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体娱 /
  3. “京圈公主”许晴到底是艺术家? /

京圈公主许晴到底是性幻想对象还是艺术家?

上世纪90年代,中国直男有两个性幻想对象,南宁静,北许晴。

一个在大银幕上眨巴着大眼睛,抖动着丰乳肥臀,骚年们上面和下面都湿了。

时间一晃来到了2021年,静静子成为选秀节目导师,而晴晴子,你还记得上次在大银幕见到她是啥时候吗?

好像从那年一直在四九城房顶上奔跑的《邪不压正》后,许晴就近乎于消失了,2019年在央视匆匆播过的《老中医》和做少年热血故事背景板的《九州缥缈录》,都没有关于许晴个人的太多曝光。

而由她主演的电影《刀背藏身》和《闻烟》迟迟未能正式公映。

甚至一度有流言说,许晴又被封杀了,她的金主倒台了。

???

大家对许晴的误解就,蛮深。

大部分当代网民对许晴的印象是公主,不过是《花儿与少年》中的“老公主”。

在这档以不同年龄段女明星穷游为主题的综艺节目中,第一季的许晴表现出了自由、散漫、不配合的姿态,秉持自我的价值观,坚定自我的生活习惯,显得与团队时常若即若离,在第二季更是爆发了与郑爽、宁静的重大矛盾,甚至甩出了“上一季的人都正常”的名句。

出生于1969年的许晴,现年已然52岁,在这样的年龄前提下,许晴已然保持了非常强大的心理状态与身体状态,从内到外都仍然散发着“少女”的天真气息。保持着“少女心”的许晴,确实有着把“公主”从小做到老的气质。

why?是因为她普通且自信吗?

当然不是。

许晴出身于钟鸣鼎食的世家,家族的女性都有着非常强大的魄力,她的姥姥和小姨都是外交官,而母亲则是总政歌舞团舞蹈队的队长,父亲是中央领导的警卫员,而她的家族可以追溯到曾外祖父熊文卿,是湖北省最后一位参议长,参与过“共进会”,变卖所有家产支持革命。

因为家庭的整体文化气氛,许晴从小就开始参与影视剧拍摄,在经典的82版《西游记》中她就是为太上老君扇炼丹炉的小仙女。

1988年,许晴正式考入北京电影学院。

1990年,刚刚大二的许晴被陈凯歌挑中,出演了《边走边唱》的女主角,这部电影不仅是陈凯歌征战戛纳电影节的起端,也是许晴演艺生涯中第一部正式的作品。

随后,许晴又被老牌名导凌子风选中出演他人生最后一部作品《狂》的女主角,然而这部影片拍摄完毕后却被禁映,直到2004年才重见天日。

非常猛的一部电影

随后许晴转战小荧屏,主演了多部电视剧。通过《皇城根儿》《东边日出西边雨》拿下金鹰奖视后提名,凭借着她一团喜气的面貌和格外天真的梨涡开始深入中年男性观众的内心。

1996年,她重返电影银幕,出演了由周晓文执导,姜文、葛优主演的历史古装大片《秦颂》,在其中担任女主角,饰演秦始皇的女儿栎阳公主。

《秦颂》以历史演义的方式,虚构了秦始皇登基称帝前与乐人高渐离之间从换命的发小到你死我活的政敌之间的关系,体现了皇权的无情与政治斗争对人性的泯灭。

许晴所扮演的栎阳公主,从小不能走路,她爱上高渐离并与他欢好后获得了站起来的能力,并为了爱情孤注一掷,不惜毁容和放弃生命。

许晴的表演,高雅不失天真,端庄并且活泼,将栎阳的精气神化入自身美貌的一颦一笑,不仅快速地让观众和高渐离一起爱上了这位虚构的公主,也更凸显了栎阳人生结局的悲剧性。

随后,许晴的职业生涯一路高走,主演了现如今被誉为“最佳任盈盈”的《笑傲江湖》。

凭借《盖世太保枪口下的中国女人》拿下金鹰奖最受观众喜爱的女演员,与姜文再度合作电视剧主演《大清风云》,塑造了一版别具风格的“孝庄野史”,又在群星云集的《建国大业》中稳坐女一号的位置并拿下了百花奖最佳女配角,又接连出演了《环形使者》《24小时》等海外电影。

这份履历在中国女演员里也算可以了。

按理说,许晴应该成为一个老艺术家,但老艺术家没有做成,她反倒成了充满不言而喻意味的女神,老少通吃的那种。

这当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在那一代大青衣女演员的时代,许晴早比景甜、关晓彤坐拥“京圈公主”的名号,在很多人眼里她就是当年的“资源咖”,拥有“深厚背景”,和达官显贵“绯闻缠身”。

前男友之一

2009年,华谊兄弟正势如中天之际,就签下许晴作为全约艺人,不仅为她举办盛大的签约仪式,王中军更是为她奉上一架珍藏的红木交椅,华谊众星皆奉上祝贺,恭迎许公主空降华谊一姐。

华谊许诺许晴,除将为她提供独立的专业经纪团队外,凡华谊出品的所有作品中,只要有适合她的角色就非她莫属。更有传言称,华谊还会满足许晴多年前当制作人的愿望,为她的作品提供资金保证。

But当时华谊还有两大女星,周迅、李冰冰,之后的资源也都落入她俩囊中。随后,华谊推出《全城热恋》《唐山大地震》《狄仁杰之通天帝国》《非诚勿扰2》《新少林寺》《雪花秘扇》《全球热恋》《画皮2》《私人定制》《三城记》等大片小片。

女主基本被两个冰、周迅、赵薇、汤唯、白百何这些大花瓜分了。

而这期间,许晴泡在一堆奇形怪状的电视剧里。

和靳东一起打鬼子

什么时候许晴才拿到好一点的资源呢?还是靠着曾经的京圈人脉,在2015年演了《老炮儿》。

很多人印象最深的应该就是晴姐和冯小刚的一段激情戏,整个就离谱。

是缘,也是劫。或许就此铺垫,晴晴子的银幕形象正如之前所言,开始充满了性幻想意味,永远穿着一身旗袍,扭腰提胯,充当片中片外男人们的意淫对象。

即便《老炮儿》帮她拿了百花影后,《邪不压正》提名金马女配,无论是代表着京城“大飒蜜”的话匣子还是从城楼上一跃而下的青春不老针唐凤仪,都是极具魅力的女性角色,但她飘在很多人眼前的形象还是那个午夜梦回时帮忙冲的工具人。

无论是京圈飒蜜,被男性yy的对象,还是玻璃心的公主,我想说这只是大众对许晴的片面认识,其实她是一个非常牛逼的艺术家。

如果你还是不理解,那么希望你把视线拐出电影电视剧的窠臼,来关注一下相对小众的戏剧圈。

从2013年起,许晴参与了赖声川的剧场巨制《如梦之梦》,与胡歌、李宇春、谭卓、史可、徐堰铃、金士杰、孙强强强联合,一起搭建了一出长达八小时的戏剧史诗幻梦。

许晴在其中饰演灵魂人物顾香兰C,这个角色不仅全方位展示了许晴从外貌到表演才能到魅力,更为她赢得了华鼎奖中国话剧最佳女演员的奖杯。

《如梦之梦》初次献演,八小时的华语戏剧记录和众多非职业话剧明星的加盟制造了极大的噱头,也引发了不少评论者的质疑。《如梦之梦》的特殊不仅在于其八个小时的超级时长,更在于传说中的莲花池座位。

观众坐在舞台中央的深池里,演员围绕在舞台四周表演,观众时而是戏剧情境的旁观者,时而是戏剧空间的一部分。

因此,《如梦之梦》实际上是非常私人与小众的观剧形式,坐在莲花池以外的观众其实只能参与到整体观剧的一部分甚至于并不能完全沉浸于戏剧营造的世界中。

如同《如梦之梦》的舞台形式,戏剧故事本身也是圆形的。故事跨越了三个时空,分别是当下的台北,千禧年的台北与巴黎,民国时期的上海与法国。

戏剧从一个医院展开,讲述一个刚进入医院实习的医生,想利用自他交换延长她负责的病室最后一位病人的生命。

五号病人讲述的故事是:他因为患上怪病,前往巴黎寻求解法,结识偷渡客江红并与之相恋。之后,他又在一个法国城堡中发现了一个中国女人的踪迹。随后,他回到上海,找到了那个叫作顾香兰的民国名妓。

顾香兰本与上海富商王德宝相恋,王德宝突发家变无法为她赎身,顾为了跳出鸟笼,不得不委身于法国伯爵。来到法国后,她发现自己又成了伯爵的笼中鸟。伯爵无法忍受香兰的种种挑衅,制造假死事件逃走。香兰沦落街头流浪,四处求生,意外成为伯爵新家的女仆。

王德宝恢复家业后,找到香兰。香兰在伯爵的病床前留茶,伯爵离世。五号送走年老的顾香兰后,又回到巴黎寻求解脱,最终在医生的怀中离世。

“在一个故事里,有人做了一个梦;在那个梦里,有人说了一个故事。”

《如梦之梦》利用故事中的故事,营造了三个人充满梦境气息的人生。用“利他交换”的概念,将故事中的人物生命在戏剧形式中延长。

如果说其他的角色与他们身上发生的种种都还是戏剧故事,那么许晴与顾香兰,无疑是那个梦的存在。

《如梦之梦》分上、下本演出,顾香兰正式出场与她的故事完全在下本中。

而许晴所扮演的顾香兰C的正式戏码则要到下半场才会展开。

而上半场的民国天仙阁场景中,在谭卓扮演的顾香兰B与徐堰铃扮演的十里红展开戏剧情境时,许晴扮演的顾香兰C会一直在舞台上绕着莲花池行走。

当许晴站上舞台时,观众的视线就会一直被她所吸引。

虽然戏剧故事并不是发生在她身上,但她如同定海神针,将十里洋场的幻梦融化在舞台的每一处角落。

顾香兰B与C正式交接的场景,是顾香兰B要离开天仙阁,前往法国展开新的生活。

在舞台北部天仙阁大厅上,妓女们站成一排,目送着脱尽纤尘的顾香兰B,在前后小厮顶着黑伞的送嫁中,穿过莲花池中间长长的走道来到舞台南部。

顾香兰C在那里等着顾香兰B,一张薄幕降下,隔开顾香兰B与C,顾香兰B目送着顾香兰C往舞台深处走去,一盏圆形的玫瑰灯映照在薄幕上,将顾香兰C袅娜的身影投射在光影间。

观众凝视着天仙阁妓女们,天仙阁妓女们目送着顾香兰B,顾香兰B遥望着顾香兰C,走向没有方向的未来。

接下来的下本下半场,完全是许晴的主场。

第九幕和第十幕、第十一幕三大部分的戏码,在许晴的部分里,她要从名妓转换到贵族夫人,再到艺术家,再到街头流浪汉,再到女仆,再重回贵妇身份的种种情态,而且角色本身的情感冲击力也极为跌宕。

在没有休息的两个小时中,许晴展示了自己作为顶级女演员出色的把控能力,无论是与众多演员搭戏的大群戏,还是与金士杰这样舞台皇帝级别演员的双人对峙,都能够轻松地在角色氛围中营造强大的戏剧力量。

自从2019年圣诞驻场,《如梦之梦》在北京保利剧院的演出结束后。许晴没有参与2020年初上海上剧场的演出计划,2020年圣诞节,保利剧院也将《如梦之梦》的戏牌换成了全新的《雷雨》《雷雨·后》。而推迟到2021年的上剧场演出,作为扮演五号病人的胡歌合约内的最后一轮演出,也依然没有许晴的参与。

今年4月武汉场的《如梦之梦》,许晴终于时隔一年半回归梦境。

然而原版顶配的演员,胡歌合约结束,因为疫情的原因,常年旅居美国的卢燕无法回国,而金士杰、徐堰铃、赖梵耘等演员也无法往返大陆。

演员毕竟是一门靠着强强合作才能呈现真正魅力的职业,而适合的班底才能让观众观戏如入梦。正如史可也是非常优秀的演员,但她扮演的顾香兰A就被诟病为过于铿锵而不似一名行将就木的旧日名媛;而卢燕老师虽已90高寿,在舞台上行动不便也经常吃螺丝,但她的每一处磕绊都仿佛是顾香兰本人老去的样貌。

许晴虽然已然重回梦境,但是《如梦之梦》还没来得及再度“如梦”。

她在内地一群40+的女演员里相当特殊,只谈恋爱不结婚,做一个自由自在的灵魂,出现在观众面前时永远都是漂漂亮亮开开心心的样子,年过半百依然美得跟18岁一样,还可以肆无忌惮的娇嗔耍闹展露自我。

也许正因为这样,很多怀着偏见的观众便对她指手画脚,“多大年纪了还装嫩”“只会买肉”“演那么多骚浪角色背地里肯定也是这样”.....其搞笑程度相当于你30岁还没结婚就被亲戚嘴。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