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全靠衬托 特拉斯当上英国首相的真正原因 /

全靠衬托 特拉斯当上英国首相的真正原因

当地时间9月5日,英国前外交大臣特拉斯战胜前财政大臣苏纳克,当选保守党领袖,并成为英国新任首相。特拉斯并不像先前民调显示的那样具有明显优势。调查机构舆观(YouGov)8月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特拉斯当时的支持率为69%、苏纳克为31%;但5日的计票结果显示,特拉斯赢得了保守党成员57%的选票、苏纳克获得了43%的选票。这是自2001年保守党实施党内选举新规则以来优势最微弱的一次胜选。也就是说,特拉斯在保守党中的支持率比本世纪的历任党首都低。

分析认为,特拉斯和苏纳克两人其实都不受欢迎,但选民对苏纳克的反感甚于特拉斯。

苏纳克为什么输掉选举

苏纳克败选让英国印度(专题)裔民众备感失望,他们是苏纳克的最主要支持者。苏纳克2019年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时,曾坦言他在英国遭受过种族歧视;但“The Print”新闻网认为,苏纳克“不得人心”的因素有很多,种族和出身并不是他输掉选举的主要因素。

对政党而言,“忠诚”应是继任者的基本品质,没人喜欢背叛者。但苏纳克似乎并不具备这一品质。由于前首相约翰逊派对丑闻发酵,苏纳克今年7月5日率先辞去财政大臣职务,引发滚雪球效应,带动内阁大规模辞职,并导致约翰逊最终下台。据法国《世界报》报道,在一个会场上有人对苏纳克说:“背后捅刀的人永远无法戴上王冠。”此言果然一语成谶。

妻子阿克莎塔·穆尔蒂的逃税丑闻也给苏纳克惹了麻烦。阿克莎塔是印度第二大IT公司印孚瑟斯的创始人、亿万富翁纳拉亚纳·穆尔蒂的女儿,苏纳克家族财产总额达8.4亿美元,是英国最富有的议员。但因为阿克莎塔是印度公民,具有“非英国税务居籍”,因此不必为在英国国外获得的收入纳税。此事引发轩然大波,反对党指责苏纳克一家通过特殊身份逃避英国税收。

此外,从政期间保留美国绿卡、不时流露出“精英式傲慢”、生活奢靡等,也都是苏纳克在此次选举中的“槽点”。

真正让苏纳克败给特拉斯的关键因素,是他的税收政策主张。苏纳克反对贸然减税,强调只有在通胀得到遏制后才能减税,否则只能让富人受益而无法为穷人减负。与苏纳克相比,特拉斯则主张减税以拯救经济。尽管特拉斯的“民粹主义经济政策”没有得到经济学家的认可,但无疑提高了她在保守党选民中的支持率。

苏纳克不受年轻人待见

虽然暂时还没有具体数据为苏纳克和特拉斯的支持者进行画像,但有分析指出,苏纳克的政策和主张不受年轻人欢迎。

据《卫报》报道,苏纳克竞选时曾表示,如果他成为下一任首相,将推动教育资源向职业教育倾斜,一方面加强职业院校与产业之间的联系,并赋予它们授予学位的权力,创立由“世界级技术学院组成的罗素集团”,另一方面,通过大学的辍学率、毕业生就业人数和起步工资等标准评估一所大学的学位价值,逐步取消那些“不能提高学生收入潜力”的大学学位。他说:“这标志着促进职业教育和学术教育平等迈出重要一步。”

英国高等教育研究院主任尼克·希尔曼认为,苏纳克想实现职业教育和学术教育的平等,并不是个新鲜观点,其中也有一个巨大障碍。研究显示,97%的母亲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能上大学,英国雇主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希望求职者是大学毕业生。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促进职业教育和学术教育得到平等尊重”是天方夜谭。或者说,至少在苏纳克这样的富有当权阶层能够接受自己的孩子进入职业教育学院之前,这种愿景是不会实现的。

希尔曼指出,今天,有太多的保守党人相信,“保守党的大学梦想世界”是一个由“更少的大学”和“更少的学生”组成的精英世界,从而让更多人通过优质高等教育来实现人生飞跃。但事实上,保守党的做法将导致事与愿违,“你不能通过阻止老年人拥有住房的愿望来赢得老年人的选票,也不能通过阻止年轻人接受教育来赢得年轻人的选票”。

苏纳克接受《泰晤士报》采访时还批评了英国中学的课程设置,“在德国、法国和亚洲,年轻人直到18岁还在学习数学;在英国,学生年满16岁就放弃了数学和母语的学习。如果年轻人不具备这些技能,就会阻碍未来社会的发展。”

与苏纳克相比,特拉斯将自己定位为“教育首相”。她计划用新建的免费学校取代“失败”的学院,并承诺将现有的A-level考试预估制改为实际评分制,让获得高分的所有学生自动获得牛津大学或剑桥大学的面试邀请。在教育专家看来,这是个相当新颖的想法。不过,与特拉斯的其他竞选承诺一样,她的教育承诺是否能实现,目前还是未知数。特拉斯受命于英国和欧洲危机四伏之时,一连串客观存在的难题,让她的竞选承诺看起来更像是空头支票。

特拉斯需要改变“变色龙”形象

英国驻美国、法国和土耳其前任大使彼得·韦斯特马科特认为,由于将特拉斯推上首相宝座的群体并不具有代表性,特拉斯很快将从高唱竞选口号转向面对执政现实。

英国保守党大约有16万至17万名成员,约占英国选民总数的0.3%。“为了击败竞争对手,特拉斯向这个不具代表性的,主要由白人、男性、富人、脱欧者组成的选民群体投掷了大量红肉,包括受到经济学家和一些保守党同仁批评后修正的减税承诺。”韦斯特马科特指出,她拒绝承认马克龙是英国的朋友,怂恿乌克兰不要向普京让步,同时声称将把中国列为英国国家安全威胁。但保守党党首竞争的过程表明,吸引保守党成员的不一定能吸引公众。而且,特拉斯有过朝令夕改的历史,无论是在脱欧、经济政策、乌克兰问题上,还是在其他问题上。尽管她可能继续将英国的弊病归咎于外部,但她一旦进入唐宁街10号,就必须处理约翰逊留下来的现实危机,并发现自己需要国外朋友。

“特拉斯像变色龙一样在英国政坛崛起,她总是在取悦她的受众。”欧洲中心变革欧洲倡议主任本·朱达说,在牛津大学求学期间,特拉斯倡导大麻合法化和废除君主制——当时这是一项广受欢迎的运动。后来,她变成了保守党议员,在亲欧盟政客执政时推动英国留在欧盟,后来又归顺了强硬脱欧派。为了赢得党内领导权,她在竞选中明确表现出讨好选民的姿态。“讨好型人格”使她一步步达到了政治巅峰,但她现在需要的能力,与她走到这一步所需要的能力恰恰相反。“她必须把自己的名字固定在宏大而精确的政策上,而不是反复无常。”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
  • @ 09-08 14:22
    您已点过赞
    苏纳克2019年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时,曾坦言他在英国遭受过种族歧视;

    英国还没有进步到愿意被有色人种移民领导,特拉丝是老白男的临时傀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