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美最高法院迎来可能不会平静的新开庭期 /

美最高法院迎来可能不会平静的新开庭期

美国最高法院迎来可能不会平静的新开庭期

美国最高法院上一个掀起风波的开庭期,大法官们废除了宪法对堕胎权的保护。随着新的开庭期即将开始,大法官们又要面对一系列可能造成动荡的有争议案件。

新的开庭期于下周一(10月3日)开始,大法官凯坦吉·布朗·杰克逊(Ketanji Brown Jackson)加入了她的八位同事,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非裔女性最高法院大法官。

但这段时期可能会被人们铭记的不仅仅是杰克逊历史性的登场。新的开庭期将处理投票权和平权行动等议题,将包含一些可能会根据意识形态立场来决定的备受瞩目的案件。

最高法院研究所执行主任、乔治城大学法律中心教授欧文·戈恩斯坦(Irving Gornstein)在最近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在最重要的事情上,要为很多6比3的裁决做好准备。”

今年6月,美国最高法院以6比3做出裁决,推翻了该院1973年“罗诉韦德案”(Roe v. Wade)有关保护堕胎权的先例裁决。在宣布这项裁决前,多数大法官的意见草案史无前例地遭到泄露,引发了数周的抗议。

上个开庭期还有其他几项6比3的裁决,其中一项裁决认定美国人有权在自己家以外的地方携带枪支自卫。

但是,戈恩斯坦说,并非所有案件都会在本开庭期形成保守派多数意见。

他指出,在上一个开庭期,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John Roberts)和大法官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加入了最高法院的三位自由派大法官,至少出现了五起5比4裁决的案例。

戈恩斯坦说,卡瓦诺是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提名的三名最高法院大法官之一,他养成了撰写附议意见书的喜好,以“宣示右翼多数定案的局限”。

戈恩斯坦说:“这是卡瓦诺大法官的法庭。”

在每年收到的7000多份请愿中,最高法院选择审理60至70起案件。 迄今为止,它已同意在即将到来的开庭期内审议27起案件。

以下是其中五大案例:

两个投票权案件

两个投票权案件分别是“美林诉米利根案”(Merrill v. Milligan)和“摩尔诉哈珀案”(Moore v. Harper),涉及州立法机构重新划分国会选区地图的有争议的计划,并可能对如何进行选举产生广泛影响。

美林诉米利根案

“美林诉米利根案”是关于阿拉巴马州南部在2020年人口普查后制定的国会选区重新划分计划。

几十年来,阿拉巴马州的七人国会众议院代表团只有过一名非裔美国人。 但是随着该州黑人人口的增长,民权倡导人士认为阿拉巴马州应该至少有两个非裔美国人代表。

一组选民和民权倡导者认为,重新划分的地图将阿拉巴马州的黑人居民主要集中在一个单一的国会选区,他们在联邦法院对该计划提出了异议。

一个由三名法官组成的合议庭一致认为,那个重新划设选区的计划违反了《投票权法》(Voting Rights Act)第2条,该条款禁止基于种族或肤色的歧视性投票行为。

该合议庭下令划设一个新的选区地图。 但美国最高法院推翻了这项裁决,并同意在2022-23年开庭期内审理此案,同时暂时保留目前有争议的国会选区地图。

阿拉巴马州表示,它寻求一个种族中立的重新划分选区程序。但投票权倡导人士表示,维持该州的选区重分计划将削弱少数族裔选民选出他自己中意的候选人的能力。

摩尔诉哈珀案

第二个案件“摩尔诉哈珀案”涉及北卡罗来纳州的新国会选区地图,并可能对联邦选举的运行方式产生更大的影响。

本案的核心是一个有争议的法律原则,被称为“独立的州立法机构理论”,该理论认为美国宪法赋予州立法机构近乎全部的权力来规范联邦选举。

北卡罗来纳的州议会加入了这场法理之争。

在该州因2020年人口普查获得额外的国会众议员席位后,共和党控制的州议会绘制了一张选区地图,该地图将使共和党候选人获得10比4的优势,尽管该州的选民在民主党、共和党和无党派之间平分秋色。

投票权倡导人士怀疑这是非法的“杰利蝾螈”(gerrymandering),并在州法院提起诉讼。“杰利蝾螈”是指为使某党派或群体受益而刻意划设选区界线,这样划出来的选区经常呈现曲里拐弯的怪异形状,有时状似“蝾螈”。

由四名民主党人和三名共和党人组成的州最高法院按照党派立场投票,宣布该地图违反了州宪法,并下令制定新的选区划分草案。

州议会诉诸美国最高法院,要求暂停执行州法最高法院的裁决,但是被美国最高法院驳回。但是美国最高法院同意审理此案。 因此,州法院绘制的地图将在中期选举期间继续有效。

此案将成为即将到来的最高法院开庭期内最受关注的案件之一,而且不仅仅是因为它的长期影响。

投票权倡导人士表示,如果美国最高法院对该案做出一项适用意义广泛的裁决,这将赋予州立法机构几乎全部的权力来制定压制选民的法律或者影响选举结果。

在特朗普政府期间担任司法部诉务次长的哈希姆·穆潘(Hashim Mooppan)说,担心此案可能意味着“民主的终结”是夸大其词。

穆潘在乔治城大学的庭审预览中表示,本案双方都向最高法院提交了“一系列选项”,大法官是否会采用最极端的版本还远未明确。

他说,即使大法官采用“最广泛的理论”,州立法机构也无法“在选举结果产生后将其推翻”。

对平权行动的法律挑战

两个案件分别是“学生公平录取组织诉哈佛学院校长和教职员案”(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 Inc.)以及“学生公平录取组织诉北卡罗来纳大学”(Fair Admissions Inc. v.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两案对平权法案行动提出了法律挑战。

一些法律专家警告说,如果做出对哈佛和北卡大学不利的裁决可能意味着平权法案的终结,这是美国的大专院校半个多世纪以来为提高少数族裔学生入学率而遵循的政策。

美国人对平权行动的看法存在分歧。支持者表示,该政策通过为弱势学生提供机会促进了校园多元化。反对者说,它以牺牲白人和亚裔申请人为代价,给予黑人、西班牙语裔和其他少数族裔优惠待遇,破坏了不以肤色取人的“色盲”社会的目标。

2014年,由保守派法律活动人士与平权行动反对者爱德华·杰伊·布鲁姆 (Edward Jay Blum) 领导的学生公平录取组织起诉哈佛大学和北卡罗来纳大学,哈佛被控歧视亚洲申请者,北卡大学被控对白人学生不公。

哈佛和北卡大学辩称,种族是他们在录取学生时考虑的众多因素之一,并援引最高法院过去二十年来的裁决来维护这种做法。

下级法院支持两所大学。但学生公平录取组织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诉,要求推翻2003年的一项裁决,该裁决支持大学在招生中使用种族来促进多元化。

美国最高法院可以选择支持或限制平权法案行动,而不是取缔它。但是专家们表示,由于六位保守派大法官占到了绝对多数,司法潮流似乎已经转向,变得对平权政策不利了。

瑞生国际律师事务所(Latham & Watkins)的最高法院诉讼律师罗曼·马丁内斯 (Roman Martinez)在乔治城大学说:“仅仅数一下人头,我想你就会认为,现在对这些项目持怀疑态度的票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

在本月早些时候由美国宪法协会(American Constitution Society)主办的一次在线活动上,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主席黛博拉·阿彻(Deborah Archer)发表讲话说,黑人和西班牙语裔学生在美国顶尖大学中的代表性仍然不足,结束平权行动将导致“整个系统更加不公”。

拒绝服务的权利

在科罗拉多州的一个新案件中,商家业主是否可以基于其宗教信仰而拒绝为客户提供服务的问题回到了美国最高法院。

2018年,美国最高法院审理了科罗拉多州一名 烘焙师因拒绝为同性伴侣制作蛋糕而被控违反该州反歧视法的案件。

最高法院站在烘焙师一边,裁决所谓的公众设施法本身侵犯了他的宗教自由权,但最高法院回避了对一个更大问题的裁决,那就是,强迫烘焙师设计蛋糕是否会侵犯他的言论自由权.

随着这个新案件进入法庭,大法官们将对这个问题做出权衡。

此案是由科罗拉多州一家名为303创意公司(303 Creative LLC)的图像设计公司的业主洛里·史密斯(Lorie Smith)提起的。她说,她想为异性伴侣而不是同性伴侣设计婚礼网站,因为她出于宗教信仰的原因反对同性婚姻。

她想在自己的网站上发布一条讯息,解释她反对为同性伴侣设计婚礼网站。但由于科罗拉多州的法律,她一直无法这样做。

史密斯诉诸联邦法院,要求在她的这种情形下免于执行那条州法,理由是这条法律将迫使她说出违反自己根深蒂固的信念的话。

今年早些时候,美国最高法院同意在新的开庭期内审理她的案件,但审理内容仅限于她提出的言论自由主张。

科罗拉多州表示,此案不是关于言论自由,而是关于商家是否可以根据客户的种族或其他受保护的特征而拒绝服务。

但是专家们表示,近年来,随着保守的最高法院越来越多地支持宗教团体,该州不太可能得到最高法院的同情。

波士顿学院法学教授肯特·格林菲尔德(Kent Greenfield)在美国宪法协会的活动中说:“法院正在扩大对言论的解读以及对言论的保护。”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