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英国私校大变天!伦敦精英家庭“逃离” /

英国私校大变天!伦敦精英家庭“逃离”牛剑

为了孩子的未来,这届中产家长操碎了心。

不久前,我们报道过“纽约精英家庭逃离纽约私校,南下佛罗里达州开展新一轮教育内卷”的新闻。当时有家长猜测,这只是局部地区个别家长的行为,并不具备代表意义。

但我们发现,这股“逃离”风潮最近愈演愈烈。大有席卷全球之势。

作为超级精英大学,牛津和剑桥一直是英国精英家庭的深造首选。为了让自家孩子挤进名校,家长们不惜花费几十倍于普通学校的学费,斥巨资让孩子入读私校。

英国私立学校也没有让家长们失望。仅占全英学生人数7%的私校精英“瓜分”了牛剑三分之一的录取名额,令人咋舌。

不过近年来,英国精英家庭的牛剑之路正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变天。

在“招生公平”政策的影响下,牛津和剑桥两所英国名校开始加速抛弃本土私校精英,转而对公立学校学生频频示好。

录取名额腰斩、名校之路坍塌,曾经引以为傲的私校身份,如今却成为英国中产家庭最大的负担。

被抛弃的英国私校精英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在英国,就读顶尖私立学校曾经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原因无他,只因其超高的牛剑录取率。

英国6所顶尖私校每年为牛剑输送的人数,比全英剩下的2900多所学校加起来还多。

以威斯敏斯特公学为例,平均每年有42%的学生能被牛剑录取。这意味着只要你在威敏读书,一只脚就踏进了牛剑。

英国私校的高名校录取率,让其成为精英家庭的香饽饽,富豪们不远万里把孩子送到英国读书,像大家比较熟知的霍启刚、何猷君等就毕业于英国的温彻斯特公学。

可以说,各大私校稳稳“垄断”了牛剑的入学名额。坊间更是流传着英国每1500名男孩中,只有一名能进伊顿公学读书的消息。这概率可比牛剑低太多了。

不过,这种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

在“招生公平”的浪潮下,各大名校纷纷把“缩减私校生源、增加公立名额”提上日程。

剑桥大学副校长斯蒂芬·图普公开表示:“私立学校将不可避免地被牛剑减少录取名额,随着公立名额的增多,私校‘溢价’将不复存在。”

剑桥大学默里·爱德华兹学院校长说的更加直接,“理想情况下,剑桥大学会有93%的学生来自公立学校...伊顿公学的学生会非常幸运地去曼彻斯特大学和谢菲尔德大学读书。”

如果说公开发言还只是在传递信号的话,那录取结果就是实打实地在抛弃私立学校。

相关数据显示,伊顿公学2014年牛津入学人数是99人,而2021年的录取人数却惨遭腰斩(48人);国王学院学校(KCS)的牛剑人数更是在3年内由48人跌至27人。

伊顿公学历年牛津入学人数

名校的这波“背刺”来得十分猛烈。

以剑桥大学为例,从2011年到2020年,入读剑桥的公校人数占学生总数的比例从58.8%上升到了70.6%;而私校学生则由41.2%下降到了29.4%。可以看到,私立和公立学校“3/7分”,正成为英国名校新的录取趋势。

公立与私立学生的牛剑录取比例,上方两条线为公立,下方两条线为私立

是这届私校学生不够努力吗?

答案是:他们很优秀,只可惜上错了学校。

泰晤士报举了个例子,一名英国学生在A-Level考试中获得了4个A*,在GCSE里拿到14个A*,这种在“哈耶麻普斯”里完全乱杀的成绩,却被剑桥大学惨拒。

虽然学校回信说今年的竞选者都很优秀,考虑再三最终无奈拒绝他,但所有人都知道真正的原因——因为他是个私校学生。

当公平变成政治正确,出生于私校,成了这一代精英学生的原罪。

逃离牛剑、奔赴常春藤

至暗时刻下的另一条

成才路由于牛剑拒录人数屡创新高,越来越多的英国私校学生把目光转向美国,

根据泰晤士报消息,今年总共有五分之一的私校学生选择逃离牛剑,奔赴常春藤。

在私立学校布莱恩斯顿就读的Teagan 亲身经历了这波“向西走”的行情,“三年前,我们学校大概只有3、4个人申请美国学校。2021年这个数字翻了两倍,达到12个人。今年就我知道的已经有30个学生在申请美国大学了。”

而知名的的伊顿公学,今年更是有36名学生选择在美国读大学(包括耶鲁、普林斯顿和哈佛),人数几乎与今年去牛剑的学生持平。

值得一提的是,这股突如其来的“藤校热”喂饱了不少留学中介,有机构借机推出了收费超过100万英镑(约830万人民币)的“藤校直通车”项目,声称可以把学生的藤校录取率提高400%,颇受英国家长欢迎。

英国学生入读藤校的首要优势就是“多元化”。在本土被嫌弃的私校身份,到了美国摇身一变成了多元化的代名词,如果能在再掌握一些小众运动,妥妥招生官眼中的香饽饽。

维克多·奥尔森 (Victor Olsen)就是藤校多元化政策下的受益者。2016从国王学院学校毕业后,他相继被剑桥和伦敦政经拒绝。随后维克多转向了美国,因为学习成绩优异,同时还是国家赛艇队的一员,他顺利地考进了哈佛。维克多总结道:“在美国的教育体系中,如果你能够在学术之外有一些特点,你很容易在录取中超越其他人。“

当然,美国藤校最吸引英国精英的还是“钱”。在这里,不管是学术奖金,还是毕业后的收入,似乎都是牛剑难以匹敌的。

哈佛大学每年都会实施一项经济援助政策“you pay only what you can”,意思是你只用支付自己能支付的费用,其他由学校来保底。

以每年80000美元花费计算,哈佛最多可以替学生支付80%-90%的费用,也就是说最少只用花8000美元就能读上哈佛。比起牛津每年数万英镑的花销,不得不说,哈佛抵得上一句“真香”!

除此之外,美国名校毕业生的收入似乎也远超牛剑。

普林斯顿大学的早期工资平均为65,700美元(52,600英镑),耶鲁大学的平均工资为60,800美元。相比之下,2015 年剑桥毕业生在毕业六个月后的平均收入为29,385英镑,而牛津大学毕业生的平均收入为27,134英镑,与前者存在着不小的差距。

收入不平等的背后,是两国产业布局的差异体现。高盛、麦肯锡、摩根士丹利、谷歌、苹果、Facebook...金融、咨询、科技领域顶级雇主们在美国的扎推竞争与挖角,让员工们的工资也水涨船高,赚的盆满钵满。

美国顶尖高校触达各界的校友网络,更是给到藤校学生们各式各样的实习机会,为夺得顶尖工作铺好地基,而这一项特质,正是目前英国高校欠缺的。

精英出走之后

英国私校改变了什么

高牛剑录取率是英国精英家庭肯为私立学校花钱的主要原因,一旦录取优势不再,后者就会迅速跌落“神坛”。

私校们显然意识到了这一问题。纷纷“出招”寻求解决之道。

根据泰晤士报消息,去年英国A-Level考试成绩公布之前,就有私校给牛剑发出求“求情信”,希望他们能对私校学生大开方便之门。

许多英国私立学校甚至急聘美国方向的升学顾问,以应对越来越旺盛的美本申请需求。

像伯明翰的爱德华国王学校就在去年上任了一位美国大学顾问,并因此收获了23所美国名校的Offer。

更有激进的私校,将原先的A-Level课程直接转为IB课程,希望在这股出海的浪潮中夺得先机。

英国精英家庭的择校需求其实很简单,要么能考进名校,要么能有个好工作。

既然在名校录取率上卷不过公立学校,一些私校干脆在就业市场发力,推起了“BTEC”和“学徒制”。

BTEC:与A-Level课程不同,BTEC更注重社会发展趋势和雇主需求,所有的课程都围绕着职业展开,不再学习专业课程以外的科目。BTEC涵盖了艺术设计、商科、电竞、传媒等150个专业,基本覆盖了日常生活中能接触到的大多数职业。

学徒制:而在学徒制里,私立学校会选择和捷豹路虎等大型企业合作开办学徒培训班,学生们在高中阶段就能边读书、边积累工作经验,顺便获得一笔可观的工作收入。像萨福克郡的皇家医院学校就是学徒制教学的先行者。

可以说,为了证明自己的国际化和兼容性,英国私校们费尽了心思。

当然,私校学生出走这件事情带来的具体影响还需要时间证明。但对中国家庭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当精英们组团逃离“牛剑”,当教育公平和多元化逐渐被提上日程,亚裔学生,或者说中国孩子,入读牛剑的几率又高了几分。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