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欣赏: Bringing Up Baby育婴奇谭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1月29日 07:03

这部1938年RKO的黑白片是一部胡闹式的喜剧screwball comedy,但是因为有当时的天王巨星担纲主演,加上Howard Hawks的导演,因此后来成为经典胡闹片。

片中的Baby并不是指的婴儿,而是一只花豹的名字。所以中文译名“育婴奇谭”或是“管教贝贝”都非常的不适当。原意是“将花豹带来”的意思。

电影男主角是加利葛兰Cary Grant,女主角是凯萨琳赫本Katherine Hepburn。故事取自1937年一份周刊上刊出的短篇小说,不过剧本就是专为赫本写的,女主角的性格也与她较接近,比如说性格大而化之,而且有天马行空的想像力。

当然这电影最让人记得的是那只花豹,一般观众自然会为这只花豹的听话而惊讶。据说这是一只经过训练的花豹,牠的训练师一直都在片场摄影机拍不到的地方,用皮鞭发号施令。

这电影刚推出时卖座惨败,特别是在美国中西部地区。是后来在电视上播出之后才逐渐受到欢迎。明显电视观众没有电影观众的挑剔。后来甚至被美国国会图书馆选入有文化及历史意义的电影。

这电影还有一个文化意义,就是第一次电影中使用Gay这个字形容同性恋者。过去这个字在英文中代表愉快,开心。大约在1920年代开始被同性恋社区采取,用来代表他们。但最初没有那么通行,在四五十年代以前的电影及文学中,说到gay都代表愉快,但在这片中,当加利葛兰的衣服被女主角藏起来,他必须穿上赫本的有羽毛的浴袍,当被问及他为什么这样做时,他说了一句:Because I just went GAY all of a sudden.(我突然间变得gay了。)这句话可以解释作是说他变得愉快起来。但因为他穿得是女装,因此也可以被解释作男扮女装(同性恋)的意思。

最初我看这电影时,以为同性恋者是因为这电影,才将Gay这字作为同性恋之解,后来才知道,这个字在此之前已经被同性恋社区用了,只是这电影首次由主角说出来,推广了在同性恋上的意义。

剧情:

男主人翁是一个叫做大卫David Huxley的古生物学家,他花了几年时间收集一种恐龙的骨头,到现在只差一块骨头就完成了。他颇有学者风范,此时他即将结婚,加上他工作的博物馆正在争取一笔捐款,没有这笔捐款,他的工作就无法继续。一位富孀兰登太太Elizabeth Random答应捐款一百万元给他的博物馆,他希望能说服她捐款,因此目前他的公私生活都饱受压力。

就在结婚前一日,大卫预计在一个高尔夫球场去见兰登太太,但却遇见一个叫苏珊Susan Vance的女子,她非常的大头虾,经常闯祸。当天离去时她就开错了大卫的车子,不仅如此,还将前后左右的汽车都撞坏了。大卫认为她是扫把星。但他不知道的是,苏珊正是兰登太太的姪女,她希望自己得到姨妈的一百万元遗产。

苏珊的弟弟由巴西寄了一只花豹给苏珊,这花豹叫做Baby,这花豹是要送给他们的阿姨蓝登夫人。而苏珊就误以为大卫是动物学家,而不是古生物学家。因此要大卫去帮忙一起将这Baby带到姨妈在康涅狄克的家。而大卫听说是一个Baby,就答应了。

其实苏珊是有私心的,因为她已经爱上大卫,她是故意要牵制大卫,阻止他与未婚妻的婚事。

这时大卫正好收到了那一块珍贵的恐龙骨头,他就带着那个装着骨头的盒子一起到了苏珊的家里。但是苏珊养的一只狗乔治,却将盒子里的骨头当作玩具叼走了,而且埋在后院。于是他和苏珊就在后院一个个角落去挖掘,看是否可以找到那个骨头。

在康涅狄克的别墅,见到兰登太太,苏珊介绍他时他正在后院四处趴着寻找那个骨头,因此介绍大卫是Mr. Bone骨头先生。所以大卫也没给对方留下好印象。

这时候一只花豹在苏珊的院子里出现,这花豹吓坏了一个邻居,他们都以为是Baby出现。其实是附近一个马戏班的花豹,装在笼子里准备送去安乐死的。他们见到这花豹以为是Baby就将牠从笼子里放出来,这花豹见到乔治就与他一起玩,还玩得很好,后来牠们一起逃走。当他们发现后惊慌失色,到附近四处寻找,结果闯入一个医生家的后院,就被警察以私闯民居罪名捉了去,关入牢里。他们怎么解释警察都不相信他们是正派人。于是苏珊就编造了一大串谎话,说自己是花豹党的人,又将电影中的情节都搬在他和大卫的身上,大卫听得啼笑皆非。

在警察问话时,苏珊企图由窗户逃走,又意外地将那只马戏班花豹带出监狱,是大卫救了她,才再将花豹关了起来。

由于他意外地跑到康涅狄克州,大卫的未婚妻艾莉丝Alice非常生气,跟他大吵一架。这时苏珊拿着那个骨头来找他,原来她找了三天,终于在后院找到那个骨头。大卫正在将整个恐龙骨堆砌起来,就差那最后一块。这时苏珊对他说,姨妈将一百万元给了她,而她决定捐出这一百万元给博物馆。而大卫也告诉她,与她相处的那一天,是他一生中最开心的一天,两人正要互诉衷曲时,苏珊爬上了恐龙旁边的一个高架,高架开始摇晃,大卫企图捉住她,最后两人都跌落下地面,整个恐龙骨还是塌陷了,大卫只好认命,放弃了那个恐龙,两个人拥抱。

制作与卡司:

这是加利葛兰及凯萨琳赫本合作的第二部电影,他们一共合作了四部电影。

导演Howard Hawks首先在杂志上见到这篇短篇小说,要编剧改写,并且指示要将女主角按照Katherine Hepburn的型来改写。据说编剧在前一年参与Mary of Scotland的编剧工作,而该片是凯萨琳赫本主演,导演则是约翰福特John Ford,而据说拍摄该片时,福特与赫本间曾经有过恋情,而这个剧本中的部分情节,就是曾经发生在赫本与福特之间的经历。其实福特跟Howard Hawks也是好友,这电影拍摄时,他还经常到片场探班。

这电影有一个情节是,这只花豹要听到一首歌I Can’t Give you Anything but Love, Baby才会听话。但电影预计开拍时,电影公司却没有这首歌的版权,所以拖了将近一个月才开拍。而这首歌的版权费,与这小说的版权费几乎一样,都是一千元。

另外,小狗埋骨头的情节,则来自当时的一幅漫画,而为了这个情节,RKO也要付给漫画公司一千元。

电影中,苏珊尝试各种方法要留住大卫。例如他们去追逐花豹跟小狗乔治时,两人跌到河里,大卫要到苏珊家里冲凉换衣服,苏珊故意将他的衣服拿去洗,结果大卫没有衣服换,只有穿上苏珊的非常女性的浴袍。当兰登太太问他为什么这样穿时,他以女人姿态跳起来说了一句非常有名的台词:我突然间变得非常Gay。(下图)

五六十年代这电影在电视上一再播放,也不无推广这个字眼的作用。

片中还有一个经典画面,大卫每次遇见苏珊都有意外发生,一次他们在一间高档餐馆,大动作的苏珊把大卫的晚礼服扯破了,已经出丑了一次,但是不久苏珊的晚装下半部也因为她自己动作“论尽”被扯开了,整个后面部分脱落,露出穿丝袜的臀部,大卫见了大惊失色,急忙要为她遮丑,苏珊起初不知道,拒绝让他接近,后来知道了,才让大卫紧贴自己身后,一起离开餐馆。这画面后来在很多电影中被重复使用。

片中的花豹原来应当是南美洲的Panther,但片场找不到会演戏的Panther,因此才用了非洲豹,一只叫做Nissa的Leopard。Nissa已经有八年演戏经验,所以驾轻就熟。而片中的Baby及那只马戏班花豹,都是牠饰演的。而饰演小狗乔治的Skippy相信很多人都熟悉,牠就是在The Thin Man饰演Asta的狗狗。

演员要这样近距离的与花豹拍戏,相信多数人无法做到。据说赫本小姐还不是太害怕,但加利葛兰就十分恐惧。其实在拍有花豹镜头时,两位演员只有特写镜头(近距镜头)是他们本人,而多数的中距及远距都是由替身演出的。

据说拍这片时,最耽误时间的是两位主角经常会忍不住大笑,因此导演要停止录影。其中有一个镜头(大卫问苏珊,他的骨头去了哪里),因为两人忍不住笑,一个镜头由上午十点钟,拍到下午四点才拍好。后来拍片进度迟了40天,每个演员(包括导演以及那只花豹)都获得加倍工资,因此预算也超出五成之多。

这电影首映时不成功,导演霍克斯承认他学到教训,因为这电影中“每一个角色都疯狂可笑”,他以后会避免同一错误。另外凯萨琳赫本当时也处于低潮,第二年她还被列入票房毒药名单中。

原文链接:http://www.ritagiang.com/article.php?id=1058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