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罚“巴黎贝甜”58万 干这一出的是法海吗? /

罚“巴黎贝甜”58万 干这一出的是法海吗?

“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

——题记

“众生皆苦,巴黎贝甜”。这两天,这句口号突然火了,因为在上海,一家疫情期间“为众人烤面包”的蛋糕店“巴黎贝甜”被市场监督局罚了58万。消息一出,很多魔都市民都在为这家良心店铺鸣不平,甚至表示要“买爆巴黎贝甜”。

咋回事儿呢?

我这个人写稿,一般不太喜欢全文引用官方通告,但由于涉及有关部门、“兹事体大”,这里不得不全文引用一下官方通告,还原一下事实:


“今年4月27日,上海市市场监管局对老虹井路100号的场所进行执法检查,查见相关糕点生产设备,迷你羊角面包冷冻面团、Q萌芝士棒冷冻面团等原料,以及产品套餐清单和相关套餐生产、团购、结算、配送的记录等单据。

上海艾丝碧西食品有限公司持有有效的《营业执照》《食品生产许可证》《食品经营许可证》,但其许可证上核准的生产、经营地址为景联路759号,并非老虹井路100号。

当事人无法提供老虹井路100号的相关生产经营资质证明材料,涉嫌未经许可从事食品生产经营活动。

经核实,老虹井路100号实际为当事人的培训中心。在疫情封控期间,当事人封闭了位于景联路759号的工厂,安排部分无法回到住所的员工前往培训中心暂时过渡,并利用培训中心的烘焙设备及物流中心配送的原材料制作面包自用。

今年3月27日,当事人取得上海市商务委开具的《上海市疫情防控生活物资保障企业证明》(编号:2022-商贸-086),作为生活物资保障企业参与疫情防控工作。

随着疫情封控的持续,周边社区对糕点产品的需求增大。4月23日至4月26日,当事人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在上述培训中心内从事糕点类食品的生产经营活动,累计生产团购糕点套餐400套(共4种),每种套餐售价125元至170元不等。

当事人生产经营上述团购糕点套餐的违法所得共计58500元。

《食品安全法》规定,未取得食品生产经营许可从事食品生产经营活动的,没收违法所得和违法生产经营的食品以及用于违法生产经营的工具、设备、原料等物品,货值金额一万元以上的,并处货值金额十倍以上二十倍以下罚款。

经查,未查询到有关上述套餐的消费投诉,且当事人均按要求对上述套餐所涉及的原辅料进行了进货查验,能提供相应的索证索票及生产工艺流程材料。

鉴于当事人积极配合调查,对上述问题进行整改,且违法行为发生时间较短,也未造成严重后果,监管部门对当事人处以货值金额十倍的罚款。”

简单把这个公告总结一下,也就是说:

巴黎贝甜有两个烤面包的地方,一个外卖用、一个内部培训用,前者有对外营业许可,后者没有。

疫情期间,由于门店封了,部分员工到培训中心临时居住,居住期间烤了些面包自己吃,但“随着疫情封控的持续,周边社区对糕点产品的需求增大。”该培训中心擅自把多出来的烤面包拿去买了给临近社区居民,而这个小动作被我有关部门明察秋毫,果断依照法律判了十倍的罚款……


怎么说呢。看了这个处罚公告,让我莫名的有一种小时候看《新白娘子传奇》的既视感:

记得那部老电视剧里的剧情很狗血:白娘子要下嫁给许仙,白娘子愿意、许仙愿意,就连旁边当电灯泡的小青都跟着开心,皆大欢喜,没什么不好啊!

可唯独老和尚法海不愿意,非要“明察秋毫”、一眼就看出那白娘子不是人,然后果断棒打鸳鸯、把那白娘子压在雷峰塔下。

于是,大家都觉得法海这人真讨厌——奶奶当年一边看电视,一边骂法海“主贱”(胶东方言,犯贱的意思)——话糙理不糙,公道在人心。

同样的道理,我们看看这起个案中。上海疫情封控,巴黎贝甜事急从权,利用培训中心给附近居民烤面包。这笔买卖,商家愿意,顾客满意,员工和外卖小哥也觉得工作这工作有意义,皆大欢喜没什么不好啊!

可是唯独有关部门不愿意,非要明察秋毫、仔细辨别两个地点执照上的区别,果断给予罚款。

于是,大家都觉得……算了,不说了,众生皆苦,巴黎贝甜,公道自在人心。

当然,如果你允许法海辩解,老和尚人家一定也有话说——人妖殊途、不得匹配!这是天条!而且我只把白娘子压在雷峰塔下,没一巴掌把她打的形神俱灭,老衲我这已经很宽容了。

这就像9月3日上海市监局发的那个补充声明,话里话外也是这个意思——无证就是不能生产,这是法律!我们只按最低处罚标准,罚了巴黎贝甜58·5万,没罚它117万,这已经很宽容了。

然而,对于法海老和尚和有关部门的这份“宽容”,我们依然很难买账。

对于法海,我们最想问的是:大师,您降妖伏魔肯定没错,可是这世间,那么多真正害人的魑魅魍魉,您都打干净了么?为什么放着世上害人妖魔不打,非要来管许仙和白娘子这闲事?

同样的,对于市场监督部门,我们最想问的是:领导,您严格执法肯定没错,可是疫情期间,那么多人哄抬物价,趁机卖天价菜、乳头肉、康帅傅、龙D粉丝……

请问这些乱象,都已经查清楚了、给交代了么?如果没有,那为何放着这些不查,先来查巴黎贝甜跟消费者之间这点你情我愿的事儿?

“白蛇自迷许仙,许仙自娶妖怪,和别人有什么相干呢?他偏要放下经卷,横来招是搬非,大约是怀着嫉妒罢,——那简直是一定的。”这是鲁迅先生在《论雷峰塔的倒掉》里对法海奇葩行为的评价。

我们说话当然不敢像先生那么刻薄。理性一点说,我觉得法海的错误,是他本来应该扮演一个“守夜人”的角色——真看见有妖精害人时,你再上去降妖伏魔,这才是“天条”赋予你的权力。可他时时事事主动出击,不该明察的时候也明察,到处搞“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不惜拆散人家好姻缘,这就不算行善了,这是典型的造孽。你抬出“天条”来说事儿也没用。

同样的道理,对于市场来说,监管部门应当扮演的角色也应当是这个“守夜人”——只有在交易双方或社会公共利益受到侵害时,监管罚款才算是正当行使法律赋予的权力。

疫情期间,很多媒体都会把抗疫比作打仗,很多地方政府也启动了类似战时机制的,那么在这种时候,是否也也应该允许广大企业和民众在必要时“事急从权”一下呢?有些法条是不是应该给予相应的通融。

比如“巴黎贝甜”这起个案来说,该企业挨罚的唯一过错,仅在于没有及时给培训中心也办一张《食品生产许可证》,可是疫情封控期间,想想也知道这些手续办起来有多困难。有关部门如果真的明察秋毫,当时就应该给予特事特办,紧急发放个临时许可什么的。试问,疫情期间,让一家本来有能力保障民生物资供应的面包厂就因为无证这么闲废着,这难道不是对抗疫资源的极大浪费么?当地监管部门该不该为此负责呢?

哦,疫情期间不把这些本应该做的事情做了。疫情结束后想起来搞这么一出“明察秋毫”……您这“大威天龙”使得,也不比法海差嘛!

另外,对法海压白娘子,一直有一种恶毒猜测,说这老和尚如此不近人情、非要拆散人家小情侣,其实只是为了完成自己的修行指标。

同样的有关部门查巴黎贝甜,现在现在也有猜想说,说这是奔着罚款去的——当然,我很希望这是谣言、胡说,毕竟榆林6斤芹菜被罚款五万那档子事儿,刚被国务院督察组当反面典型严厉批评过了,希望引以为戒。

但“饮食男女,人之所大欲存焉”,这是孔夫子教导我们的话,男女有爱情就想在一起,就像人饿极了就要买面包吃。

饮食男女,你情我愿。对这种自然天道也要横加干涉的人,真不知其脑回路究竟几何。

读白娘子与许仙的故事,虽然你也可以将其理解为一个修行千年的老蛇精想泡小鲜肉。但更多人对白娘子有好感,是因为真的看到她对许仙有过患难之助。所以白娘子是善意的。

同样的,对于“巴黎贝甜”这家店,现在很多论者都说“感恩”——感恩他们疫情期间“为众人烤面包”。

但说起感恩面包师,我就想起亚当斯密在《国富论》里的那句名言:

“面包师和屠夫为我们准备每天的晚餐,不是出于对我们的善意与仁慈,而是出于他们自利的打算。”

很显然,亚当斯密是不打算感恩他的面包师的,因为他相信自由市场的力量,相比计划指令,自由市场的好处就在于它的反应灵活迅速。

在自由市场下,复杂的社会利益可以被自然分解为无数个体利益,每个主体只需处理自己利益相关的信息并作出决策,然后由市场协调不同个体的利益并最终确保社会整体利益的协同发展。

相比之下,一个过分依赖指令、计划和许可的社会,决策机构就必须先搜集散布于各角落的种类繁多的海量信息,处理这些信息并形成决策,再将决策结果反馈给各经济主体去执行,还要不断监督并修正决策执行情况以期得到好的效果——这么复杂的活儿即便能干成,出于决策末端的人可能也早饿死了,就像穷途末路时的许仙若不认识白娘子而指望法海来救,他一定是死路一条。

所以,相信市场、依赖市场,让监管者只在交易双方或社会整体利益受害时才出面执法,这是一个现代社会的常识。

所以,现代社会需要的是“守夜人”而不需要“法海”。

在巴黎贝甜这个事件中,当附近的居民买面包遇到困难时,这家面包商原本可以以疫情为借口,选择躺平,就在培训中心烤了面包自己吃就是了,挣钱也不差那几天么。

亦或者可以选择像某些人一样,加高价把面包卖给附近居民,就趁着那几天狠捞一笔。

可是他们没有,他们选择了在疫情中为大家平价烤面包。

所以与亚当斯密不同,我们确实需要感谢一下巴黎贝甜,因为我们觉得,他们为居民提供的面包,确实出于善意与仁慈。

而我相信,这种善意与仁慈是终会得到报偿的,巴黎贝甜这次被罚了58万,可是这一出为这家店起到的广告效果,我相信远远不止这个数——相信很多年以后,当你再去上海,路过这家店时,依然会买他们一份面包,拍照留念,并说出那句大家给它编的“佛系”广告语:

众生皆苦,但巴黎贝甜。

公道自在人心,为众人烤面包者,我们终不会让其饿毙街头。那些雨天曾为我们撑伞的人,我们终不会将其辜负。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