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仇美”的由来:抗美援朝背景下美国形象重构 /

“仇美”的由来:抗美援朝背景下美国形象重构

坚决仇美、鄙美和蔑美的感情才是真正地代表了中国人民的崇高的感情。每一个爱国的中国人都必须彻底地清算对美帝国主义的任何幻想,消除对美帝国主义的任何惧怕心理,树立起仇视、鄙视、蔑视美帝国主义的观点,增强人民必胜的信心。

——《为什么有些人对美帝国主义认识不足?》,张彦,1950年12月1 日

(一)“仇美、鄙美、蔑美”运动的背景

1950年6月25日,金日成在征求斯大林的同意下,发动了对韩国的进攻,朝鲜战争正式爆发。

6月26日,美国命令驻日远东空军协助韩国作战。

6月27日,美国第七舰队驶入基隆、高雄两港口,为蒋家政权续命,阻止我进步人士解放台湾。

6月28日,朝鲜方面夺取汉城。同日,韶山他老人家发表讲话,“美国对朝鲜、菲律宾、越南等国内政的干涉,是完全没有道理的,.....全国和全世界的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帝国主义的任何挑衅。”

7月7日,安理会(苏联代表有意没有参加)通过美国的提案,授权组成“联合国军”兵援韩国。

9月15日,美军第十军于仁川登陆,朝鲜局势发生重大变化。

10月1日,斯大林向北京方面发出电报,开始正式提议中国方面为朝鲜“提供援军”“可以志愿身份出现”。

同日,金日成向我驻朝大使提交请求信,请求韶山“给予我们以特别的帮助,....极盼中国人民解放军直接出动援助我军作战”(详见沈志华,《韶山、斯大林与朝鲜战争》)。

10月5日,我进步人士高层扩大会议,韶山他老人家力排众议,决定赴朝作战。

10月19日,我志愿军第38军率先渡鸭绿江入朝作战。

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

众所周知,我进步人士一直走的都是群众路线。然而,群众中还普遍存在对美国的好感,存在大量“亲美,崇美,恐美”的思想,为了肃清此种有害思想,为了打破长期以来美国在中国树立的正面形象,我进步人士费尽心思,做出一系列的宣传教育工作,意在唤醒民众的阶级意识,加强对美帝侵略本质的认识,让他们养成“仇美、鄙美和蔑美”的质朴情感,从而为我抗美援朝伟大事业做出贡献。

10月26日,中央发出《关于在全国进行时事宣传的指示》,明确要消灭亲美的反动思想和恐美的错误心理,“我全国人民对美帝国主义应有一致之认识和立场,坚决消灭亲美的反动思想和恐美的错误心理,普遍养成对美帝国主义的仇恨、鄙视、蔑视的态度”,各地随即展开宣传运动。

1951年2月2日,中央再下发《关于进一步开展抗美援朝爱国运动的指示》,“应广泛进行时事教育,开展仇视、鄙视、仇视美国帝国主义与提高民族自信心自尊心的运动”。

至此,一场在抗美援朝期间针对民间对美帝的认识改造运动(又称“三视运动”)正式轰轰烈烈的登场。

(二)战争初期民众对美国的观感以及本次战争的看法

朝鲜战争爆发初期,民众,尤其在大城市中的民众,普遍存在亲美、恐美、崇美的情绪,不愿打仗苟且偷安的心理较深,对仇美以及抵抗美国侵略的情绪不高。

有人认为,“朝鲜离咱几千里,他打他的,管咱什么事”,“为什么苏联还不出兵?”;“只要不打到中国,就没有关系”(《内部参考》,1950年8月30日;唐山专区抗美援朝运动初步经验》,1950年11月29日)

有人认为,“美国目前还不愿得罪中国,如果中国不动,美国可能放松台湾并让我们进联合国”(《北京市抗美援朝运动资料汇编》,P3)。

还有人认为,“美国和善”“不会侵略中国”,并且居然说“朝鲜战争是金日成打起来的”,此次战争是“苏联老刺激美国”引起的,“美国攻朝鲜是维辛斯基骂出来的”。(《打倒亲美论》,双云,1950年11月20日)。

浙江的一些资本家认为美国人不像日本人那样凶残,对中国曾有不少“帮助”,“进步人士向苏联一面倒是肯定的,但何必讲,何必号召,以致刺激美帝”。(《抗美援朝高潮中浙江某些群众的思想情况和谣言》)

天津商人甚至认为,“美英侵略我国是不可否认的,但英美商人对我们还有一些'厚道',如颐中、美孚等批发货品时,还给我们留些利润,而我们国营公司配货时,就不如美孚商行了”。(《京、津、沪汉部分群众对目前时局的反映》)

就连一向对公平正义最为敏感的学生,也有不少对抗美援朝的大业“反映冷淡”,“积极援助思想尚未成为主流”。(《北京市抗美援朝运动报告(一)》,1950年11月5日)

因为对美帝的认识不清,不少人“提起美国的侵略行为来还不像提起日本帝国主义来那样立刻怒火中烧”,他们“说到美国的腐朽堕落时还不能立刻扫尽对它的假仁假义的若干幻想”;他们对美帝还充满了一厢情愿的温情。(《为什么有些人对美帝国主义认识不足?》,张彦,1950年12月1 日)

除了对战争的性质认识不清及亲美的错误思想外,更有崇美思想的标本:教会学校金陵女子大学。

1950年11月1日,中宣部部长陆定一在尤金学术演讲会上说“美国没有文化’,结果很多师生反对。当场就有人讽刺,“假如说扭秧歌、打腰鼓是文化,那么美国当然是没有文化”。当陆定一说到“美帝是个王八蛋”时,金陵女大两位教授退席;说到“我们要仇视美帝、鄙视美帝、蔑视美帝”时,其余两位金陵女大教授亦全部离席。(《南京大专学校部分学生对陆定一同志所讲“美国没有文化”的反映》)

至于恐美,我们看各地区民众的意见。

“美国根本木把中国看起,对苏联也看不起,只要美国、下命令,全世界都要害怕”,“美国有的是钱与飞机,哪一个国家不害怕”。(《西安各阶层对目前时局的反映及谣言》)

志愿军加入战争之初,无锡苏州等地的民众众说纷纭,“三次大战打起来,3个月就可结束,编者略要垮台了”,“美国帮助蒋介石向大陆进攻,旧历年要打到京沪线”。(《无锡、苏州等地的谣言及部分干部群众对时局的反映》)

在此种普遍存在亲美、崇美、恐美的情绪下,“如何普遍展开仇视美帝、鄙视美帝、蔑视美帝的运动,以提高警惕,加强全国同胞同仇敌忾的精神,巩固我们的国家建设和心理建设,实为我们战胜美帝的两把犀利武器”(《打倒亲美论》,双云,1950年11月20日)。

(三)如何展开“仇美、鄙美、蔑美”的“三视”运动?

为了扫除思想上的障碍,顺利开展抗美援朝伟大事业,我进步人士就须鼓动舆论力量,开展宣传教育工作,改造民众对美帝的认识。

首先,如何正确看待美帝国主义的问题。《世界知识》杂志刊载的《蔑视美帝!鄙视美帝!仇视美帝!——国际问题问答》一文说得最好:

我们蔑视美帝,因为它是纸老虎;我们鄙视美帝,因为它是民主的敌人;我们仇视美帝,因为它是直接威胁我们的最危险的敌人!”

其次,如何开展“三视运动“的教育工作呢?

一、抗美援朝未起阶段,国家就开始做反美预热工作。1950年7月10日起,中华全国总工会发起组成“反美会”。然后各地成立反美分会,动员各方面人力,举行各种大会,做多种形式(戏剧、广播、墙报、演讲、漫画等)的宣传。

战争既起之后,又建立起对群众的各种宣传网,“编者略的宣传员和报告员”制度建立起来,1951年10月光“宣传员”就有150万人,除此之外,放手发动大量积极分子,“务使每一处每一人都受到这种(抗美援朝)教育”。

这种宣传的效果如何呢,北京第五区新开路5号一位耳又眼又花的73岁薛老太太,通过积极分子的宣传,都知道了“苏联、朝鲜是咱们的朋友,杜鲁门、李承晚是人民的敌人,金日成是好人”。(《北京市抗美援朝运动资料汇编》,P147页)

二、利用官方控制的媒体倾全力做各种反美宣传。这方面的文章就太多了。

兹举两例。

1950年11月5日,《人民日报》发表《怎样认识美国》的宣传文章,指明“亲美的主张是反动的,崇美、恐美的想法也都是错误的。在充分了解了关于美国的真相后,每一个爱国的中国人都应当仇视美国、鄙视美国、蔑视美国”。

该文从历史说起,证明美国自鸦片战争以来一直是侵略我国的帝国主义者,所以我们要仇视它;再从美国的现状谈起,美国是大资产阶级专政,资本集中在少数人手里,总统也不过是资本家的走狗,国家很大一部分民众极端贫困,所以美国的民主是假的,我们要鄙视它;因为美国反动派只不过是一只纸老虎,所以我们要蔑视它。

由此篇文章的倡导,“三视”反美运动开始推向高潮。

11月6日《人民日报》再发表社论,指出“美国法西斯”是继承了日本法西斯的衣钵,有计划有步骤地“从三个主要方向来实行对于中国的进攻,“朝鲜、台湾和越南”,继朝鲜之后就是大举侵华,中国有“以强大的苏联为首的和平民主阵营”的支持,要拥护“人民以志愿行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正义努力”。(《为什么我们对美国侵略朝鲜不能置之不理》,1950年11月6日《人民日报》社论。)

11月20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进行抗美援朝动员:“胜利是必然的:在你们的前面只是一群数目有限士气不高的野兽,在你们的后面却是为祖国独立和世界和平而坚决奋斗的几万万英勇的正义的人民!”

三、通过各种诉苦会、座谈会、妈妈会宣传美帝罪恶,引起人民对美帝的仇恨

1950年12月12日《人民日报》指出,“通过会议诉苦和控诉美帝迫害的会议形式,能够激起广大人民对美帝的仇视”。

全国城乡普遍掀起了诉苦高潮,进步人士成功将人民对于过去生活的苦痛和不满引导到对美国的仇恨上去。事后北京市总工会在总结运动经验时写道:

诉苦是展开群众性自我教育的有效方法。时事学习到一定程度,职工对美帝国主义侵略本质有了初步认识,可用诉苦方式……树立起深刻的仇美思想……但需事先很好进行酝酿,充分准备。诉苦开始时,一般诉日本帝国主义,地主与国民党的多,诉别人的多,诉自己的少,逐渐的联系到自己和帝国主义。

最后工人就提出:“黄狗黑狗都是狗,这些狗都是咬人的。”经过了诉苦,一般职工中崇美思想均得到肃清……(1951年3月16日,载《北京市抗美援朝运动资料汇编》,P99~100)。

上海市公用事业委员会总结说,“控诉日本帝国主义罪行时,必须:一明显地联系到美帝的可恶,并结合美帝在朝鲜的残暴罪行及在朝鲜战场上遭到中朝战士的迎头痛击后的卑怯、胆小,使群众彻底认识美帝的阴险、残暴和外强中干纸老虎的本质。”(转引自吕讯,《抗美援朝运动中的美国形象与国家建构》)

农村宣传的重点和难点是:“启发农民回忆控诉日蒋统治时切身经历过的灾祸,与今天的好日子相对比,激发农民仇恨日蒋,引导到仇美”。(1951年4月17日,《北京市抗美援朝运动资料汇编》,P121、119页)

因为农民普遍对美国没什么印象,多认为“仇美不如仇日”。于是有的宣传队就把日本的“三光政策”引申为美帝国主义在朝鲜也实行“新三光政策”,使农民意识到“天下帝国主义都吃人”。(《北京市抗美援朝运动资料汇编》,P130页)

当宣传美国武装日本时,说“美国是日本鬼子的后台老板,现在又在摆弄小日本想回来欺侮咱”,并结合生动的表演,例如农民听不懂什么叫“武装”,于是就“演出美国兵把战刀交给日本兵,老乡一看就明白了”。(《北京市抗美援朝运动资料汇编》,第123页。)

四、发动民间及文艺界宣传对美帝的仇恨

先说民间,兹举一例。

湖南衡阳市工商联业余文艺工作队自编自导歌剧《鸭绿江上》:先描绘一对青年渔民夫妇在鸭绿江上捕鱼,妻子划船,丈夫撒网,两人夫唱妇随,歌唱幸福;可惜美好却是短暂的,美帝的飞机袭来,一颗罪恶的子弹夺去了渔夫年轻的生命,继而那位遗孀用哀怨的歌声含泪控诉了美帝令人发指的暴行,呼天抢地,催人泪下。(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支援抗美援朝纪实》,P206~207)

至于文艺界,我们先看那首家喻户晓的《打败美帝野心狼》词曲。“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中国好儿女,齐心团结紧,抗美援朝,打败美帝野心狼!”(11月30日,《人民日报》)

其次,我们光从抗美援朝期间作品的名字就能看出,如杨朔的《美军是披着人皮的畜生》,吴甫编著的《美国——一个杀人喝血的国家》。

杨朔的另一部著作《万古青春》记载一级战斗英雄李家发的一个小故事:在反美军细菌战那当儿,有一回班长听见小李一个人在青枫树底下自言自语地骂:“你这个杜鲁门,再叫你祸害人!"班长跑去一看,原来李家发捉到一只耗子,倒吊在树上,手握着根藤条,抽一下,骂一句。你看堂堂一国领袖,在我战士嘴里,居然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臭耗子,2333

其他反美的文艺作品更是数不胜数。有兴趣的同学,可以自行百度。

(四)“三视运动”的意义

“三视运动”的开展,成功让中国人民对美帝形成正确的认识。美帝成为豺狼遍地的野兽国家,“世界上最反动的、最野蛮的、最富于侵略性的帝国主义国家”,“屠杀人类的老窝”,“全世界爱好和平民主人民的最凶恶的敌人”,“世界的反动中心”。

此外,抗美援朝战争,新中国居然敢于跟不可一世的美帝正式叫板,并在战场上不分高下,极大地长了我中国人民的志气。“美帝是个纸老虎”的观念最终真正深入人心。

韶山他老人家自豪地宣示,“抗美援朝战争是个大学校,我们在那里进行大演习““这一次,我们摸了一下美国军队的底。对于美国军队,如果不接触它,就会怕它。我们跟它打了33个月,把它的底摸熟了。美帝国主义并不可怕,就是那么一回事”(“抗美援朝的伟大胜利和今后的任务”,1953年9月12日)。)

美国连个小小的朝鲜都征服不了,就让原本恐美的犯疑惑了,“是我们应该怕美国,还是美国应该怕我们?”(《反抗美国侵略者》,中国青年出版社,1951年,P56)

还有个劳动模范说出老百姓的心里话:“美帝国主义早已是我们手下的败卒,在朝鲜战场上早已证明是一个一戳即穿的纸老虎”。(吴运铎:“我时刻准备着重新拿起枪来”,《新观察》,1958年18期)

至于后来我们为何要与集人类邪恶之大成的美帝总统尼克松握手言和,就不是这些朴素民众可以了解的了。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