在的事,也就愿意相信他。

事实上,在“背景太假”的梗爆火之前,他就已经创下过近百万元的月销售额。去年,作为当地助农电商主播,他还曾接受过央视节目的采访。

·刘元杰曾接受央视采访。

如今的意外走红,蜂农们显然比他更高兴。越来越多人涌进直播间,蜂蜜卖得越来越快,经常是没开播多久就被抢购一空。

看着节节攀升的销售额,他却突然决定,先暂停带货。

“我们的团队人没有那么多,也没有那么成熟。如果看到订单激增就一下扩大规模,供应链、售后、服务各方面都跟不上。我最在意的还是品质,但目前我们无法兼顾。”

在他看来,农产品的销售急不得。农业应时而作,人也应遵循规律。如若因为一时的热度就透支产品,他总觉得最终带来的会是负面效应。

“我觉得自己一直挺努力的。最近是运气比较好,但我还是想做一个努力型的选手,因为人不可能一直幸运。”

这个“老成”的年轻人,在形容自己的性格时,用了“淡定”这个词。

“也许是经历过起起落落,觉得还是淡定点吧。人嘛,总有起伏,如果别人把我捧得太高,我反而会不安心。”他告诉记者。

网络造梗的狂欢就像是一阵风。风吹过巩乃斯镇的高原,吹过这个将新疆当成“第二故乡”的主播眼前,终将远去。

“就算没有这次的热度,我也想在新疆干到筋疲力尽为止。”他说。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