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在我生命中的三十二年

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6月16日 21:10 来源:泥巴青年

泥巴青年按语

今天凌晨01:34,收到一条微信:打扰了,胡老师,我写的不好,只是对父亲的爱一直没有机会表述,感谢你给了我这次机会。如有打扰,请见谅。?

我回复:含泪读完,谢谢您分享给我,让我知道我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

回忆我的爸爸

作者:上善若水

又到父亲节,而父亲却感受不到我们的爱和祝福。去年北大学习时关注了胡老师的个人公众号,看见老师去年写的一家五代对父亲的回忆和记录,很受感动,也拉开了我对父亲从有记忆时点点滴滴的回忆。

四岁,拿妈妈的钱买零食被发现,妈妈当着爸爸的面狠狠的揍了我一顿。我求救的看着爸爸,希望他可以帮我。可是,爸爸却乐呵呵的看着妈妈教训我。等妈妈不再生气了,他把我抱起来,告诉我说,以后不可以再做这样的事情。

同年,舅妈给我织了一顶特别漂亮的红色帽子。我戴上它,爸爸带上我去镇上的电影院里看电影。记得影院里人特别多,我们没有座位,站在最后面,爸爸把我举的很高很高。我可以清楚的看到画面,而爸爸只能通过前面的缝隙看到一些微弱的光。回来的路上,我们发现那顶漂亮的新帽子丢了,可我一点也没有觉得难过。

六岁,爸爸常常因为生意外出,经常会很多天看不见他。但是,每次他从外面回来都会带上很多我们在家里从来没见过的水果和零食,直到现在我都记得那刻字的苹果和香蕉甜甜的味道和满满的幸福感。

七岁,爸爸爱抽烟,从不喝酒,偶有咳嗽。一次从外面回来后去洗澡,我像往常一样在爸爸的行李包里找礼物。发现一个长方形的盒子,里面用锡纸包着一块咖啡色的东西,上面还有很多正方形的图案。研究半天,尝了一口感觉甜甜的,于是断定它是巧克力。再然后,和哥哥妹妹一起把它分完。晚上,爸爸翻来翻去的找东西,问妈妈他的‘’止咳梨膏‘’去哪了。这时,我们才知道犯了错,吃错了东西。而爸爸,只是笑着说我们是一群贪吃鬼。

七岁,上二年级开学,一学期学费八块。爸爸好多天没回家了。妈妈只给我交了三块的学费,因为不知道爸爸要多久回来,她要多留点钱做我们兄妹四人的生活开支。一天晚上,正因为欠学费在家哭鼻子,这时爸爸回来了。知道原因,他把我搂在怀里,问我还欠多少学费,我哭着说五块,他笑着说我知道了,别哭了,爸爸明天就给你交。

十二岁,要上初中了。学校离家很远,爸爸给我买了一辆自行车,是咖啡色。可我心里喜欢的是红色或者是绿色,因为有几个女同学买的都是这样的颜色。于是很大声的和爸爸吵了一架,记忆中,爸爸很生气,那是爸爸第一次生我的气。

十六岁,我一个人从马鞍山的舅姥爷家回来。中途,自作主张从淮南下车去姨妈家看表妹,姨妈家没有电话,傻傻的我居然不知道用公用电话告知爸妈。当知道我没有准时到家时,全家人都快疯了,商量一下,连夜包车去淮南找,这也是他们最后的希望。当半夜睡得迷迷糊糊被敲门声吵醒,看见姥姥和妈妈出现在门前,我才知道自己有多蠢。于是,我们又连夜赶回老家南照。到家的时候,天已经亮了,爸爸一直在家等消息,一夜没睡。看见我回来,他只说了句,好,没事就好。

二十岁,我工作了,在房地产公司上班。除了工资,还想多点收入。于是,联系公司开发项目的建筑承包商,送黄沙、石子。当时爸爸在老家的淮河边上经营一个沙厂,运输车、材料,都是把爸帮我联系。他和妈妈说,女儿很有生意头脑,他觉得很自豪。

二十九岁,工作越来越忙,忙到很少回老家,忙到即使回家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爸爸已经五十四岁了,还在忙他的沙厂。每次回去,说不上两句话就各自忙了,再然后,就没什么交流了,总是和妈妈聊的比较多。而爸爸,永远都是看见我回去,不管多忙多累,多冷多热,一定会去街上买很多好吃的,尽管家里有菜,他还是要多买些。生怕我在外面吃不好。有一次夏天,我中午回去的很晚,家里已经吃过饭了,菜市场也早已收摊,爸爸连忙去厨房给我烙了三个葱油饼。看着他脸上豆大的汗珠,我撑着吃完了所有的饼,爸爸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三十一岁,冬天,爸爸生病了。这是爸爸第一次住院,爸爸的状态好的不像是生病的人,很快出院。在住院的时间里,他和妈妈的感情达到了他们这一生最好的状态。每天都会一起出去散步,过马路的时候总是会牵着妈妈的手。我那时的目标是,要给爸爸妈妈买套别墅,让他们住到城里享受生活,再不要辛苦劳累。

三十二岁,也是2012年的冬天,爸爸又生病住院,诊断结果是心梗。我和哥哥陪他一起看医生,用轮椅推他进病房,吊上水看见他开始抽搐,医生抢救把他送进ICU。在ICU的一个星期里,爸爸经历了三次心脏复苏抢救,每天只能吃点米汤。

2012年12月28号,农历十一月十五中午,医院里留小哥一人照看,我和妈妈回家给爸爸做饭。原本想做青菜米粥给他换个口味,砂锅刚放在燃气灶上,就听见啪的一声,锅,裂了。随即小哥电话打来说爸爸情况不太好,让我赶紧去,先别告诉妈妈。当我开车飞快赶到,医生告诉我要有心里准备,病人心脏已经停止跳动。我说,不行,医生你一定要救他,不管怎么样都要救他。医生说你放心吧,我们会尽力的。过了十几分钟,医生出来,脸色凝重,说我们尽力了。我哭着喊,不行,一定要救,必须要救……

然后,我看见一张带轮子的床从里面推了出来,我爸躺在上面,盖了一张白色的布。他离我越来越近,我看见他的头发露在在外面,已经全部灰白,我都不知道我爸的头发是什么时候开始白了这么多。爸爸被医院的车送回老家,放在家里客厅地板的草铺上,然后放进了棺材里。我趴在棺材上隔着玻璃看他,他的样子在微笑,像睡着了一样。这么多年,作为女儿从来没有和爸爸好好聊过天,谈谈心。晚上,他将入土为安,我将永远没有机会再见他,于是,我便对着他一直一直的说。我不知道自己和爸爸聊了多久,直到家人强行把我从他的身边拉走,自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爸爸真实的脸。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