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本地 /
  3. 安省高中老师被曝:夺走16岁女生初夜! /

禽兽!安省高中老师被曝:夺走16岁女生初夜!性侵+虐待多年!

近日,加拿大爆出一桩会令所有人震惊的性侵诉讼案。

安省Uxbridge小镇的一名女子对她的前高中跑步教练和Durham区教育局,提起了$300万加元的诉讼,指控该教练对她进行了数年的性侵犯和虐待。

教练Edward LaRocque否认这些指控,Durham区教育局也否认与这些指控有关的任何责任。

提出诉讼的女子名叫Julia Kearley,现年25岁。她觉得,现在是自己发声的时候了。她对记者说:“我现在就是想要问责。我不想再承受耻辱了。”

如今的Julia Kearley 图源:Laura Pedersen

目前,Kearley没有选择报警,因此此事尚未被调查,也未提出刑事指控。诉讼中的所有指控,都还没有在法庭上得到证实。

被告教练LaRocque的律师提交的辩护声明否认了这些指控,并要求驳回诉讼。律师Andrew Max在一封发给记者的电子邮件中说:“此事已提交法院,LaRocque将在那里回应这些指控。”

同样存在争议的是,教育局向原告Kearley的母亲提出的一项第三方索赔。教育局表示,这是由其保险公司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发起的。该索赔声称,原告的母亲对任何虐待事件负有部分责任,因为她未能按照父母/监护责任保护自己的女儿。对此,Kearley的母亲否认了这一点。

Julia Kearley的奖牌和跑鞋 图源:Laura Pedersen

两人的关系在训练中迅速升温

根据一份索赔声明,Kearley第一次遇到教练LaRocque是在2011年。当时,她只有14岁,开始在Uxbridge Secondary School读9年级。学校越野和田径队的教练Edward LaRocque已经有30大几岁。

2011年晚些时候,Kearley加入了越野队。诉讼称,教练LaRocque很快就开始操纵她。这里的“操纵”,英文为Grooming,是一种虐待形式,使人被孤立,依赖别人,并且更容易受到剥削。

索赔声明中写道:“一开始,LaRocque称赞Kearley,说她很有天赋。在LaRocque的建议下,Kearley在校外加入了Greater Uxbridge Road Runners俱乐部。这导致Kearley要和LaRocque进行一对一的训练,而LaRocque会开车带她去练习和比赛。”

该诉讼称,在几个月的时间里,LaRocque和Kearley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多。他们还频繁来回发短信。这些短信最初与跑步训练有关,但很快就变成了关于其他话题的交流。

Kearley在接受采访时说:“我真的真的认为,尤其是在9年级、10年级时,他是一个真正关心我的人,我也真的很关心他。”

然而,当Kearley上10年级时,LaRocque开始将Kearley与她的家人和朋友隔离开来,并向她发表关于她身体的评论。

他曾向她发送短信,附上穿着极少衣服的女性照片,并告诉她照片中的女性身材很好,她应该渴望成为那样的人。

2013年位于Boyd Conservation Park的比赛 图源:Julia Kearley

她在16岁时与他发生了性关系

当时间来到11年级,更加露骨的性虐待开始发生。当时,Kearley开始收到美国和加拿大学校的奖学金,但是,由于受伤,她不得不暂停跑步。

Kearley向LaRocque表示,失去了跑步,她的内心很挣扎。她告诉他,她有自杀的念头,感觉非常孤独。

LaRocque告诉Kearley,她之前似乎曾被虐待或殴打过,坚持认为她在压抑对这种经历的记忆。

他告诉她,他会像父亲一样爱她,并帮助她在年长的男人身边,变得更加自在。这一帮助过程包括:两人在床上拥抱,没有穿衣服,以模仿性虐待的样子。

Kearley听从了LaRocque的指示,因为他是一名学校教师,是她的教练,有权力和权威,值得信任。

2014年Kearley和LaRocque的合照 图源:Julia Kearley

Kearley对记者说:“慢慢地,界限变得模糊了,性侵犯就在那时开始了。”

LaRocque第一次亲吻Kearley是在2014年春天。两人第一次发生性关系是在2014年5月份左右。那一年,她才16岁,是她第一次发生性关系。

有时,LaRocque会开车接Kearley去他在Ajax小镇的家,在那里过夜。在这样的情况下,Kearley通常会向她的父母撒谎,称周末会住在朋友的家里。

Kearley告诉记者,LaRocque试图让这些发生的事情,看起来像是一种秘密关系。这让她在十几岁时,变得非常情绪化,并且感到困惑。

她说:“他非常有控制欲,控制我的生活。那时,我还是个孩子,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该诉讼指控LaRocque多年来一直控制着Kearley。她于2015年离开安省Uxbridge前往美国纽约州读大学,但俩人仍保持联系。

Kearley在2015年秋季首次试图摆脱这种关系,但直到2017年才成功与他断绝联系。

她说:“真正摆脱它,需要很长时间。我甚至一度崩溃了。那是一段非常黑暗的时期,努力摆脱,并开始意识到它实际上是一种十分严重的虐待。”

Kearley提出的法律索赔要求是$200万加元的一般和加重损害赔偿,外加$100万加元的特殊损害赔偿,由LaRocque和教育局分摊。

如今的Julia Kearley 图源:Laura Pedersen

Durham教育局发表声明 LaRocque已被免职

Durham区教育局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它是在收到索赔声明时,才首次得知这些指控,此后已经联系Durham警方和儿童援助协会(CAS)。

教育局还表示,在正在进行的调查中,LaRocque已经被免职。

声明中写道:“我们目前不知道涉及其他学生的任何进一步指控,并鼓励任何知情人向警方提供帮助。”

“当一个处于信任和权威地位的人,涉嫌滥用这种信任时,Durham区教育局会认真对待。”

教育局的辩护声明首先否认发生了任何虐待行为,但继续又说,如果确实发生了,教育局对所谓的虐待行为一无所知,并表示教育局不对LaRocque可能所做的任何事情负责。

但代表教育局提出的第三方索赔称,Kearley的母亲应该承担一些责任,称她在这种情况下的行为低于合格父母/监护人的标准。

在一份辩护声明中,Kearley的母亲Stacy否认了这一指控,称她当时认为LaRocque与女儿是教师与学生,或者教练与运动员的适当关系。

声明中写道:“在所有重要的时间,Stacy都以合理和普通的父母/监护人的身份对待她的女儿。她从来没有低于一个合格父母/监护人的照顾标准。”

当被问及第三方诉讼时,教育局发言人表示,其保险公司安省学校教育局保险交易所(Ontario School Boards' Insurance Exchange)已经负责此事,并在教育局不知情的情况下提出了索赔。

2012年位于Oshawa Civic Centre的比赛 图源:Julia Kearley

她还未向警方提出指控 害怕被司法系统伤害

Kearley告诉记者说,她没有向警方提出指控,但她不排除将来会这样做。她说,她想要某种程度的问责,但也希望受到保护。

“这太可怕了。我听到过很多受害者站出来发声的故事,然后就被刑事司法系统彻底伤害了。而我在情感上和精神上都无法接受这种情况。”

“现在的发展情况对我来说是合适的,每个人的接受程度是不一样的。”

与LaRocque发生的很多事情影响了她,使得她与跑步的关系,不可否认地破裂了。回忆当初,当她第一次开始训练时,她喜欢穿上运动鞋,那是对这项运动最纯真的热爱。

“结果,在整个高中时期,它被扭曲了。LaRocque用它来操纵我。”

Kearley说她能通过大学生活,修复与这项运动的关系,但这个过程时好时坏。“我仍然感到失落的痛苦,就像他从我这里夺走了什么东西一样。”

来源链接:
  • https://iqraapress.news/ontario-woman-alleges-high-school-running-coach-sexually-assaulted-her-as-a-teen-in-3m-lawsuit/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
  • @ 09-16 09:17
    您已点过赞
    真的很坏,禽兽啊,都是披着羊皮的狼。。。
  • @ 09-16 09:45
    您已点过赞
    这种老师在安省好像不只是一次报道了。
  • @ 09-16 09:52
    您已点过赞
    其实原本是半就范的 后来才感觉不值 所以才申请索赔
  • @ 09-16 09:04
    您已点过赞
    Kearley说她能通过大学生活,修复与这项运动的关系,但这个过程时好时坏。“我仍然感到失落的痛苦,就像他从我这里夺走了什么东西一样。”
  • @ 09-16 11:12
    您已点过赞
    这案件并非简单的性侵案件。这么多年,这么多次在外过夜,自愿还是强迫?父母一直不知情?老师肯定有过,但这一家也不是普通人。告教育局索赔,不应该告本人吗?
  • @ 09-16 13:49
    您已点过赞
    禽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