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我在深圳卖豪宅 不少业主打扮和村民一样 /

我在深圳卖豪宅 不少业主打扮和村民一样

小荷在深圳从事豪宅中介,穿着职业套装,戴着银边眼镜。

“有人说,中介卖一套豪宅,就可以挣100万。这种在我们行业肯定有,但也不是说人人都像那样。只能说用自己真心实意服务,有时候得道者天助,不能够太强求。”

大学毕业后,她曾在IT行业工作了八年,因无法兼顾工作与家庭而转行。“你想想,幼儿园4点放学,哪份工作能接受你4点下班去接孩子?”

转行后,她把原来做IT的那一套用到做房产销售上,做需求分析,了解并制定项目的流程和进度,工作结束以后做总结。

据她观察,豪宅业主部分是投资客和拆迁户,他们穿着普通,跟附近的村民打扮并无两样。在她看来,一个月收几十万租金还出去送外卖、开出租、做保洁的房东,只出现在新闻里。小荷说,他们日常是喝茶、下棋、打牌,“有好日子不过为什么过苦日子呢?”

她不会为了与客户更贴近去买名牌服饰,不会去追求一种表面的经济实力相近,她认为这是一种假象。豪宅业主们最显著的特点就是注重隐私,这让她的工作时谨记——不随意拍照、不坐凳子、不留指纹。

每天与有钱人打交道,她明白了,内心的满足感其实和房子的大小,关系不大。

以下是她的自述。

小荷在工作/图源受访者

【1】卖一套豪宅挣100万,有但不是人人都那样

从事IT行业八年后,我在深圳买房定居。疲于兼顾工作与家庭,我选择时间更为自由的销售行业,成了豪宅中介。

我入行时,这行已经没以前好干,中介归根结底赚的是信息差。以前网络不发达,信息不流通,现在信息公开,在哪儿都能问到价格,甚至很多房产中介都在做自媒体,口条特别顺溜,视频直播、拍视频讲解楼盘,只能拼专业度和服务。

一开始卖豪宅,我怵得慌。想着对方财富、地位与我悬殊那么大,我自己住着几十平的房子,去给别人介绍大几百平的。惊讶于有些业主的装修品位、摆饰、书画,我每天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

豪宅业主最显著的特点就是注重隐私。我一般都是记着几点,不随意拍照、不坐凳子、不留指纹。买卖房产涉及个人家庭、工作方方面面,需要家庭年收入、家庭人口结构,多少个孩子,孩子一般怎么养,这样才能推荐更适合的宅子。所以我们的职业精神就是得保护业主的隐私。

我们卖一套5000万的房子和卖一套500万的房子,花的时间几乎是一样的,甚至,豪宅成交更快。像我这样买套小房子在深圳自住,要考察学校、地铁、周边生活设施,都要用到统计学的知识了。而豪宅更保值,他们只要投资的眼光看准,成交非常快。

有人说,中介卖一套豪宅,就可以挣100万。这种在我们行业肯定有,但也不是说人人都像那样。只能说用自己真心实意服务,有时候得道者天助,不能够太强求。

从我个人接触和粗略估计来看,豪宅业主多是早年就积累多套房产的,也有不少是拆迁户,穿着很朴素,和附近村民打扮没有两样,舒服为主。

有的新闻写,坐拥多少套房子,一个月几十万租金到账的房东出去送外卖、开出租、做保洁,那真的只出现在新闻里。其实他们一般都是在喝茶、下棋、打牌,有好日子不过为什么过苦日子呢?

还有业主是互联网公司、电商、做外贸的,极少数有靠炒币买豪宅。也有在很多年前,从事传统制造业,通过第一桶金作为原始积累投资,财富就像滚雪球,越滚越大。

在这里,赚钱快,但亏钱也快。我们也碰到过卖豪宅付不起佣金的业主,有些亏到信用出现问题,贷款贷不下来。也有房子做抵押,快要被查封。

深圳是财富流转、更迭特别快的城市。尤其是房产,在这里具有投资属性。有业主靠房子,实现了财富猛涨和阶层跨越,通过豪宅,也见证了各行业“几年一道轮回”。

【2】自己在深圳买房后,才选择卖房

自己买房后,才选择卖房。这之前,我有着长达几年的纠结、迷茫——在哪个城市买房定居、小孩在哪里读书,这些都和房产息息相关。房子对于我们来说,是特别重要的东西。

毕业四年后,我和丈夫在中部省会城市买了人生第一套房,离我老家也很近。那套房子的租金,正好够还房贷,而我和老公继续在深圳租房、打拼。

又过了四年,我的小孩即将面临上小学,我必须得选择是回,还是在深圳买房留下。孩子幼儿园小班时,我会想,两年后快上小学了怎么选择。读中班时想,一年后怎么选择。那个节点一直悬而未决。对在深圳定居这件事,糅杂了很多情绪,一年买不到一间厕所,我有没有能力留下?

直到我在IT行业的收入翻了几倍,可以改善生活质量,从城中村握手楼搬到不远处的电梯房。当时租了17楼,那个小区景观很好,楼上可以看到周边一大片高尔夫球场、看到南山科技园的夜景,以及各大科技公司的办公楼。

这是我在握手楼看不到的景观。站在高层看夜景,让我觉得自己再拼一拼,也能在这个城市留下,我好像伸手能碰到。我立马决定卖掉在中部省会城市的房子,在深圳付首付买房,卖房到买房,前后不过一个月。

我有些朋友,在同样的情况下,选择回老家附近的城市。他们会觉得自己失败、不好意思提起。但我觉得,这只是一种选择而已,换一个城市生活,调整一下生活成本。

真正留在深圳后,我长达几年的压力全部释放、消散,反倒就是想着一门心思往前“奔”。之前的纠结、迷茫其实是最消耗情绪的。

在深圳打拼这几年,一半的时间是在城中村的握手楼度过。坦白地讲,就是因为我后来换了房子,住到了一个高层的小区,看到了这个城市美好的一面,而不是城中村里面的老鼠、蟑螂。

有天晚上,我和老公晚上散步,无意走到了一片别墅区,与我们住的城中村相当于仅一墙之隔。走出去第一感觉就是——城市里面竟然有青蛙和鸟叫。城中村只有吆喝叫卖声、炒菜声、夫妻吵架、小孩哭闹的声音。每家干了什么,你都能清清楚楚听到。

那片别墅是花园中建城市的建造理念,生态环境特别好,空气中是泥土湿漉的味道,别墅的阳台很大,从外面能看到主人种的大片花花草草。路都是弯弯绕绕、曲曲折折的,没有一条路是直的,曲径通幽、树荫繁茂,温度都要比其他地方要低个两度。

沿着那条路一直走,经过一段木质栈道,就走到了雁栖湖,湖岛上还有脖子很长的白鸟。栈道两旁有家广式茶餐厅,树上绑了很多蓝色小灯,像星星一样。你如果看过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就是那种一片蓝星星的景色。

雁栖湖旁边就是独栋别墅,按现在的市价,基本上都是两个亿起步,贵的可能四五个亿。茶餐厅坐着的那些客人在交流,感觉在这个地方人家可能谈的是上市公司、股票期权、收购企业这些高大上的东西,自己好像跟这个环境格格不入。

这是一种很复杂的情绪,羡慕带点自卑,又有点自尊,好像还有一点不平衡。然后我和老公两个人一声不吭,走了一圈就回家了。当晚经过短暂的不平静后,我和老公都心想,免费的公共区域可以供我们普通人活动,周末可以带孩子去玩玩,算是一种共享资源吧。

几年后我转行卖豪宅,这条当初让我激动的“曲径通幽”路天天走,都走厌了。

【3】内心的满足感,和钱、房子大小的关系不大

其实我之前的工作并不差,港资企业,领导友善福利好,企业人性化,全英文工作环境,加班都是要申请才能加。但我还是育儿与工作难兼顾。

在大城市,怀孕九个多月还工作的比比皆是。生完孩子后,需要操心的事情更多,父母在老家有自己的事做,不可能丢掉所有事情来给你带孩子。其实那个阶段很痛苦的,哺乳期白天工作,牵挂着小孩,晚上睡不好,需要经常起夜喂奶。

我的小孩也不好带,照顾得很累。你一天只有24小时,一部分给工作,一部分给孩子,一部分给伴侣和自己的父母,自己呢?你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生活和精神都失控,不少职场妈妈应该都感受过。

我看到别人那么成功,我也很憧憬、很崇拜,那段时间我非常焦虑,到底要在这儿干多久?能够有什么样的发展?进了头部企业,然后呢?

当时已经没有人能够帮我缓解焦虑了,我就去找了心理医生。我想知道,我的焦虑是大部分的人都有的吗?我在职场和家庭中没办法平衡,为什么我在社会中这么渺小。医生给我的解答是,你这都不算什么,太普遍了。

我瞬间就放下了,很开心,想着:原来大家都跟我一样的境遇,不是我一个人这么难过。不是我一个人天天纠结谁去接小孩,我的小孩谁来帮我带,不是我一个人在纠结小孩生病了,我又要请假了,该怎么办。

坚持到孩子三岁,上幼儿园时,我就辞职了。你想想,幼儿园4点放学,哪份工作能接受你4点下班去接孩子?辞职后的一段时间,我尝试了很多之前想做但没有做的事情——做自媒体、拍视频、写稿子,烘焙、学磨咖啡、去花店打工,这些属于女孩共同“幻想”过的工作,我也都尝试过。

转行后,我把原来做IT的那一套,放到做房产销售上,怎么样去做需求分析,大概了解并制定一个项目的流程和进度,工作结束以后要做总结。

我从来不觉得卖房子有多丢脸,说实话,我们的行业确实门槛低,普遍学历较低。有人觉得这个工作很low,没有水平,但我不这么看待这个行业,有时候,自我认同很重要。

同行认为,他跟客户打交道时,会被误会成有目的或有意图,就有心理负担。我接触社会地位、财富较高的人,只想着能多学习这些人的人生选择、投资眼光。也许有个机会,我也会创业做自己看中的行业。

接触的有钱人多,最大的感受就是生活想要快乐,无病无痛、无灾无烦恼,其实跟钱关系不大,有钱也会烦恼。有时候人可能要的是一种内心的满足感,欲望没有那么强烈,可以掌控自己的生活,不再拧紧发条地生活,放松地吃美食,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去看风景。

(讲述者为化名)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