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渴望暴力!美极右“骄傲男孩”备忘录流出 /

渴望暴力!美极右翼“骄傲男孩”备忘录流出

《纽约时间》出品 欢迎转载,请规范署名,添加公众号名片

据卫报9月19日报道 “骄傲男孩”是美国最为人熟知的极右翼组织之一,现在,一份该组织的内部文件让人们更深入地了解了这个组织如何为暴力冲突做准备。

2021年11月20日,“骄傲男孩”的成员在曼哈顿游行,反对纽约市的疫苗命令。

这份文件既寒酸又正式,就像一个税务会计师协会的年度会议记录。它的索引列出了“目标”和“交战规则”的部分,并附有一个“附录”,提供了酒店和停车的建议。

在封面上,两个字暗示了制作这张文件的团体的恶名:“MAGA”和“WARNING”。文件的撰写日期:2021年1月5日,美国国会大厦遭袭前一天。而预定的游行日期是1月10日。(可在此下载查看:https://s3.documentcloud.org/documents/22278697/proud-boys-nyc-planning-document.pdf)

封面上没有说,在整个23页中也几乎没有提到的是,这是美国最暴力的政治团伙之一的作品,唐纳德·川普告诫要“靠边站”的极右翼街头战士:骄傲男孩(pride Boys)。

这份由《卫报》首次发布的文件,让人们罕见地看到了这个极右翼俱乐部精心策划活动的过程。

这份文件是记者安迪·坎贝尔(Andy Campbell)在为他的新书《我们是骄傲男孩:一个右翼街头团伙如何开启美国极端主义新时代》做研究时从骄傲男孩的一名成员那里获得的。这本书将于周二(9月20日)出版。坎贝尔向《卫报》分享了这份文件。

“骄傲男孩”被南方贫困法律中心认定为仇恨组织,据称他们是暴力袭击国会大厦的主要组织者。

在1月6日发生的与9人死亡有关的事件之后,文件中提到的1月10日纽约游行被取消,制定得如此讲究的策略也从未实施。但这份文件仍然充分揭示了“骄傲男孩”的内部层级和他们对于暴力的渴望。

它显示了“骄傲男孩”为潜在的暴力冲突做准备,然后如何计划掩盖他们的踪迹——检察官已经强调了这一点,但在该组织自己的言辞中从未出现过的。它揭露了“骄傲男孩”采用的军国主义结构和语言,以及他们是多么渴望在川普领导下的美国,在前线执行私刑。

这也为该组织如何继续在美国各地扩张触角提供了线索,尽管该组织的许多高层领导人,包括其全国主席恩里克·塔里奥(Enrique Tarrio),正因煽动阴谋罪的指控而在狱中等待审判。

该文件的目的是提供一项“战略安全计划”和行动呼吁,召集“骄傲男孩”成员参加原定于2021年1月10日在纽约市举行的支持川普的大游行。四天前,国会将证明乔·拜登在2020年总统选举中获胜——这一场合将成为致命叛乱的目标。

这份文件的作者是兰迪·爱尔兰(Randy Ireland),他是“骄傲男孩”组织纽约分部“地狱之门桥分会”(Hell’s Gate Bridge Chapter)的主席,是美国东北部最著名的“骄傲男孩”之一。这篇论文通过加密聊天应用Telegram向纽约及其他地区的至少9个分会分发。

坎贝尔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表示,该组织分散的结构是“骄傲男孩”最大的优势之一,它声称在除三个州外的所有州有157个活跃的分会,这一点在纽约行动的自治性质上也有所体现。

坎贝尔说:“恩里克·塔里奥和其他领导人已经入狱,但像兰迪·爱尔兰这样的分会负责人可以发起他们自己的活动,彼此独立运行。”

“我们不会让你失望”

规划文件中的语言明显带有军国主义色彩。兰迪·爱尔兰自封为“安保总指挥”,而他的下属则是“征兵”、“侦察兵安全”和“团队领导”的“副主席”。

他们的计划是,在1月10日曼哈顿的活动上,将约60名“骄傲男孩”集结成7个“战术团队”,每个团队5到8名男性(他们都是男性,因为该团队的主要价值观之一是厌女)。会员被要求携带保护装备,包括“刀/刺防护、头盔、手套、靴子等”,并使用无线电频道、对讲机或电报与彼此沟通。

他们必须团结在一起,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普通人”——不是“骄傲男孩”的普通川普支持者——或“女性”加入他们的行列。

“他们的存在会危及所有安保人员的健康和安全,绝对不能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兰迪·爱尔兰写道。

文件后面复制的地图显示了“侦察兵”和“战术队”应该在游行路线上的关键地点采取的位置。游行计划从哥伦布圆环(Columbus Circle)出发,经过川普大厦。

该文件说,川普大厦“显然对我们有特殊意义,” “我们不会让你失望的!”

自2017年初“骄傲男孩”开始出现在川普的集会上以来,坎贝尔就一直在报道他们,称他们是美国最臭名昭著的政治搏击俱乐部。在这份规划文件中,他认为这个组织的幻想和危险程度是相当的。

“这些人认为自己是超级士兵,”他说。“从某种程度上说,这很有趣,因为实际上没有什么事情会像他们说的那样发展。但在另一个层面上,这令人担忧,因为这显示出他们在这方面花了多少心思。”

在《我们是骄傲男孩》一书中,坎贝尔追溯了该组织从2015年至2016年的诞生,一直到1月6日该组织的核心角色——多米尼克·佩佐拉(Dominic Pezzola)成为第一个闯入美国国会大厦的人。至少30名“骄傲男孩”被指控与叛乱有关,其中包括塔里奥和其他四人被控煽动阴谋——这是迄今为止最严重的指控之一。

这个组织是由《Vice》杂志英国出生的创始人加文·麦金尼斯(Gavin McInnes)创建的,他自称是“西方沙文主义者”,兜售偏见。2016年5月,麦金尼斯在他的在线聊天节目中提到了“骄傲男孩”这个名字,以“匪帮”自居。

麦金尼斯小心翼翼地给自己的作品贴上无害的标签,声称这只是一个倡导爱国、闲时喝酒的男性俱乐部,只是在后期才紧密地与川普的一切捆绑在一起。但坎贝尔认为,政治暴力从一开始就根深蒂固。

2017年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联合右翼集会的组织者之一是一名“骄傲男孩”,在该集会中,一名反法西斯抗议者被谋杀。该组织在俄勒冈州波特兰市举行过多场暴力集会。2018年,在纽约的一场共和党活动外,几名成员被逮捕,并被控犯有重罪。

“街头暴力”

骄傲男孩的会员资格分为四个等级,麦金尼斯自己解释说,第四档也就是最高的一档,是在“你被捕或为事业而进行严重的暴力斗争”时授予的。在为这本书接受坎贝尔采访时,麦金尼斯否认煽动暴力,并坚称骄傲男孩从未主动挑衅,只是对左翼的攻击做出反应。

《卫报》发表的文件重申了这一官方立场。爱尔兰小心翼翼地将“骄傲男孩”描绘成一个防御性的团体。

他写道:“如果有任何暴力事件爆发,所有骄傲男孩都应该立即做出反应——只要消除并结束对他们或其他人的威胁。非常重要:一旦威胁被消除,我们就停止!”

但这里有一个明显的矛盾: 兰迪·爱尔兰把他的分会描述为一个非暴力组织,但它却在寻求暴力。他不请自来地给这群人分配了治安维持官的角色。

“我们是作为所有活动参与者的第一道防线,”他写道,然后又自相矛盾地说,“骄傲男孩”的唯一作用是为执法部门充当“后备角色”,“迫使他们做好自己的工作”。

它的意思似乎是在说明,如果警察不攻击反法西斯抗议者,“骄傲男孩”就会。

坎贝尔说:“我曾报道过骄傲男孩的活动,当警察向反抗议者人群投掷催泪瓦斯和其他弹药时,他们只是开开心心地站在后面观战。然后‘骄傲男孩’就会自己介入战斗。”

对坎贝尔来说,这份文件最令人不安的地方在于,它用柔焦镜和矛盾的含义来表达“骄傲男孩”的主要野心:政治暴力的正常化。尽管有这么多的领导人已经身陷囹圄,但该组织仍然在蓬勃发展。

随着新的分会不断出现,美国人越来越习惯在公共场合出现全副武装的帮派。“骄傲男孩”曾在反堕胎集会、反疫苗接种示威、支持枪支抗议活动,当然还有川普集会上扮演“安保人员”。

坎贝尔说:“骄傲男孩帮助制造的街头暴力现在是由普通人实施的。你在1月6日看到,你在计划生育协会和LGBTQ+的活动上看到,人们被在正常的政治集会中,被普普通通的美国人骚扰和攻击。”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