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土耳其与中国关系因维吾尔议题生恶 /

剑指六月大选?土耳其与中国关系因维吾尔议题生恶

土耳其外交部长梅夫鲁特·恰武什奥卢(Mevlut Cavusoglu)于上周的年终记者会上将新疆维吾尔族的敏感议题搬上台面,并指责中国阻挠土耳其的人道代表团探访新疆。分析人士表示,土耳其今年6月将举行总统大选,在国内经济表现疲弱的前提下,执政党未来半年很可能一反亲中立场,大打维吾尔族牌,来争取选民的支持。

全球高度关注中国近年对新疆维吾尔人的迫害,但作为收容流亡海外维吾尔人大本营的土耳其,却长期低调以对,惟恐得罪中国。不过,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于去年12月29日的记者会上谈及维吾尔族议题时,展现出比以往更尖锐的立场,并坦言土耳其与中国的关系已因维吾尔族议题而出现龃龉。

中国外长王毅和土耳其外长查武什奥卢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了联合记者会后握手。(2017年8月3日)

恰武什奥卢指出,中国要求土耳其将已是公民的维吾尔人引渡回中国,但遭土耳其严正拒绝。他强调,基于人道主义,土耳其在国际上捍卫维吾尔人的权利,让中国倍感不安,也因此冲击到土耳其和中国的关系。

土耳其控中国阻碍人道团视察新疆

他还透露,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主动提出并答应让土耳其派遣人道主义代表团前往新疆视察,但几年来,北京当局始终不配合,让土耳其驻中国大使以及人道团迟迟未能成行。恰武什奥卢说:“北京不想让土耳其驻华大使自由访问维吾尔族居住的地区,而是希望他遵循北京提出的方案。”

针对北京的新疆探访方案,恰武什奥卢反问:“我们为什么要成为中国宣传的工具?”

他引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9月份所发布的维吾尔人报告,佐证多年来新疆地区的大规模拘留拌随着明显的酷刑、性暴力、强迫劳动和强迫堕胎的记录。

资料照:一名维吾尔族妇女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中国领事馆前示威。

土耳其与新疆维吾尔族同属广义上的突厥民族及语系,且都信奉伊斯兰教,土耳其人一向将维吾尔人视为“兄弟”,土耳其也是流亡海外维吾尔人的重要避难所。不过,自从新疆“再教育营”引发国际侧目后,中国屡遭国际社会谴责,但相较之下,作为维吾尔人兄弟的土耳其对中国的批评力道却显得“自制”。

对于恰武什奥卢的批评,中国驻土耳其大使刘少宾1月5日回应称,中国对新疆问题,始终是公开和透明的。中国希望各国、个人都来造访新疆,近年来,已有超过2,000名的外交官、宗教领袖及100多个国家的记者访问了新疆。

刘少宾强调,中国希望与土耳其改善关系,也欢迎土耳其代表团到访新疆,但遗憾的是,土方至今未有答复。刘少宾说:“我诚挚邀请土耳其人来新疆,我想让你们感受真正的新疆长什么样,西方国家与媒体编造的谎言掩盖不了真相。”

土、中两国对派遣代表团访问新疆一事显然各说各话,陷入僵局。

东突厥斯坦流亡政府:土外长大内宣作秀

对此,总部位于华盛顿的东突厥斯坦流亡政府(East Turkistan Government in Exile)总理萨利赫·胡达亚尔(Salih Hudayar)以书面方式告诉美国之音,双方各有盘算,僵局或许是最好的结果。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东突厥斯坦流亡政府总理萨利赫·胡达亚尔(Salih Hudayar)(照片提供:胡达亚尔)。

他说,土耳其政府需要中国的经济援助,现在不能撕破脸,但若派出代表团,附和中方对新疆的说法,无疑帮中国背书,肯定会失去国内选民的支持。至于北京尽管嘴巴上说欢迎,但也没有把握土耳其代表团会“按表操课”、配合宣传,所以私底下阻挠动作不断。

胡达亚尔表示,土耳其在“正义与发展党” 的主政下,并未采取具体行动来支持维吾尔人;相反地,土耳其政府一直积极支持中国破坏东突厥斯坦主义的跨国行动。

东突厥斯坦是新疆的旧称,满清政府于1884年兼并东突厥斯坦后更名为新疆,意即“新的疆域”。

胡达亚尔直言,土耳其现在亟需中国的贷款和投资,以支撑其摇摇欲坠的经济。中国大幅投资土耳其后,土耳其的亲中立场只会强化,包括和中国政府的高层频频会晤、镇压东突厥斯坦(新疆)激进主义并逮捕维吾尔人,以安抚中国,这些都证明了土、中两国的合作只增不减。他因此批评,恰武什奥卢近日对中国的疾言厉色不过是场对内宣传的“公开表演”,也趁机向中国喊话。

他说,土耳其现任政府透过这些看似“批评中国”的言论,试图欺骗土耳其人民和外界,以表彰土耳其对抗中国或致力保护维吾尔人的立场,但实则它也在向北京释出讯号:“土耳其需要额外的贷款或投资以保持沉默。”

东突厥斯坦流亡政府12月30日发布声明,呼吁土耳其承认中国在东突厥斯坦(新疆)所进行的种族灭绝行径,并承认东突厥斯坦是被占领国家,且终止土、中两国的情报和安全合作,以表明其“捍卫”维吾尔人的诚意。

分析:土耳其说重话或有选举考量

位于台北的国防安全研究院副研究员侍建宇长期关注维吾尔民族议题。

位于台北的国防安全研究院副研究员侍建宇(照片提供:侍建宇)。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恰武什奥卢虽然多次发言强调维护维吾尔人利益的决心,但土耳其从2017年至今,并不曾在新疆“再教育营”的议题上谴责过中共,也没有给予维吾尔人特别的支持,虽然土耳其仍是全世界最照顾维吾尔人的国家,这点不容质疑。

侍建宇说:“的确土耳其有照顾维吾尔人,的确中国跟土耳其也在商量怎么样处理维吾尔人,土耳其也不会完全听从中国的,随着政治情势的发展,他们(土耳其)有的时候会把维吾尔政策收紧一点,有时候会放松一点。现在他(恰武什奥卢)把这个议题拿出来,因为土耳其政治有这个需要,所以变成这样的情势。”

侍建宇指出,恰武什奥卢此次话说得较重,但能化作什么样的具体作为,非他所能决定的,最终要看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的态度。

他说,过去三年疫情期间,埃尔多安的执政能力广受质疑,尤其相较于2015年,土耳其的通膨涨幅达5倍之多,人民活得很痛苦,也让埃尔多安的连任之路充满挑战,必须在经济之外,找出其他巩固票源的议题。

埃尔多安自2014年出任土耳其总统,但其任期因2017年修宪完成的总统新制而归零,并从2018年开始第一任的五年任期,将于今年寻求连任。

侍建宇说:“这个政府现在是不符众望的。今年要投票,我所有的土耳其朋友,我几乎还没有遇到例外的,他们都对现在政府非常不满。他(埃尔多安)要巩固维吾尔人的票源,毕竟那有几万票在那边,那个几万票扩散效应还可能更大一些。所以他(恰武什奥卢)公开跟中国叫阵,的确也有国内政治需要的层面存在。”

侍建宇还说,埃尔多安熟稔维吾尔族的议题,他知道做到什么分寸中国人会买单,不致于做过头。相对地,北京也知道埃尔多安讲狠话的需求,只要未损及中国的实质利益,中共不会和他较真,除非有损及中国实质利益的情事。

自由造访新疆已成难事

安卡拉大学亚太研究中心主任莫森·顿达尔(Merthan Dundar)(截图自Zoom)。

位于土耳其的安卡拉大学亚太研究中心主任莫森·顿达尔(Merthan Dundar)则分析,中国曾邀请过亲中的团体或个人造访新疆,但他们不能自由走访,只能参加样版式的行程,让他们回到土耳其后,自然只能说,新疆并未发生外界所指控的骇人行径。

顿达尔说,他自己于2010年-2019年间曾造访过新疆四次,初期仍很自由,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但2017年后,连他这样不具官方身份的学者,在新疆的活动仍受到诸多限制。

顿达尔告诉美国之音:“我曾经应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的邀请去过新疆四次,当时(2010年)去新疆,问题不大,我们可以去任何想要去的地方,但6年前‘再教育营’事件爆发后,我们很难再去访问新疆。”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