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被俄乌“争抢”的扎波罗热核电站 多重要? /

被俄乌“争抢”的扎波罗热核电站 多重要?

在俄乌冲突的一线,炮弹不断在乌克兰扎波罗热核电站附近掉落。

从2022年3月起,俄罗斯军队完全控制了扎波罗热核电站。进入7月后,俄乌局势升级,核电站频繁遭遇炮击。关于“核灾难”的潜在风险,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

9月3日,国际原子能机构派出专家团,一路前往扎波罗热核电站,评估核电站的安全问题。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格罗西说:“对扎波罗热核电站进行任何军事打击都完全不可接受,这将引发前所未有的核灾难。”

9月11日,为了将风险降至最低,核电站最后一个反应堆断开连接,为进入“冷停堆”状态做准备。自此,扎波罗热核电站完全停运。

扎波罗热核电站到底有多重要?为何俄罗斯和乌克兰都想得到它?

依赖核能的乌克兰

说起扎波罗热核电站,不得不先提乌克兰的核能资源。

乌克兰是一个依赖核能的国家,是世界上核能生产占国内总电能份额最高的五个国家之一。据统计,1995-1996年冬天,核能发电量已经占乌克兰总发电量的41%,火力发电站(煤、石油和天然气)占50%以上,水电设施则提供大约5-6%的电力。时至今日,乌克兰境内共有4座核电站,15个运作中的核反应堆,其中,至少有一半的核反应堆在满负荷运行,为乌克兰提供约50%以上的电力。

乌克兰的核电站分布。来源/世界核协会

其实,早在苏联时期,乌克兰境内已经有10座反应堆在运行,即使到了1986年4月切尔诺贝利灾难发生,也没能阻止苏联当局建造六座新的1000兆瓦反应堆。1986年至1990年,这六座反应堆在乌克兰上线。

直到1989年,苏联向公众详细描述了切尔诺贝利事件的性质和影响后,乌克兰出现了反核情绪,乌克兰议会于1990年8月投票决定暂停新核电机组的建设和试运行。

1991年,苏联解体,乌克兰陷入了一场经济危机。乌克兰领导人认为,有必要保留核电容量,放弃暂停令。此时,乌克兰国内公众对核电的态度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因为在他们看来,就业、能源生产和供暖等现实问题,比不确定的环境问题和核电风险更为重要。1993年10月,议会投票推翻了1990年的禁令。为了解决当年冬季预计的电力短缺问题,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剩余的三个未损坏的反应堆继续运行,当时几乎没有人提出抗议。

在困难的政治和经济形势下,乌克兰政府逐步采取措施建设本国的核能机构,发展本国核能经济。扎波罗热核电站也由此搭上了国家核能发展的顺风车。

欧洲最大核电站

早在1978年,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第一个机组开始运行后,苏联部长会议决定建造一系列核电站,其中便包括扎波罗热核电站。1993年,乌克兰关于核电站的禁令废除后,因切尔诺贝利事件被按下暂停键的扎波罗热核电站再次开始建设。

和平下的扎波罗热核电站。来源/世界核协会

1994年2月,乌克兰时任总统列昂尼德·克拉夫丘克发布指令,要求在1999年之前完成在建的5座VVER-1000核反应堆,包括扎波罗热核电站6号反应堆,罗夫诺核电站4号反应堆和赫梅利尼茨基核电站2号、3号、4号反应堆。1994年7月,继任总统列昂尼德·库奇马也曾表示,乌克兰的整个电力部门必须现代化。据报道,1995年3月,库奇马命令乌克兰财政部在年底前划拨大量资金,以完成扎波罗热核电站6号工程。

在种种政策支持下,扎波罗热核电站的六号反应堆最终于1995年并网,成为乌克兰独立后的首个核反应堆。随着由俄罗斯设计的6套VVER-1000型950MW压水堆核电组投入运行,扎波罗热核电站不仅成为乌克兰第一个拥有VVER型反应堆的核电站,也成为欧洲最大的核电站。此前欧洲最大核电站是法国格拉夫林核电站,拥有6套915MW核电机组。

扎波罗热核电站的六个机组。来源/维基百科

除了更为先进的反应堆外,扎波罗热核电站也较早拥有乏燃料干储存设施。苏联解体前,乌克兰的乏燃料多运往俄罗斯。2001年7月,乌克兰国家核监管视察局为扎波罗热核电站的第一个乏燃料干储存设施的发展颁发了许可证,使用寿命为50年。

如今的扎波罗热核电站是乌克兰运行的四个核电站之一,发电量高达420亿千瓦时,约占乌克兰所有核电站总发电量的40%,占乌克兰年发电量的五分之一。该核电站一旦运行中断,全国的电力供应都会受到影响。

2014年,扎波罗热核电站发生过一次故障,导致核电站供电异常。与此同时,乌克兰国内的5座火电厂煤炭储备量又严重不足,致使国内电力供应非常紧张。从2014年12月初到12月底,乌克兰全国范围内轮流停电,数百万乌克兰居民在严冬之际面临无电、挨冻的问题。

2022年9月11日,扎波罗热核电站完全停运。核电站停运多久不得而知,对乌克兰国内的生产、生活会产生多大影响也不得而知。可以明确的是,扎波罗热核电站的炮火,将长久以来附着在乌克兰核电站上的俄乌纠葛以及乌克兰核电站的问题公之于众。

政治裹挟下的乌克兰核电站

乌克兰核能的发展,在高效利用能源的同时,也产生了对能源的依赖。1991年,乌克兰主要能源供应的54%依旧靠进口。到2011年,乌克兰进口了总计45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其中90%来自俄罗斯最大的国有企业。许多乌克兰政客、能源专家和普通民众都对乌克兰在能源上对俄罗斯的高度依赖感到担忧。

乌克兰境内石油运输管道。来源/央视新闻截图

为了确保乌克兰能够逐渐摆脱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乌克兰政治家、科学家和商人决心重振核能部门。核电成为乌克兰心中能帮助国家避免能源和技术依赖的一大发展途径。自2014年以来,随着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以及乌克兰东部的代理人战争持续不断,乌克兰领导人愈发渴望获得能源独立。从政治因素考虑,核电在当代乌克兰变得更为重要。可以说,乌克兰的国家核计划,是其领导人为了实现乌克兰能源独立及摆脱俄罗斯影响的选择。

向西方购买多样化的燃料和技术供应,成为乌克兰减少对俄罗斯能源依赖的途径。1998年,乌克兰与美国签署了和平利用核能的合作协议,首次尝试解决依赖俄罗斯核燃料供应的问题。该协议规定,乌克兰应获得3000万美元用于燃料部门的现代化,并动员美国私人资本组织向乌克兰核电厂供应燃料。

2000年,负责运营乌克兰全部核电站的国家核电公司和美国西屋公司开始实施在乌克兰VVER-1000反应堆中使用美国TBC-W燃料组件的项目。

2010年,南乌克兰核电站尝试在第二和第三个机组使用西屋公司生产的美国燃料。在使用这种核燃料时出现了许多问题,反应堆经常不得不关闭和修理。

2014年,乌克兰国家核电公司与西屋电气再次续签了两年前冻结的合同。该合同规定,到2020年,为苏联时代的三个核电厂提供相应数量的TBC-W燃料。2015年,该公司又与西屋公司签署一项合同,在乌克兰扎波罗热核电站更广泛使用美国TVS-WR燃料元件。

尽管美国燃料组件常有不合格现象,技术事故频繁,且当时美国燃料组件的成本比俄罗斯高20%,为了核燃料供应多样化,乌克兰依旧选择和美国合作。

或许,政策、技术随着政权和政治方向的变化而变化,已经成为乌克兰的一个“传统”。2015年,曾有学者直言,乌克兰核设施的安全是首要关切,不该受到任何政治或经济决定的威胁。

除了美国外,欧盟也成为乌克兰一大“合作伙伴”。2005年12月,乌克兰和欧盟签署了一项能源合作协议,在核能和电力供应方面将乌克兰与西欧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电视剧)。

到2014年,乌克兰成立的新政府表示,乌克兰的目标是与欧洲电网和天然气网络整合,使乌克兰在2017年前成为欧洲能源市场的一部分。

然而,尽管历届乌克兰政府都宣称要摆脱对俄罗斯的依赖,但因为乌克兰能源部门,乃至整个政府的腐败,乌克兰核能在节约、效率、改变燃料结构或其他可能减少对俄罗斯依赖的方式方面收效甚微。乌克兰至今仍在一些核服务上依赖俄罗斯——燃料棒生产、乏燃料储存等等。

作为欧洲最大的核电站之一,扎波罗热核电站的安危受到外界的高度关注。俄乌之间的战火,让不可预知的核爆炸危机变得愈发可能且危险程度更大。而俄乌之间对立状态也并未随着扎波罗热核电站的停运而告一段落,扎波罗热核电站究竟会停运多久?停运后乌克兰乃至全欧洲又是否会陷入能源危机?这些问题像是核泄露危机一样再次困扰着世人。

扎波罗热核电站标牌。来源/东方卫视新闻截图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