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欣赏:Shanghai Express上海快车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1月24日 06:53 来源:袁晓辉博客

这是1932年派拉蒙推出的黑白片,片名Shanghai Express(上海特快车)指的是当时由北平开往上海的火车,电影说的就是发生在那三天的事情。故事是由前一年Henry Hervey的短篇故事Sky Over China(China Pass) 改编。

电影导演是原籍奥地利的史登堡Josef von Sternberg,他是当时好莱坞女星玛琳黛德丽( Marlene Dietrich玛莲德烈治)的“恩师”,他们一共合作了七部片,这是第四部,也是最成功的一部。史登堡擅长用灯光表现女星的面部轮廓,这个技术在这一部片中登峰造极。加上他与玛琳黛德丽一度疯狂热恋,因此只要在银幕上看玛琳黛德丽的面孔,就可以看出那摄影镜头后面的导演必然有一番激情。

电影发生在中国军阀割据时期,但电影中只有一个中国演员,就是一个演交际花的Anna May Wong黄柳霜。另外一个军阀张先生,则由美国籍的Warner Oland饰演。他说流利的美国英语,完全不像军阀。

这部片推出时相当轰动,同时是当年卖座第一的影片,甚至超过米高梅声势浩大的Grand Hotel(大饭店),并使得玛琳黛德丽成为全美国(甚至全世界)收入最高的女星。

剧情:

1931年的中国得一个乱字,平民动荡游离,军阀四处为害,一些不成气候的外国人趁机在中国抽油水。少数存善心的教会组织则一方面吸收教徒,一方面帮助不幸的人们 。

电影开始时,一列由北平开往上海的火车正要出发,说是特快车,但也要三天时间才能到达。

一个英国军医哈维Donald Harvey搭乘了这列火车,他是要前往上海为一名总督动脑部手术。欢送他的朋友似乎很羨慕的说,一个花名Shanghai Lily(上海百合)的女子也将坐这班火车,他听了不置可否,上了火车,才发现这个上海百合居然是自己五年前分手的恋人梅德琳Magdalen。他们的分手不是太和平,两人仍然心存芥蒂。上海百合对他说,自己仍然非常挂念他,希望有机会复合,而他明显的对对方也未忘情。他拿出一个怀表,上面镶的小相片就是梅德琳。

不过上海百合目前的名誉不是那么好,她对哈维很坦白的说:“经历过不少男人,我才得到上海百合这花名。”

梅德琳在火车上有个女伴惠菲Hui Fei,她也是交际花。其他的乘客中不乏三教九流,包括一个赌徒Sam Salt,一个鸦片毒贩Eric Baum ,一个妇人Mrs. Haggerty自称是在上海开设出租会所,还有一个法国军官,及一个姓张叫Henry Chang的神祕男子。而一个与哈维相熟的卡麦可先生Mr. Carmichael则是一个牧师,他一开始就说上海百合及惠菲都不是好女人,叫他避著点。

火车还未出北平市,所经之处鸡飞狗走,原来火车经过市区,一路都要驱逐人群,因此行走缓慢。有时连牛羊都在铁轨上不肯离去。刚刚离开市区,就有一批国民政府的军人上车检查护照,大家都将护照拿出来,列队接受检查,政府军终于搜到一个叛军领袖,将他带下火车。

这时那个神祕中国男子Henry Chang偷偷混入电报室,发出一个秘密电报,之后火车就被迫停下,一群叛军上了火车接管,而叛军的头头就是大军阀Henry Chang张将军。他一露出身分,就将全车乘客逐一检阅,首先就将那个鸦片毒贩给枪毙了。之后他说要挑选一个助理,并且看上了哈维,但是哈维不愿意与他同流合污,拒绝了,因此他将哈维关起来。纠缠之间,哈维动手打了他。这时张将军愤怒的说,要将他的眼睛挖出来。梅德琳听见了,非常慌张,她问牧师卡麦可应当怎么办,卡麦可说“唯有祈祷一条路。”之后卡麦可见到黑暗中,梅德琳虔诚的在祈祷。

梅德琳见到没有办法,就去哀求张将军,她说自己身上的首饰值几万元,愿意给对方做为交换,但是张将军表示没有兴趣。最后梅德琳迫得说,愿意以身相许,只要对方放哈维一条生路。张将军这才答应了。

哈维被释后,知道梅德琳已经成为张将军的入幕之宾,非常愤怒。他以为梅德琳贪图富贵。卡麦可这时已经知道梅德琳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因为他那天晚上见到梅德琳为哈维祈祷,当时梅德琳就对牧师说,叫他千万不要告诉哈维,因此他现在只有忍住不说。不过他改变了对梅德琳的看法,认为她是一个会为爱情牺牲的女人。

惠菲相信梅德琳这样做有苦衷,她去见将军,正当将军要对她动手动脚时候,她用事先准备的小刀将他刺死了。之后哈维及卡麦可等人前来,在将军尸体被人发现前,一起将梅德琳带走。他们一起到了上海。梅德琳坚持不向哈维解释,她认为爱要彼此信任。但是她不隐瞒自己对哈维的爱,最终哈维抵不过爱情的魔力,将梅德琳拥入怀中。

制作与卡司:

据说这个故事是根据1923年五月发生在中国的一个事件写成的,当时有一个山东的军阀劫持了上海到北平的火车,车上有300个中国人,及大约25个洋人,他们都被劫持。后来当局集资付了赎金,全都获释。(被劫持西人中,包括美国著名家族洛克菲勒家的女儿Lucy Aldrich。)

这电影充分显示了好莱坞当时是如何处里一部以中国为背景的电影。这电影当时是在加州选景拍摄,最重要的火车站一景,是在洛杉矶附近的San Bernadino车站拍的。导演史登堡Josef von Sternberg用了很多中文招牌,但那些招牌上的中文字很多都不知所谓,看不懂什么意思。导演请了数以百计的华人临记,几乎当时洛杉矶附近一带的华人都用上了。街道上都是中文招牌,几十个小贩,车夫,路人,人力车,挤挤拥拥非常热闹。火车开行后经过的是大街,虽然十分离谱,但火车轨上鸡飞狗走,视觉效果很佳。也显示了在当时美国人心中,中国十分落后。有一个火车上的洋人就这样说:“在中国,时间与生命都不值钱。”

另一个早期好莱坞电影最糟糕的是,不论电影发生在中国什么地方,里面的中国人说的都是广东话,而且是唐人街广东话。一来因为当时的美国人根本分不清广东话和国语,二来当时在美国要找讲国语的中国人也非常困难。所以这电影虽然说的是北平到上海的火车,说的是国民政府的军人及军阀,但个个都说唐人街广东话。比如说,国民政府军的士兵叫大家下车,接受检查时,他们说的是:“快D落车啦,仲有几分钟…”

而且电影中,不论是北平或是上海,街道上的招牌都是中英文并列,而且英文字大过中文至少一倍。这些都不合哩,不过很明显是拍给美国人看的。

我在“巨星传”中的玛琳黛德丽篇章中有介绍她与史登堡间的关系,史登堡特别善用灯光,突出玛琳黛德丽的面孔。而且整部电影就围绕着她的面孔,特别是有阴影的面孔,至于剧情不仅老土,而且没有特殊意义,看了丝毫不会为他们间的恋情感动,但是就会记得她那一张盖著面纱,围着鸡毛的装饰,若隐若现的面庞。而这部电影的黑白摄影也公认在当时以及以后的很多年都不出其右。后来该片获得奥斯卡最佳摄影,但很多人说是史登堡的功劳。

反倒是Anna May Wong黄柳霜的角色很有性格。不过在当时,华人演员不管多么美丽,还是会被刻画成为细细眼睛的东方模样。虽说她是当时好莱坞最出色的华人演员,但在当时,好莱坞还是不容许有异族人谈恋爱的情节,因此她只能演配角的配角,绝不能有一丝吸引力。她后来曾经争取饰演赛珍珠的“大地”The Good Earth (1937)里的女主角阿兰,但就没争取到,那个角色后来由露薏丝阮纳Luise Rainer饰演,还帮她赢得一座最佳女主角金像奖。所以说黄柳霜真的是生不逢时。

前面说过,片中的军阀张先生是由美国籍的Warner Oland饰演,他其实是瑞典人,但后来就被多次安排饰演东方人,包括著名的傅满州Fu Manchu,以及陈查理Charlie Chan的角色。

虽然这电影剧情薄弱,而且虽说是一部发生在中国的电影,但所有外景都是在加州拍摄,但导演史登堡的“骗人”技巧的成功,特别是在那个1932年代,没有几个人有出国旅游经验的年代,可以让观众有去了中国的感觉,单这感觉就值回票价。

这电影获得三项金像奖提名: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摄影,但只赢得最后一项。当年最佳影片由米高梅的Grand Hotel获得。

原文链接:http://www.ritagiang.com/article.php?id=1065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