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三纹鱼回游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09年9月30日 11:51 作者:RICHRAD HUANG

多伦多的秋季非常的美,而且有太多的乐事可做,周末,趁着汽车保险还有两天的时间,驱车沿401公路向东90公里,在464号出口下401。右转,右转,再右转。行驶一公里左右。就来到了三纹鱼故乡的“水寨”门前。这是一座水坝,坝前水很浅。上百条的三纹鱼在浅滩里聚集着,这些鱼都很大,足有半米多长。等待一生中最后的一越,越上三米多高的水坝,回到他们出生的故乡。

 

要知道,这些三纹鱼可是从大西洋沿圣劳伦斯河逆流而上,游了近千公里,回到这里的。而且它们一进入淡水水域就不再进食。完全靠体内积蓄的能量游到了这里。可我看不出它们的疲惫,浅滩中几条鱼还相互追逐玩耍着。大多数的鱼们都很安静,像是在养精蓄锐,准备做最后的一拼。

 

水寨的正面由两道泻水坝构成,左端有一个涵洞,这就是专门为三纹鱼洄游而设计的鱼闸。洞口两边挂着橡皮板。由于是周末,岸边和洞上的护拦后已经站满了观赏的游客。人们大多是以家庭或情侣或与朋友一起前来的。华人面孔与中国站世界人口的比例相吻合。人们围着护拦专注着向下看,不时地发出喝彩声和惋惜声。坝前水流湍急,在坝底形成白色的水泡。那些准备好冲刺的鱼聚集在水坝和洞口前,不时有鱼儿发起冲击。这些鱼能够越出水面一米多高。在空中漂亮地摆动着身体。但不是所有跳起来的鱼都能成功地越上堤坝。绝大部分的鱼以失败告终。这从人们大多发出长音“啊-----”并且尾音降调中得以证明。我终于挤到了头排。大坝的正面,白色水泡中突然跳出一条鱼,身长不足半米,体形交整体鱼群略小一点,看来是一条年轻的鱼。跳起的高度不低,立即钻进沿坝体流下的水幕中,它逆流快速地摆动身体,但飞速而下的巨大水流无情地将它冲回到水沫之中,不见了身影。这条鱼看来太年轻了没有找对路线,作了一次无谓的尝试。不过年轻是它的本钱,它还有时间和体力找到正确的路线。洞口这边,有较多的鱼聚集着。突然一条体形肥大的鱼越出水面身体刚刚搭到洞口边缘,在水流中努力了一两秒钟还是被水流冲了回去。看得出它有经验,只是体型略胖越起的高度不够。隔了一会,又有一条鱼发起了冲击,它越出水面足有它身长的五倍之高,像离弦的箭一样,直奔洞口射去,只听见“吧唧”一声,它撞到了洞边的橡胶板上,弹了回去。看来有高度还不行,方向错了,回来重试吧。又窜出一条莽撞的来,这位更是夸张,在空中没做任何动作,直奔侧墙而去,“砰”的一声,重重地撞到了水泥墙上。这条傻鱼,这一撞着实不轻,估计这家伙得撞得口歪眼斜,恐怕是没有下次机会了。又过了好一会,在洞口的正前方,一条体形适中,斑纹漂亮,鱼身光亮的三纹鱼腾出水面,有足够的高度,准确的方向,直奔洞口,空中优美地摆了两下身体,简约明了的动作使之调整好了空中姿态,刚刚进入洞口上方的水流中就迅速有力地摆动身体,与高速水流僵持了几秒钟就不见了身影。它成功了,人群中发出了少有的喝彩声,但是没有掌声。越入洞口的鱼也不都能到达坝顶,有些鱼在洞口之上的高速水流中抗衡着,最后体力不支又给冲了下来,真是可惜。我来到坝上,见到了鱼闸的出口,偶尔有一两条三纹鱼疲惫地从洞口中游出来。它们是成功者。

 

上游水域非常平缓,河水有些浑浊,看不到水底。我尽量地沿河岸向上游走。这是片原始森林,倒下的大树静静地躺在河水中。小路很窄,有些地段很泥泞。岸边的柳树把茂密的枝叶探向水面。河岸上野草丛生,地势高低不平,人几乎无法通行。这里很少有人类的打搅,只是横跨在河上的401公路大桥,不时传来汽车行驶的噪音打破了这里的宁静。偶尔有鱼儿越出水面,发出了“扑通”的声音。好像是在表达回到家乡的喜悦和庆祝它洄游的成功。它们将在这段养育它们数万年的河床上产卵、排精,繁衍后代,然后静静地死去,完成它们最后的使命,死后鱼身解体,散碎的鱼肉供养它们的后代。完成了一个三纹鱼完整的轮回。走了近一个小时的路,算是完成了对三纹鱼家乡的探访。回到水坝旁已是夕阳西下。沿河向下游走不很远,来到一座桥上,桥下河水中不断有三纹鱼逆流游上来,河中的礁石上,河边已经有一些三纹鱼的尸体。这是那些撞墙者或是找错了方向而努力拼尽了全部体力,最终将无法回到家乡的鱼们的尸体。它们每一条鱼都做出了全部的努力,现在静静地躺在这里,像是古代的战场,尸横遍地。我看到河边有一条鱼,后半个身体完全是白色了,已经脱掉了皮,很长时间没有动,我以为它已经死了,在水流的冲刷下,它缓慢地向下游、河心漂去。突然它微弱地动了起来,它意识到它被冲向下游。它动作的幅度渐渐大了起来,突然,它拼尽最后的气力向岸边冲去,几乎冲到了岸上,它要固定自己不再被水流冲下,使自己死在尽可能靠近家乡的地方。在金红色的余阳下,场面十分悲壮。我自认为是硬汉,可我感到了震撼。我被三纹鱼的精神所震撼,特别是一个人的时候,联想到自己前半生的经历。这样的感觉会很深、很明显。我没有哭,我怎么能为一条鱼的命运去哭呢,但我得说实话,当我写到这里时,我的眼睛感觉很热,当然了,热就要出汗,这是生理的自然反映。我没有哭!真的没有哭!!因为我是硬汉。
听到有好些女孩子在看到鱼儿失败后发出怜悯的声音“这些鱼好可怜哦”。可水中的鱼也在怜悯人类,“我们鱼的一生虽然短暂,但我们闯荡了江河湖海,经历过狂风巨浪。为了我们的信仰,不惧千难万险,千辛万苦,抱定信念。凭靠着这种天赋的信念,使种群生生不熄。而你们人类,遇到困难,怨天尤人,放弃原则甚至放弃生命。记得刚来多伦多的时候,正赶上华人社区搞捐款活动,因为发生了获得过加美两个博士学位的华人却跳了401桥的事件。要是沈国宾先生观赏过三纹鱼的回游,我相信他不会选择那一跳(请大家原谅我拿故人说事。)
我开始敬重三纹鱼了,我再吃三纹鱼的时候,不仅享受它的美味,吸取它的营养,还希望获得它的精神。如果在菜肴中有三纹鱼。让我们在祝酒词中加上“这一杯我敬三纹鱼”
看后此文,若你有想哭的感觉的话,那就请你再读一遍。要是还没哭就在这个周末去三纹鱼的故乡亲历。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关键词阅读:

相关专题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