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郑政府软硬兼施 富士康受骗工人怒抗争 /

郑政府软硬兼施 富士康受骗工人怒抗争

郑州富士康惊传骚乱,网络影片显示工人和防暴警在厂房大门对峙。

郑州富士康疑在周二至周三(22日至23日)爆发大规模工人抗争,大量网上视频表示,富士康员工与身穿防护衣的警察持续对峙,郑州政府出动大批武警镇压,发射催泪弹并出手痛殴员工;有工人用灭火筒或投掷石块回击,并将大门点燃。有当地居民指,郑州富士康早前发生“员工徒步大逃亡”,其后政府下达硬指标招工,但新工人到埠后才发觉受骗。大陆媒体未报道这场冲突,原本大量现场视频在直播平台“快手”上传播,唯现时已遭和谐。

苹果手机代工厂郑州富士康传周二晚至周三早上发生大规模工人抗争事件,其后遭警方暴力镇压。大量网络影片显示,最少数百名工人参加了抗议活动,有人砸碎了监控摄像头和窗户。大批富士康员工拆毁障碍物,并与身穿防护衣的工作人员争执,甚至推翻警车,双方一度发生流血冲突,有人受伤。

有影片显示,大批身穿防护服及警服的人到场,部份人手持写有“郑东巡防”的盾牌及黑色警棍,现场的富士康员工与对方叫嚣几番后突然向前跑,并大声喊“打人啦”。另一片段则显示,多名身穿防护服者及警服的人用铁棍殴打一名身穿红衣的男子,拍片者亦被对方威胁“不要过来啊”。

据一段影片显示,工人们高呼:“给我们发工资!”他们被穿着全套防毒服的人包围,有些人还拿着警棍。其他影片显示,防暴警发射催泪弹,工人合力拆掉了隔离墙。

有影片显示,有工人受伤倒地。(网络影片截图)

本台致电郑州富士康厂区以及招聘等多个电话,但始终无人接听。记者又致电郑州市公安局查询,对方先确认是公安局电话,但当被记者问到有关富士康暴动的问题,立即改口说是查号台。

公安局:公安局,对,甚么事?你说。记者:富士康骚乱,听说警察发生催泪弹,有没有人被捕?公安局:不太清楚啊,这边是查号台。

路透社引述两位知情人士说,郑州园区确实有抗议活动,但拒绝提供更多细节。他们拒绝透露身份,因为他们没有被授权对传媒发言。

路透社形容,是次公开抗议场面在中国“十分罕见”,标志着郑州市这家大型工厂的骚乱升级,亦象征工人对中国极端严苛的“清零”政策,以及这家全球最大的外判制造商的处事方式彻底失望。

有影片显示,防暴警使用铁棍殴打一名工人。(网络影片截图)

对于这次冲突背后的原因,郑州居民李女士对本台说,是政府为富士康招聘新员工,向周边地区乡村下达硬指标,但员工到工厂后发现被骗。

李女士:因为这一批员工是政府发到每一个村的指标。各村委会出面帮富士康招员工,招来的这些工人到来以后,发现根本就不是当初对被招工人承诺的福利待遇,感觉是受骗了,肯定是要走。

有示威者在直播画面中说,周二晚开始的抗议活动的导火线似乎是因为厂方决定延迟支付奖金。另有网传消息称,富士康在全国各地招人到郑州的园区上班,开出的条件很丰厚,厂方曾承诺新旧员工分开住宿,但实际上是住在同一个宿舍楼,且旧员工已经7、8天没有做核酸检测,意味着有阳性感染者与新员工一起住宿、上班,不少新员工都感到恐慌甚至有被欺骗的感觉。

此外,也有员工表示,周二晚收到富士康的通知,新员工需要签订一份全新的合约,与招聘时富士康出具的合约完全不符,导致员工认为富士康是故意欺骗,让他们上当受骗,最终引发暴乱。

总部设在香港的劳工团体《中国劳工通讯》的Aiden Chau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向路透社说:“现在很明显,富士康的闭环生产只有助于防止疫情扩散到城市,但对工厂里的工人却没有任何作用,如果不是使情况变得更糟的话。”

自从郑州富士康工厂于10月底开始实施所谓的“闭环管理”以来,员工在园区生活和工作,与外界隔绝。工人对严格的检疫规则、公司无力杜绝疫情以及包括食物短缺在内的恶劣条件多次表达不满,在影片中,有工人吐槽他们在被隔离期间从不确定是否能吃上饭,或者抱怨没有足够的防疫措施来控制疫情。有影片显示,一个穿着工人制服的人说:“富士康从来不把人当人看。”

有前富士康工人估计,有数千人早前逃离了工厂园区。而在骚乱发生之前,郑州工厂雇用了约20万人。为了留住员工并吸引更多工人,富士康不得不提供奖金和更高的工资。

富士康和苹果没有回应评论请求。

中国媒体至今无报道郑州富士康爆发抗争冲突一事。但就在冲突周二发生当天,《河南日报》报道,河南省委书记楼阳生到富士康调研,要求提升园区企业疫情防控能力,尽快恢复园区秩序和活力。

有网上影片显示,有工人对着用手机拍摄影片的人说:“这么大的事情,就从来没见过一个甚么新闻台的记者过来。按理说这么大动静,至少得有人来吧!结果没有人(记者),全是我们自己在爆料!”

有关消息经大陆短视频网站“快手”等快速传播,但截至周三下午,路透社在“快手”上看到的大部分影片已经被删除。“快手”没有对评论请求作出回应。

这次抗议出现之际,投资者担心全球供应链由于中国坚持“清零”政策而断裂。中国的严苛封控已经打击了生产。路透社上个月报道,郑州工厂的iPhone产量在11月可能下滑多达30%。

富士康是苹果最大的iPhone制造商,占全球iPhone出货量的70%。它在郑州工厂生产大部分的手机。苹果在印度和中国南部有其他较小的生产基地。

富士康(正式名称为鸿海精密工业有限公司)的股价自10月底出现疫情以来已经下滑了2%。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