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案直接后果:加拿大华人导游无米下锅

36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1月30日 11:24 来源:本网征文 作者:康健

导游手记之四八:中加交手

带团去渥太华,老唐常会陪客人瞻仰加拿大国家战争纪念碑,数次遇到敬献花圈的其他国家首脑。纪念碑紧邻国会山,庄严肃穆,最初是为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阵亡的加拿大军人所立,正面镌刻着1914-1918。一九八二年,碑两侧加刻1939-1945 ,1950-1953,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朝鲜战争中的阵亡将士。

达总说过,来访加拿大的中国领导人从来不到这里献花圈,原因就是那个1950-1953。三年里,中加两国军人鏖战朝鲜半岛,拼得你死我活,刻骨铭心。中国领导人不献花圈情有可原,完全可以理解。达总、老唐这个年龄段的人,很难从心底深处站在加拿大的立场上理解这场六十多年前的战争。

去年年底,加拿大警方响应美国的“长臂管辖权”,扣留华为高管孟晚舟。之后中方拘捕数位加籍人士,还把一个加籍毒贩的十五年刑期改判死刑,一时间原本一直良好的中加关系跌入低谷。达总的团组立竿见影地受到影响,接连几个公务团临时取消,老唐等一干导游更是无团可带,闲居在家,等米下锅。

达总一如既往,乐观自信,用主席的话鼓励大家“要看到光明,要提高我们的勇气”,说中加关系坏不到哪里去,道路是曲折的,困难是暂时的,朝鲜战争时那样对垒血战,日后都能化干戈为玉帛,何况目前这点小曲折小冲突,一定会冰雪消融,云开雾散。

一九五零年六月二十五日,朝鲜战争爆发,兵力装备都占优势的北朝鲜军队越过北纬三八线,开始武力统一整个半岛。北军攻势凌厉,势如破竹,将对手挤压到釜山一隅,大韩民国岌岌可危。以美国为首的十六国联合国军出手相救,麦克阿瑟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指挥大军于仁川登陆,截断北韩人民军,形势急转直下,北朝鲜大伤元气,一路北退,再往北就是华夏东北大地了。

危急之中,中国派出自己的精锐部队入朝作战。联军中接近百分之九十是美国军队,其次是英国军队,人数第三多的就是加拿大军队。参加韩战的加军算是真正的“志愿军”,当时二战结束已经五年多了,战时加拿大的一百多万军人多已复员,许多加拿大人根本不知道朝鲜在哪里,也不太关心什么国家大事,派往加拿大的部队,尤其是陆军中,二战老兵并不太多,多的是志愿兵,许多年轻人怀着凑热闹看稀奇的心情参军。

作为美国的多年盟友,英国的铁杆哥们,加拿大官方毫不犹豫地加入联合国军,遥赴万里之外的远东小国,为“遏制共产主义扩张”而战斗。运兵船的甲板上美国兵遇见加拿大兵,看到加军制服感到挺新奇,问加兵“哥们,你哪个部分的?”加拿大兵自豪地回答,俺是加拿大旅的。美兵再问何时应征入伍?加兵答曰:俺不是应征的,俺是志愿的。把美兵吓一跳,觉得地处北国的加拿大人肯定是被冻糊涂了,好好的安稳日子不过,却志愿打仗,实在不可理解。

相行之下,中国人民志愿军并非真正的“志愿军”,而是中国政府派出的军队,为配合当时的国际形势,由黄炎培建议,毛主席首肯而称为志愿军,曾明确指示:部队到朝鲜去要以志愿军的名义出现,穿朝鲜服装,用朝鲜番号,打朝鲜人民军的旗帜,主要干部改用朝鲜名字,这样的处置,可以使朝鲜人民喜欢,又很策略。

老唐的伯父亲历韩战,对此和老唐讲过一些他自己的亲身经历。先前散在团里各连队的朝鲜族官兵就曾集中起来,说是另有任务,战友们朝夕相处数年,临别时都依依不舍。当时并不知晓这些人要干什么,现在很清楚,正是由这些饱经战火的老兵组建的“朝鲜师”,构成金日成军队的主要班底,他们的战斗力非同一般。

五〇年秋,老唐伯父他们一路向北,坐火车到了辽宁,开始发冬装,还不知道要出国,身上所有解放军的标志都拿了下来,全团换发统一枪支,以前手里啥型号的武器都有。最早入朝部队因时间仓促,装备只能按团级统一,按师都难以做到。老唐九六年第一次回国时,伯父还健在,老唐问伯父是否和加拿大军队打过仗,伯父说不知道,都是黄毛大鼻子,分不出来哪国的。后来老唐根据部队番号,好一顿网搜,判断伯父并没有遭遇过加军。

加拿大出兵人数占联合国军的第三位,计有一个步兵旅,就是番号25旅的加拿大旅,一个炮兵团,一个坦克团,三艘驱逐舰和一个空中运输中队,共计五千四百多人,五三年七月增兵至六千多。从一九五〇年参战到一九五五年完全撤离,共有超过两万加拿大军人参与朝鲜战争,但加军真正参加的战斗并不多。最早的战绩是帮美军撤退。

一九五〇年十二月四日凌晨,加军特混舰队司令布洛克上校接到美军命令,让他率六艘驱逐舰护送部队赴平壤东南边的南浦港,解救那里的美军和南韩部队。布洛克十分犹豫,当时中国军队正从平壤向南浦推进,南浦市区没有联合国军防守,搞不好加军就会飞蛾扑火,但友军危急,决不能违抗军令,见死不救。布洛克最后决定夜间进港,结果一艘驱逐舰搁浅,另一艘被浮标缠住,两舰后来都顺利摆脱出来,六艘战舰把所有炮口瞄准市区,随时准备战斗。

当晚,中国人民志愿军没有追击过来,加拿大军舰掩护友军成功逃离危境,这也是加军唯一一次在朝鲜没有任何伤亡的行动,因为并没有真正地面对对手。

一九五一年四月廿二日到六月十日之间,中国人民志愿军发动第五次战役,此乃朝鲜战争中最后一次也是规模最大的一次战役,志愿军从三八线向南展开大规模反击战,双方均损失巨大。志愿军180师被围,其大部被俘就在此期间发生。加军在韩战中表现最出色的加平阻击战也是这一时期。

四月廿二日到廿五日,英联邦军队的两个步兵营,澳大利亚军、加军各一营兵力,防守通往汉城的要道加平山谷,各守一个高地,成功地掩护数千南韩士兵撤退。之后澳军抵挡不住,先期撤退,加军孤军作战成功守住阵地,代价轻微,阵亡十人,伤廿三人,而此役志愿军战死千人,重夺汉城的战役目标没能完成。澳军加军因此役荣获美国总统嘉奖,比较起来加军战绩比澳军更胜一筹。

五次战役之后,中朝军队和联合国军都很难有大的推进,战线也基本在三八线附近稳定下来。五一年的夏秋战役,五二年的上甘岭,五三年的夏季战役和金城战役无论是规模还是烈度都无法和前面五次次战役相比。斯大林去世之后,交战双方开始谋求谈判停战,正是在这个大背景下,加军在两次战斗中遭受严重伤亡。

一次是五三年五月二日的下勿闲北山之战,加军四个连与志愿军的三个排交战,占尽优势的加军惨败,阵亡二百二十人。另一次是一个月之后的种子山之战,加拿大旅一个步兵团、一个炮团对阵志愿军一个连,加军付出惨重代价,志愿军完成阻击任务后主动撤出阵地。从加拿大旅旅长罗宾汉准将的回忆录中可以看出,加军过多分兵,多头进攻是未能及早攻克种子山的主要原因。

通观加拿大军队在朝鲜的表现可谓败多胜少,在战术战斗层面上远输中国人民志愿军。武器装备方面加军虽比不上美军,但绝对优于中国军队。加军参战老兵回忆说曾加花五美元私下购买美军的卡宾枪,用来对付战争后期中国部队配发的苏制花眼冲锋枪。论单兵作战能力,加军除少数参加过二战的老兵之外,整体要逊色很多。

老唐伯父说他所在部队师级首长都是身经百战的老红军,团级都是老八路,他这样的小八路出身的也就是个连排长,也已经打了四五年仗了。中国军队炮少,战斗中善用手榴弹。新兵都是拉弦就扔,老兵更有数,稍微停顿再扔,人头高度爆炸,杀伤力更强。联军的炮火相当厉害,震耳欲聋,老唐伯父曾被炮弹弹片所伤,上级发给几个苹果作为慰问品,他和战友们分吃了。后期得益于强大的坑道,中国军队的伤亡大幅度下降。战友很多都有冻伤,朝鲜的严冬零下四十几度,单薄的棉衣难以抵御。加拿大军队是联军中防寒衣物最好的。

加拿大参与签署了一九五三年的停火协议,两年多之后驻守南朝鲜的加拿大军队全部撤出,至今美军依然驻守大韩民国,继续防范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中国人们志愿军一九五八年撤出朝鲜,只有一个代表团象征性地留在朝鲜,一九九四年代表团也撤了。从战略层面和最终结局来看,有人认为中国亏大了,牺牲那么多优秀儿女,因之与西方对立多年,耽误了统一祖国,耽误了经济建设,没有得到啥好处,实在令人扼腕叹息。老唐觉得,以现在的标准或历史的结局来评判当时的形势有失公允,属于典型的马后炮。

中加两国远隔重洋,并没有根本的利益冲突,各方面互补性很强,近代又没有什么大的历史负担,应该有着非常不错的友谊基础。

百多年前,数千中国劳工辞别故土,在极端艰苦的环境中修建太平洋铁路,使加拿大真正实现了地理上和政治上的统一;两次世界大战,中加都是盟友,在同一个战壕里抗击共同的敌人。白求恩大夫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参加中国的抗日战争并为之付出生命,感动了几代中国人;五十年代末,加拿大农业部长汉密尔顿顶着巨大压力,不惜以辞去内阁部长为条件,坚持卖给中国小麦,挽救了中国几千万饥饿的生命;老杜鲁多总理不顾美国反对,率先和中国建交,力促中加贸易,打破自朝鲜战争以来的西方政治经济封锁,重新开启了中国与西方的交流。

老唐衷心希望中加两国关系尽快得到恢复和发展,于己于私,国内同胞能够像以前一样更多地来加拿大旅游,自己可以维持生计,供养两个孩子念书;于公于国,经贸文化科技等各方面交流必将给两国带来福祉。无论如何,双方都应该发扬传统友谊,绝不像在朝鲜那样兵戎相见。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