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北漂刷分落户,为了0.1分有多卷? /

北漂刷分落户,为了0.1分有多卷?

2022 年 7 月 11 日,北京市公布了今年的积分落户 " 分数线 " —— 105.42 分,这一分数比去年上涨了 4.54 分。在参与申请的 122219 人中,共有 6006 人拟取得落户资格。

北京的积分落户政策从 2018 年开始实行,其基础条件包括:持有本市居住证;在京连续 7 年缴纳社保;不超过法定退休年龄。而在落户细则中,社保缴纳与稳定住所的年限越长,累计分数越高。

这意味着,落户成功的大多是在京工作多年、已经结婚生子的中年人。北京市人社局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积分落户成功的人群中,平均在京工作时间为 16.7 年,平均年龄是 40.8 岁。

积分像一种标准明确的检验,年龄、学历、房产、社保、纳税……在一个普通人身上,与社会相关的种种都可以被量化为一个分数——博士学历比专科学历多 26.5 分;买房比租房每年多 0.5 分;郊区的房子比北京城六区每年多 2 分。

这未必是一场人人想要参与的竞赛,但总有些人需要它。在过去的 5 年中,每年都有 10 万人以上参与积分落户申报。人到中年,这些努力了十几年的 " 北漂 ",又进入了一场新的分数之争。

这是蒋女士参加积分落户的第 5 年。早在 2018 年,蒋女士身边就已经有积分达标而落户的朋友,但当时她的分数很低:因为她的学历是大专,名下的房产也是近几年才买的。算来算去,她都觉得自己积分落户没什么希望。

蒋女士今年 43 岁,她和丈夫都是山东临沂人。1999 年,他们一起通过成人自考来到北京读大专。蒋女士毕业后进入了 IT 行业,丈夫则开了自己的小公司。在北京,他们一起读书、工作、买房、结婚,生了两个女儿,如今已经度过了 23 年。

但因为是非京籍,大女儿上的一直是私立的北外附校。大女儿今年念初二,即将面临中考。如果一直没有北京户籍,她只能选择回到老家山东上学,或从高中开始出国读书。

蒋女士和丈夫都更倾向于让大女儿出国。2019 年暑假,他们把孩子送到美国的一个朋友家待了一个多月,希望她提前感受一下国外的环境,结果女儿说自己不喜欢美国,还是想在国内读书。

无奈之下,蒋女士只能再次尝试积分落户。转机也突然出现,2020 年,修订后的《北京市积分落户管理办法》中规定:" 自 2018 年 1 月 1 日起,申请人在城六区之外其他自有住所居住的,且取得落户资格后应当在该自有住所落户,每满 1 年加 2 分;满足上述条件且在本市城六区之外其他行政区工作的,每满 1 年加 3 分。"

职住加分标准|北京市人社局网站

新规定成为了蒋女士的机会——因为房子和社保都在郊区,她一下子得到了 12 分的职住加分;朋友帮她仔细解读了政策,还发现蒋女士可以用丈夫名下 2004 年的房产申请积分。去年,蒋女士的最终积分一下子达到了 98.5 分,距离那一年的最低 " 分数线 "100.88 分已经很近了。

希望来了,蒋女士开始密切关注今年的分数。4 月 14 日,开始提交申请的第一天,她就到公司进行了申报。积分排名会在每天早上 8 点更新,蒋女士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自己有没有掉出排名的前六区。每个区间是 1000 人,12 万名申请者中,排在前 6000 名的人可以 " 上岸 ",这个比例大概是 5%。能维持在 " 前 5%",就是一个 " 准北京人 "。

也有人更早做了准备。2016 年,C 女士就听说了北京积分落户政策即将落地。在了解了一些积分规则后,为了在之后更有优势,她决定考研,把自己的学历提升一下。

那一年她已经 36 岁。C 女士本科读的是中国人民大学的工商管理专业,距离毕业已经过去 12 年,权衡之下她选择了考中央财经大学的 MBA。但对于早已远离学校的成年人来说,备考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因为工作日还要上班,半年多的时间里,周末的两天,C 女士每天要上补课班、复习——从早上 8 点学习到晚上 8 点。

2017 年,C 女士如愿考上了研究生。2019 年拿到毕业证和学位证后,她开始申报积分落户。结果,实际算下来,她才发现,工作期间读的硕士,需要在计算积分时扣除社保积分年限,算到最后,硕士学历只给她加了 0.5 分。2021 年,C 女士的积分排名一直维持在第六区以内,但 " 五一 " 期间,她的分数突然被挤出前六区,最后比 " 分数线 " 少了 0.12 分。

据 C 女士说,她所接触到的有落户可能的几乎都是社保超过 15 年,且一直有稳定住房的居民。如果这个标准都没达到,落户基本是不可能的。很多人在一线城市奋斗到今天,几乎什么都不缺了,但他们依然缺一个户口。

据蒋女士的观察,身边参与落户的大部分都是女性。

" 因为最大头的分数就是社保,一般来说,家里面妻子的工作会比丈夫的更稳定一些。很多家庭中,丈夫自己创业,或者为了升职跳槽,中途社保断缴了的情况很多。" 蒋女士说," 另一个原因可能是,妈妈们对于孩子的事情想得更多吧。大部分男的在孩子身上能花多少心思?还得妈妈操心,对吧。"

2022 年 6 月 27 日,北京。一名家长骑着电动车送孩子上学,恰逢雨天,家长将孩子罩在自己的雨衣里。| 视觉中国

让孩子能留在北京上学,几乎是大部分妈妈参加积分落户的唯一理由。没有北京户籍的孩子无法在北京上公立学校,因为没有学籍,也无法参加高考。如果没有工作居住证,孩子连中考也无法参加。对于工作、住房已经稳定的中年 " 北漂 " 来说,孩子的上学问题依然是他们的 " 一道坎 "。在他们的周围,因为没有户口,只能被迫让孩子回老家上学,和孩子分居两地的人太多了。

C 女士的儿子小学读的是国际学校,初中读的是民办中学,每年的学费都是五六万元。她跟儿子开玩笑说:" 九年义务教育,你这一年也没享受到。" 所幸 C 女士的工作居住证可以让儿子考公立高中。儿子考上了一所不错的高中,今年读高一,但之后的高考依然成为一个难题。

C 女士和丈夫有两套房子,一套在通州,一套在燕郊。他们曾想过,如果儿子高考前还没落户北京,为了把孩子留在身边,只能让他走国际学校路线,或者直接搬到燕郊,让儿子进三河的高中,参加河北高考。" 他自己在网上查了三河高中的一些情况,肯定还是更想在北京读高中的。但我们只能跟他说清楚,必须有这样一条后路。"

蒋女士因为多年以前经历了大女儿的上学困境,也曾提前为二女儿做准备。2012 年,蒋女士在二女儿出生前去了香港。当时,香港的政策是无论父母双方是哪里人,只要是在香港出生的小孩,都可以直接落香港户籍。但这一政策只持续到了 2013 年,蒋女士和丈夫赶上了政策的尾巴。二女儿拿到了香港户籍,可以在北京做交换生,上专门为港澳生提供的学校。

蒋女士的一个朋友也在去年参加了积分落户,她的排名也是位于最后的第六区边缘,从 4 月起,她每一天都备受煎熬。去年的积分排名在每天凌晨 3 点更新,每个晚上她都睡不好觉,蒋女士两三个月后见到她,觉得她白头发多了好多。

大女儿念初二的这一年,蒋女士无数次接到孩子班主任的电话,问她究竟怎么打算,蒋女士只能先跟老师搪塞过去。而孩子对母亲的焦虑并不能感同身受,对孩子们而言,北京就是从小生活、长大的地方,即便没有户口,他们已经在感受上拥有了对于这座城市的归属感。蒋女士的大女儿说,她不想回山东上学,自己宁可在北京读职高也不想回去。

在没有户口的 " 北漂 " 群体中,曾经有很多人在回老家和读国际学校之间想到折中的办法:在北京隔壁的天津买房,落户天津。因为全国范围内,天津的高考录取率仅次于北京。2021 年,全国一本录取率最高的城市是北京,比例为 43%,天津仅次于北京,达到了 30%。几年前,他们大多通过天津的 " 海河英才 " 计划落户,根据这一政策,只要有本科以上学历就能落户天津,但近两年,这一政策规定,落户者不能有天津以外的社保,而这直接把很多 " 北漂 " 拒之门外。

2022 积分落户名单公示|北京市人社局

7 月 11 日,今年的积分落户结果开始公示,蒋女士的最终分数是 105.5 分,比最低分多了 0.08 分。此时距离大女儿中考还有一年,她觉得自己太幸运了。

8 月 9 日这天,蒋女士拿到了换好的新户口本,感觉自己终于在这座城市站稳了脚跟:" 可能大人跟孩子不一样,我在北京待了 23 年,老觉得自己是个‘北漂’。毕竟不是自己的家乡,所以总感觉有一天可能会要回山东。先前我还跟老公说:咱俩要是混不好,孩子以后上大学了,咱们可以把房子卖了,回老家去养老。但是我昨天拿到户口本那一刻,上面写着我是户主,我突然就觉得,以后是不是不用总想着回老家了,北京就是我的家了。"

而 C 女士今年的排名始终在第二区,几乎不用担心会像去年一样突然被反超。得知落户成功后,C 女士第一时间告诉了儿子。儿子没跟她说太多,但自己发了一条朋友圈:" 十五岁,北京人。"

在参与积分落户的人群中,人们常说的一个词是 " 弯道超车 "。很多人为了拿到更多加分,采取了各种办法。

落户中介机构的一位工作人员说,所谓的 " 弯道超车 ",听起来感觉有后门,其实能成功的,也都是在政策范围内的。比如,在郊区买房、补缴个税,或提升学历,都是符合规定的加分方式。但这些操作无疑都需要经济实力的支撑,而加分的范围也依然有限。

因为有着严格的核验审查,也有 " 超车 " 不成反而 " 翻车 " 的情况。很多中介机构打着 " 挂靠郊区公司社保 "" 帮忙买郊区房 "" 帮忙申请一年留学 " 甚至 " 帮忙申请国家专利 " 的名义吸引客户。蒋女士说,自己的一个朋友为了拿到个税加分,通过中介机构挂靠了公司,交了 10 多万块钱。本来分数都加上了,结果在公示的前一天,她收到短信,被通知说该项加分无效。

而留学认证也越发严格。" 一年线上法国留学 " 曾经是很多中介机构专门为想获取学历加分的人提供的 " 超车 " 方式。蒋女士身边有好几个人,花了 20 万— 30 万元申请这一留学项目。但去年,参加这一项目的 500 多人都没有被认证。

教育部的相关规定显示,跨境远程国(境)外学历学位证书和高等教育文凭暂不在其认证范围内。全程线上留学的方式彻底走不通了。至于境外留学也需要满足在境外待满 365 天的条件,才有学历加分认证。因此,有人选择更快速,也相对更容易毕业的东南亚留学。

" 其实只要你有一定的学历、稳定的住所,社保缴够了年限,没有什么相对的短板的话,我感觉积分达到(落户要求)只是时间问题。"C 女士说。在她所在的落户交流群里,有人和去年的她情况类似,在最后几天被超了零点几分,很多人在群里安慰他:" 只要继续正常缴社保,明年肯定能落上。"

在北京等一线城市,户口更像一个 " 加持项目 ",有人毫不在意,也有人为它竭尽全力。蒋女士丈夫公司的财务员是个北京人,她看到蒋女士为户口所做的努力,常在聊天时跟她说:" 北京户口有啥好的,我这北京户口,还不是得给你们打工?"

落户中介机构的一位工作人员说,所谓的 " 弯道超车 ",听起来感觉有后门,其实能成功的,也都是在政策范围内的。| pixabay

这些努力落户、生于上世纪 70 — 80 年代的 " 北漂 ",是相信 " 努力就能成功 " 的一代人。蒋女士回忆起 1999 年刚来北京的日子,那一年,她原本打算在济南学医,但家里比她大半岁的堂姐想去北京,就劝她一起。堂姐后来顺利进入了北京的《法制晚报》工作,而蒋女士所在的 50 人的法律专业大专班中,顺利毕业的人只有 5 个,她是其中之一。在过去的 20 多年里,她和丈夫一起奋斗走到今天,他们是抓住时代机遇的一群人。积分落户,似乎是专属于这群人的一次机会。

拿到新户口的这天,C 女士把照片发到社交平台,写道:" 今天起,正式成‘北京银儿’啦。"

评论区立刻有人跳出来指正她:" 是‘北京人’,不带‘儿’,也不是‘银儿’。"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