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想气场更强?记得一定要少说这三个字 /

想气场更强?记得一定要少说这三个字

道歉现在越来越像是一种下意识的本能反应,而不是真诚地表达悔意。道歉太多也许不是什么好事。

抱歉,我刚刚才看到你的电子邮件!(你15分钟前就发了。)

对不起,你完全误解了我说的话。

不好意思,你的购物车刚刚撞到我了。

如今,形形色色的道歉疯狂地出现在对话与人际交往中。我们不加选择地给人道歉,为各种真的无需感到歉意的事献上一句“是我错了”——也就让真正重要的致歉变得模糊起来。是时候停止这样做了吗?如果我们愿意,可以少说点“对不起”吗?

“我其实没有那么强烈的歉意。”露易丝·朱利格(Louise Julig)坦言,这位加州恩西尼塔斯(Encinitas)的自由撰稿人发现,她总是在为信息“回复晚了”去道歉,即便有时根本没晚多少。“我为什么一直说这些?我也不知道。”

她意识到,“对不起”已经失去了原有的含义,它不再是发自内心的懊悔,而成了一种下意识的本能反应。而今,看着光标在尚未动笔的电子邮件里一闪一闪,朱利格会问自己,我是不是真的错过了什么时间,或是有没有给别人添麻烦?如果都没有,她不会感到歉意。

“不要把你的力量感拱手相让。”斯坦福大学商学院(Stanford Graduate School of Business)组织行为学教授杰佛瑞·菲佛(Jeffrey Pfeffer)建议。他说,在商场上道歉,特别是当你真的做错了事的时候,只是在请麻烦上门。菲佛着有一本关于树立职场权威的书。

他还指出,光有一句道歉,人们是绝不会满意的。卑躬屈膝和示弱只会让你看起来软弱无能,打击团队士气。

他也承认,坚持自己的立场会有风险。你会惹恼一些人,你可能会不受待见。但他认为,这些都值得。

“你要么顺应别人对你的期望,要么就下定决心,不怕得罪人。”他说,“生活本就是要学会取舍。”

当我在已发送邮件里搜索“抱歉回复晚了”这句话时,它出现的次数实在太多,以至于我的Gmail竟无法给出一个准确的计数。

在写这篇专栏的过程中,我曾试着减少道歉的次数,但基本以失败告终——参加一个电话会议时,我晚到了三分钟,当时“抱歉!”二字就伴着惊呼的语调脱口而出。我为了写这篇文章而联系过的一个人也曾向我道歉,仅仅是因为在我建议面聊的几天时间里,此人只有其中一天有空。我想起了美国歌手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的一段视频,视频中,她为自己开怼厌女症道歉,但随后很快就停了下来。

“我们会说,‘对不起,我之前太闹腾了吗?’”这位流行歌手在Netflix的纪录片《美利坚女士》(Miss Americana)中说,“房子是我自己买的,歌也是我自己写的,这是我自己的生活。”

话一旦说出去,就会产生影响。

“总感觉需要说“对不起”的话,会让你觉得自己像个废物。”德勤(Deloitte)首席幸福官珍·费舍尔(Jen Fisher)说。2021年,她把自己道过的歉记录了下来,并标出了那些没有必要的道歉,然后用表达感激的话语取而代之。

不得已调整开会时间?不妨试着说,“感谢您的通融”,或是“对您的理解表示感谢”,她说。还要记住,对于你无法控制的事情,比如天气或是客户更改了截止期限,你没有责任为这些事道歉。她补充说,无休止的道歉会“冲淡”那些你真正需要表达悔意的时刻。

当然,人们也经常会用“对不起”来表达截然相反的意思,更多是一种消极反抗式的侮辱,而不是真情实感的悔悟。

停止道歉能给人一种力量感。汉娜·萨博(Hannah Szabo)在威斯康星州长大,就像美国中西部大部分地区、加拿大以及其他地方一样,人们有时会将“对不起”作为聊天时的开场白。她会在谈话停顿下来的时候,或是感觉不自在的时候,说一句“对不起”。

后来,她搬去了巴西。她惊讶地发现,她教的学生几乎从不道歉。起初,她有一种被冒犯的感觉。如今,在这种没有条件反射性道歉的文化中,她觉得很舒服。

最近,她在一次旅行中回到了美国中西部,当她的母亲因为不小心扣错安全带向她道歉时,她都快生气了。

“这事儿不用道歉,妈。”她对母亲说,“把这句话收回去吧。”

乔治敦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语言学教授黛博拉·坦纳(Deborah Tannen)指出,虽然女人比男人更爱道歉,但女同事的道歉不一定意味着她把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她可能只是想用一种和善的方式完成工作,例如用一句“抱歉,我的意思是……”来消除误会。

“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所做的每件事都是为了表明我们在努力完成一些事的同时,我们也是好人。”坦纳博士说。

她指出,在我向老板询问一个对彼此的工作都很重要的问题之前,如果我事先发信息说一句“实在抱歉打扰您……”,我其实是在表达对办公室权力差异的尊重。

尽管如此,还是会有人把女性的道歉与能力欠缺错误地画上等号。此前,英国领导人丽兹·特拉斯(Liz Truss)曾为推动一项高风险税收计划时“犯下的错误”道歉,随后便有人要求她辞职。几天后,她真的辞职了。

坦纳提醒说,当你使用了充满悔意的言语后,要注意其他人的反应。如果同事指出你在道歉,你或许可以解释说,你只是对某件事感到抱歉,而不是在替自己道歉。假若你经常听到这样的反馈,可以考虑像德勤的费舍尔那样,做个记录。

金斯顿·维克斯(Kingston Vickers)也曾尝试过。几年前搬到得克萨斯州之后,这位土生土长的加拿大人决心不再说“呃”和“对不起”。然而,这种改变太耗脑力,以至于他说话时都变得慌慌张张,在销售岗位上做得也不好。

如今,他坦然接受了自己喜欢道歉的习惯,他说,这也给他的工作带来了好处。对客户的困难表示抱歉,或是向客户提要求时附上几句致歉的话语,这种做法有助于构建信任,维克斯说。此外,这也是一种表达同理心的方式。

他还说,“现在的人低估了一句善言的力量。”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