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华人 /
  3. 我在缅甸赌场做狗推,专养“肥猪” /

我在缅甸赌场做狗推,专养“肥猪”

我在缅甸做狗推,去年才上岸。

说起狗推,你们可以能觉得很陌生,大名鼎鼎的“杀猪盘”就是“狗推”的杰作之一。说起狗推,普通人都会咬牙切齿,所谓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狗推”是为老板赚钱的狗,拿微薄的工资提成,在网络寻找受害者,利用各种虚假的谈话术和鳄鱼眼泪一样的关怀,将受害者发展为待宰的“大肥猪”。

我家里广东汕尾农村的,2017年高中一毕业就出来社会工作,在深圳一家连锁便利店干店员,上班了一年多,2018年10月份,还让我找到了一个女朋友。那时候,我以为我的人生就这样慢慢变好——升店长,做管理,存够钱了再另谋发展。但现实给了我一巴掌。

2019年4月初女朋友跟我说要回老家一趟,我就给她买了一些泡面饼干,还给她买了一张高铁票送她回家。到了4月底迟迟不见她回来我就跟她打电话问她啥时候回来,她跟我来了一句“跟我没前途”,一段恋情,告别时连个面都见不到。

说实话,这件事对我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我先是在店铺的收银中,好几次收错钱,一个月下来赔了六七百,之后又在补货中补错货,导致热卖的产品没库存,不好卖的堆满仓库。下班泡网吧打游戏,上班摸鱼划水,两个月不到,老板就把我辞掉了。

没了工作,我的精神更加消极,也没心思找工作,无日无夜地在网络上打游戏,看电影,有时候半夜三更会跑出来在深圳大街上走,像个游魂野鬼总之,寻求一切能让我暂时忘掉失恋痛苦的刺激方法。瞎混了几个月,银行的存款很快就见底。没办法,要是不想睡大街,就只能找工作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偶然在某同城的招聘频道看到了一则招聘信息:销售代表,工作地点在缅甸北部,月薪9800加20%的销售提成,高档写字楼,还包吃包住宿,包飞机票,发工资准时,每天下午茶,中国的公司会替员工代缴五险一金,初中以上学历就OK。

我那时看到了简直就是眼前一亮:有这么好的事情?缅甸北部消费低,一个快餐才四五块人民币,按这样的待遇,我很快就可以能存下钱。而且,国外的地方,可以让我离开深圳这个伤心地。

我加了招聘负责人何浪的微信,看到他朋友圈里面秀出各种发工资和工作环境的截图,当时就心动了。于是马上给他发了简历,然后确定汇合、出发的地方。2019年10月3日,我坐车来到云南普洱市,何浪是为中年男子,穿着运动装,老实说,不像是白领。

他很热情,带我去普洱市一家宾馆。我到了才发现,同行的还有十几位年轻的男女。经过一些手续办理,十天不到,我们就飞到了缅甸北部掸邦的第二特区佤邦,它是一座小城市。

当时入境缅甸拍的何浪

我们一下飞机就被带到市郊区一栋普通的三层旧楼,这就是公司的总部,我们工作的地方,感觉就像工厂房,和之前宣传的写字楼完全不一样,我那时就有点不祥的预感。

何浪给我签的协议和之前的承诺完全不一样:9800变成了4900,一天要工作12小时,完成不了任务要加班,每个月还要压1500元,协议声明你可以随时走人,但是必须赔偿公司的损失,我看了一下里面的赔偿名目,有些简直就是离奇:地板磨损费、座椅磨损费、厕所使用费、键盘磨损费、海景空气费等。

“这和之前说得不一样。”我对何浪说。

“放心,你可以不签,只要你补偿你来之前那些天的费用就可以了。”何浪说,态度倒是蛮温和。我看了他递过来的补偿费用明细:一共三万多人民币。

“公司给你在中国租的宾馆,伙食费,机票,办理签证的费用,还有这里的一些费用,加起来就是这么多的。你签不签是你的自由,我们不强迫你。”

我现在全部财产加起来也不到四千块,下了飞机后,何浪就把我们的身份证和签证都收上去了,我没有选择,只好把工作协议签了。

狗推的工作分得很细,公司会发放各种话术剧本,基本上,你按照上面说的来对应就差不多了,什么时候说什么话,做什么事情,里面说得很清楚。

公司办公场地算是一层楼,感觉看起来像危楼,不知道几时就倒塌那种。一个办公室二十几个人面对面排开对坐。一层楼有好几个这样的办公室,加起来近百来人。听说,这里还只是公司的一个分部。

我的工作是假装白富美,假装富二代,假装同性恋,假装贴心好友,反正各种身份,在网络负责寻找“肥羊”,和她(他)谈恋爱,然后找各种借口让她去指定的平台下注,投资,赌博。有些女同伙,她们的工作就是短视频平台发些日常,诱引粉丝添加微信,然后就走上和我一样的道路,被送到这里或缅甸北部的其他地方。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所谓的“缅甸北部,我生长的地方”的梗是个怎么回事,不过,已经晚了。有些是负责扮演客服,公司会发送诈骗短信,或者安装诈骗APP的链接,这些客服就会利用各种恐吓手段欺骗那些安装的人把钱打给他们。

日常话术

我听他们的说话,都有一个模板,因人而异:比如,XXX,我是XX部门的,正在调查一宗XXX犯罪案件,你的银行卡涉嫌XXXX,现在需要你配合……

我第一个诈骗的是一位同性恋。那时候,已经听说国内暴发了疫情,但是丝毫没有影响我们工作的展开。他是一位城市的白领,因为过于强调自己独立自由的主张,没有隐瞒自己的性取向,结果被上家公司开除了。我也也假装自己是同性恋,是在某家论坛加上他,我当时只是按照剧本走,结果没聊几天他就上钩了,大概这类被社会排斥的人群比较容易对别人掏心掏肺。

当时,我给他描述了国外同性恋合法国家生活的理想美好愿景,说是打算带他去那个同性恋合法的国家生活,反正国内是不可能光明正大的结婚,朋友也不会祝福,不如现在陪我多赚点钱,等钱存够了,我们在那里生活,再邀请朋友圈的好友一起去祝福,再到那里领一个小孩,这辈子就在那里终老。

结果,他一下子就被我这个愿景打动了,前前后后在投注站投了二十多万,听他说,那是他上班七八年存起来的血汗钱。我按照剧本的教程,让他去找生活里的亲戚好友借钱,加大投资。于是,他很听话地去找各个朋友借钱。为了能够尽快赚够去国外和我一起生活的钱,他编造了各种各样的理由找他朋友、亲戚,几乎能认识的都借遍了。尤其是他的大姐,自小就疼爱他,把他当成宝,几乎是有求必应,在弟弟说需要大笔钱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把积攒了半辈子的钱全部交了出来,因为在姐姐的心中,他是一个乖巧懂事的弟弟。

最后一次投注,他还给我发来信息:“亲爱的,朋友都说我遇到骗子了,只有我相信你是真心的,钱亏了也没关系,投资的风险我是心里有准备的,只要你是真心的就好。”

当时读了还挺无语,可是我能怎么办?到了这个阶段,他的钱是拿不回来了,我告诉他的话,连我自己都身葬异国。

我是初炮就打了一个满堂红,公司给我在楼外放了一朵烟花,这时候,我才知道每骗够五十万,他们就会放一朵烟花庆祝。

我的第二个受害者是一个恨嫁女,本科学历,她在某个知名的交友、婚恋网站注册了一个账号,结果就被我锁定上了。加了她的微信号,按照剧本,我声称自己是广州本地人,父亲是广州“土著”,母亲是新疆人,自己单身一年多了。我说自己不甘于平凡,大学毕业出来不到三年就自己创业。她问我什么公司名,我推说以后时机到了就会带她到公司参观,然后,我们就开始聊各自的生活、爱好……

两个月不到,我们的感情迅速升温。

这时候,我就突然对她说公司的事。声称公司经营的是海外电商平台,但是自己平时会做做副业,区块链就是其中一个,就给她发一张K线图的照片,还透露了一些专业知识:据国际的概念币来进行涨幅跌操作,根据走势观察金融方向,通过交易量的计算,结合微分密码计算……

当然,这些都是照本宣科,实际上我说的是啥东西,我自己也不懂。说到一定程度,就给她透露自己当初用20万本金,现在已经200多等等,中间还会故意骂她不懂理财,“把钱放在银行是死钱,现在是你不理财,财不理你……”诸如此类。她一开始的反应是操作太复杂,不敢碰,我马上鼓励她:“还有我呢,我对你有信心,什么事情都不要轻易放弃。实在不懂,你根据自己的能力可以先小买一手,体验一下看看。”

她终于动心了,试着操作了第一笔。于是,接下来就是无底深渊等着她了。她刚开始在平台买了100个U币(1U≈6.5元人民币),我在后台操作,让她赚了300元块,她很快就提现了。

接下来,她试着买了5000多块,我又让她赚了一千块左右。然后,她就真的陷进去了,一开四买了三万多,我在旁边股东她去借款,贷款,加大投入。等她买了近十万后,我让系统显示她赚了两万多块。她打算提现,用来先还掉一部分贷款,我马上阻止她:“每天的走势就一波,现在卖掉提现,明天又要买进,不是在浪费手续费,这几天的两天走势不错,等到走势有差的征兆,再一次卖掉不就更好!”

她信了我的话,其实到了这个地步,她想提现都提不了,因为我已经在系统这边限制了,她那边的界面没显示而已。

后来,我持续又让她投了将近八万多,她说她实在没地方借钱了,打算全部提现。

这个时候,我只需点点鼠标,让数据下降,最后就会显示她投资全部亏掉的结果。

我一开始是安慰她,“别急,放松一点,我之前也亏了三十多万,后来全部赚回来了。”当然,说这句话的目的是引诱她继续投钱,因为人到了这个地步,破罐子破摔,为了能一次性赢回来,是不惜代价的。但是,这个女生突然明白过来了,“你是骗子,知道这么做是犯罪的吗?”

其实到了这个地方,只需要拉黑就可以了,不知道为什么,我还继续跟她争辩,“整个世界都在用的虚拟币,要是不合法的话,我还能在这里跟你说话?我现在想办法解决问题,你竟然这样说我,你有病吧?”

她怒骂:“你榨干别人的血汗钱,保佑你全家不得好死。”

我也回了这句话:“你全家也不得好死!”

还有一个受害者,是因为“医生问诊”入套的。

2020年月底,国内春节刚过,这个“受害者”去网络找性病治疗方案,结果其中一个“医生问诊”也是我们的套子。他在网页填写的资料很快就经由公司传到我的手上,我刚开始接这个单,还以为看错了——一个上网咨询性病治疗的中年男子。我通过添加微信,让他在另一边让他拍下各种下体照片和视频,当然了,是以诊治的名义。然后开始不停地勒索,让他掏钱,不就范就将照片发给他们的朋友,公司同事,和在网络上大肆散播。一次让他转账个三四千。他前后被敲诈了近两万元。

并不是所有的诈骗都这么顺利,我就会偶尔遇到一些精明的人,他(她)知道你是诈骗的,又不点破你,还故意和你聊天耍你,用这种方式取乐。

周围有几个“狗推”同事,因为好几次都完成不了销售任务,轻的那个被罚吃臭鸡蛋和腐烂肉,重的那位被叫到楼下的小房间暴打一顿,电线抽,木板打,拳打脚踢。打完后不但将他断粮两天,公司还让人拍照给我们轮流看,照片里,他的肋骨和背后都是一条条的淤血瘢痕,触目惊心,我们都知道公司是在杀鸡儆猴。

不开单就“开”人

我那时想,不是为了钱而骗人,而是为了让自己能活着回国而骗人。那些被我骗的人,就当作积阴德,用他们的钱来救赎我的命。我不这样想,恐怕活不下去。

公司平时都有人看守,我们平时不能和外面的人交流,私底下拍照更是大忌,吃饭、上厕所都有时间规定,超过了就罚款。这个地方也装了很多监控,我们的一举一动都被他们看在眼里,万一有什么不轨迹的举动,比如协商离开什么的,会被打得很惨,我就见过一个人被两个手里拿着刀的手打脚踢,那个时候,我们都在担心他们手里的刀随时会砍下去,这种地方,被砍死也没人管,随便找个地方埋了了事。

其实公司的这些行为,已经涉嫌非法拘禁,暴力伤害等这类犯罪,但是奇怪的是当地的警察都不管。我们后来才知道,我们公司里的每个人,都会按照人头给警察一个固定的费用,具体我不清楚,但是这样一来,在警察的眼里,我们这些人就不存在了,就当作你一下飞机就是失踪了。所以,如果我们有什么轻举妄动,他们会直接抹掉我们。

收“人头费”的缅甸警察

我有时候对着屏幕,会想起我到这里的原因,一次失恋就把我搞成这样子,结果再经由我的手,让好几个受害者倾家荡产。这到底是谁的错?我女友的错?我自己的错?还是公司的错?受害者的错?还是这个世界的错?我搞不清楚。

有时候坐着电脑前,看着里面的受害人发来的信息,内心却期盼国家的警察能出现在这里,把我从这个火坑里救出来。

我在那个地方干了半年多,直到2020年九月底才解脱,解脱的过程就不说了,反正最后是靠家人汇钱把我赎回去的。

害了那么多人,最后还是没存到钱,公司只是把我们当作另一种意义上的“肥猪”。家人是抵押了老家的房子,勉强凑了几万块,这才把我救了出来。他们只知道我被骗去,然后对方要钱,至于做狗推的事情,他们不知道,而我永远不会和他们说。

我现在二线城市送外卖,未来的事情不敢想,自首也不敢;过去的那段经历更不敢回想,只要一回忆,身体就会有种抽搐的冲动。所有的过往,希望时间能抚平了,只要还记得这段记忆,我狗蛋的网名就一日不改,提醒我曾经有段狗推的过去。(作者:西先生)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