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年底最让人唏嘘的新闻 又有三位名人去世 /

年底最让人唏嘘的新闻 又有三位名人去世

明天和意外,你永远不知道,究竟哪一个先来。

年底是告别的时候,但2020年底,最让人唏嘘的新闻,却是那么多人匆匆告别了人世,其中,至少又多了三位名人。

一是傅聪。

12月28日,那个《傅雷家书》的收信人,在英国因新冠悄然离逝,享年86岁。

二是皮尔·卡丹

12月29日,那个改变了无数人时装观念的设计师,在法国魂归天国,享年98岁。

三是羽田雄一郎。

12月27日,日本前首相羽田孜长子、前国土交通大臣,在日本英年早逝,成为日本第一位因新冠去世的国会议员,时年53岁。

这三位名人中,在中国引起最大反响的,毫无疑问是傅聪。

不管已走到哪里,他毕竟还是中国人。

人们想到他过人的音乐天赋,想到《傅雷家书》对家庭教育的影响,自然,还有他父母的悲剧往事。唉,确实让人扼腕痛惜!

但这不是我这篇文章的主旨。我想说的是,傅聪不幸离世的背后,其实是一个西方大国的无奈。

按照傅聪的学生、英国皇家音乐学院中国籍教授孔嘉宁在社交平台里的介绍:傅聪夫人卓一龙教授,入院三天后就出院了,但傅聪入院两周,需要吸氧,但还没到上呼吸机的程度,说明已经86岁高龄的傅聪先生身体机能很不错……

但很可惜,傅聪先生最终没能挺过来。

事实上,86岁高龄的他,正属于疫情最高危的人群。

就在傅聪离世的当天,英国公布了三个创纪录的数据:

一天之内,新增确诊41385例

一天之内,新增死亡357例

因新冠正在医院接受救治的病人,20426人

要知道,英国虽然是西方大国,但总人口不到7000万,比我们湖南省人口还略少一些。

刚看了一下数据,截至北京时间12月30日凌晨,英国:

总确诊,2389926例

总死亡,71675例

惨烈,相当的惨烈。

按照孔嘉宁的介绍,傅聪先生得到了全力的救治,这已经是很不容易的。要知道,按照BBC的报道,现在很多英国医院“已接近于极限”,很多人都无法得到及时救助。

而且,在正接受救治的20426人中,“不幸的是,当中一些人将会在一周左右之后病得非常严重,意味着新的一年医院将会面对更加紧张的状况。”

傅聪的不幸,我们知道;但更多英国人的不幸,世界未必知道。

在这三位名人中,在西方引起最大反响的,则是皮尔·卡丹。

没有媒体说他是新冠去世,很大可能,他是正常去世,毕竟,已经98岁高龄了。

他深刻影响了世界时装界。当然,也影响了很多很多中国人。

我印象最深的一张图片,就是70年代末皮尔·卡丹来到中国,身着长风衣走在大街上。现在看来也一般的穿着,在当时的中国,可想而知给国人带来的震撼。

老照片上,“土”与“洋”的鲜明对比,每看一次,就震撼一次,感慨一次。

皮尔·卡丹也很津津乐道这段往事,他曾说:“我在人群中像是一个奇怪的人,非常格格不入,那时的人们可能把我当成了嬉皮士。”

当然,他从中看到的更是巨大的商机,坚信中国必将开放并成为一个巨大市场。1979年,他率12名法国姑娘在北京民族文化宫举行了一次史无前例的时装秀,皮尔·卡丹品牌也由此进入中国。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皮尔·卡丹品牌成为身份的象征,是很多中国人认识的第一个国际品牌。自然,皮尔·卡丹也充分享受到了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红利。

2010年在回顾往事时,皮尔·卡丹感慨道,“今天,这一切都已成为现实”

中国人为皮尔·卡丹离世唏嘘,也是唏嘘一个过去的时代。

在这三位名人中,最让世界遗忘的,可能是羽田雄一郎。

但其实,他是最让人感慨的,毕竟,他还只有53岁;毕竟,日本不算疫情最严重的国家。

羽田雄一郎的父亲是日本前首相羽田孜,他子承父业进入政坛。按照他的资历,在讲究世家的日本政坛,他哪一天东山再起出任首相,也未尝不可能。

但疫情改变了一切,而且,是在猝不提防间。

羽田健康状况是在12月24日突然恶化的,当时发烧37度。据说第二天烧退了,他在网上预约了新冠检查,但7日下午去检查途中,状况急剧恶化,呼吸急促,随后就无法说话了。

秘书停下车紧急叫来救护车,但被送到医院后,他已经身亡。

可怜去世前一天,正是羽田雄一郎夫人的生日,两人还一起在家中庆祝了生日;哪知道,一天后,悲剧就发生了。

这个世界,真的没有什么侥幸。虽然老年人是最高危的人群,但在今年,我们看到了太多中年甚至青年,因为新冠猝然离开了人世。

还是丝毫大意不得啊!

年终,真不想说这些悲伤事。那最后,就简单再感慨几句吧。

第一,2020年的悲剧确实太多了。

太多太多的的悲剧。

有些与新冠无关,除皮尔·卡丹外,比如年初的科比的事故,年末的马拉多纳的猝死,都让人不胜唏嘘。

这就是人生。所有生命,最终都会停止。这是我们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但这些不正常的死亡,却有着太多的无奈和悲剧,尤其是大批因新冠离世的普通人。

在英国,已经有7万多人因新冠去世了;在美国,这个数据更是超过了33万。

每年的911事件,美国都有各种纪念活动。这很应该,悲剧必须牢记,才能避免悲剧重演。

但现在美国每天的死亡人数,就超过了911事件。不知若干年后,这些逝者会否被美国人记起?美国又将如何看待这个前所未有的悲剧?

第二,中国已经不是原来的中国。

看看皮尔·卡丹照片里的中国,再看看今天中国的街头,确实已经是彻底的两个世界了。

皮尔·卡丹也从一个身份的象征,成为一个有点滥大街的品牌。中国人的审美能力,从某种程度上,也超越了皮尔·卡丹。

40年弹指一挥间,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今天的中国,也没有今天中国迎战各种挑战的底气和自信。

如果西方还总是以40年前的眼光看待中国,他们蒙蔽的最终只能是自己。但这个世界,多少人还自觉不自觉地在自我蒙蔽着。

第三,想起一张最让人感慨的图片。

就是那张看夕阳的照片:87岁的新冠肺炎患者王欣,在做CT返回途中,援鄂的上海医生刘凯,特意将病床停在医院大楼前,让当时病情严重的王欣欣赏了一次久违的日落……

夕阳的美,打动了王欣,这张照片的美,打动了无数人。故事的最后结果是:王欣最后顺利出院,还特意给医疗队员拉了一曲《送别》。

2020年不寻常。我们看到了太多让人感慨万千的对比,我们更看到什么才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什么才是真正的以人为本、生命至上。哪怕是87岁,我们仍旧在竭尽全力。

不管是哪个国家,悲剧就是悲剧。希望傅雷、羽田雄一郎这样的悲剧,不管在哪个国家,都少些更少些。2020年,我看到的悲剧,已经太多太多。

不要忘记,在最艰难的日子里,我们一起看过最美的夕阳!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
  • @ 2020-12-30 00:35
    您已点过赞
    中国已经不是那时的中国,但中国又开始往那时的中国进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