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们为拯救自闭症孩子的学校而奋斗

4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11月27日 10:04 来源:来稿 作者:Meagan Gillmore

自1995年以来,约克地区教育局与位于Thornhill的Giant Steps Toronto(一家自闭症学校和治疗中心https://www.giantstepstoronto.ca/)合作。现在,约克教育局表示该协议即将终止-自闭症学生的家长担心孩子会失去重要的支持

凯莉·西欧(Kelly Seow)在本学年将为自己10岁的自闭症女儿的学校而战斗,争取明年9月可以继续去上学。

图源:妈妈部落

自幼儿园以来,她的女儿就一直在Giant Steps Toronto一家自闭症儿童学校和治疗中心就读。它是约克教育局的一部分,在学校为学生提供每周各一次的临床指导的一对一的言语,职能和社交技能治疗。

学校里有一个攀岩墙和一个厨房/生活技能室,学生可以在其中学习日常生活技能,例如洗衣服。另一个房间配有加厚地板,迪斯科球,豆袋椅和互动式移动设备,可满足儿童的感官需求。一些学生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还参加了邻里学校的综合课程。

约克教育局拥有该建筑物,并支付了两名教师,部分教育助理的工资,水电和维护费。每年家长支付治疗费是$ 7,000;学校聘请专人做筹款工作,家庭需要参加筹款活动。

其伙伴关系始于1995年,然后在今年1月约克教育局通知学校,将在2021年6月结束,并且该学生将被转移到约克教育局其他学校的自闭症学生班。

Giant Steps董事会成员Seow说,这一决定是“毁灭性的”。“我实际上哭了好几次,这是多么好的自闭症学校。它应该被推广以供更多的孩子同样的教育和服务。然而事实却相反,教育局不是去尝试扩展它或将其提供给其他人自闭学生受惠。我不明白为什么。”

截至11月20日,Change.org拯救学校的请愿书已获得6,730个签名。https://www.change.org/p/save-giant-steps-toronto-york-region

Seow的女儿进去Giant Steps Toronto之前,曾在约克教育局普通公立学校上幼儿园。她说,事情进展得并不顺利:她的女儿在那段时间没有被正式诊断,但由于学校工作人员无法帮助她,她经常被要求接回家。但是,Seow指出,她从未从Giant Steps Toronto被送回家,在学校外也不需要任何治疗。她不知道如果学校关闭,女儿会怎样。

她说:“这是非常重要的问题。”她补充说,她不希望女儿上一所普通的公立学校。她一直在考虑在家上学,或者家庭是否有能力让女儿入读私立学校。“我不希望她的上学经历使她受到伤害……她是一个不错的孩子,她应该得到帮助。”

根据该校校委会义工主席马丁·白金汉(Martin Buckingham)的说法,学校没有私有化的计划。如果约克教育局伙伴关系结束,他说:“当前的服务模式将不得不发生重大转变。”

他说:“我们相信公共教育。” “但我们也认为,公共教育必须适应学生的需求以取得最佳学习成果。” 他指出,同样提供类似疗法和教育的私立学校的费用在40,000至70,000加元之间,并补充说,Giant Steps的父母是工薪阶层,他们可以将通过安大略省自闭症计划获得的资金用于来支付费用。学校已经成立了一个委员会,以决定其未来的走向。

在10月20日会议上向代表提交的一份报告中,约克教育局的工作人员表示,在“Giant Steps Toronto”刚开始的时候,教育局没有来支持诊断为自闭症谱系障碍的学生一整套方针和计划。该报告说,现在,教育局有3,000多名患有自闭症的学生:“在Giant Steps Toronto读书的学生并没有教育局下其他学校有自闭症学生的需求高。约克教育局B成功地满足了具有更高需求的学生的需求,并且员工们相信,在我们的特殊教育计划选择范围内,能够成功满足参加Giant Steps的学生的需求。”

根据该报告,约克教育局每年向Giant Steps支付822,061加元,并为水电煤和维护提供80,000加元。约克教育局估计,将学生转移到其他学校的转移将多花费100,000加元。

这份长达八页的报告并未引用任何有关“Giant Steps”学生与其他约克学校相比的结果的调查报告,也没有引用家长对此的看法。(约克教育局没有回应TVO.org的对此发表意见请求。)

约克教育局表示,将终止合作关系,以“与Giant Steps脱钩,以使所有学生都能平等地获得特殊教育支持。” 但是父母并不相信自己的孩子会在其他学校获得同等水平的支持。“差异是天壤之别的。”亚历山大·雷佩茨基(Alexander Repetski)说,他的八岁女儿先是在一家普通的公立学校,就读了两年,然后才改去Giant Steps Toronto。他的女儿现在已经在那里学习了三年。他说,学校对他们来说是“黑暗山谷中的光芒”,并补充说,她接受的疗法“帮助了她与人的有了互动性和功能性交往”。他的无语言的女儿,现在能安静地坐很长一段时间,并指向图片以表明她想要什么而不是用哭闹来表示。Repetski说:“Giant Stetps Toronto提供的教育和服务是其他普通学校中的特殊教育班无法相比的。” “整个学校都致力于帮助自闭症儿童。”

雷佩茨基说,他还没有看到有任何证据表明约克教育局会为他的女儿提供直接治疗服务和教育结合的帮助。根据该报告,“ 约克教育局不会向学生提供治疗服务;教育局只提供教育服务。” 报告说,尽管董事会确实聘用了专业人士和教育助理,但“这是为教育人员提供支持和指导,以支持学生学习;约克教育局下的学校不直接配备人员提供直接治疗服务。而Giant Steps的学生将来可以去学校以外非教育局资助的第三方提供商那里获得治疗服务。”

在10月20日的会议上,paraprofessionals表示,它雇用了12名经过认证的应用行为分析师,但均不提供直接治疗。

巴尔卡特·艾哈迈德(Barkaat Ahmad)的儿子在2015-2016年就读于paraprofessionals普通学校的2年级。他的儿子四岁时被诊断出患有自闭症。“我甚至不记得他在整个学年有见过行为分析师,”艾哈迈德说。他说儿子在放学后经常哭闹。“我们从未听说过教育局下的公立学校中的有提供任何言语治疗。” 他的儿子今年12岁,读7年级,这是他在Giant Steps Toronto的第五年。当别人感到痛苦时,他会感到担忧,他的学业也有所进步。艾哈迈德说:“他现在拥有一个可以学习的环境中,他学会了自己学习,并且老师知道如何教他。”他补充说,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之前,他每周有两天在附近的一所学校做过渡,与没有自闭症的学生交往”。

Paola Migliozzi的大儿子现年20岁,从幼儿园到3年级就读了Giant Steps Toronto。与语言病理学家,治疗师和那里的老师一起工作后,他转介到了附近的学校读4年级。她说:“我总是觉得像是自己中了彩票。” “我看到了Giant Steps Toronto以外的一些父母正在经历的一些挣扎,而我却没有。Giant Steps Toronto为我的家人和儿子带来了巨大的收获,确保他得到了他需要的帮助。” 她补充说,约克教育局“无法提供”同等水平的支持。

马丁·白金汉(Martin Buckingham说,他的儿子是Giant Steps Toronto的毕业生,在他的高中班上没有接受到任何治疗,这是专为自闭症学生哦。他说:“平等并不意味着平等地剥夺别人已有的,这正是我们现在正在经历的。” “您正在从这些孩子那里剥夺一个很好的教育模式,该模式是被询证过有效的,并且可以满足自闭症孩子的需求的,而这在普通学校中是无法做到的。”

“黑暗山谷中的光芒”: (更多信息可以访问https://savegiantsteps.ca/)

原文:https://www.tvo.org/article/a-shining-light-in-a-dark-valley-parents-fight-to-save-a-school-for-autistic-kids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