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体娱 /
  3. 傻根王宝强,所有中国人的悲催 /

傻根王宝强,根傻了就全傻了!中国人的悲催

文/羽谈飞

王宝强的雷霆婚变掀起了滔天浪啸,无论多少人疾呼淡定也挡不住猎奇偷窥的欲海腥潮,瞬息秒杀奥运叩药和民生国事的如云热点,宝宝的绿帽呼啦呼啦就挂上了主流媒宣的头版头条。其实笔者也是个俗不可耐的坏淫儿,岂能错失这送到手边的福利红包?

王宝强关于婚变的凌辰声明,正好应景他的成名作《天下无贼》中郭优的经典台词:“傻根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对,这个傻根就是该片中与一票顶级大腕同场飙 戏的王宝强。傻根在片中有一段傻傻的台词:“喂!你们谁是贼啊,站出来给俺老乡看看,你们谁是贼啊,站出来给俺老乡看看!怎么样?没贼吧?”果不然,确实 很傻,站出来还能叫贼吗?人生如戏,戏如其人。令王宝强万万没想到的是,生活中的贼是防不胜防,在片中遭遇那么多或明或暗的梁上君子重重算计,但傻根宝宝 始终也没悟透中国民谚:“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当万般宠爱的娇妻被人偷走身心时,才知道贼就在眼前就在身边,但当贼站在面前时,贼就不再是贼了,而是与 你要刺刀见红的接盘手。这就不叫“被青春撞了一下腰”,而是被至死不悟的蒙昧斩首了来之不易的幸福。

集万千幸运于一身的傻根,王宝强无疑是屌丝惊天逆袭的励志楷模。勤奋、苦磨、忠厚、顾家、赡老、爱子、多金、勇毅,王宝强全身散发那种咄咄逼人的傻气,与 他所演的傻根、阿炳、瘪三多简直是天衣无缝的本色对接,这也许是他能够迅速走红的天赋潜质。傻根成功了,瘪三多成功了,《泰囧》再将王宝强推向巅峰,一切 都挡不住这个长相先天不足的幸运儿走向更加灿烂的辉煌。

大凡弱势逆袭登天的成功人士,都有一个特别膨胀的自我价值预期,只有“完美”才能定义他们的标签。因此,演艺事业成功的同时,王宝强更需要另一种不可缺席 的成功来为自己的“完美”背书,这就是爱情。越是长相谦虚的男人,越是需要长相骄傲的女人来为自己正名,越是担心别人闲言碎语的男人,越是需要纯情的女人 来为自己扛起美名。于是,王宝强上路了,整个娱乐圈都不是他要的菜,他把自己的另一半定位在西北大学一个大二清纯漂亮的女生身上,这符合他所有“完美”特 质的全部要求。携当时正红极一时的春风得意,对马蓉展开了势在必得的追求。

只可惜傻根并没有旗开得胜,而是遭遇了软钉子的拒绝。大凡想吃娱乐饭的女生,没有一个不想能与大牌明星套上近乎,尽管长相粗陋的傻根不可能成为马蓉的床头 用品,但王宝强这名头怎么也不能失去。所以,她和他一直联系着,一直联系着,直到临近毕业,才在当时在校男友宋某的猥琐劝谏下,马蓉终于奋不顾身完成人生 的华丽一跳。对于这求之不得而又复得的尤物,王宝强完全视马蓉为真命天子。那么,傻根宝宝究竟知不知道马蓉因有男友宋某的存在而曾遭拒绝呢?且看王宝强后 续如何表现。

傻根抱得美人归后,那个心花怒放啊,那个喜上眉梢啊,那个前世修来的福报啊,就别提心里那个美呀。这错了吗?当然没错,作为一个男人,尤其作为一个太需要 美女补遗自己自信的男人,傻根能娶得马蓉确实是人生“完美”的休止符,倾其所有所能满足马蓉早就铺定今日结局的一切要求,这是王宝强唯一能做的也是必须去 做的。于是,荒唐的情殇大戏就拉开了帷幕。蹊跷而意外低调的奉子成婚,接受宋某成为贴身经纪人,承受宋某单陪马蓉两度赴美产子,习惯马宋零距离的打情骂 俏,这一切迷情自戕而又死撑局面的自欺欺人,这完全符合也只能符合傻根王宝强的形象、性格和一路艰辛打拼的心有所向。

委实说,笔者羽某对王宝强式的逆袭成功心怀一丝嫉妒,羽某更对所有女人尤其是美女无一例外都心怀怜悯之心,请以贴文插图为证。但在傻根婚变这件事上,我必 须清空自我情绪让感性服从理性,否则,偏废立场的分析就毫无价值。傻根婚变虽是艺人私事,本大可不必大惊小怪,但全民爆屏参乎的热情,说明傻根婚变已经不 单单局限于王宝强这个名人身份,而是深深触动了全民早就想喷射却又找不到出口的心底郁结。这国男人,也许或多或少都有傻根的特质,这国女人,也许或重或轻 都有马蓉的影子。只要个体事件已经延伸为普遍性的价值诉求,这就不再是局限于私人情感,而是一件值得国民深思的政治缩影。

请问:如果欧美国家也有一个傻根叫王宝强,还会出现这种翘情三人行的狗血闹剧吗?无论读友作何回答,但我的答案只有一个:不可能。问题就在这里,根也在这里,只要根傻了,一切都傻了。

凡是等级体系社会,每个人自打出生起,几乎毫无选择必须按照一个模子地活着。活着就是为了比较,比较就是为了超越,只要能超越他人,就是成功,也是幸福, 又叫面子。简单说,中国人的成功或幸福完全受控于他人的眼神,这种比较超越的成功共识是等级体系社会统一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

其实,与人比较没有错,想超越他人也是人生动力,将其作为个人的成功或幸福也不邪恶,这些都不是问题,问题就在于:(1)比较的内容是什么?(2)超越的 手段是什么?(3)成功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比较的内容是积极的元素或至少不比烂,那么人性就未泯灭;如果超越的手段是诚实守信或至少利己不损人,那么人伦 就还尚存;如果成功的目的是为福荫苍生或至少不祸及无辜,那么人格就算完整。

来,友友们,中国淫儿,自己对照一下上述三点,看看你的人性、人伦、人格是否健全?哈哈。

如果将比较内容总是停留于生物元素,从来没上升到精神层面,其实与动物无异。事实上,中国数千年来直到今天,无论多么逼格的人,几乎毫无例外都局限在上顾 嘴巴下顾JB,也就是比较谁的两巴最牛叉,其他全是为装饰两巴呈现的虚华。王宝强也不例外,饱暖之后就得比较女人了,无论承受多么难堪的翘情,也想吞定马 蓉作为不落人后的面子。马蓉也不例外,饱暖之后又觉得男人这张脸很重要,不惜身败名裂也要暗通款曲。宋喆更不例外,将两巴精神贯彻到了无耻的极限。

凡是那种婚恋契约期内出轨的人或为之做种种辩解开脱的人,毫无疑问与禽兽无异。可以恋爱千万次,也可以结婚千万次,这都是人类进入文明世界之后的人性表 达,正因为如此,诺守情感契约就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尊严保护。很多人费尽心机为潘金莲和西门庆辩解开脱,本质上是为自己的厚颜无耻做理论准备,满以为自己就 是食物链的顶端,他们万万不会去想,自己在周永康这种西门庆面前也许还不如武大郎的一根阴毛,请问,你有什么资本去责备王宝强?如果按一张脸和某种实力来 定夺女人归属的话,马英九就应该日遍中国,克林顿就应该日遍世界。说说,这得有多荒唐啊?

当比较内容停留在动物世界之后,其超越手段就难保不远离人类。仅此而言,我们不得不为王宝强鼓掌,迄今为止,我们所知道的傻根宝宝,的确是靠“三分天注 定,七分靠勤奋”实现的,相对于中国其他那些靠特权登顶、靠勾结翻身、靠献身进爵、靠欺诈显能的无耻之徒来说,王宝强算是抱守了超越的底线。但马蓉的超越 招数却是有史以来中华恶女之中难出其右的卑劣,即便是苏妲武皇在世也得咬牙切齿,这种只有红颜野史中才能看见的蛇蝎之心,但令我大吃一惊的是居然还有无数 男氓女流为之拼命洗地,可想而知,这国的人伦良知已经洞穿到侏罗纪。最新消息,马蓉早就将傻根资财洗劫一空,王宝强连请律师都得负债勉为。请问:马蓉如此 的下作还是仅仅不甘心悔不当初而出轨吗?当我看见消息说傻根财富经马蓉之手全部转入宋喆母亲账户中时,我简直不敢直视这样的不堪,这不再是简单的翘情婚 变,而是赤裸裸的合谋诈骗。

王宝强毕竟又叫傻根,他的傻不是太笨,而是太囿于国人的比较幸福观,认为事业爱情双丰收才是一个男人的合格面子,并且他所有的内心世界都是为了这样一个终 极目的而奋斗,尤其尤其,他的事业是全部用来为拥有马蓉的唯一筹码,为了下注马蓉这场爱情赌局,傻根宝宝也真的算拼了血底。这,恰好注定了傻根必将触底迷 情爱海,也注定王宝强一生不可能有爱果收获。因为,他从来就不知道啥叫自我,啥叫人生的意义,从而也就不知道啥叫真正的幸福和成功,更不知道成功是用来干 啥的?

大凡人尤其是男人,都有两根,一个叫命根,一个叫慧根。前者代表生命活力,后者代表生命悟性。生命活力决定体格是否健康,生命悟性决定人格是否健全。所谓 人格,就是要有人的格调。人与动物的唯一区别就在于人有思想,人的幸福、成功、爱情和一切创造激情均源自人的思想是否能超越自我,而不是超越他人。如果局 限于超越他人,你还没出生就被金正恩的精子给打趴了,你永远也摆脱不了超越他人的泥潭陷阱,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式家庭总有一本难念的经,所有人结婚之后都在 哀叹围城之苦。奥巴马为啥没哀叹呢?扎克伯格为啥没哀叹呢?马英九为啥没哀叹呢?他们的老婆都不漂亮啊。更奇怪的是,蔡英文、朴谨惠、迈克尔等一干女子精 英咋没为爱情颗粒无收而哀叹呢?因为他们知道啥叫“自我”,这就是独立思想,这就是独立人格。一旦一个人丧失独立人格,必将坠入活在他人眼中的自我锁链 中,于是,他的行为将随波,他的理想将逐流,他的幸福将从众,他的成功将趋俗。这样永远也不会超越自我了,幸福也就溜走了。

如果王宝强能悟透生命的意义在于超越自我而不是超越他人,一切悲催都不会发生。首先,他不会沉迷于一定要找一个漂亮妹妹为自己撑起爱情幸福的面子,唯有灵 魂的共鸣才是爱情的唯一归宿;其次,他不会死守没有人性没有人伦没有人格的马蓉这最后一根稻草,他就会尊重马蓉的从众选择,真爱马蓉就会给她自由;最后, 他更不会倾其所有为一个仅有皮囊的女人赌尽自我,他会将成功焦点转化为关注国家、关注社会、关注弱势,为自由而接力。这样,傻根那猥琐的形象将会与霍金一 样闪烁光芒。

没有独立思想就不可能有独立人格,没有独立人格就不可能有独立人生,没有独立人生就不可能有唯我的成功,没有唯我的成功就不可能有唯我的幸福。幸福不是每 个人都吃上了一个苹果,而是各自吃苹果的唯我感受。命根没了仅仅丧失体格,慧根没了就丧失人格,人格一旦丧失就啥都没了。这不是王宝强一个人的悲催,而是 马蓉、宋喆和几乎所有中国人的悲催。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