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后,异国就业的那些懵懂和尴尬

3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7年6月28日 14:51 来源:温哥华港湾 作者:猪头凯凯

我一向属于那种比较“后知后觉”的人,很多别人、特别是同龄人看上去早就知道的事儿,我经常是丝毫“无感”,直到有一天撞到墙上了,才想起来很多年前周围的朋友早就已经就此“达成共识”了。所以,当我出国之前,每每和别人讨论起“从头再来”的难处时,我“照例”地对于 “从头再来”的“难处”也估计不足。

这些“难处”的范围很大,就说说我在工厂里工作时遇到的那些最最基本的难处——

不过,我并不是要讲述关于一个“坐惯了办公室”的新手面对车间里各种工具如何的“束手无措”和“举步维艰”——因为这些足足可以写一本中篇小说。

我这里要说的,仅仅只是那些“入门”之前的种种懵懂无知。

一、组长和手套

上班第一天,组长把一双新手套递给我,告诉我“需要的话就再来拿!”

结果第二天早上一上班、穿好工作服,我发现手套不见了!怎么都找不到。

找组长要,组长拿出手套,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每天用完之后,记得放好……”

不到十分钟,我的手套又不见了,再找组长要!

组长看看我,顿了一下说“这个不算贵,但是我们也不好太浪费……”

长话短说、循环往复,午饭后我又挠着头找到组长,非常“入戏”地说,“我确实确是很注意保管了,但是手套又不见了,我保证好好保管……”

组长听完,仰天苦笑了一下,然后涨红着脸(我觉得是压抑着恼怒)打开柜子给我取出了两天之内的第四双手套。

我其实以为他还要说一句什么的,可是想了想,觉得一天三次下来、他应该已经是真的“没词儿了!”

当天下午,我简直是把这双手套当神一样“供着”啊!走到哪儿都戴着,上厕所都想了半天把手套脱下来“藏”在一个我能看得见的地方。

就这样,我才终于熬到下班,我一边脱工作服一边感慨 “这TM也太不容易!”然后就觉得哪里不对,抖搂抖搂,发现工作服裤管儿里掉出来5只手套!

原来,这种连体工作服套在我自己的衣服上之后, “裤兜”位置和我自己裤子上的“裤兜”位置重叠,而这两个裤兜之间还藏着一个“两身儿衣服之间”的“空当”,我“以为”把三双手套塞进裤兜的时候,其实全都塞进了这个空当里,然后6只里面有一只已经不知道掉哪儿了……

面对着“都还挺新”的7只(三双半)手套,我真是有些哭笑不得。

其实除了对连体工作服这些东西的陌生之外,更让我觉得“为难”的,是对整个环境的“陌生”——因为“陌生”所以只能找组长一天连续“死磕”好几次,如果是过去熟悉的工作环境,别说手套,啥丢了还不能想别的路子自己解决吗?

二、英制尺寸

其实我上班第一天可热闹了,除了“倒腾手套”还遭遇了一下“度量衡”这个过去对我来说、秦始皇已将解决了的问题。

听到我讲国语(普通话),组长随口问了一句——“你知道英制尺寸吗?”

我觉得自己“听说”过英制,就说“知道!”现在想想,当时那股劲儿也是“赶鸭子上架哦”生怕别人觉得自己笨。

然后组长问,那你知道一英尺有几寸、一寸有几分吧?

我想了想、随口说“是不是一尺有10寸、一寸有8分?”

组长抬眼打量了我一下,然后意味深长地说“没关系,慢慢学吧。”

很快,我拿着尺子才知道一英尺有12寸,一寸有8分……

很快,我的麻烦又来了——工作了两三天,我总觉得5/16这个刻度好象有哪里不对,但是也说不清到底怎么不对。

直到有一天当我连续地标记几个间隔相同的尺寸、这些尺寸之间的距离都是7寸又5/16之后,我发现最后整体尺寸差了很大一截!

后来找来找去,我才发现,我一看到“5”就总觉得是“一半”,于是就往两寸中间的那个“一半”的位置,而那里在英制的一寸当中实际上是8/16的位置!

我想来想去,“抱着最坏的打算”觉得还是如实告诉组长,组长赶紧和我回顾了一下这几天我的工作内容,发现了几个可能出现这种错误的地方,这才让我已经“做了最坏打算”的心情得到宽慰。

这类“难处”……我只能说,在你换了个一个国家之后,真是太多太多了!

三、关于“扫地”的经典难题

这是关于“新人”的一个经典“困难”,典型“症状”如下——

有的时候,组长(或年资较高的同事,下同)告诉我“把这里扫一下。”

于是,我抱着干工作要认真、要给别人留个好印象的思维模式开始吭哧吭哧地对着那一片儿又有脏东西又有油污的地面儿打扫起来——认认真真、勤勤恳恳。

可结果还没扫到一半,刚才那位急匆匆回来了,稍微带着点儿埋怨地说“哎呀!这里随便划拉划拉就行了,还有一堆活儿等着呢!”

于是,整个画面就撂下一个来不及擦汗,“这么大个人连个轻重缓急都不知道”的我!

“又”有的时候,别人告诉我“把这儿扫扫!”

可那边“似乎”有活儿等着,于是我就“划拉划拉”、接着去干那件“我以为很急”的事儿。

结果,别人回来看了一眼,摇摇头说“你看看你,地都扫不干净!”

遇到有耐心的、心眼好的,拎起扫帚说一句——“来!我教你!”

于是,整个画面又撂下一个“吃了几十年干饭、扫地还要别人教”的我!

这个困难的原因首先在于——你是新人!这要是以前熟悉的工作内容、背景、流程、要求、标准……那轻重缓急、几斤几两还用得着别人说吗?

这个困难的原因其次在于——没人总记得你是新人!今天这位记得你是新人,可是干起活来谁也不能时时刻刻记着你是新人。更何况还有不知道你是新人的呢。

四、面对百度的无助

工作了一段时间,我发现一个很常见的问题,就是同事们(无论华人还是老外)都用英语来叫那些工具的名字,这给了我很大麻烦。

比如说,当别人从一个“很困难”的姿势腾出一只手、或者从架子上面或者机器下面“艰难地”伸出一只手,让我拿一个工具的时候,我不知道是什么,这就太尴尬、以及心生愧疚了!

于是有一天,我决定回家把那些常见工具的英文名字在网上查一下,然后把它们抄写在我的手机里、没事儿的时候拿出来看看。

回家路上,我踌躇满志,觉得学习这些基础知识,了解这些背景也是我应该做的,以及“人生吗,就应该不断学习”之类的大道理……

回家吃晚饭收拾停当,我打开电脑,打开百度,准备“一展身手”、开启自我学习的“新旅程”。

就在我准备往搜索框里输入要查的东西的时候,我悲催地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

“(除了钳子扳手这类常见的)我连那些工具的中文名称也不知道!怎么查英文名称?”

那一刻,我面对电脑,心中涌起的全是40岁时不该再有的尴尬,以及带着委屈的酸楚。

猪头凯凯:身为史上最坎坷的91技术移民之一、作为当年“移民积案一刀切”的幸存者,对“特别”来之不易的移民生活感到特别庆幸和珍惜。梦想早日不用上班,所以每天坚持上班;在买彩票中大奖之前,希望有一天能够以码字为业。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