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华人 /
  3. 华裔女医生“毒害”丈夫案开庭:激烈争吵 /

华裔女医生“毒害”丈夫案开庭:双方庭上激烈争吵…

尔湾的华裔女医生余悦(Yue Yu,音译)被指控涉嫌用下水道清洁剂Drano“毒害”丈夫杰克·陈Jack Chen一案,周五在橙县法院的家庭法庭听证会上首次面对面相见,不过双方的焦点不是“下毒”的问题,而是关于孩子的监护权问题,双方爆发激烈的争吵。

余悦在被逮捕后首次和丈夫Jack Chen面对面,没有戴口罩,看得出面容有些憔悴。

关于此案的背景以及进展,请点击以下链接阅读——

尔湾华裔女医生涉嫌毒杀丈夫,丈夫拍下证据报警

反转?尔湾华裔女医生“毒杀”丈夫画面曝光,这是投毒吗?警方:罕见!暂未发现作案动机

反击!尔湾华裔女医生否认下毒,称丈夫编造故事,只为夺取财产和孩子监护权

Jack Chen在法庭上,戴上了一次性口罩,看不出表情。

这对夫妇有两个孩子,分别是8岁和7岁,目前余悦还无法见到自己的孩子。陈早前向法院申请了禁制令,禁止她出现在孩子们100码(约90米)以内的范围。

根据早前陈的律师向法院提交的指控书显示,余悦在结婚多年来一直虐待他,而孩子出生之后,余悦和她母亲一起虐待他和两个孩子,会用中文对孩子们大喊“去死”,包括且不限于——

余要求陈给她按摩,如果陈不愿意,余悦就会踩在他头上,直到陈屈服。

余会用各种词汇辱骂孩子,包括‘脑子有病’(your head is sick)、‘脑子有问题’(your head has a problem)、‘TMD’、‘白痴’(f***ing idiot)、‘笨蛋’(stupid a**hole)、‘滚开’(get the f**k out of my way)等词句。

在孩子两岁的时候,余和母亲开始虐待孩子。

在女儿三岁的时候,因为弄湿了床遭到余的殴打。

儿子两岁的时候,也被余打过头和胳膊。“如果孩子们睡觉没有经过她允许,即使晚上11点以后,她也会叫醒他们,还叫孩子们去她房间,关上门让他们哭泣。”

“有时候会把孩子们赶出房间,让他们在门外哭泣。”

当孩子们放学后弹钢琴的时候,余会骂他们“真TMD愚蠢”,把孩子们骂哭。

视频

三次倒清洁剂“毒杀”亲夫?

余和陈都毕业于美国知名的医学院,都是医生,余是皮肤科医生,陈是放射科医生,都属于高收入阶层,居住在尔湾价值270万美元的豪宅。

根据陈的指控,在7月份,余分别三次在陈的杯子里倒入下水道清洁剂Drano来“毒杀”亲夫,时间分别是7月11日、7月18日和7月25日,陈偷偷用隐藏摄像头拍了下来。

陈的律师声称,那段时间陈患上食道肿胀和胃溃疡,早前的一次听证会显示,陈试图搞清楚他为什么会得病,于是在厨房安装了隐形摄像头,才拍下了余的所作所为。

最终,陈报警并出示了视频证据,余在诊所外被警察逮捕。

诡异

谋杀亲夫案or渣男毁妻案?

令人不解的是,余在被逮捕之后,或许是完全没意料到是枕边人叫警察来抓她,还打电话让陈来交保释金,结果被陈拒绝。

余的律师则表示,清洁剂只是倒在一个空杯子中,为了方便倒入下水道而已,根本不是为了“毒杀”亲夫,余是一位受人尊敬的皮肤科医生,陈这么做是为了摧毁她的生活,摧毁孩子们的生活,完全是荒谬和虚假的,是诽谤。

目前,尚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陈的胃溃疡是饮用了下水道清洁剂Drano所致,警方也没有证据证明余试图谋杀亲夫,所以余的保释金仅为3万美元(在美国,有预谋的杀人罪名是一级谋杀罪,保释金在多数情况下是100万美元起步)。

另一个蹊跷的是,从余被逮捕至今已经超过一个半月了,检方尚未对余提出刑事起诉,假如真有证据证明余要谋杀亲夫,并且连续三次投毒的话,是妥妥的一级谋杀罪。

因此,这一次法庭听证会是在家庭法庭,专门处理家庭问题的法庭,与陈报警称“谋杀亲夫”差了十万八千里远。

我们也会持续关注案件的进展,看看这到底是女医生谋杀亲夫案,还是渣男为离婚夺取孩子抚养权不惜摧毁妻子职业和名誉的案件。

大家觉得呢?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