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体娱 /
  3. 李易峰嫖娼 最后到底是解了谁的困? /

李易峰嫖娼 最后到底是解了谁的困?

一、

每每大家都憋闷到不行,每每总要有个明星会塌房。而塌房的主要方式,男明星通常是嫖娼,女明星通常是逃税。反正,不是睡,就是税。挺可爱的。

而一旦塌房,热搜前二十,有十几条就是关于这个明星的周边。先是各大品牌纷纷解约,再是他出演的某某剧或作品被下架,再是各种粉丝路人或有或无或真或假的爆料。而最重要的,是各路官媒、信息平台、自媒体,兴高采烈集体下场批判声讨。

一时间,总能引发公共舆论滔天声势。昨天、前天、眼前、周边的大事件,一下被冲淡了去。仿佛这个35岁的男人,他一晚上到底找了5个,还是7个,他喜欢找怎样长相的,这才是媒体和大众,当下唯一值得关注的新闻。

批判一个有公众影响力的男艺人嫖娼,是最轻巧,也是最安全的事。批的越狠,骂的越村,越能引来喝彩声。

而喝彩声过后,就是又一轮麻木与遗忘。

二、

顶流男明星嫖娼、性丑闻,不能关注和批判吗?

当然可以。而且应该批判。

民众拥有选择关注什么的自由,普通人对明星娱乐八卦的需求,也很好理解。要不,我们为啥需要娱乐产业?官媒、平台、自媒体参与讨论,更是媒体的正常行为。这是社会集体消遣的需求。

但不正常的是,那些正在发生的民生事件,那些具有公共价值的社会议题,那些需要被看见听见的哭声,大家集体沉默着。那些被称之为媒体的,更是眼瞎耳聋了。它们像一群被阉割的再不会打鸣的公鸡。

这些年,我们一次又一次,用对明星隐私的过度八卦,过度反应,来掩盖或近或远的哭喊声。

屡试不爽。

三、

就像这次,顶流的李易峰,又是解了谁的困?

首先,某些出产香梨冬枣的地区,应该是高兴的。之前有那么多网上的呼喊求援、反应问题,可超话撤了又撤,热搜删了又删,但即便这样,求救声依然不绝。为此,他们发起了“你发负能量,我就正能量”,“你说没物资,我说吃不完”大型真人秀活动,说这样可以“稀释”话题。现在,李易峰替他们解围了。他们再也不用干横店影视城临时群演的活了。

还有成都,还有贵阳,还有广西东兴,还有很多不被看见的地方。

而发生在那里的人和事,本应更值得关注和讨论。

其次,那些手里握有公共新闻资源的官媒、平台,他们是轻松的。平常这也小心,那也谨慎,明星塌房,是他们最能显示自己社会责任感的时候。媒体责任和媒体公心,通常是在明星塌房的时候,最踊跃的表现。

再者,是我们这些吃瓜群众,人群中最普通的怂人,我们借着男明星的性丑闻,出了口闷气。我们怂,可我们不傻,我们很清楚,事儿哪里不对,李易峰嫖娼就是个私德问题,他犯法,他挨罚就好。可是,我们不是没有东西可以围观么,我们不是没地方宣泄憋闷么,那我们就骂骂渣男吧。

用对明星性丑闻的道德优越感,掩盖我们内心对当下的焦虑、恐惧和脆弱不堪。

我们骂有人不作为,我们骂明星乱搞,但我们也在长时间的躲避着,我们作为普通人应有的社会责任和公共意识。

我们集体忘记了,普通人,吃瓜群众,哪怕最怂的怂货,每一个人的每一份“关注”,都是强大的舆论压力。我们集体忘记了,这种我虽然怂,但我还是不愿放弃关注,是非凡的社会力量。

关注有价值的公共话题,它是公民权利,也是公民义务。

有意义的围观和关注,才能改变社会,推进文明和进步。

所以,我们其实还应该骂骂自己。因为,我们集体躲进了一种冷漠里。

四、

写到这里,可能一些读者还是会问,那,撇开你刚才说的,你对男明星嫖娼到底是怎么看的?

这个问题,吴亦凡和李云迪塌房的时候,我就写过。你们可以点这两篇。

1、从性角度,说几句吴亦凡。2、李云迪:运动式社死不可取

最后,就嫖娼再补充几句。

1、一个男人选择嫖娼,他从内心上,是不会尊重女性的。因为只有物化女人,将女人视作工具,才会在嫖这个行为中,获得快感和满足。但不能说,男人嫖过娼了,他就是渣男。在我们这个国度,男性从内心深处欣赏和尊重女性,是一件极其困难和稀缺的事。

2、很多男人,包括女人,听到李云迪、李易峰这样顶流的男艺人嫖娼,第一反应不是这事不对。是“他这样的男人,还需要去嫖娼?”“他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呢?白睡也一大把吧?”这种反应和思维,其实也是在物化女人。不是只有男人物化女人,女人有时自己也物化自己。都是病,要改。

不是有钱有颜有伴侣有情人,就不会想要嫖。有时,性资源越丰富,他越欲壑难填,喜新厌旧。性,它不单单是生理需求,更是精神需求,有时还是身心双重的饥渴。农民工嫖娼,是身体饥饿,而男明星嫖娼,更多是精神饥渴。

身体饿,好解决。精神渴,花样多。

所以,有钱没钱,顶风作案,就很好理解。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