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官媒发文黑自己?网友:狠起来自己都骂 /

官媒发文黑自己?网友:狠起来自己都骂

9月5日,浙江省委宣传部的官方微信公众号“浙江宣传”发表了一篇名为《“低级红”“高级黑”的六种形式》的文章,细数近年来中文舆论场上的“低级红”“高级黑“事件

该文认为,“低级红”不被纠正的话会被炒作利用,发展成“高级黑”,而“高级黑”则是一种“居心叵测、用心险恶”的行为,在重大事件中会混淆视听,损害“党的形象”。

这并不是官方第一次提出禁止“低级红”“高级黑”,早在2019年2月,中共当局就发表了《关于加强党的政治建设的意见》,其中明确提出“不得搞任何形式的‘低级红’‘高级黑’。

浙江省委宣传部在文章还中对“低级红”和“高级黑”作出了解释:

所谓“低级红,是指有意无意把党的政策简单化、庸俗化,用看似夸张甚至极端的态度来表达“政治正确”。“高级黑”则或明褒实贬、或指桑骂槐、或指东打西,以精心策划但又不易察觉的方式进行攻击抹黑。

在这篇文章中,浙江省委宣传部还对“低级红”“高级黑”进行了归纳,总结出了六种形式。

本期节目,我们聚焦在这篇文章,并回顾这些被官方称为“低级红”“高级黑”的事件。

一、夸大其词、无脑吹捧的“浮夸风”:副厅长花自己的钱买月饼

浙江宣传部在文中提出,“低级红”“高级黑”的第一种形式是“夸大其词、无脑吹捧的‘浮夸风’”。该文批评很多媒体在进行报道时,为了达到宣传目的,对一些正常的事情进行刻意报道,引起人们的反感,导致这种报道最终从“红”变成了“黑”。

文中还以2015年陕西日报发表的“副厅长吃上了自己掏钱买的月饼”报道文章 为例,解释这种形式的“低级红”“高级黑”。

这则报道讲述称,陕西一位副厅长开自己刚买的车回老家探望父母,父亲在得知这是该副厅长自己花钱买的车后说:“你开自己车回来,这就对了”。

随后,该副厅长又带着他的父母去县城吃饭,饭后该副厅长自己结了账,在告诉父亲开发票是给国家缴税,不会让公家报销这顿饭钱后,父亲又说:“自己掏钱吃饭,这就对了。”

恰逢中秋节,该副厅长一次买了10盒月饼给父母亲戚,在告诉父亲这些月饼并不是收的礼,都是自己掏钱买的后,父亲拉着他的手,语重心长地说:“你自己花钱给老人买月饼,这就对了。”

“浙江宣传”指出这篇报道连用三次副厅长父亲说的“这就对了”,对原本十分正常的官员廉洁行为进行夸张讲述、过分吹捧,反而引起了群众的质疑。一名微博网友发表了对这篇报道的评论:

这事上报纸???我吃饭用了筷子,这就对了!我停车踩了刹车踏板,这就对了!

还有一名网友也评论道:

哪个老百姓不是自己花钱买车、吃饭、买月饼!本来天经地义的事,到了当官的这倒成了高风亮节了!这样的事情也能上新闻?简直是共产党的笑话!小编也是高级黑啊!

二、用力过猛、任意拔高的“脸谱化”:新婚之夜抄党章的夫妇、听红歌摆脱轮椅的老奶奶

第二种“低级红”“高级黑”的形式是用力过猛、任意拔高的“脸谱化”。浙江宣传部在文中指出,很多地方为了树立典型,在进行报道时对人物进行过度的美化和拔高。

文中提到,2016年5月16日,南昌铁路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篇名为《手抄党章100天|第20天:平凡的一天,从抄党章开始》的报道文章,讲述南昌西供电车间助理工程师李云鹏和检修车间助工陈宣池在新婚之夜抄党章的故事,试图将这一对新婚夫妇树立成爱党的标杆。

然而网友对这种宣传并不买账,一位网友戏称:“中国梦四大喜:久霾逢晴日,国考录取时,洞房花烛夜,前戏抄党章”。在被认为是在“低级红”“高级黑”后,这篇报道文章随即被删除。

另一个例子,更为典型。2021年5月10日,上海长宁区政府新闻办官方账号发布一篇名为《奇迹在这里发生:坐轮椅老奶奶听着红歌居然站了起来》的报道,称“一位91岁的刚奶奶患认知症16年,进入重度认知障碍3年 ,在轮椅上坐了3年。伴随着一首熟悉的红歌,近日刚奶奶竟然慢慢站了起来,跳起了舞。”

在报道的最后,作者写道刚奶奶在好转后还不忘对医生说:“要交党费了”。

这一报道发出后,网友纷纷嘲讽:“看来党国的医生要失业了,殡仪馆要倒闭了。”

媒体人王亚军也对这篇报道发表了评论进行调侃。他说:

一个老乡的手机铃声是‘红歌’,刚响了几声,坟地里的先人们都爬了出来,伴随着‘红歌’音乐跳起‘忠字舞’来……只要在坟地里播放‘红歌’,死人就能复活。

在引起热议后,这篇报道也被删除。

三、自我美化、弄巧成拙的“唱高调”: 晒晒党员干部家中的蔬菜包、《三代烟草人的传承与守望》

“低级红”“高级黑”的第三种形式是自我美化、弄巧成拙的“唱高调”。“浙江宣传”的这篇文章对这种形式解释为:

有的地方一厢情愿地颂扬美好生活、美好图景,自以为在为正面主流鼓与呼,其实是盲目唱高调。原本希望统一思想、凝聚共识,实则弄巧成拙、场面失控。

在中共的宣传中,尤其是新冠爆发以来,有很多这种形式的“低级红”“高级黑”事件。

2022年3月初,吉林省多地爆发新冠疫情,长春市、吉林市等地实行“全域静默管理”。

根据“丁香园”发表的一篇对吉林一位普通市民的报道

显示:在封城期间,这位市民每天早上五点就要起床在小程序上“抢菜”,运气好的话,能够抢到63元一颗的大白菜,30元一块的姜,动辄98、78元的水果包。

然而,在这种普通市民普遍抢不到菜,抢到的也是“天价菜”的情况同时,长春市直机关党工委、市委网信办居然开展了党员干部“晒晒我家蔬菜包”的活动,建议大家利用朋友圈等自媒体账号,通过生动的短视频、图片展现物资充足的生活状况和积极乐观的态度。

这个活动引起网民的强烈不满。最终,在舆论发酵后,长春市对2名相关负责人分别进行了免职和党内警告处分。

另一篇来自河南日报的名为《三代烟草人的传承与守望》的报道更是体现了这种自我美化、弄巧成拙的“低级红”“高级黑”。

河南日报原本想讲述的祖孙三代薪火相传的故事,结果却被网友质疑为是烟草行业的家族腐败。微博网友@NaGuibin 评论道:“编辑也许是想变相揭露什么东西。”

四、明褒实贬、暗含讥讽的“软刀子”:“厅局风穿搭”,“赢麻了”

第四种形式是明褒实贬、暗含讥讽的“软刀子”。这种形式的“低级红”“高级黑”宣传被解释为“像一把软刀子一样”,看似是在赞美,实际上全是讽刺。

2022年6月,很多公众号都在转发一些描述“厅局风穿搭”的文章。这些文章一本正经地对体制内穿搭进行研究和分析,并称这种“局里局气”的穿搭风格已然成为婚恋市场的天花板。还有一众网友在社交平台以“#我的体制内男友”为话题进行分享讨论。

这些文章看似在夸奖“厅局风穿搭”,实际上却引起网友们的一阵嘲讽。

浙江省委宣传部还在文中提到“赢麻了”这一网络词语。

“赢麻了”是“赢到麻木”的简写,它的出现是因为中国官方宣传中长期以来对中国“正面形象”的自吹自擂。有网友为了对官方话语进行反讽,把所有中国相关的新闻都评价为“赢”,把中国无法赢的事件也称为“赢”,例如,“反正都是赢”、“打赢打输都是赢”、“赢麻了”。

在知乎的一则提问“如何看待例如‘赢麻了’之类的言论?”下,有网友回复:

如果听的人真的赢了,那么有人说“赢麻了”,那听的人自然觉得是一种赞扬;只有听的人假的赢了,那么有人说“赢麻了”,那听的人才会觉得在讽刺自己。

与“赢麻了”类似的词还有“一盘大棋”、“偷着乐”等词,这些词在中文互联网上都是被严格审查的对象。

五、含沙射影、指桑骂槐的“放冷箭”

对于这种形式的“低级红”“高级黑”,浙江省委宣传部的这篇文章中这样解释:

有的人故意忽视历史与当下、小说与现实的区别,把历史、小说中的人物、故事生搬硬套来借古讽今、影射比附。如每当中国政府加强市场监管、规范企业失序行为时,就不时有人鼓吹“胡雪岩魔咒”,看似讲胡雪岩的历史与人生,实则借机抹黑中国营商环境,唱衰民营经济发展。

胡雪岩是中国近代著名的红顶商人,红顶商人是指以商人的身份入住官场,身兼公务员和商人两个角色的人。他十分熟练的在官商之间转换角色,但最终也因此被抄家,郁郁而终。

六、上纲上线、小题大做的“扣帽子”: 洗澡没接到电话被处分的基层干部

在“浙江宣传”的这篇文章中,最后的一种“低级红”“高级黑”的形式是上纲上线、小题大做的“扣帽子”。文中解释道这种形式的宣传是“把普通问题上升为政治问题,把一般问题当作原则问题,看似是维护权威,实际上伤害了党和政府的形象。”

2018年8月,安徽全椒县纪委监委发布了一则通报,指出8月23日晚19点31分至19点35分期间,省巡查组4次拨打一名基层干部的电话,但该干部都未接听,给全椒县脱贫攻坚工作造成严重不良影响。随后,经全椒县纪委常委会研究决定,给予 该干部党内警告处分。然而,实际情况是该干部当时正在洗澡才未接听到电话。

随后,新华社发布报道,对这一事件进行批评,认为“‘4分钟不接电话被处分’太任性”。

网友也纷纷对此事件进行评论,微博网友@白水煮蛋一星期 评论道:“上面老说不要搞形式主义,不要搞填表脱贫,不要层层加码,结果呢?基层不仅要搞,而且要比赛似的搞。”

在引起热议后,全椒县官方回应,该事件处理不当,已撤销对该干部的处分。

浙江省委宣传部的这篇关于“低级红”“高级黑”的报道最后写道:“面对日趋复杂的舆论环境,要深刻认识新闻宣传是一门艺术,在传播主流价值、放大主流声音时,既要讲政治、讲方向、讲立场,也要讲方法、讲艺术、讲效果。”

然而,这篇文章却和它介绍的事件一样,引起了网友的嘲讽和反感。

微博网友@-椎帕克- 评论道:“那你要不要猜一下为什么大家都不敢直抒胸臆啊”。还有网友笑称“浙江宣传”发表这篇文章完美体现了“我狠起来自己都骂。”另一位网友则说:“一时我竟分不清它这篇算是低级红呢还是高级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