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欣赏: Rope夺命索,一个镜头拍到尾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10月10日 06:45 来源:袁晓辉博客

这是恐怖大师希区考克(Alfred Hitchcock希治阁)一部相当精采的作品。过去我很少夸奖导演的技巧,认为不过是技巧。电影的好坏,最终还是剧本。好的导演如果能忠实的将剧本交代,不多做破坏就算不错。但是这一部电影的技巧,确实值得一提。

希区考克拍这部电影时(1948),用的是一个镜头的技巧,就是一个镜头由头拍到尾。最初以为是真的一个镜头过,因此认为不可思议,因为这样做,必须有几个先决条件,最重要是事件必须发生在同一个地点,至少不可以离得太远。其次,演员必须尽量记清楚台词位置,因为几乎不允许有NG。另一方面,工作人员,特别是摄影师更要记得每一个镜头的位置,否则就会穿帮。不仅画面穿帮,声音亦会穿帮。因为一开机,连导演都不能说话。

后来发现,这部电影后来是经过剪接,但剪接部位不多。同时要做到给人一种一个镜头的感觉。不过整个事件确是发生在一个地方(一间客厅),而且因为这剧本最初是为舞台剧所写,因此做起来也不是太困难。

剧情:

这个故事是根剧1924年发生的一件轰动美国的杀人案,(过去在 Compulsion 朱门孽种 中介绍过)。就是两个出身富家子弟的芝加哥大学生,勒杀了一个14岁男孩,目的只是证明他们可以做一个完美的命案,而不被发现。

希区考克借用了那件事,虚构了一个故事。说两个大学生,将一个同班同学大卫David (用绳索)杀死了,然后藏在客厅里一个大木箱里。他们计划当晚将尸体运出抛弃。与此同时,他们策划了一个小型派对,邀请了死者的父亲,未婚妻及一个姨妈来参加。(非常残酷,派对时那个尸体就在客厅里。)

这两个主人翁与“朱门孽种”一样,也是一个人比较强硬,做主导。另一个就比较软弱,处于被动地位,而且很容易就崩溃了。

整个电影都发生在这间客厅里。两个学生布兰登Brandon Shaw和菲利浦Phillip Morgan想看看凶案发生后,大家的反应,甚至炫耀自己的成就。特别是布兰登,认为自己策划了一件天才命案。他甚至安排将自助晚餐就摆在那个装了尸体的大木箱上面。

但晚餐的另一位宾客是一位出版商鲁伯Rupert Cadell。他过去在大学教过这两个学生。因为他当初在课堂里说过哲学家尼采的哲理,说比较优秀的人可以藉谋杀,除去那些天资差的人,因而谋杀有些时,可当做一门艺术。这也是为什么布兰登要邀请鲁伯来参加的原因。他认为,鲁伯会同意他的作为。

饰演鲁伯的是詹姆士‧史都华James Stewart。在晚餐中,布兰登主动与他谈起这谋杀的艺术。由于大卫迟迟不出现,话题围绕着大卫这个人,加上菲利浦的紧张,使到鲁伯起了疑心。

本来这个晚上就平安度过,但是鲁伯离开时,女仆给他拿错了帽子,他见到里面有DK的缩写,正好是大卫的姓名。因此他确信大卫来过这间公寓,而且未曾离去。因此离开后,他又假借忘了自己的香烟盒,再回到这间公寓。

这时布兰登正在庆祝自己的计划成功。再过一小时他将尸体运出,就大功告成。没想到鲁伯转回头。他准备好一把枪在口袋里,准备随时杀死对方。而此时菲利浦已经几乎崩溃。

就因为菲利浦的崩溃,鲁伯强行打开木箱,发现了大卫的尸体。本来布兰登准备射杀鲁伯,但鲁伯抢了他的枪,并向窗外射了几枪,不久警车的鸣笛就响了。

制作评论:

前面说过这一个镜头的问题,虽然事后还是经过剪接,但仍有很多技术问题。一个是,当时的摄影机用的菲林,只有大约十分钟长度,因此即使你可以一个镜头直拍,材料上也做不到。所以每隔七八分钟就要选择适当地方换菲林。希区考克用的方式是用黑幕的方式,换新的菲林。一共换了十次菲林,最长一段十分钟,最短的四分半。

因为事先知道,因此我明确的见到几个黑幕镜头。较长见的,是镜头转到一个男人的背部,zoom in,整个背部就覆蓋了整个银幕。这方式他用了三次。还有一次是鲁伯打开那个大木箱,木箱很容易就盖住整个银幕。

因为多数镜头是直落,所以每一次换菲林前的那一段,就尽量是不停机。所以除了演员要记得台词,位置,工作人员也必须事先知道每一个细节。大家可能知道,拍电影时的技术问题牵涉很广。好像电影摄影机占的位置很大,这也是希区考克第一部彩色片,彩色的摄影机形体当时亦非常庞大。每一次移动摄影机,都要搬动家具,而在一间不是很大的公寓客厅里,要移动摄影机时,一定要搬动部份家具,而且一些声音都不能有。(我看这电影时,有感觉像是看电视剧,因为所有的画面由一个角度拍摄,没有客厅的全景。明显因为摄影机都在客厅的同一边。)

拍电影我们都知道,是几十秒几十秒拍的。能一次拍几分钟都是让导演得意的事。所以一个电影分十次,每次七八分钟,绝对是一项创举。而看起来那么平顺,真是难得。

我最记得其中一个长镜头,是晚餐后女仆收拾餐桌。她一次又一次将餐桌上的东西收进厨房,一共三次。那镜头对住她的脚步没有转动。右边是一个男人的部份背影,而期间一直有人在讲话,因此一些也不闷。但与此同时,又带出了那根杀人用的绳子,这时被女仆用来綑绑一綑綑的书,由后面拿到餐桌上。

不过因为在电影院,每一部电影也有大约三次机会必须换菲林,因此希区考克有三次机会换镜头,他没有特意的将这换带机会取消。细心的观众可能会看出来,不必认为是破绽。

希区考克自己说,他的这项实验“不成功”,因此从未着意宣传。不过学电影的年轻人倒是多加研究。大家都知道,学做导演第一步是分镜头,而看电影学习好导演的分镜头技巧,是最有效的途径之一。一个镜头一路直下的镜头,自然值得学习。

在Compulsion (朱门孽种)中,你可能记得两个凶手是同性恋关系,这部电影也如此,布兰登与菲利浦也是同性恋关系,但电影中交代得很隐晦,只以it 代表。如果真的提了,电影势必遭禁映。不过两名男演员倒是真正同性恋的演员。当时一些较偏远的城市因此禁了这部电影。

希区考克的电影一般都有悬疑性,很多地方让人提心吊胆。比起现在的侦探片动辄将人斩成数段,是干净多了。最后两名无故杀人的青年还被绳之以法。这是旧片值得推荐的地方,不至于教坏下一代。(Sept, 2013)

原文链接:http://www.ritagiang.com/article.php?id=465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