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加拿大华人家的女儿 特别容易被带歪?

1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5月26日 15:19 来源:加新网

“如何养育女儿”是个巨大的话题,10本书都写不完,实践中更需要至少18年的劳心劳力。这里先不讲宏大系统,只说两件小事。

事件一是美国右翼势力回潮,多州颁布严厉反堕胎法。事件二是加拿大华裔家长发来的一篇文章,令人越看越心惊。

不久前,美国阿拉巴马州通过反堕胎法案,禁止任何怀孕女性堕胎,即使是强奸乱伦等非自愿情况下的怀孕也不例外。而帮人堕胎的医生,会被判最多99年的监禁。这明显开历史倒车的举措震惊了全世界,被称为美国史上最严反堕胎法案,法案签署的5月15日也被称作美国女性史上最黑暗的一天。但更可怕的是,这已是美国第8个颁布此类法案的州。

一个荒诞细节:提出并投票支持这项法案的议员,全部是男性。一群没有子宫的人,决定全社会子宫资源的使用方法。所以法案通过次日,美国女歌手蕾哈娜(Rihanna)就在社交媒体贴出全体议员的大头照,并加上直接了当的文案:“Kay Ivey州长,真不要脸!!(SHAME ON YOU!!)”。

显然,美国社会正在急剧倒退,数十年的女性解放运动一夜回到解放前。

禁止堕胎是对“生育自由”的严重侵犯。作为基本人权的一种,生育自由包括生孩子的自由,也包括不生孩子的自由。

作为两个女孩的母亲,我喜欢孩子并希望人类社会茁壮成长,生生不息。但我反对所有形式的“被迫生育”。所有孩子的出生都必须出于完全的自愿,并有成熟的准备。

另外,女性除了生娃以外,或者在生娃之前,应该先有丰富的人生和强大的自我。先将自己变成一个成熟的人,才有能力做一个合格的母亲。

如果女性被降格为一个只有生育功能的容器,自由意志全被碾压,女性就会陷入永无止境的”孩刑”的苦役,个人成长和自我实现都会成为不可能的任务。

当一半的人口不能按自己的意愿支配人生,这个社会绝不会幸福,更不会稳定。而对于另一半的男性来说,他们的日子也绝不会舒服。道理很简单,英文谚语说了:“Happy wife, happy life.”

我的邻居Ann Kitching是个来自英国的老太太,曾是BC前省长简蕙芝的竞选经理,退休后又是养花,又是收藏艺术品,又是周游世界,满地宝当地博物馆还为她的藏品开辟了专区。

我曾问过她精彩人生的秘诀,她的答案是“别生太多孩子”。她曾亲眼看到自己信仰天主教的爱尔兰长辈,每个人都被七八个孩子所拖累,每个人都怨气冲天,别说精彩人生了,连充足睡眠都不能保证。她说:“I’m done with Gods! We are all done with Gods!”

好吧,有些离题了。但总体上,对女性不友好的法律会伤害人民生活和社会安定,却是简单粗暴的真理。

前两天,大温一名华人家长发来一个链接,推荐一个华人机构,加拿大投票联盟(Let’s Vote Association)。听名字,这机构貌似是鼓励华人参政议政,不错。

我立刻点开官网开始阅读,但第一篇文章就读得我风中凌乱,一脸黑线。

文章标题是《蓝潮并没有席卷NL省,原因是NL省进步保守党党纲太“左”!》,内容是分析加东省份纽芬兰及拉布拉多(Newfoundland and Labrador,NL)前些天落幕的省选。

加东的地方政治,BC人民不了解也没关系。但文中一句话,却可以让加拿大华人借机了解北美右翼的一些思维特征。

这段话的意思是,此次省选保守党之所以失败,是因为NL省的保守党太左了,竟然采纳自由党和NDP的主张,倡导25加元一天的平价托儿所!

整体看来,这篇文章的作者以及整个网站都是倾向于保守党的。这无可厚非,许多华人都属于保守阵营。但这篇文章的作者为了证明保守派思路的伟光正,竟连对手的积极政策也要打压。

与此同时,作者在同一段暗讽刺道,保守党失败的另一个原因是,党领Ches Crosbie之前开除了一名“捍卫生命(pro-life)”、反对堕胎的候选人。

所以作者的意思是,反对堕胎,捍卫生命,但这些生命生出来以后,坚决不给他们提供任何资源支持,连托儿所补助都不给?

这种“精分”的思维方式,美国媒体批判最严反堕胎法的时候也发现了。那些为女性子宫立法的男议员及其背后的势力,虽然自称热爱生命,但他们根本不在乎这些生命生出来如何生存。他们只想让世界多些人口,好支付他们的养老金。但是这些人口如何成长,面对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他们一点也不在乎。甚至连托儿费用上的一点点让利,他们都坚决不同意。

持有这种思维的势力如果在加拿大发展壮大,显然会恶化我们的环境,让我们女儿的生活更加艰难。

仔细查看这篇文章的来源,它由从一篇英文文章翻译来的,而英文文章来自一家叫做Rebel Media的网站。

Rebel Media是什么?根据维基百科,是加拿大一家极右翼(far-right)的政治类网站,创始人是Ezra Levant和Brian Lilley。

Rebel Media旗下作者很多都是臭名昭著的危险人物,比如曾做出明确反华言论的女作者Faith Goldy,极右翼新纳粹组织“骄傲男孩( Proud Boys)”的创始人Gavin McInnes等。

Rebel Media的创始人Ezra Levant也是个充满争议的人物。此人曾多次因发表种族歧视言论而被告上法庭且败诉,并被法庭处以数额不等的罚款。目前,此人身上还有多起诽谤官司没有结案,其中索赔最高的案子索赔高达500万加元。

再看那篇分析NL省选的文章的作者Keean Bexte。在google搜索框里打出他的名字,系统自动跳出的关联词是“white nationalist(白人民族主义者)” 和“anti-Semitic(反犹主义)”。

Keean Bexte是一名23岁的白人男子,虽然大学刚毕业没多久,但已经闹出许多新闻,其中很多是负面新闻。2018年11月,有人发现他与朋友经营一家销售白人至上主义纪念品的网店“火力冒险(FireForce Ventures)”。网店的另外4名合伙人是加拿大军人,事发之后加拿大武装部队吊销了他们的军籍并展开调查。

显然,Rebel Media是个问题重重的危险媒体,而我们的加拿大华人组织如此不加甄别地直接翻译,甚至当做权威资讯来源,也是醉了。

俗话说:“养育一个孩子, 需要整个村庄的力量。(It takes a village to raise a child.)” 那么,养育健康茁壮的一代人,则需要整个国家的力量。

综上所述,如何养育女儿?最重要的就是为我们的女儿创造一个更加“女性友好”的世界。如何创造呢?

第一,积极参政议政,别让加拿大堕落成美国那个样子。

第二,参政议政的时候,认真甄别信息,不要被打着保守派旗号的白人右翼分子和种族主义者所利用。

进入无忧资讯《学校排名状元》专题,查看更多文章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