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人民公仆”到“人民领袖” 习近平几时梦醒 /

“人民公仆”到“人民领袖” 习近平几时梦醒

中共标榜“为人民服务”,实际上共产党体制下没有这样的概念。随着二十大的临近,中共宣传部门鼓足气力,一时间称习近平为“领袖”的舆论甚嚣其上。不过,有专家认为,习近平的地位尚未稳固。习近平在各派妥协下或将连任,但所谓“人民领袖”的称号不会给他。

7月12日,香港《明报》报道说,据多位京城消息人士向该报透露,在今年秋天中共二十大上,习近平将继续连任,而除了此前已经获得的“党的核心”、“军队统帅”的名号之外,习近平还将正式冠上“人民领袖”称号,“一个国家、一个政党,一个领袖至关重要”将成为宣传定式。《明报》的这份报道一石激起千层浪,习近平是否真的在二十大的党代会上正式被封为“领袖”,成为一时热议的话题。

“领袖”是中共内斗最严酷时的产物

从中共党史来看,“领袖”往往在中共内斗最残酷最血腥的时候出现。毛泽东于1940年代的延安首先获得了领袖地位,而当时正是毛泽东从遵义会议后一步步走向中共权力巅峰的时期。1939年,王稼祥通过共产国际首先给了毛泽东领袖的称号,接下来就是延安整风,毛泽东和王明展开争夺最高权力的巅峰对决,在一片血色恐怖中,毛泽东坐稳了中共领袖的位置。

毛泽东当上领袖后,为了维护领袖地位,不断发动政治运动,从延安整风到土改、三反五反、反右、“大跃进”、大饥荒、文革,总共造成约8000万人非正常死亡。尤其是文革时代,毛泽东从“伟大领袖”被进一步加冕为“红太阳”,而当这颗“红太阳”的光茫灼烧这片土地的每一个角落时,中国却进入有史以来最黑暗的时代。

毛泽东之后,中共诞生的第二个领袖是华国锋。1976年10月底,刚刚抓捕四人帮不久,中共《解放军报》就发表文章,称华国锋为“英明领袖”,声称反对华国锋就是反对党。但是几年后,当华国锋被邓小平赶下台后,曾经的领袖称号反而成为华国锋搞个人崇拜的一个洗不脱的罪名。随后邓小平开启了中共领导干部的任期制,“领袖”一词从此成为搞个人崇拜的代名词,在中共内部逐渐消失。

习近平的“领袖”之路是否已铺就

但是,“领袖”这一称呼在习近平掌管中共最高权力后,又开始再度兴起,这也与习近平面对的中共政局形势息息相关。就在2012年习近平打算平稳继任中共最高权力之际,发生了王立军夜闯美领馆事件,随后薄周政变的阴谋大白于天下,为保护自己和家族的安全,习近平不得已卷入这场争夺和维护最高权力的宫廷搏杀。2017年是习近平的第二个任期,当习近平在党政军政法等领域收拢权力方面不断有所斩获,在理论领域以他的名字命名了所谓“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之后,“人民领袖”这个尊号就是在这条权力搏杀之路上,习近平希望获得的最高权力系统的最后一块拼图。

资料显示,习近平最早被称为“领袖”大概是在2017年7月,当时在内蒙古朱日和联合训练基地举行的庆祝中共建军90周年阅兵仪式上,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要求全军“牢记领袖的嘱托、统帅的号令”。2017年10月,在学习十九大习近平的政治报告时,“习家军”要员蔡奇赞扬习近平不愧为“英明领袖”。2021年在十九大六中全会审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后,将习近平称为“人民领袖”逐渐在中共党内展开。今年3月分以来,新华网推出“人民领袖习近平的两会节奏”专栏,央视网推出“人民领袖习近平”专栏。4月17日《广西日报》报道说,广西壮族自治区全体党员召开十二届第三次全体会议,会议公报指出:“永远拥戴领袖、捍卫领袖、追随领袖”。

随着二十大的临近,中共宣传部门鼓足气力,一时间称习近平为领袖的舆论甚嚣其上,似乎“领袖”称号已经是习近平的囊中之物。不过,中国著名民主活动家魏京生表示,目前只是习近平派系通过香港媒体放风,在中央级别的几个媒体上把他吹成领袖,各省还没有跟进,这说明习近平的地位还不是很稳固,大家对他还不是完全认可。

拼连任 习近平自宣政绩史无前例

7月26日至27日,中共省部级高官被召集进京,参加在京举行的专题研讨班,主题是学习习近平的重要讲话和迎接中共二十大。这是今年以来中共召开的第二次省部级高官研讨班。

在此次研讨班上,习近平提出中共未来五年的施政纲领,他称二十大是新征程,对明确中共将举什么旗、走什么路、朝着什么样的目标继续前进,具十分重大意义,习近平还称自己当政十年的成就“具有里程碑的意义”,特别强调自己的第二任期“极不寻常,极不平凡”,而要实现两个百年奋斗目标,未来五年至关重要。虽然习近平通篇没提到连任二字,但这番讲话已被各界解读为是他将在二十大的“连任宣言”。

旅美作家、政论人士陈破空7月28日在他的YouTube节目中评论说,这次研讨班的主题叫做“学习习近平重要讲话和迎接二十大”,但却是习近平本人在那里做重要讲话,这在中共的党史上没有发生过,甚至在毛泽东时代都没有发生过。

陈破空表示,这个会议的所有省部级高官不准带纸和笔、不准做记录,面前只有一个茶杯,而整个会场没有标记、没任何横幅。陈破空说,今年1月份的省部级高官研讨会,主席台上方还有“十九届六中全会学习研讨班”的横幅,而这次的会议连横幅都没有,只是听习近平讲话,这说明会议内容不能见光,不让官员拿纸笔记录的一个原因是怕走漏风声。

旅美中国问题专家石山认为,这实则是一个秘密会议,从中共官方媒体所公布的内容看,习近平已亮出自己将至少连任五年的信号。石山还表示,他相信习近平会连任,但是所谓“人民领袖”的称号不会给他,可能习近平跟中共各派有个妥协,下一个五年他继续连任,但是会将以前定于“一尊”的权力让出一些。

经济开始崩盘 习近平领袖梦夜长梦多

今年春天,为了应对新疫情,中国的经济中心上海被封锁了两个月。5月份,政治中心首都北京也考虑了类似的封锁,这些措施对中国经济造成了严重打击,供应链处于紧张状态,许多公司、工厂和企业被迫关闭。

6月底,中国房地产业开始出现崩盘迹象,首先是江西景德镇烂尾楼“恒大珑庭”的购屋者集体宣布,拒绝继续向银行缴纳房贷的分期还款。消息一出,其他地区的受害者纷纷响应,形成席卷全国25省市的烂尾楼风暴,专家学者们所预料的“中国房地产崩盘”时刻终于来临。野村证券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陆挺预估,中国房地产销售量大幅下滑,今年中国地方政府的卖地收入大约减少40%~50%,保守估计,地方政府卖地收入比2021年减少3.5万亿元,再加上因经济下行造成的预算缺口大约2.5万亿元,全年财政缺口约6万亿元。

7月15日,中共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今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在4月至6月期间同比仅增长了0.4%。但是这项数据也遭到专家质疑,凯投宏观的经济学家朱利安.埃文斯.普利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认为,在今年的这种背景下,中国第二季度的GDP还能实现正增长,这很难让人相信。

目前中国经济已经败象纷呈:企业大量裁员、大量企业倒闭、外资撤走、失业潮涌现、房地产开始崩盘、银行出现挤兑等等。此外,过去十几年来,中国一直以举债手段发展经济,造成今日中国负债极高,根据估算,中国负债已经高达GDP的264%。观察家分析,当今中国已难以通过“再举债”的方式来度过此次难关。

从1970年代末开始,中共第二代领导开创了改革开放道路,并将经济发展作为共产主义意识形态逐渐破产后中共执政合法性的唯一基础,在中共内部,官员升迁的主要政绩也是看地方的经济发展数据。在习近平谋求二十大上三连任的最关键年份,中国经济却陷入了改革开放40年后的最危机时刻,这将成为习近平加冕“领袖”难以跨越的一道大坎。

从“人民公仆”到“人民领袖”习近平几时梦醒

1982年,29岁的习近平在河北正定县担任县委书记,开启他了的仕途之旅。那时候,据信这位本性淳朴善良的年轻人心里想的,应该是所谓“为人民服务”的朴素思想,即共产党干部应该做“人民的公仆”。但是40年过后,习近平却要将自己加冕为“人民领袖”。

正如前文所述,从华国锋之后,“领袖”这个称号就是个人崇拜的代名词,就算是邓小平这样的中共强人,也只能封自己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而不敢当“人民领袖”。那么,习近平为何要当“人民领袖”呢?笔者认为,应该有两方面的原因。

从中共体制本身来说,最高权力从来不是通过民主选举得来的,而是通过你死我活的搏杀登顶的。毛泽东通过延安整风打倒了王明,成为“伟大领袖”,通过文革打倒了刘少奇、邓小平、林彪等一切对他权力构成威胁的人,成为“红太阳”。邓小平通过真理标准的大辩论斗倒了华国锋,成为“总设计师”。邓小平在去世之前又接连安排了江胡两代继承人,江胡延续邓小平开创的统治体系,也让中共内部和平相处了二十年。

到了习近平继位时,中共高层再次陷入你死我活的权力搏杀之中,这场搏杀一直到习近平两个任期结束时还不能分出胜负,如果遵循邓小平开创的干部任期制,习近平在二十大上就需要交出最高权力,那么习近平的政敌一定不会放过他,于是,习近平不得不继续谋求第三个任期,这意味着邓小平开创的体制将被突破,而要建立新体制,习近平就需要一个可以超越邓小平的历史定位,而“人民领袖”这个称呼,盖过了“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地位可以直追毛泽东,这正符合习近平所需。

从习近平的个人心理来说,习近平的成长期是文革时代,在那样的环境下,少年时期的习近平所能学到的主要文化,就是那种你死我活的斗争文化以及对伟大领袖的偶像崇拜文化。可以说,习近平的少年时代既是毛泽东体制的受害者,同时也是毛泽东体制的崇拜者,作为中共太子党的成员,对暴政既害怕又崇拜的这种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这个群体的普遍心理特征。

习近平想当“人民领袖”,既是中共体制的形势所逼,也是习近平个人的迷思和夙愿。但是,不知习近平是否想过,每当中共出现“领袖”之际,也是中共体制之邪恶本性的大爆发之际,每当一个“领袖”成功上位后,中共体制之邪恶性也会借着“领袖”独断专行的意志而流布全社会,给国家和民族带来巨难。毛泽东从延安时代当了“领袖”后,中国从此走入灾难最深重的岁月。华国锋当“英明领袖”后,他所做的是继续将中国往毛泽东挖的那个大坑里拖,最后被邓小平领导的另一次宫廷政变及时终止。随后进行的改革开放既是中共内部开明派领导的政权自救过程,同时也是上天给中共提供的放弃专制走向民主共和的一个宽阔历史空间,但是1989年爆发了六四屠城,中共内部的开明派领导人被一个个边缘化,中共丧失了一次变革的机会。

习近平在2012年继承大统之际,江派势力也正在密谋政变夺他的最高权力,于是双方的生死搏斗一触即发,延续十年。如果习近平不思终止对善良民众的迫害和杀戮政策,终止这种邪恶机制,那么,这条领袖之路最终只会被中共体制的邪恶性所牵制,将中国社会带入更加动荡的乱局。

正如笔者在《上海封城中共走入内乱2.0 灭亡将至》一文中所述,改革开放后中共能存活四十年,是因为五大条件造成的,一是内斗不扩大化,二是经济快速发展,三是外资大量注入中国经济体系,四是西方认同所谓“中国模式”(政治专制+经济开放),五是美国的战略不以中共为敌。

而从2017年以川普政府上台为标志,以上这五大条件逐步开始消失。首先是中国模式对美国及西方自由世界的危害性被美国朝野所警觉,美国开始要求中国进行结构性改革,意味着西方不再认同“中国模式”;美中贸易战开打后,美国战略全面转向,以中共为第一威胁,以中共为敌;中共内部争夺最高权力的斗争一直没有消停,而是越来越扩大,从薄周政变,到孙力军政治团伙,到违背《中英联合声明》毁掉了香港的自由和法治,如今习近平要登顶领袖之位,意味着中共的权力内斗将越发残酷;从经济方面来看,中共搞的动态清零(内乱2.0)直接扼杀了中国经济,导致经济陷入困境,外资也开始大规模撤出。中共丧失了四十年来得以存在和发展的五大基本条件,也意味着它灭亡的命运已经迫在眉睫。

在中共体制的邪恶性正在全面爆发不可挽回之际,在中共灭亡的命运如昭昭天日之大明大朗之际,如果习近平明智的话,其真正追求的就不应该是这个邪恶体制所堆拱出来的所谓“领袖”,而是抛弃共产邪恶体制,解体中共,将中国社会从中共的捆绑中解放出来,让中国人民也享有全球文明国家都享有的天赋人权和自由民主,这才是习近平可以亲自指挥、亲自部署而达成的真正历史功绩,这条道路直到现今还尚有历史空间,但是习近平能把握这稍纵即逝的历史时机吗?他能从目前的中国梦里清醒过来吗?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