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女孩交殡葬业富二代 2月后左胸插把刀 /

23岁女孩交殡葬业富二代 2月后“体无完肤” 左胸插把刀

▲徐园。(图/红星新闻)

大连23岁女孩徐园2年前心脏中刀身亡,尸检发现她肋骨骨折、满身伤痕、指纹消失,还有多处死后伤。而嫌疑人就是她仅恋爱两个月、同居半个月的男友。据悉,男友家境殷实,家中从事经营殡葬业,曾有3次暴力前科。不过,法院一审认定女孩是自杀,嫌疑人无罪释放。

据《红星新闻》报导,2022年4月26日凌晨1点36分,徐园被一辆私家车送到辽宁省大连市普兰店区中心医院时,胸口插着一把刀,衣服被血浸透。当天,她因抢救无效死亡,年仅23岁。

送徐园到医院的男子,是两个月多前和她确定恋爱关系的单姓男友,二人刚同居半个月。据悉,单男无业,家里经营着一家殡葬店,曾有三次暴力前科。在接受警方调查时,单男称徐园是自杀,但死者家人不认可这个说法,认为事件疑点重重。家人还控诉,徐园遭3次解剖,遗体面目全非,但都没有出具准确结果。

2022年2月12日,经人介绍认识的徐园和单男确定了恋爱关系。两个月后,二人同居。据一审判决书,2022年4月25日晚上6点多,单男、徐园和几位朋友先后在当地的烧烤店和歌厅吃饭喝酒。次日凌晨,单男和徐园在附近超市买东西后回到家中发生争执,从屋内延续到楼外,单男对徐园进行言语侮辱和殴打。随后,两人返回家中,徐园出事。

▲事发地。(图/红星新闻)

据徐园的姊姊徐女提供的现场照片,徐园躺在地板上,鼻子下方和嘴部有斑驳血迹。徐园左胸处插着一把刀,身上的白色衣服被刀柄撑起,只遮挡了半边身体。衣服下摆被血迹染红,裸露的皮肤也有大片血迹。据警方取证照片,徐园生前倒下的地方在厨房和客厅之间,放着一条沾满血迹的白色浴巾。

凌晨1点02分,单男拨打了救护车,并喊来同住一社区的父母。判决书中,单男及父母称,当晚他们担心急救车来不及,单男及单父开私家车将徐园送至大连市普兰店区中心医院。急救车司机证词显示,驾车前往社区事发地点,发现一辆伤者家属的小车快速驶离,便开车紧随其后。

1点36分,徐园被送达医院,不久被宣告死亡,单男报警。经大连市普兰店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徐园是锐器刺切胸部致左侧肺脏、心脏破裂大出血死亡;徐园双眼、鼻部、左耳等及下唇粘膜破损出血等符合钝性外力作用形成,徒手击打可形成;额部、左上臂、双下肢等的符合受外力作用形成……,双手掌侧血迹分布呈空心状,右手指关节有划伤。而徐园上衣并无破口。

徐女控诉,事发当晚,仅有单男和徐园两个人,无第三人证实究竟发生了什么。

据单男供述,当晚,徐园先去洗澡,因徐园不同意他提出煮泡面的要求,两人发生言语冲突,单男摔门而出,徐园围了一条浴巾追了出去。两人在离家十多米的楼前发生了撕扯,单男用手打了徐园几下,后将其整个人拽倒在地……,随后,单男劝说徐园先回两人的住所,两人一前一后回到了家。

单男称,徐园进门后,找了一件白色衣服穿上,走到厨房水池边拿起一把水果刀,拔下刀鞘,转身说了一句“我徐园怎么对不起你了”,紧接着突然撩起衣服,将刀插进了自己的左胸口。

▲一审判决。(图/红星新闻)

当晚凌晨3点多,徐女接到母亲的电话,得知妹妹徐园出了事,便和丈夫从高新园区坐车赶回普兰店区。4点多,她赶到大连市普兰店区中心医院,得知妹妹已经死亡,父亲正坐在病房门口的地上发懵,点开手机里徐园的微信头像,一边看一边哭。单男已前往普兰店区铁西派出所。

隔天第一次尸检结束后,徐女才看到了妹妹的尸体。据徐女拍摄的照片显示,徐园面部、手部、腿部都有不同程度的淤青和伤口。徐女称,想要擦拭妹妹身上的血迹,“手却一直发抖,动都动不了。”

徐女难以接受妹妹的死。她表示,在出事前三天,4月23日,徐女和丈夫曾与两人一起吃过饭,那是徐女第一次见到单男,对他的印象并不好。在吃烤鸭时,徐园主动提出要给单男卷春饼。徐女从没见过妹妹这个样子,在她印象里,妹妹性格像女汉子,“如果她被人打,不还手、不反抗是不可能的。”回到家后,她心里不安,想给妹妹打电话聊聊单男的事情,但通话时,徐园和单男还在商场,徐女就没开口。之后两天,两人没再联系,直到徐园出事。

徐女称,单男一家开了一家殡葬店。据一审判决书,单男无业,曾有三次暴力前科。2014年,单男因故意伤害罪被判1年,缓刑2年;在缓刑期间,因犯聚众斗殴罪被撤销缓刑,判4年零2个月;2021年又因殴打他人被行拘15日,罚款500元(人民币,下同)。判决书显示,单男的前女友称单男酒后曾动手打过她。

徐园也曾被单男打过,据判决书证人证词,当年4月20日晚,徐园在单男父母经营的殡葬店找到了喝酒的单男,单男耍酒疯打了徐园;而单父也在证词中提到,4月20日,徐园打电话称被单男打了,单父赶到现场调解,两人又和好了。而又过了4天,徐园在家不小心碰了单男一下,也被单男打骂。

此外,公安机关提取单男与徐园的聊天纪录显示,4月23日晚9点多,二人发生矛盾,单男对徐园说“你去死吧”。

对于徐园是否患抑郁症,大连市普兰店区南山医院医生曾接诊过徐园,认为徐园当时焦虑、抑郁,有睡眠障碍,症状是否严重无法确定,也无法判定徐园是否会发生自杀、自残行为。此外,徐园的前男友、前同事、好友、上司都证实,徐园曾告知他们自己患有抑郁症,但平常并未见过其抑郁表现。而徐女在证词中也表示,徐园只是有轻度的焦虑症,并没有抑郁症。

事发第二天,当地公安机关立案。单男隔天被刑事拘留,后变更为监视居住。徐女称,由于致命工具水果刀被血迹污染,无法检测指纹,并不能确认是否为他杀,后该案以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立案。

▲家人认为徐园死因疑点重重。(图/红星新闻)

侦查过程中,为确定自杀还是他杀,该案共进行3次尸检。徐女表示,2022年5月9日,第二次尸检结束,警方告知尸体上的左侧刺创可自己形成,同时不排除他杀的可能性。

大连市普兰店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认为,徐园创口呈梭形,创角上钝下锐,创道呈左前上向右后下走向,创道内组织器官破口宽度与水果刀刀宽相近,体表创口及创道均较规整无变形……,根据死者损伤特征、衣着状态、现场及案情等综合分析,认为徐园左胸部刺创本人可以形成。

徐女表示,鉴定结果未提及排除他杀的证据。另外,在补充侦查的材料里,她看到调查结果变为“徐园是自杀”。2022年12月,普兰店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单男犯过失致人死亡罪,提起公诉。

2023年9月,普兰店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证据不足,被告人单男无罪。法院认为:第一,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徐园与单男发生矛盾时产生轻生念头,单男无法预计自己的行为可能引发徐园持刀自杀的结果;第二,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单男的行为和徐园的死亡结果存在刑法上的因果关系,证人证言均证实徐园并没有明显的抑郁和异常行为,单男的殴打行为对矛盾激化负有责任,虽然在客观上造成损害结果,但不是出于故意或者过失,而是由于不能预见的原因引起,不能认定为犯罪;第三,单男尽到了必要的救助义务。

徐女及家人无法认可这个结果。2023年12月,徐女申请成为案件代理人,在律师的陪同下阅读了卷宗。徐女表示,“徐园是自杀”的调查结果还存在疑点,目前的客观证据很难排除他杀的可能,例如涉案水果刀被血迹污染并不能检测具体指纹、尸检报告并没有排除他杀的鉴定。而单男所供述的当晚情况也存在疑点,徐园将刀刺入胸腔时为什么要提前撩衣服?当天夜里温度不高的情况下,徐园为什么只裹着浴巾就出门?

2024年3月27日,该案二审开庭。徐女称,当时,她见到了单男,单男称徐园的死与自己无关。目前,二审仍在审理中。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