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眼眺望,人生哪里有迈不过去的坎?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6月15日 11:20 来源:来稿 作者:小芙

--------妈妈书之解决心理困境

亲爱的妈妈:

我想我会用这种特别的方式来通报事情的进展,就仿佛亲口告诉您一样,这样知会的方式,也是胆怯懦弱的我目前所能想到的唯一的方便法门了。

记得我提过的天衣无缝的“诊前通报会”吗?对了,就是这样行云流水般顺利出门了!哦!还记得那封我提到过的邮件,邮件里的附件就是我拍案惊奇的那个“有汤有肉”职位的合同书!按照合同约定,昨天周四我去了灵鹫山。

先被请进了一个会客厅,很快老板就热情洋溢地出现了,目瞬眉睫只两秒,他简单问了我一个问题,出人意料地就立刻想请我走人,完全没有了邮件中的客气谦让,礼贤下士;当然,他语气仍然是和缓绅士的,并不蕴怒也无突兀;用词礼貌稍显冷淡。他问我的家庭是否知道我今天来这里?

您当然知道答案的,我也没必要此时撒谎。所以他就单刀直入地提出请我回家,给我时间继续解决自我问题。态度沉稳决绝,他建议我花更多时间跟家庭沟通,充分做好开始在灵鹫山上班的心理身体多种准备之后,再来工作不迟。理由确实冠冕堂皇,也是正中我的软肋。这个下马威还是有点震慑力,我虽知理亏但毫不示弱,积极迎战,我给了他两个例证陈述我方观点;

1.当初去外地上大学我并没有经过家长的同意,但是我确信我自己的选择。

2.我嫁给我先生的时候遭到家庭激烈反对,可是我坚持我自己的选择。

结论就是:我可以决定怎么做我自己!

听我这么说,您肯定不太同意!毕竟在中国家庭里,孩子的教育成长父母都是真金白银肝脑涂地付出的。不管什么时候,什么背景,什么事件中,只提到我而不提到您,都是不地道不合理的!可是现在这种境况里我人已经来了,还能怎样?灰溜溜回去,说通报会提前结束了?怎么说,也必须争取一下哪怕是眼下令人唾弃的一点点虚荣吧!

棋走险招,这步棋或许出奇制胜也可能满盘皆输,谁又能预料呢?想想几天前的举棋不定,此刻的争强好胜着实令人莫名其妙!您只能叹我荒唐可笑了!老板那厢只迟疑了片刻就缴械了,我立刻感觉到:赶我回家并不是他今天的初衷。作为纯正本地白人背景,他永远都不会真正明白:中国父母子女夫妻之间,沟通这样一件只是简简单单关于就业方向以及工作场所的问题,为什么会如此艰难晦涩,痛苦不堪,以至于夜夜深思熟虑后仍然决定深藏不露,秘而不宣,三缄其口?

他哪里能想到,在信用良好,背景清白,积极向上的传统中国家庭中,这样神秘莫测的一个行业方向,以及围绕它滚滚而来波涛汹涌的,口口相传世代沿袭的,秘而不宣难以计数的千丝万缕诡谲灵异,都牵扯到行业本身的选择难度,这难度系数可以说堪比登天!明摆着就是无法沟通,无论如何不能沟通!千真万确沟通不了!

他仅仅装模作样问了我一个无关痛痒的问题就直接切入正题中:工作安排和培训计划。一切听起来都很完美很正规,中规中矩的公司简介职责范围主管安排排班原则,然后他把我交给了春春!一个跟我年龄相仿穿一件超长西服外套的主管!

我跟着春春来到了楼上,这里是安排紧密的回形走廊,难忘的是过道的墙壁上密密麻麻全是相框,我没好意思停下来细看,都是些什么样的东东嵌在相框里面铺满墙壁!离开楼梯口没有几步,我们别有洞天进入到一间会议室里,才刚刚进门,天上就突然掉下来很多人,细长的起先空无一人的走廊里,呼啦啦一下子人来人往起来,我真真好奇他们都是从哪些几角旮旯突然冒出来的。

当他们单个地或者成群地鱼贯而入地经过我眼前时,春春不得不停下来给我一一介绍。老板此时也适时地从我右边不知道哪道门里窜出来,给我更多关于不同同事的简洁又充分的介绍。我敢保证三分钟内我一定鞠了十几个躬,毕竟是新人,我很懂礼貌,一一给这些同事行礼。有一个非常年轻的女孩,看起来最多二十岁,自我介绍叫劳伦,来了一年半了,主要负责葬礼,是我注册课程里早先毕业的学姐。另一位缇娜,据说已经在这里工作了十五年了,也是准备今年去我注册的课程学习,突然有了学姐又多了同学,一下子感觉心里踏实多了!看来,这课程并不是我原来设想理解的那般寂寥荒芜,找志同道合棋逢对手应该来这里武林大会才对!

楼上看了看厨房见了见同事,然后春春旋开了一道铁门,目光所及很多排架子,我眼神溜着靠墙的一个临时衣帽架,看着很多鞋子衣服有些凌乱地堆靠在一起。这时春春语气轻快指着架子上叠摞的一堆纸盒子说:这些骨灰盒兑取的程序是……….哦?慢着,这些纸盒?骨灰?还有同事在此脱衣服换裤子甩鞋子?啊!怎么会这样?这道铁门里万花筒般旋转的大千世界啊!您看,您怕的要命的东西;我们想象中都必须高举过顶,奉为神灵的东西,闪烁着无限光芒,可以通灵的圣物。

和世界上其他的任何身外之物相比,都更加珍奇贵重且意义非凡的一样东西。这样东西据考证相传,甚至可能包涵着你我普通人脑洞大开,却丝毫无法揣测的关于民族宗族,种族繁衍,文化哲学,地理历史,零零总总,五花八门千奇百怪又重重叠叠破朔迷离的事物。您可以轻松地让想象飞驰,模拟描绘出无数鬼怪精灵变化莫测的魔法从盒子里悄悄钻出来逃出去烟一般谜一样,轻灵灵影响了我们身边周遭所有一切,甚至包括我们呼吸的空气!

不,您不要多想,不是从那个潘多拉的盒子里跑出来的,不是我们现在每天每时每刻都必须面对的,分分秒秒疫情中的病毒!反而是病毒带来的成千上万无以计数的死亡所具体而有型化的产物,我就是对骨灰做了个形象的比喻。

您理解的一点没错!对,就是这样一件非比寻常的东西,在我眼前,堆放在这些五金店里,常常能看到打折的便宜的铁架子上,在这狭窄局促的连带换衣间在一起的,无法转身的小小夹缝里。就这样痛痛快快明明白白且赤裸裸的,磊磊落落轻轻松松并坦荡荡的,像路边司空见惯的灰灰白白的小石头子一样,令人熟视无睹毫无感觉。它们卿卿我我,层层叠叠累摞在一起,堆积在一起,不分高低贵贱天南海北,也不分男女老幼强弱尊卑,收敛储藏在这些看起来非常非常稀松普通的纸盒子里。眼见为实坦白地讲,跟我们普通邮件收到的快递盒子一样,平平常常四四方方的纸盒子。

那些曾经似乎永远千变万化的零零总总的喧嚣,此时此刻都呈现出规规矩矩像模像样的安静;那些曾经似乎永远神秘莫测五彩斑斓的差异,此情此景都显露出面貌模糊身份混淆的统一。那些曾经也像你我一样闪耀在艳阳下,沐浴在春风里,鲜活生动的人物。那些在这广大无垠蓝色星球上,也曾满满洋溢过自己绚丽多姿喜怒哀乐的,千奇百怪的各色人等,现在都无一例外地,被遗留在这小小的方方的浅浅的,土黄色纸盒子里而已!您看看,这世界宇宙万物和我们的心灵思想认知,差异是多么大啊!

带着我楼上到处转转,大概看了看之后,凯瑟琳又把员工手册工伤处理请假程序详细讲解了一通。作为职场老人,这些东东我至少也听过不下百八十回了,只需要频频点头就可以蒙混过关了!我俩很快就走完了过场程序!

然后,她站起身,慵懒地说要带我去楼下的“后面”看看,我立即就心领神会!我上次已经被贸然带进去过一次了,对!就是面试那次。关于“后面”的故事,老师敲黑板了,重点要来了!

您看,听起来我好像在故弄玄虚,其实“后面”就是一楼大厅的地理位置上的后面的一个空间而已,在一层楼面建筑中比较靠里面靠后面,空间上也可以算做“最后面”的那个特殊位置。我以前提到过的“那个”——您恐怕一辈子都无法瞄上一眼的殡仪馆化妆间!我们心知肚明普通又绝对非普通的一间。

您肯定不敢想象,我和春春在停满尸体的化妆间里逡巡踱步。真的,她带着我,一前一后很缓慢地,左顾右盼频率和缓地,像是集中全部精力,反反复复仔仔细细搜寻什么似的那种踱步。地面挺清爽的,仔细被打扫过,我们前后相跟随着里里外外转了一圈之后,她终于交代了踱步的原因:她说想找一个令我印象深刻毛骨悚然的,可惜没有寻到。我心中无比庆幸:真是万幸万幸啊!幸好今天每一位都看起来还算正常,蜡雕一般死灰的正常!嘴鼻归位面目平和的正常!

我依然尽量不去看逝者的脸,仍然有一点什么东西,是目前这个初始阶段的我,还无心无力无法克服的。但是比较上次来讲,今天已经是超常发挥了。毕竟我有了一点点经验,思想上也有了少许许准备。相较上次,双方言谈甚欢面试即将结束,握手道别的前一秒,对,就是离开桌子的前一秒,面试的一位主管看向我,他脸上洋溢着一种无法掩饰的喜悦神情。

接着他愉快地建议带我到处转转,我哪有思考的余地。三下五除二,然后就被他别有用心地带进来这里,想想那天,真是冷汗直冒。对,上封信里我没敢向您提一丁丁一点点,关于我游览了坐落在那个大厅后面的,这间小小屋子里的一丝丝一毫毫的情况。这可不比朋友圈里去瑞士滑雪,站在几千米山顶准备下滑时,必然也有头晕心悸腿肚子转筋,但是所有的气场气势姿势手势都不同了啊!

今天,我镇静再镇静,清醒再清醒,勇敢再勇敢!争取不再汗毛倒竖冷汗涔涔,缩手缩脚摒息敛神!这种地方真的就是“后面”两个普通字眼,便能容纳下苍茫穹宇浩渺娑婆所有一切的地方,也真的就是像您和绝大多数普通人一样,究其一生,都不会有丝毫用心,丁点念头,零星能力来考虑,来琢磨,来臆想的一个景观!即使只需要花费一分钟甚至十几秒,只探探头推推门窥视一下;只雷霆闪电般照射一道;毫发必现目力所及轻晃一瞥呢?都千真万确不会,板上钉钉不会,毫无疑问不会,铁定答案的!

我这么告诉您吧,以前还会有精进的佛教徒专门来观摩。为了希求解脱,当下证悟而主动来观不净,观无常,观腐烂,观白骨,然后修气脉明点,进而打通奇经八脉,之后豁然开朗,明心见性而成祖成圣的,现在没有了,修行人要么在深山老林要么在荒郊僻壤!没有多少人在今世时想来世,在富足时想贫困,在健康时想疾病,在拥有时想失去,在巅峰时想谷底,在生存里想幻灭。大家在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混日子心态里勉勉强强活着而已!

但是,亲爱的妈妈,平心而论,其实这间屋子真的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进出几次之后,我发现它真的只是一间从里到外从上到下,都再普通不过的房间而已,和我们常去的超市简直一模一样。

赶快闭上我的嘴巴?难道我说的不对?想想超级市场吧,尽管摆满了包装精美玲琅满目的动物尸体和动物遗体残余物,但是,我们仍旧天天乐此不疲且心情愉悦流连忘返的超级市场!不是一模一样的一个地方?只是这间,可能因为摆放的是同类的关系,就看上去有点阴森森冷清清黑漆漆而已。

我们人类对于同类兔死狐悲的同理心;我们对于死亡天然自带的抗拒恐慌;我们对身体疾病无力捉摸的缴械投降;我们各个国家民族里,历史渊源文化典籍中,对于死神可憎可恶的千奇百怪的恐怖描写和神秘传说。总之,真的是说不尽道不明的丝丝缕缕的历史传承和人文关联!亲爱的妈妈,我一个区区的弱小女子又怎么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试图以一己微弱单薄之力接这天下人合力狠猛之招呢?

好吧,让我跟上春春,她已经踱到门口,已经打开门准备出去了。我快步跟上,只是稍稍一抬眼,就这样的,我突然瞥见了他。他坚硬苍白直挺挺地,像极了战场上骁勇善战杀敌陷阵的勇士,但更多的,更大程度上,他像是那个,父母晚间出门离去后,被独自留在家中,不得不躲在门后面,看上去楚楚可怜又瑟瑟发抖的不安孩子。

他就这样静卧在门后面一具闪着红色光泽的棺材中,他是那幺小,我都根本不能用年轻来形容他,他只是小,但也不是小婴儿了,怎么说呢? 少年初长成的模样吧!看到他的档口,我和春春正在讨论在她职业生涯中,什么是比较艰难脆弱的时刻。看见我盯着他看,春春说,眼前这就是比较艰难的时刻,十二岁就自杀身亡的年轻人!

她说在这里工作的六年时间里,她有三四次吧,要面对这样艰难的时刻。我想,她的意思是要说明一点:就算反反复复历经了许许多多别人的死亡,一些时刻对她来讲仍然比较特殊:特别是要面对小小年纪已敏感知愁,小小年纪已勇敢决绝,小小年纪已突兀凌厉的眼前这少年般的特殊时刻吧!

您想想,多么可怕啊!没有了学校,老师,同学,作业之类的逼迫和围困,却在疫情中决绝地了断自己!仅仅才是个十二岁的孩子啊!有怎样的一种状况,使一个十二岁小小少年不能正视面对自己的悲催现实呢?是何种绝望的一个前景,促使一个初出长成,含苞待放,生命尚未真正开始的纯洁孩童,这么快速地就已经被烦恼浸透厌离了这人世?是什么样的一个曲折,迫使这小小少年耗倾神魂,用尽全力,即使拼舍宝贵生命也在所不惜,一心求死以求解脱呢?

亲爱的妈妈,想想吧,多么的费解抓狂又空洞无力!我们永远也无法猜透,永远也无法明了,个中滋味及具体细节。仅仅一天前,他还仍然是个有血有肉生龙活虎的十二岁少年,有父母兄妹,有家有所,有名有姓,有人做饭洗衣,有人怜惜疼爱!短短的二十四个小时之后的今天,他已经躺在冰冷棺木中,孤独寂寞,看上去郁郁寡欢。他终于得到了他想要的么?那个他以死相求,必须壮烈奔腾完美融合在一起的所求?

也许这正应和了今天卫生部新闻中提到的,关于疫情中人们心理健康的问题。又或者只是新奇只是失手只是玩笑只是恐吓,不管是什么,都是曾经迷茫艰难,纠结缠绊,都是曾经软弱叹息,灰心放弃!绝不是勇敢!我完全举双手同意您,这绝不是能用“勇敢”标榜的!我痛恨,我发自肺腑咬牙切齿地痛恨:这自私透顶又愚蠢不顾的十二岁死亡!

我并不想妄自评判,更没资格说长道短;我只是叹息,一点点吐尽这轻声无力叹息,看它飘飘渺渺在这少年上空轻柔旋转又哀怨散尽;我只是心疼,一点点放手这水汪汪沉甸甸一剖疼爱,看它洁白如玉繁花似锦,怒放并铺满在少年的身旁。那小小的身体,连一套正装都不曾准备过的十二岁,如果不是去惯了教会,谁在十二岁上会有一套正装呢?黑西服小领结的一套正装?少年妈妈定是哭昏了日子吧,再也没有心思准备什么下葬服饰之类的,就有人匆忙中胡乱地挑选了一件肩膀上印有小小碎碎的“s”图案的运动服,于是他着者这便装,在他所求已然如愿中,安然入殓。

我无法再盯着他看下去了,我此时此刻非常非常想念三个人。三个在我身体中孕育过,摇篮里轻笑过,车座里打挺过,地板上嚎啕过,分分秒秒牵绊着我的三个孩子! 我只想搂住我自己那三个,也是时时会听到我嘶声力竭吼叫喧嚷的那三个!

三个孩子,想必安稳自在,健康快乐地在我家屋檐下,客厅里,沙发上,书桌前,游戏中,不停歇地嬉闹冲突争吵叫喊!此时此刻在这与世隔绝的小屋里,面对僵硬冰冷的别家孩子,我突然非常非常想念我自己的,欢声尖叫呼吸正常面色红润的孩子们。我想立即就拥住她们,给她们长久温暖的拥抱!我想抱得她们喘不过气来!我泪眼婆娑地想一直给一直抱,母爱潮水般涌满我全身,我快要被淹没!我想要长长久久永永远远这样给下去这样抱下去,才不至于在这潮涨潮落中没顶窒息!我要给她们深切又轻盈,简单又温馨,甜甜蜜蜜柔情似水的拥抱,在我生命中每一天!然后我再不怕羞地大声吼出来:我爱你们!

亲爱的妈妈,当然了,与此同时,我也同样想要温柔地长久地拥抱您,抱紧您日渐消瘦不时疼痛的小小肩膀,贴紧您眉发霜白斑点渐生的额头脸颊,在这瘟疫肆虐却风和日丽的多伦多的春天里!

爱您的小芙

五月二十一日

多伦多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