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川普强生式微 民粹主义未死而是进化 /

川普强生式微 民粹主义未死而是进化

意大利大选由极右政党胜出,有望出现二战结束以来首个极右内阁。尽管欧洲似有一股极右风潮,但观察家认为,如今的民粹已由激昂转为务实,难以再现脱欧或川普旋风。

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库柏(Simon Kuper)撰文指出,2016年6月24日午夜,当69%的英格兰桑德兰(Sunderland)人投票支持脱欧后,确立英国将脱离欧盟,西方民粹主义正式爆发。

从川普、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强生(Boris Johnson)相继在美国、巴西、英国国内赢得胜利,再到“五星运动”(Five Star Movement)与“联盟党”(Lega)进入意大利政府,这股西方民粹浪潮一直延续到2019年并达高峰。

库柏说尽管目前民粹浪潮似在逆转,诸如强生虽赢得多数席次,在英国首相大位却待不满1个任期,五星运动在今天意大利大选惨败,波索纳洛下月可能败给左翼候选人鲁拉(Luiz Inacio Lula da Silva),但趋势恐非如此简单。

极右的瑞典民主党(Sweden Democrats)及可望成为意大利下任总理的梅洛尼(Giorgia Meloni)正取而代之。民粹主义在强生或川普之后仍在发展,事实上也正在从表演艺术之流,升级为务实治理。

民粹主义者描绘的世界是“善良群众”和“恶劣精英”间的政治斗争,国会或法院等机构不得阻止人民的意志。

但脱欧与川普胜选的民粹,本质上是电视表演,他们对执政没有兴趣,即使在疫情大流行期间也是如此。他们梦想中的计划如脱欧、美墨围墙等均与现实扞格。他们也没能翻转政治生态,强生因违反自己的封城规定辞职,调查川普任内疑涉违法目前在美国国内沸沸扬扬。

然而新民粹主义者关心的却是办实事。“民粹政治”(Populocracy)一书的作者费耶斯基(Catherine Fieschi)表示,曾为墨索里尼粉丝的梅洛尼“其实很能干,她没有完全被虚荣所控制”。川普和强生抱怨“国中之国”(deep state)掣肘,但费耶斯基预料梅洛尼会和意大利其他政党及官僚合作,以实现极右派的施政理念。

匈牙利总理奥班(Viktor Orban)俨然取代川普成了民粹运动共主。当欧洲议会上周通过表决认定匈牙利“不再是完全民主的国家”,梅洛尼的“意大利兄弟党”(Fratelli d'Italia)表态支持奥班。

民粹主义的主流趋势如今反而自称“民族保守主义”,其感召者、以色列教授哈佐尼(Yoram Hazony)刚刚协助主办了迈阿密的全国保守主义会议(National Conservatism Conference)。

“民族保守主义”把伊斯兰和女权牵扯上“觉醒”。梅洛尼喜欢“传统家庭”、不爱“性别意识形态”;和奥班及美国共和党人一样,她的“意大利兄弟党”支持限制堕胎。这让传统的中间偏右政党不确定在面对民族保守主义时是要打击,还是要加入它们。

在COVID-19与能源危机时代,中间偏右政党以往的小国、低税论调讨不到便宜,因此美国乔治亚大学(University of Georgia)政治学家穆德(Cas Mudde)认为,中间偏右政党现在渐渐向极右靠拢,以致极右翼又“更右”。

库柏认为就算民粹主义仍在前进,他们也已失去中心地位。2016年时民粹主义者主导“移民危机”、圣战士以及贪腐精英的公共辩论,如今对COVID-19或乌克兰议题着墨不多,尤其“教父”-俄罗斯总统蒲亭现俨然成为国际社会过街老鼠,民粹再难意气风发。

不过库柏仍提醒,就算民粹主义者已难在自由选举出头,他们还是能像奥班一样把手伸入,或像波索纳洛所暗示的一样,试图窃取选举结果。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