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忧资讯 /
  2. 全球 /
  3. 左晖因病去世,你们伤心个什么劲儿? /

左晖因病去世,你们伤心个什么劲儿?

昨天,链家、自如和贝壳的创始人左晖去世。2000 多亿身家,50 岁,骤然逝去,刷屏了很多人的朋友圈。媒体、自媒体的报道评论,转发者的跟评,基本都在赞颂他。

我对左晖一无所知,赞颂的队伍我挤不进去,非议他则更无必要。他的去世,于他的家人和公司,是一个悲剧。即使跟他有积怨旧愤者,也不太适合趁机声讨。我不认为 " 死者为大 ",但世间没多少事值得以死诅咒,或借死发难。

每个人都会有一死,赋予逝者的体面,受益者是还在活着的人。

但反过来,过誉逝者,谬赞逝者,也难免会捧杀他,为他招黑。我在朋友圈看到,半天之内,冒出太多左晖的熟人和粉丝,不知该说这些作者自作多情,还是说左晖择友不慎。

我先假定这些跟左晖很熟的人,左晖跟他们也很熟,那么就借用孔子评判友情的一段话,来筛查下他们的成色。

子曰," 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损矣。" 其中," 谅 " 指诚信," 便辟 " 指逢迎谄媚," 便佞 " 指巧言令色取悦他人。

如果是 " 益者三友 ",正直和诚信,都要求我们对老友不溢美不隐恶,无论他死活,持平而论之,倘若觉得实在没法直谅论之,沉默也是好的。友如果多闻,就应对世间的百态和人心充分认知,足够敬畏,不囿于孔见与私谊,漫无边际地臧否人物。

我无意诉诸孔子的权威。他和中国儒家在世界思想史上,就是下九流的存在。但他这几句话,却颇合我意。我认为,左晖的大多数老朋友们,更近乎孔子说的损友,都太谄媚了。

谄媚强者,是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放在战乱年代,人们跪拜杀人竞标赛里的优胜者。在和平年代,人们崇敬有权有钱的人。左晖如果没有创业成功,坐拥 2000 多亿身家,他不可能有这么多老朋友,还誉满天下。

更别说为了流量谬托知己的。在强者通吃的时代,流量也会通吃强者。你看今天,已经没多少人再提左晖了。

这正适合冷思考。下面是我前同事黄志杰昨日发的一条朋友圈:

今天,左晖去世。

以前就知道他患有肺癌,但没想到会这么快。我总觉得,财富和权力可以刺激我们作为一个人的激情与活力,但事与愿违,即便是成为陕西首富、地产首富,也终敌不过疾病泰山压顶。

各路媒体的文章,纷纷讨论他的商业贡献、商业思考以及管理经验。一本本的书,一篇篇文章,文笔流畅而优美,行云流水,灿若星河,于当事人而言,盛誉在前,可谓备极哀荣。只是,作为我,一个远离喧闹的阅读者,不免为作者及其机构感到一些尴尬。

古有文以载道之训,这些文字,却隐隐弥散着一股腐烂的气息。

2018 年,我连续揭露甲醛房问题,在长租公寓和租房平台冲击上市财富神话的过程中,数百万北上广深一线城市的年轻人,付出高昂的房租代价,却在甲醛的污染威胁之下挣扎。当他们诉诸法律,却遭到无耻阻击。作为实控人,左晖董事长注意到了文章并公开回应说,将承担责任。但后来的现实告诉我,这些 " 责任 " 被打了折扣。公关需求打败客户健康和安全,我在相关文章中直陈了其中要害,并在之后协助了一批租客诉讼。

可惜,最终,我无法承受那一个个故事里铺天盖地肆虐横行的辛酸,不得不节节后退。因此,我也无法想象,他们是如何面对的。

生而为人,当然是复杂的,我们无法用那些并不相通的人间悲欢掩盖当事人卓越的商业成功,正如,我们无法用无边无际的财富,掩盖 " 发展中的悲剧 "。

但,有一点我确凿无疑:财富不是唯一的评价标准。

左晖生前,肯定知道有很多自如租户在控诉装修污染,也知道那位阿里员工因白血病身故,他也一定知道有 " 呦呦鹿鸣 " 黄志杰这个人。他是如何应对这些人的?他的老朋友们谁清楚,可以跟帖说明一下。

如果说,中国社会和经济但凡向前走,一定会有黄志杰所说的 " 发展中的悲剧 "。那么,为何小人物就一定得是那个 " 悲剧 ",而大人物则尽占 " 发展 " 的名和利?

昨天至今,我对左晖算是稍有所知了。我不想评价他和他的企业。不过我清楚,我的处境和命运,更接近那些白血病租户,而不是左先生。

如果我假装和左晖那个阶层很熟,极尽谄媚地夸他们,我的益友们不骂我一声 " 傻 X",我都会忍不住找面镜子,检查下镜中人的嘴脸和智商。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 51.CA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