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抗议者被捕、征兵站遭袭 俄越来越紧张 /

抗议者被捕、征兵站遭袭 俄国内越来越紧张

上周三,普京在全国电视讲话中宣布了部分动员令,预计将召集30万士兵。自那以后,据俄罗斯独立报纸《新报》(Novaya Gazeta)援引俄罗斯联邦安全局(Russian Federal Security Services,简称FSD)的消息称,在上周三至上周六期间,估计已经有26.1万人逃离了俄罗斯。现在,在俄罗斯与格鲁吉亚和哈萨克斯坦交界的边境口岸,俄罗斯人甚至开始骑自行车过境。走不了的人发起抗议活动,甚至袭击征兵站。俄罗斯国内的紧张局势加剧。

逃离,抗议者被捕,征兵站遭袭,俄罗斯国内越来越紧张_凤凰网

周一,俄罗斯至少有两处征兵站遭到袭击,一名俄罗斯男子在西伯利亚的一个征兵站开枪,导致一名征兵站指挥官受重伤;几小时前,另一名男子驾驶一辆汽车冲进另一个征兵站的入口,并在征兵站纵火。同样是在这一天,一名穿纳粹标志衣服的人在俄罗斯一所学校发动大规模枪击,目前至少有13人遇害。

关于不适合服役的人被传唤报到的报道不胜枚举,有癌症患者或学生也收到了征兵通知,这引发了全国各地对动员过程的批评,克里姆林宫首次承认,在征兵运动中出现了错误。与此同时,俄罗斯的少数民族表示,鞑靼人为主的克里米亚和西伯利亚和北高加索以穆斯林为主的省份受到了不成比例的征召,当地也开始爆发抗议活动。

莫斯科对周末的抗议活动作出回应,在几十个城市进行大规模逮捕。据监督俄罗斯抗议活动的人权组织OVD-Info说,自从普京周三上午宣布部分动员以来,俄罗斯几十个城市已有2300多名抗议者被拘留。

民调专家表示,当动员开始席卷主要城市的普通俄罗斯人时,对战争的支持将面临新的考验。

分析人士称,强制动员士兵可能会阻碍莫斯科在战场上击败乌克兰的努力。基辅的战士中包括决心拯救家园的普通公民,与之不同的是,俄罗斯男子急于逃避应征入伍,分析人士说,这可能会削弱已经在战场上的士兵的士气。与此同时,人们对莫斯科是否有能力在将这些新兵部署到前线之前,对他们进行充分的训练和装备仍存在严重疑问。

地方政府已经采取行动,向那些被派去战斗的人提供额外的经济补偿,以平息人们对动员的不满。例如,除了军事承包商的工资外,莫斯科人每月还将获得5万卢布(约合808美元)的地区奖金。阵亡将士的家属也将获得经济补偿。但与此同时,俄罗斯议会上周针对叛逃、叛逃和违抗命令等违规行为出台了更严厉的惩罚措施。周末来自俄罗斯独立媒体的报道称,当局最早可能在周三关闭该国边境,禁止军龄男子出境。

上周末有报道称,俄罗斯边境警卫以有关动员的法律为由,遣返了一些士兵。周一,俄罗斯国家通讯社塔斯社说,被动员的俄罗斯公民在与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接壤的库尔干和秋明东南部地区被拦下。该通讯社援引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各地区部门的官员的话称,他们被告知需要获得军事登记和征兵办公室的许可才能出境。

征兵站的枪声

周一枪击征兵站指挥官的枪击嫌疑人是乌斯特-伊利姆斯克市25岁居民鲁斯兰·津宁(Ruslan Zinin),目前已被远东地区伊尔库茨克的当局拘留。报道称,受伤的指挥官在手术后情况危急。官方新闻机构俄罗斯新闻社(RIA Novosti)发布了这款武器的照片,它是用一块木头、一根管子和一根普通的管带制成的。

这起枪击事件,是普京今年2月全面入侵乌克兰以来,针对俄罗斯征兵中心的最新一起袭击,据信是第一起造成严重伤亡的袭击。据俄罗斯独立新闻媒体Mediazona报道,自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来,针对征兵办公室的袭击有所增加。从那以后,至少有54个征兵中心和行政大楼被纵火。而自上周三宣布征召以来,已经发生了17起袭击事件。

据独立媒体Astrapress报道,嫌疑人的母亲玛丽娜·齐尼娜(Marina Zinina)说,她的儿子没有收到动员令,但他的一位好友收到了征兵通知,尽管他从未在军队服役,这让他很不高兴。“鲁斯兰对此非常沮丧,因为他的朋友从没有在军队服役,”报道援引齐尼娜的话说。“他们说会有部分动员,但结果他们把所有人都带走了。”

此前,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盖·绍伊古(Sergei K. Shoigu)上周承诺,只会征召有军事经验和专长的男性。

普京在宣布部分动员时表示,只会召集有经验的军人。“我们说的是部分动员,”总统在一次全国讲话中说。“换句话说,只有军事预备役人员,主要是那些在武装部队服役并具有特定军事职业特长和相应经验的人,才会被征召。”

克里姆林宫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Dmitri S. Peskov)周一承认,召集活动中存在违规行为,但他试图将责任推给实施动员的地方当局。

他在每日电话采访中告诉记者:“在某些情况下,政令被违反了——在一些地区,州长正在积极努力纠正这种情况。”他说,是由于地方征兵部门急于完成配额,因此向那些因年龄、健康或缺乏军事经验而在法律上应豁免服役的人发出了动员通知。学生在课堂上被拉走,老年人意外地被拉上征兵车。

据独立报纸《新报》报道,59岁的维克多·迪亚乔克患有一期皮肤癌,一只眼睛失明,他被要求执行任务。

对征召入伍的抵制导致了一系列其他暴力事件。

在俄罗斯西部城市梁赞,一名男子在一个公交车站自焚,以抗议乌克兰战争。当地媒体YA62.ru报道称,这名男子“开始大笑并大喊,他不想参加在乌克兰的特别行动”。当局没有立即确认这名男子的身份。

该媒体发布的一段视频显示,这名伤势不严重的男子被警察和救护车工作人员带出了公交终点站。

据当地媒体报道,在省级城市乌利平斯克,一名男子周一早上在一个征兵站纵火,他用汽车撞向入口处,然后向大楼内投掷了几枚燃烧(电视剧)瓶。据当地官员的社交媒体账号称,他被路过的安全巡逻队逮捕,大火被扑灭。

同样在周一,据俄罗斯调查委员会说,一名枪手冲进伊热夫斯克省的一所学校,打死13人,其中包括7名儿童,然后自杀。该机构称,至少21人在枪击中受伤,并表示已对该事件展开调查。

校园枪击事件在俄罗斯很罕见,但也并非闻所未闻。

调查人员说,嫌疑人是该校毕业生阿特姆·卡赞采夫(Artem Kazantsev),他在枪击过程中穿着一件带有纳粹符号的黑色T恤,头戴巴拉克拉瓦帽。

俄罗斯人跑路

周末来自俄罗斯独立媒体的报道称,当局最早可能在周三关闭该国边境,禁止军龄男子离境,这导致俄罗斯男人开始疯狂跑路。

随着俄罗斯人在周末和周一继续离开,俄罗斯与格鲁吉亚和哈萨克斯坦的边境口岸形成了绵延数英里的交通堵塞。

“俄罗斯和格鲁吉亚边境的拥堵持续了大约20公里,进入格鲁吉亚的等待时间现在达到了三天,”俄语博主尼古拉·勒夫席兹(Nikolai Levshitz)在他每日更新的Telegram上写道。

由于前往几乎所有免签目的地的机票早已售罄,俄罗斯人开始步行、开车甚至骑自行车过境,希望能缩短出境的等待时间。社交媒体上发布的照片和视频片段显示,边境哨所附近有成堆的废弃自行车。

周一上午抵达伊斯坦布尔机场的一名俄罗斯男子说,他从莫斯科乘坐包机,因为商业航班已经售罄。他说他花了大约5000美元买了这个座位。

最近几天,还有越来越多的俄罗斯男子通过挪威小镇斯托尔斯科格(Storskog)过境。斯托尔斯科格是地球上最北的边境哨所之一。周日,在圣彼得堡以北近1000英里的小镇上,有243名俄罗斯人出境进入挪威,比前几个周末有所增加。

边境哨所所在的芬马克警区负责移民(专题)控制业务的科长索尔海姆(Sølve Solheim)对《华尔街日报》表示,其中大多数通过挪威过境的男性持有欧洲免护照旅行区其他国家的签证。

“换句话说,我们这里的哨所警察看到了与俄罗斯接壤的其他国家看到的同样的趋势,只不过由于地处北极附近,我们看到的规模要小得多,”她说。

与此同时,在距离莫斯科数百英里的地方,普京在阳光明媚的黑海度假胜地索契会见了白俄罗斯总统亚历山大·卢卡申科。

2020年,卢卡申科在一场被广泛指责有欺诈嫌疑的选举中再次当选。随后,他镇压了抗议活动,数千名白俄罗斯人遭到殴打和严厉的监禁。在那之后的两年里,有10万到20万人离开了白俄罗斯。

在周一的会晤中,卢卡申科告诉普京不要“担心”俄罗斯人现在也在做同样的事情。

卢卡申科对普京谈到最近离开的俄罗斯男子时说:“就算有3万,甚至5万人离开吧。那又怎样?如果他们留在这里,他们还会是我们的人吗?让他们跑吧,”卢卡申科在开场白中说。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我不太担心,”卢卡申科说,他指的是他自己国家跑走的数万人。“大多数人都求着回来,”他对普京说。“你的人也会回来的。”

俄少数族裔被送上前线

在苏联,他们被贴上了不忠的标签,被迫在远离祖国的地方流亡数十年。

现在,许多克里米亚鞑靼人逃到哈萨克斯坦,逃避征兵。鞑靼人活动人士认为,这是莫斯科长期镇压政策的延续。

克里米亚半岛的一个地区是鞑靼人的故乡,也是俄罗斯在过去8年里占领的乌克兰的一部分。当地收到征兵通知的48人中,除了两人之外,其余都是鞑靼人,这是总部位于乌克兰的人权组织克里米亚鞑靼资源中心(Crimean Tatar Resource Center)的数据。

乌克兰官员表示,在克里米亚半岛的其他地方,俄罗斯征召鞑靼人的数量与他们在人口中所占的比例远远不成比例。数十名鞑靼人寻求法律帮助以逃避兵役。

资源中心主任埃斯肯德·巴里耶夫(Eskender Bariyev)在接受《纽约(专题)时报》采访时说,“在分析这次动员时,我们清楚地看到,这是克里米亚鞑靼人种族灭绝的延续。这是对原住民权利的侵犯,”他说,并补充道:“我们的人已经太少了。”

克里米亚鞑靼人的支持者表示,从长期以来一直是莫斯科眼中钉的少数民族中征募士兵,俄罗斯安全部门可以同时实现两个目标:压制异议人士,充实在乌克兰的军队。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苏联将克里米亚鞑靼人和其他少数民族驱逐出他们的家园,担心他们会站在德国军队一边。许多人在苏联末期和乌克兰独立后返回乌克兰,但在2014年俄罗斯入侵并吞并克里米亚半岛时,他们发现自己又回到了莫斯科的统治之下。

普京的动员不成比例地针对俄罗斯的偏远地区,以及少数民族人口众多的地区,包括西伯利亚和北高加索以穆斯林为主的省份。上周末,反对征召丈夫或儿子的妇女在车臣和达吉斯坦爆发了抗议活动。

对克里米亚鞑靼人来说,征召行动还带来了额外的恐怖因素:迫使乌克兰人与其他乌克兰人作战。

巴里耶夫说,鞑靼人正经由俄罗斯离开半岛,前往哈萨克斯坦。

“这是基于种族的歧视,”他在谈到这次动员时说。“它始于俄罗斯帝国,在苏联继续,现在在俄罗斯继续。”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